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不下带编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不下帶編卷六

 

   雜綴兼詩話

  越上壑門 金埴 小郯原字苑蓀  鰥鰥子述

  先大父贈公文學仲星府君 諱木傍幾字。 雁行三人,承曾大父太常府君文德,並極隆禮。師席所延,必品學優卓之彥,少三、五年,多至九年、十年,罕一、二年更 替者。迨後辭去時,凡為 師供設幃枕衾衣,及文翫硯爐等物,悉令隨師搬送。先大父曉諸父及先君子曰:「此物乃師多年服用休憩摩挱,豈可復留於家,亦敬師之一節,汝輩須知之。」至節歲,等儀之外別有饋於師,閫遣媼絡繹弗絕,則大母馬太君意也。以故館師曠館之日絕罕。而寒門前後所延碩師五、六輩,無弗登高第者。獨先君子一師戴先生某未第,而其嗣君超中進士,作令有聲。彼時里諺有云:「得為金氏教書,乃利市先生也。」訖今吾鄉有「利市先生」語。

  今寒門雁行姪輩,其力學工文,致身青雲者,頗不乏人。茲第舉其能破產延師,教子成名者一二,以例其餘。埴兄文學亶孫壇、弟上舍望孫 慎之,原名圻。 皆同出於太常府君者也。兄生五子,祖產三百畝,不惜為子延師耗盡。弟亦五子,亦祖產三百畝,延師耗盡。兩人教子之切,尊師之隆,近日罕有。兄嘗謂予曰:「吾與嫂氏每遲明而興 ,嫂終日為師躬親典餐,必求豐□,值師他出,則必待歸進食,然後己食。夜分兒輩課畢,吾夫婦方寢。凡延師二十年,敬勤弗輟如一日。今五子幸俱遊庠,而薄產亡矣!雖遣各就一館,然俸薄不足餬口。吾夫婦一生,精力盡於子乎?」若弟與弟婦則所遭所處 ,約略與兄嫂差同。今兄之季子龍鮫叨中雍正癸卯正科舉人,弟之長子昌世, 榜名名世。 叨中甲辰進士,現試用為北直遵化州知州。餘子皆可望其成就。謂非吾兄若弟法祖而能重師教子之明驗歟!埴有慨於世人之於師道淪喪 ,欲子貴而薄於師。故詳著之附於譜牒,以垂示後裔,非敢以單門家學誇人也。

  明、越兩州,自前明以來,凡故家巨族,其尊師重道之風,尤異於他方。幼聞之庭訓曰:「吾鄉陶堰村陶公某者,其敬禮師傅尤倍於他族。一日館師課徒至宵分,謂其徒曰:「此時安得腰卵作羹,以潤喉耶!」頃即聞樓外宰殺聲,曰:「誰家此時殺豬耶?」而供餼僮以豬腰湯進矣!師驚曰:「吾一言之失,以口腹累主人,真賢主也。」乃題詩以勉其徒云:「課讀宵分偶□嘗,豬腰割取進羹湯。難酬禮敬慚賢主,忍使吾徒學業荒!」後陶氏子三人並登第有文名。此師之教也。

  宋李之彥曰:「延師教子弟,正望其成人克紹,實非細事,不可忽也。中產之家,師席固不宜需索 ;富貴之家,何待師席之需索!書院中凡百自當如儀。每見富貴者,寧豐財多粟,納好寵姬,何嘗肯隆禮厚幣,延好師席!寵姬辦首飾則甚易,子弟買書冊則甚難。閨房用度,必是周緻,書院缺典,寘之弗問。氣象如此,宜乎碩師去而庸師來。碩師有抱負識見,合則留,不合則去。庸師無學問以自持,惟佞諛而媚主。庸師固栖身之謀,一年復留一年;子弟乏開導之益,一日昏鈍一日。及其壯盛,塊然一物而已耳。」此語深中今人之病,附錄之。載東谷所見。

  鄉先達某公者,齒爵尊矣,而古樸如寒素。一日筵聚,有少年新貴不知而略□□公,揖腰半俯而已。已而知為公,刺促遜謝不休。公徐謂之曰:「無煩謝率,但適止半揖,似乎禮未全,再還老夫半揖足矣!」其人益汗顏。人服公之雅度。「再還半揖」,語亦趣甚。此段可入今世說。 杭州王晫丹麓著今世說行世。

