国学导航不下带编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上一页 目录页

 

●不下帶編卷七

 

   雜綴兼詩話

  山陰聳翁 金埴 苑蓀一字小郯  述

  諺以人之作 事玩忽不經意,謂之「撇在腦後」者,語本於宋時伶倫之口。楊存中在建康軍,以美玉琢成雙勝帽環進高廟,為尚御裹,謂之「二勝環」 一作鐶。 取兩宮北還之兆。偶一伶在御旁,高宗指環示之:「此楊太進來,名二勝環。」伶接奏云:「可惜二勝環,且掉在腦後!」至今傳其語。

  朱太史竹垞彜尊與彭侍郎羡門孫遹,並精說文之學。二公一日偶坐,論晰數字,義無遺蘊。彭詢朱云:「君平生識此等字幾所於胸中?」答言:「約字二千。」朱還問:「君識幾所?」答云:「僅三百耳。」觀兩公之言,則字豈易識乎哉!

  嘉興郡將右軍營,有何、徐二胥者。一愛讀莊,一愛讀騷。嚴州王君彥成大仁目擊為予言。予謂,無論二人於是書讀而能解與否,而其人十倍兵胥矣!

  王丞相欲進擬辛幼安除一師,周益公堅不允。王問周:「幼安帥材,何不用之?」益公曰:「不然。凡幼安所殺人命,在吾輩執筆者當之。」埴覽古至此,不覺手[email protected]:「嗟乎!今安得此仁人君子之言也。」夫此言,固為用將者戒,而由此推之,凡世之當官判事,獄吏定刑,及一切入幕主文之法家,其執筆時,可不以益公之語切切警省乎!倘稍有寃抑,一著點墨,則人命立休於筆下。非惟歸曲當躬,而且子孫延禍,可畏也哉!予鄉姻識多明法者,率皆少習刑名,老於賓幕。予見之,必以此段丁寧告戒焉。

  有宗室,號風角主人,性不慕榮貴,飽學閒恬,而目善鑑貌。視一切談柳莊麻衣術者,蔑如也。先皇征噶爾丹,命將授師皆決之於風角主人,相其具福命者始遣之。及全師凱歸,上謂之曰:「爾可以相天下士矣!」欲爵之,力辭免,人因呼為「天士」。自題於堂曰:「風塵鑑別英雄色,寒陋生辜帝室宗。」

  雍正壬子 十年 邸報載:「本年六月初五日,山東鉅野縣李家莊李恩家牛產麒麟一隻,長一尺八寸,麕身牛尾,頭含肉角,頂帶旋毛,目如水晶,額如白玉。通身鱗甲青色,甲縫皆有紫羢毛。脊背黑色三節,中節毛皆直豎,前節毛向前,後節毛向後。胯腹蹄踠皆有白毫。尾長五寸五分,尾尖有黑毛四縷。生時金光繚繞,歷辰、巳二時始散。撫臣岳某奏於朝。憶康熙己巳 二十八年 正月二十一日,餘姚縣烏山民家產一麟,未匝月而先皇駕杭州。 時浙江第一幸。 先是,獻者韜於篋,人衆難啟。埴與西河毛太史詣藩中,亦不得一觀。後聞以邨媼狎視,怒目而斃。太史謂予曰:「聖人將臨,靈物一見 仝現 ,便為上瑞。未聞景星常在天也。」

  郭恕先於絹素一角作遠山數峰。馬遠水墨西湖十景冊,畫不滿幅,人稱為「馬一角」。 姚雲東詩:「宋家內院馬一角」是也。 彼非不能布滿也,蓋方寸具千里之勢耳。

  懷素觀夏雲隨風,頓悟筆意。翟院深 宋人。 見浮雲在空,宛若奇峰絕壁,可為畫範。 翟,營丘人。師李成山水。為本郡伶人。郡宴,方擊鼓,頓失節奏,守詰之,翟對曰:「性本好畫。操撾之次,忽見浮雲在空,宛若奇峰絕壁,目不兩視,故失其節。」守命為畫,果有疏突之勢,甚異而禮之。 夫雲在天邊,人接於目,則一悟筆意,一為畫範。眼前景致,人都不解。領取會心,豈在遠耶!