  趙松雪子穆仲,善畫蘭。張伯雨題詩云:「滋蘭九畹空多種,何似墨池三兩花?近日國香零落盡,王孫芳艸遍天涯。」穆仲見此詩而愧之,遂不復作。

  韋蘇州詩「綠陰生晝寂,孤花表春餘」。境靜人閒,翛然在目。王荊公:「鄰雞生午寂,芳艸弄秋妍。」雖語出於韋,然亦工絕矣!埴美之,常絓於吻。

  宣和間伶人焦德,以諧謔被遇。一日從幸艮嶽,上指花竹草木以詢其名,對曰:「皆芭蕉也。」上詰之,乃曰:「禁苑花竹,皆取諸四方,用於民力。在途既遠,巴至上林,則已焦矣!」上大笑。亦猶「鍬、澆、焦、燒」,四時之號。謂掘之以鍬,取水以澆,既而焦,遂以燒。園林之中,免此者寡矣!

  明天順七年庚午會試,貢院災,舉人死於火者九十人,俱特賜進士出身。 此載王弇州異典述。 奚昌有詩:「回祿如何也忌才?春風散作禮闈災。碧桃難向天邊種,紅杏翻從火裏開。豪氣滿場爭吐焰,壯心一夜盡成灰。曲江勝事今何在?白骨稜稜漫作堆。」

  宋人上巳請客啟:三月三日,長安水邊多麗人;一咏一觴,會稽山陰修■〈禾契〉事。又,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者難并 ;崇山峻嶺,茂林修竹,羣賢畢至。又賀雪表:招來衆彥,無晝臥洛陽之人;激勵三軍,有夜入蔡州之志。

  楊鐵崖嘗於宴中見舞妓纏足纖小者,取其鞋擎杯以勸客,號曰「金蓮杯」。座客賦金蓮杯詩,某一絕云:「擎來度去酒盃酖,口傍 雙鈎并欲含。不道金蓮方解 脫,還來筵上勸沈酣。」風致如許,韻□此妓已。

  馮時可云:「凡人之情,以與己同,則忘其百非。故矯駕可謂至孝,殘桃可謂至忠。以與己異,則忘其百善。故曲杖誣為匕首,葬楯稱為反具。此皆惑於好惡者也。」

  前漢書藝文志云:小說出於稗官。謂細米為稗,王者欲知閭巷風俗細碎之事,故立稗官以記之。又韓非子冗官即技官。

  陳蕃為樂安太守。郡人周璆,高潔之士,蕃設一榻以待之。去則懸之。及守豫章,又為徐穉設榻。人但知有徐,而知周者蓋鮮 ,則以滕王閣序故耳。

  仇少宰滄柱嘗謂埴曰:「少陵之投詩京兆,鄰於餓死;昌黎之上書宰相,迫於飢寒。兩公當時不得已而姑為權宜之計,後世宜諒其苦心,不可以宋儒出處 ,深責唐人也。」少宰此言,兩公知己。亦忠厚之旨也。埴按:宋齊丘與人書云:「其為誠懇萬端,只為飢寒兩字。」蓋人即品行至高,而飢寒不可忍。古今有同嘆耳。

  羊祜父道,先娶孔融女,後娶蔡邕女。蔡氏子病不治 ,而治孔氏子,發賢德如此。今人但知蔡琰耶!

  祜為蔡邕外孫,其母甚賢,范史不載,而載蔡琰,故後人但知文姬耳。祜感母之德,嘗奏請封舅子蔡襲為侯。是伯喈非無嗣者,而世以「中郎有女能傳業」一語,遂儕之伯道,又烏知有羊氏婦哉?徐文長先生路史乃云:「蔡琰一嫁衛伯道,一嫁董祀,一嫁羊道,一嫁單 于,凡歷四男子。」是合二人為一人,又重誣文姬也。以文長先生而讀書鹵莽如此!他復 扶又切。 何誅焉。

  凡始事與啟行曰「發軔之初」。軔,支礙車輪之木,止則用之,行則去 之。蓋軔發而後輪動車行也。楚詞:「朝發軔兮天津。」

  有善揣骨相者,或贈詩云:「何、劉、沈、謝吾何敢,摸■〈扌索〉憑君在暗中。」用古而事如己出,此學者所宜法也。

  埴季父子亘處士烜,先君子同懷弟也。少有仙才之目。楚中蕭仙者,年百餘,天台採藥憩於寒家,指季父曰:「此子骨相似李長源,但恐芙蓉館中迎致耳,雖蒜汁百斛無濟也。」季父年十八,忽夜半起,濡毫作梨魂賦一篇,一讀一叫絕。迨曉,舉家聞空中作樂聲,羣起驚視,而季父擲筆而逝。夫前人從無賦及梨魂者,創題新甚,超絕千古。才似鄴侯而無其算,惜哉!今雖斯賦不傳,即命題而旨可想見。宜乎魂逐梨花,共游於縹緲仙人之域矣!埴平生賦體頗多,久擬賦此以吊季父,而終不能下筆,不知當日何以逸其稿也,惜哉!嶺南僧一靈今種過舍,有「曉風殘月吊梨魂」句,為季父作也。

  予鄉有宋唐義士珏祠。埴偶於祠下得句云:「山競秀中士競義。」久未有對。適遊浣紗溪,耦以「水爭流處女爭妍。」然殊未工也。

  孟子知好色則慕少艾。少當讀上聲,艾讀如夜未艾之艾,言止也,謂人知好色,則慕親之念稍止也。 明支允堅讀。

  「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埴友馮山公景讀稱作去聲,言人至沒世而猶名不副其實,君子所以疾之也。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 。焉不如丘之好學也。」或謂當如此讀。

  不可以作「巫醫」,是「筮醫」。巫古通筮,見明支允堅藝苑閒談。

  「格是」即「隔是」,猶言已是也。白居易詩:「江州去日聽箏夜,白髮新生不願聞。如今格是頭成雪,彈到天明亦任君。」元稹句:「格是身如夢,頻來不為名。」又「天公隔是妒相憐,何不便教相決絕」!

  凡天下叢林,三門之內,必有佛大肚笑容,曰「彌勒尊者」。其佛面南背北,甚靈應。南方俗傳十一月十七佛生日,農人每歲於是日至十八、十九日,三日之內占風以定米直之低昂。流傳佛語四句云:「南風吹我面,有米也不賤;北風吹我背,無米也不貴。」驗之皆信。

  少時詣禾中,□方伯王公言遠庭公偕過曹侍郎秋岳溶於倦圃,指埴謂侍郎曰:「金子幼敏,能屬對。乃吾年友童職方在公之外孫也。」時塾師課文,以「再獻可矣」。命題。有徒捷筆,一題連搆二藝,猶欲作其三,予戲之曰:「再獻可矣不待三。」兩公聞而驚之。侍郎即命以二句屬對,久未得。適有鄰人數十輩,感侍郎歉歲之卹,把香踵門,歡抃稱謝,因對云:「衆皆悅之不患寡。」複「不」字,殊未工也。兩公大相擊賞,且為延譽。今追思五十餘年,衰老終不聞道。慚負汲引,如何如何!

  史記樗里子癭 庾嶺切,音頴。 而多智,時人號為智囊。囊者,指癭而言也。晉杜預有癭,唐僧齊已亦有癭,人以「癭齊」呼之,又指為詩囊。今人以智囊為美稱,則強 加人以癭矣!予弟上舍墨香堂頷有瘤,工詩,尤善臨池,以書法受知於莊親王愛月主人。客王門最久,王戲呼為「金癭」。

  康熙五十五年六月,聖祖在暢春苑書畫扇示內直諸臣、禮侍張英等,命各賦詩。畫作二白鷺、一青蓮花,題曰路路清廉云。

  自古「太」對「少」言,如:太陽、少陽,太陰、少陰,太岱、少岱,太室、少室,太牢、少牢之類,人所易知者也。至于古官稱謂天官,本太冢宰,地官本太司農。而今稱大冢宰、大司農,則何以對少冢宰, 今惟吏部尚有太宰、少宰之稱,他部則否。 少司農? 春官等倣此。 蓋古「太」字無點,與「大」同而異音義。今習俗相沿之訛,訛在字從古而讀作「代」音,即通人亦稱之而不及致詳也。但例之於周官太師、少師,太傅、少傅,太保、少保,則無悮稱已。

  凡為文制,遇有所累,不欲人彈射 者,謂之不通擊難 。此見顏氏家訓。之推曰:「吾嘗以此忤人,至今為悔。」劉夢得飛筆點攛牛僧孺之詩,牛深憾之,至作相後纔吐 。劉愧悔,以戒子孫曰:「吾立成人之志,豈料為非!」埴本一無曉識,少壯時妄與人擊難,遂遭短誹,豈立成人之志哉!不察物情故也。今則嘿嘿不敢證已。王建詩:「人怪考詩嚴。」願與同志者佩斯語。