  楊惠之與吴道子同師,道子畫成名,乃轉而為塑。 惠之以塑像名于唐。 張南本與孫位共學,位畫水得譽,乃轉而畫火。二人不但藏拙,且可爭奇。凡為文者,必能與人爭奇,則自開生面,方為哲匠、生龍。

  往予客廣陵,有勾欄風月生李二郎漢宗者,見予題梨園會館一律, 從來名彥賞名優,欲訪梨園第一流。拾翠幾羣從茂苑,千金一唱在揚州。定偕侯白為聲黨,還倩秦青作教頭。歌吹竹西能不羡,更知誰占十三樓。 謁予請見,自言能誦當代名公之詩。予詢以誦得何詩?答云:「近誦得寒邨鄭太史曉行句:『野水無橋驅馬度,曉星如月照人行。』何其明了易誦!吾淺人耳,解深奧乎?」且向予索寒邨集。噫!勾欄乃有此生耶!蓋李郎為邗上巨豪善文咏之馬君秋玉曰琯所賞契,延導師課以詩。凡秋玉所著與所稱之妙詞,義顯者多能心解而掛口。香山老嫗忽變為柔曼歌郎,想見一段絳幛風流。而吴苑興蟲,亦增却許多光價矣!時稱以梨園弟子為興蟲。

  古人篤於亡友,義勇之為,莫如為友歸櫬一事,如任末力致友人董奉德喪至墓所,申屠蟠親送同學王子居喪還鄉里。又如曹敞之葬吴章,孔車之葬主父偃;胡典之葬王吉,朱伯厚之葬陳蕃,胡騰之葬竇武,郭亮之葬李固,......是皆青史表彰,為千秋譚美。東陽李紫來鳳雛,才氣蓋代。作令歸,忤其邑宰,屈斃於都,鄭南谿為歸其櫬。南谿嘗謂埴曰:「性於朋婭黨族間,凡見告以喪、婚、疾、患數大端,而力應其請者,每歲中無月無之。」今南谿垂老矣!三十年義勇,卒弗少怠。而吾虞其力殫產耗,年來荒饉洊經,友之旅歿者,不勝僂指。南谿亦安能悉使之返骨家山耶!是在篤友之士,踵南谿而行之,毋讓古人為也。

  仇廣文丹植廷桂,少宰滄柱子。一生不沾陽道,或偶跡閨房,即音響聆於隔簾,輒濡流委頓,氣索而出,況親面近 去聲。 前耶!俗以臨陣却退謂之「到門跪」。丹植何待到門哉!可謂背色人矣!有無名氏譏以詩云:「人慾如何沒分君?但聆一哂便銷魂。瞋君不待到門跪,未到夫人門跪門。」聞者無不撫手。

  洪君昉思送人遊淮又之粵東詩云:「尉陀將漂母,傳說到如今。孰進王孫飯?誰投陸賈金?淮流千里遠,粵嶺萬重深。厚意時人少,天涯莫浪尋。」送之而實止之,得古人贈言之意。且一氣貫注,詩法緊嚴。西河嘗評昉思五字律,酷似唐人。其氣韵神味,格意思旨,雖似極平,而唐人梱奧,自是如此。近好新者,率以庸淡目之,此猶觀舊玉者,不以其神韻,而以其駁蝕,可乎?

  吾浙閭俗目秀才有二等:一以攬事過錢公門,飲肆污生涯者,號曰「葷飯」,以其終日饜酒肉也。一以儒雅蕭寒,甘守淡泊殫苦功者,號曰「菜羹」,以其能咬菜根也。竹垞太史戲為一謠云:「秀才貶號為葷飯,寒士褒稱是菜羹。肥穢儘耽葷飯飽,清癯常吃菜羹生。 宋諺:「蘇父生,吃菜羹。」 菜羹生,葷飯飽,眼前莫論惡與好。三年看爾各求名,肥穢者斥清癯成。」

  昔上官昭容在娠時,母夢巨人授之大秤曰:「以是稱量天下。」產則女也。母曰:「稱量天下,豈即汝乎?」孩遂啞啞應之曰:「是。」後昭容奉詔登彩樓,校閱羣臣昆明池應制詩,各飛片紙下 樓,而殿 音店 。以沈、宋兩人之作,評其落句。 佺期云:「微臣衰朽質,羞覩豫章材。」之問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 則抑沈而揚宋。一以頹索氣竭,一以陡舉後勁也。孰不以昭容之去取為當哉!獨南谿則不謂然。南谿曰:「崇讓知矜,斯為載道之器。沈貶己廢質,而企彼良材,非讓乎?宋誇以月而衒以珠,非矜乎?蓋沈詩下 人,宋詩上 人。君子不欲多上人,而孔子以慮以下人為達,奈何抑沈而揚宋?使昭容當日能反之而抑者揚之,揚者抑之,斯足以徵其窈窕之德而稱量天下;乃徒抱宮闈巨眼之虛名,僅可否於句調通塞之間,不求合於道。而古今無一人議之者,何哉?」南谿斯言,則真能稱量者矣!其生平雅好月旦,而稱詩以道為歸,多若此。士林韙之。當驚姜之夕,尊人寒邨太史亦夢人持秤入門而南谿生,因小字阿衡。孰謂權衡在巾幗耶!

  不下帶編

 

 

 

上一页 目录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