  周繇作夢舞鍾馗賦,其警句云:「奮長髯於濶臆,斜領全開;搔短髮於圓顱,危冠欲墜。」後世畫師寫其影,須摹唐賦中語乃肖。相傳鍾乃靈璧人,至今後裔在焉。多以丹砂繪其祖像而貨以資食。上有縣篆者尤靈應云。

  「曙景張屏,掛清光於露壑;飛流界練,貫幽響於風湍。」唐顧雲嵩山隱居序一聯也。陳白沙家居臨河,自製一聯云:「簾卷簾舒,新月一圓知我意;帆來帆去,清風兩面順人情。」梁雲構中秋上 月宮表:「金氣旺而皓魄彌晶,玉鏡圓而清秋適半。」又云:「兔影常圓,人對年年玉宇;珠胎頻孕,家傳世世天香。」

  有學使 馬公者,謁廟過頖池,見諸廣文環待,乃以「泮水先生」四字屬對。一教授應聲曰:「絳紗弟子。」 李義山詩「絳紗弟子音塵絕」。 使者大賞而表薦之。

  「龍升潭底,虎出林中。稍試屈伸,微作跳擲,便令風雲變色,陵谷遷形。」孔東塘桃花扇傳奇語也。

  埴友仁和丁茜園文衡嘗書予卷尾云「畫家營一障,必前後左右,遠遠迢遞寫來。碁家亦最於不屬處先布一、二子,卒照應成局取勝。兵家亦然。小郯君深悟此旨,故善於行文乃爾」云云。予至今慚愧斯言。

  有獵人縛一虎獻於令,頌令者,僉謂令仁政所致也。一士子作歌云:「虎告相公『聽我歌:相公比我食人多。相公若果行仁政,我自雙雙北渡河。』」此詩乃古樂府之遺也。

  順治十四、五年間,凡鄉試之歲,士子得科舉有名入場最難,負才無名者,多不得預,以督學取額隘也。吴公鳴珂無名,求試於巡方使者, 時學使者銜僉事道,巡方得以士名檄行之。 適駕出,見一游童擊竿水面,渹然有聲。即命賦所見。吴立成詩云:「誰把琅玕杖碧流,一聲衝破楚天秋?千重巨浪分還合,萬斛明珠散復收。紅蓼灘邊驚宿雁,白蘋洲畔起眠鷗。此間料得無魚釣,收拾絲綸別下鈎。」使者激賞之,即以其名檄於督學,遂中,且登上第。

  先外翁同里兵部童公 諱欽承,由進士任職方司主事加一級。 以乏舅氏,與外祖母 勅贈宜人,勅封宜人。 楊、陶二太君,京櫬久淹,四十年矣!埴奉先君子遺占 ,恨奔喪未遂也。丁酉二月,予過半浦,適南谿為其先世外家都督施公展掃孤塋,告予曰:「此先王父命也。歲有定期,性不敢易。」埴感其事,作二律誌懷并呈南谿云:「年年此日祀將軍,為述施公舊德芬。祖是外孫為祭主,世承遺命守孤墳。紙錢飄處江村午,麥飯澆時風艸薰。我亦渭陽悲絕少,一抔猶是滯燕、雲。」「先慈阿父職方官,斷後非惟故業殫。事到適符情易觸,筆難抒寫意彌酸。微軀貧薄艱營兆,孤骨飄零盼返棺。爭及將軍仍嗣續,春秋世世墓林看!」明年冬臘,埴始得負骸返越,葬外王父母於亡親塚西咫尺間,用便後人展掃 也。孔東塘有文為予序其事。

  埴所識寰內談詩家,自阮亭、西河、竹垞、稼堂諸鉅公後,今惟秋谷、莪山在矣!十餘年來,相與數 會,談醼稱詩,能操論棒者,則海鹽君嶺南梁君采山澤也。君□言曰:「今之少進為詩者,大都皆有一副齷齪酬應之故套。本非為人而如為人,代毫替手而作之思 ,先橫於心胸,而後發以為詩,則詩屬他人而己無與焉。夫性情在己而屬之他人,倘有詩乎?澤嘗叨治 賦,請即以賦戶喻之詩:負租者,正身也;承比者,代身也。乃匿其正身而輒以代身搪塞,租之所以多逋也。力驅 代身,則正身始出。詩亦如是而已矣。」采山為藥亭太史佩蘭猶子,夙有家風。斯喻得前說所未經,予亟錄之,將郵質於秋谷、莪山,應共相賞也。

  夫士觀器量局度,一涉淺隘迫促,則必不足以顯功名。往見一士人,聞已中雋,狂喜失措,不覺一足貫兩襪,識者輕 之。昔秦王與黃憲同臥起,王失其一襪,欲笞左右。及索 之,二襪貫於一足。蓋秦王延士以謀備胡,故如此其急也。今以一雋為喜而淺隘迫促如此,其器量局度尚堪問乎?後其人竟以事被禠而卒。張文潜曰:「升不受斗,其傾覆 也宜哉!」 埴三言詩有云:「觀所受,知升斗。」

  唐人平仄亦有用乖者,難以枚舉。如云:「邊艸夏先秋。」此「先」字宜仄聲,用如先名實、先長者之類。餘姚譚宗子○先輩,改「先秋」為「全秋」,較勝。其論唐詩如此類者甚夥。曩予少時曾見其書,今老憒都忘。一日有友閒話及此,因筆於此。

  仇少宰滄柱撰杜詩詳注二十八卷,蓋殫一生之精力以成其書。御賜刊行已久。其中平仄發聲處,謬以埴佐其不逮,俾一一補注之。然杜詩亦間 有乖於平仄者,如平音而仄用,則標於傍曰:「義從平聲,讀從仄聲。」仄音而平用,則標於傍曰:「義從仄聲,讀從平聲。」公意以便初學也。然埴之絓漏者,尚多多矣。

  嘉興賀光烈刊三家咏物詩一冊,元人謝宗可、明人瞿佑,各七律百首,今人則嘉興張劭博山 又字木威。 百二十五首。謝詩載元詩選,無論已。瞿詩佳者不多。而張詩空靈駘蕩,與謝爭雄。茲為句圖於左,如:榆錢「歷歷選青天有色,蕭蕭播綠地無聲。根疑泉府偷靈氣,樹笑銅山衒富名。」秋柳「風流老大 張思曼,憔悴江潭屈 左徒。」又「惟與先生存傲骨,閉門慵折 舊時腰。」松針「磨盡寒崖葉有鋒,大夫豈為繡山龍?」又「風縷穿殘聲謖謖,天衣補就影茸茸。」椶鞋「海樹奇毛織就輕,道人放脚有閒情。」又「只休送與珠裝客,不曉紅塵知走 官。」敗筆「中書憊矣合辭官,脫穎愁非少俊看。」又「身閒但倚珊瑚架,髮短初拋竹籜冠。」桐箋「報秋天上札誰裁?不是皇家紙庫來。」又「龍蛇高館千番落,蟋蟀西堂滿幅哀。」蛙鼓「怒從井底撾千點,強 欲城頭亂五更。」手「密意十分搔背夜,新愁一種捧心時。」影「何忍寂寥燈下別?故宜蕭散水邊逢。白描未合傳神手,烏有偏分抱道容。」半臂「休疑割袖香初斷」。睡鞋「只愁夜雨濕紅蓮。」游絲「午牽幽夢出紅樓。」又「嬾去料難維白日,往來直欲絓青天。」如此等句,美不勝收。

  瞿佑句 玉簪花 「壓盡金釵十二行」。 香卓,俗誤桌。 「金鳳小身平立處,玉人纖手並擡時。」又「細語多因拜月知。」 虎皮褥 「夜無惡夢來燈下,晝有威風起座隅。」 紅指甲 「一點愁凝鸚鵡喙,十分春上牡丹芽。」諸語亦佳。

  曹公秋岳嘗言:「凡人作詩文,當為知我者譏彈,不當為流俗人貌譽 。譏彈則受益,貌譽則受欺。」埴愛其語,擬為一聯云:「受欺貌譽 義平聲讀去聲。 寧知己,獲益譏彈賴雅人。」西河太史曾書於壁。

  寒邨鄭太史梁曉行句:「野水無橋驅馬渡,曉星如月照人行。」竹垞太史極稱之。癸未春,寒邨迎鑾至杭, 是歲駕第三幸。 竹垞贈詩云:「高凉太守鬢成絲,青眼看人似舊時。桐樹半生無改色,蟹螯一手尚能持。後來領袖歸才子,老去煙雲勝畫師。別久重逢轉傾倒 ,七言三復曉行詩。」 自注:太守右體不仁,左手尚能作畫,公子性有才名。又云:太守有曉行詩,賦景最工。

  寒邨太史有北行句云:「西風僕項短,斜日馬蹄長。」誦之如1。予昔一僕二馬,犯風北上,於西照中憶此二句,不能復作。乃知賦景之工,洵非易也。

  昔李紳族子虞,盡以紳密論李逢吉疏告逢吉。呂晦叔族子嘉問,盡以晦叔欲論王介甫疏告介甫。程伊川亦云:「吾族子至愚,不足責。」楊元素問滕元發:「令弟賊漢在否?」蓋人家弟姪族子,儘有陋劣如此者,其奈之何哉!又竇參柄用,有得官者,其猶子申必預報其人,羣目為喜鵲。後參賜死,申亦杖殺。則喜鵲亦自不吉,求為惱鴉,不可得已!世之為喜鵲者,可不知警乎? 按老鴉是惱鴉之誤,恰對喜鵲。 撲滿,器也。敧器滿則傾,是傾滿也。滿苟得,則苟滿而已。所以節有小滿,而無大滿也。

  同里董孝廉子搢玉,寒門師席也。最著文名。家貧而婦賢甚,每篝燈佐讀,緝績至宵分,婦猶未寢。五更始就枕,一覺 而興 。如是者,則十年。一夕風雪滿戶,寒焰半滅,董起拉婦臥,始覺其下體如一片冰,攬袴,則依然葛也。而婦猶掩匿諱之,慮傷良人心耳。於是董涕流慚謝,益發憤下帷,詩以自責云:「使婦無褌總不知,忍寒下體掩單絺。恐教窺見勤興蚤,要伴咿唔故寢遲。韓伯敢期投絹及,范宣亦自笑書痴。吾窮徹骨儒生了,難答山妻冰雪持。」康熙丁巳,董以特科舉於鄉。

  昔有學使者以「臨財毋 苟得......」二句試士。一生醉,戲書題內「苟」作「狗」,而文無訛。使者欲責之,叱曰:「能搆對,姑免。」几上大書「禮記一經無母狗」七字,生應聲曰:「春秋三傳有公羊。」遂列第一。二語迄今傳之。此即王荊公所謂「天造地設」也。

  前人惜字之訓,不獨為庸俗人言,而往往出自纓簪詩禮之家。雖為讀書綴文之士,反多故犯,則尤前訓之所切切提警者也。埴近遊傍郡,有言公卿之孫少年某者,自詡必臚傳首唱,視一切 才流蔑如也。一日鄉試畢,予偶索其闈中題紙一觀,則答曰:「此家人筐篋中物,吾即付之蠶婦種蠶矣!」予聞之大駭。夫題紙乃求賢第一義,科場令典,聖賢訓辭,而棄之於蠶筐,則其人尚有科名之望乎?又見吴下一士,以吟稿手撕齒嚼,或火於燭而颺灰於地,雖足踐弗顧。有規之者則變色曰:「字已灰滅,尚何須惜!」嗟乎!以纓簪詩禮之家,讀書綴文之士,而尚爾污滅字跡,明知而恬不為怪,於彼庸俗人復奚誅焉?

  由曹江東渡,至餘姚東五里,艄子向客指點之曰:「此孤老墳者。相傳前明有富翁某,生子九人,孫則十三。迨暮年,其子若孫,殤亡殆盡。[email protected]:『吾嗣續不為不廣,而今僅孑身擁此厚貲,終將誰與?且誰為吾造孤墳者?』乃自營葬地,盡以蓄產為學田,詣學師而拜,告之曰:『吾九子十三孫,親手造孤墳, 二語迄今傳于人口。 誠古今罕有。今將就木,願輸產於庠,得傳流不斷,為吾寒食麥飯,則孤墳無主而有主,澤及枯骨矣!』至今餘姚縣儒學載之學冊,其墳每歲春祭,學師必親臨奠,以其流惠士林於無窮也。」噫!子孫之多者尚不足恃,而矧其少者乎?眼前之子孫尚不可保,而況於身後乎?

  姑蘇有徐部香者,以滑 稽游士林間,亦一吻流也。適督學歲考按,部香詼語於廣座中曰:「有父子畏考者,百計難免。其子忽得一計,則狂喜曰:『妙甚!妙甚!』父急訊曰:『計將安出?』子答曰:『阿爺但假死數日,則考俱免矣!』父亦狂喜,遂詐作 死狀,牒報果免,而猶延僧修懺,以飾耳目。一僧手疏詞高聲朗贊:『先考某府君......』則其父大驚,躍起譙曰:『所以假死者,求免考耳,乃欲先考吾耶!是真逼之死矣!』」座咸絕倒 。客戲為一絕云:「歲考難逃父子愁,父裝假斃子丁憂。一聲『先考』追魂魄,真要修齋真命休。」

  康熙初間,海寧查孝廉伊璜繼佐,家伶獨勝,雖吴下弗逮也。嬌童十輩,容並如姝,咸以「些」名,有「十些班」之目。小生曰風些,小旦曰月些,二樂色 俗誤稱脚色,以樂與脚音相似也。 尤蘊妙絕倫,伊璜酷憐愛之。數 以花舲載往大江南北諸勝區,與貴達名流,歌宴賦詩以為娛,諸家文集多紀咏其事。至今南北勾欄部必有「風月生」、「風月旦」者,其名自查氏始也。伊璜下 世已久,十些無一存者。庚寅秋,查太史德尹嗣瑮,偕予飲煙雨樓,述之嘖嘖,因作八絕句以追艷之。茲艷二首:「查氏勾欄第一家,十些新變楚詞耶!騷翁獨絕歌郎絕,魂宕風些與月些。」「生魂蚤為艷歌招,十色花曹雙領曹。睨殺月些鈎乍吐,風些香到 一作吹向。 鄭櫻桃。 風些姓鄭,本名阿桃。

  西泠吴子尺鳧焯,築瓶花齋為同人談醼地。一日奏樂,客言:「長安有內府第一樂曰『一三班』者,名新甚,不知何取?」汪子次顏熷答曰:「此唱歎 之義耳。」 次顏極精儷偶之文,且有談風,西泠名流也。 予聞之解頤,因作一詩:「勾欄筵上評 勾欄,一曲常排我輩閒。轉想長安美風月,唱歎不絕一三班。」

  杜詩:「教 兒讀文選 。」又「熟精文選理。」宋人雪浪齋日記云:「文選爛,秀才半。」初學記云:「唐士則士,惟熟文選。」可不知選學乎?然須讀之至熟且爛,而後理斯精也。恐 非易也。

  近於禾中識周子松齡永年,有詩才,愛其咏物之作數首,采錄於此。艪和尚 俗又名艪人。元微之詩「艪■〈穴上叕下〉動搖妨作夢。」按字義:■〈穴上叕下〉,丁滑切,穴中見也。又穴中出貌,想即今之艪眼,或三或四,著于艪者也。 云:「鐵作 僧形亦自修,寸長濟用木蘭舟。日行苦海遭摩頂,夜泊橫塘冷禿頭。一點圓光空月色,數聲欸乃 二字音襖靄。 風流。身無移步支持力,劃破長江萬里秋。」又纏 足云:「免教 屌底被 人譏,切莫逾閑約束稀。玉筍乍抽纖帶籜,白蓮初蕊嫩包衣。 一作五霸橫行休解縱,巨魁倔強要重圍。 弓彎月色全藏鞘,陣敗 一作散 。風流半曳旂。屈指到今成底事,凌波爭羡捷如飛。」又蝶影云:「化物終虛況化周,縱非實相 也風流。迷離花蕊成空戀,亂點春香不當 偷。戲舞詎驚花片打,將栖還伴粉痕收。月明更有魂銷處,虛擲金錢下 翠樓。」又蓮蓬人二聯:「紅衣落盡清流出,蓬戶空來君子寒。撏破青衫仍束帶,生成黃面怪加冠。」風味並佳。松齡曾舉繆山子緗咏火石一句:「頑能點首通三昧。」予云:「不若『點頭頑亦通三昧』似較勝,然頗難屬對,試別偶一語。」松齡即云:「下 淚泥猶感一靈。」時几上有泥美人,觸而得之。蓋松齡曾學詩於張君博山劭,宜其為美才也。

  有入貲為鴻臚寺序班者,友某於書院中見之。其人意氣甚盈,翹翹自得也。時有館僮執煬器,抒水烹茗熾罏,友即為詩以諷之:「煎烹一任掌童曹,纔入洪罏氣便高。小器那能容大物?一杯白水泛波濤。」其人聞吟,急趨避去。

  潘岳出市,嫗擲以果;王濛出市,嫗遺 于貴切,音位。 以帽。埴謂:巾幗亦具眼,愛少俊郎君,而投物致慇懃耶!因有詩云:「遺帽渾 同果擲車,兩邊市嫗並誰家?潘郎貌美王郎美,惹得香奩月旦誇。」

  「悠悠前途,莫問榮枯。得之本有,失之本無」。見 苕溪漁隱叢話,有道之言也。夫世間俚語,有極有理者,如:「少飲不濟事,多飲濟甚事?有事壞了事,無事生出事。」若能守此戒,豈復 扶又切。 為酒困乎?又「聞事莫說,問事不知,閒事莫管,無事蚤歸。」若能踐此言,豈不省事乎!唐詩云:「莫將閒話當閒話,往往事從閒話生。」誠有味乎其言之也。

  黎貞謫遼左,同里馬某亦在焉。黎宥歸而馬不預,馬之兄盛筵邀黎,黎辭不赴,寄詩云:「可憐孤雁長城外,叫斷雲南總不知!」其兄為之墜淚而罷宴。

  曩在揚州預李給諫翔時宗孔宴,座客多談往,因述漁洋山人官司李攝郡篆時,一日駕出,見一飲閣,題牌作「者者居」三字。疑而駐輿,呼 訊之,則以近悅遠來之義對,漁洋一哂,遂騎 擁去。明日杜康,即題詩其處云:「酒牌紅字美何如?五馬曾詢『者者居』。何但悅來人近遠,風流太守 停車。」揚人以太守物色詩翁咏吟,於是集飲如雲,釀價百倍矣!

  孫權、張濟常謂人曰:「尋常行坐處,欠人酒債,欲質 此縕袍償 之。」杜詩用其事。今人拉友小飲閒話,必曰:「詣坐處坐坐。」俗語亦有來源。予客吴門,偶應飲閣主人之請,為 題扁曰「尋常坐處」。

  濟南郡丞王君寄堂朝佐善綴北曲,宴予於歷下亭,舉似其泲上曲云:「笑任城,一箇太白著不了,又添箇杜陵野老。」又舉似山東孫相君廷銓自笑曲云:「把一箇洛陽街,花攢錦簇美前程;生扭作望江亭,風清月冷喬丰韻。」皆好詞也。予掛口不能忘。

  癸酉春,查太史夏仲北行,於邗上觀桃花,有詩云:「此事今年真過分 ,江南、江北兩回看 。」是秋應都試,舉於京兆。而嗣君太守 求文克建,在南亦中 浙牓,遂為南北看 花之兆。

  皮日休言:「嚴子重惲惜花詩『 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為(去)誰零落為誰開?』 予美之,諷咏未嘗忘。」埴愛是詩,亦云。一日,於仇少宰送春宴上誦之,少宰命埴代花作答,因吟一絕云:「休因不語惱花枝,問着花枝也不知。不知不語轉自問,零落為誰開為誰?」少宰見之,遍索 賡和 者。

  尹半檐穎慧崛起詞壇,乃高郵之布衣也。宋中丞漫堂勘灾至寶應,憩於一梧菴,見其題壁游白門吴王舊府詩云:「依舊河山風日開,赤烏世業已寒灰。鋤翻廢圃孫王寢,艸壓荒城漢世臺。舊苑夜深燐似火,古磚雨過碧於苔。倦遊歸去驕鄉曲,曾在吴宮醉酒來。」公即物色之,一見,詢以杜詩秋興八首是何作法,半檐答云:「此非作於一時也。」公叩其故,曰:「以『請看石上藤蘿月,千家山郭凈朝暉。』二語,知為兩日所咏。」公以為然,因為延譽。後偕遊滄浪亭,獻詩有「春風座上翻珠玉,綠野堂前叫鳳凰」之句,于是半檐詩名頓起。劉觀察[email protected]璣,姚太守次耕陶並與吟和。

  往聞之西河太史言:唐人罕一題數詩者,有之,自秋興始。蓋少陵因秋感興,八首非一時之作。觀其他詩,命題多略,偶然八首,遂合一題,以「秋興」命篇。後人強作解事者,謂八首聯貫如一首,顛倒不得,且不可缺一首。遂令紛紛效為秋興詩者,數必滿八,豈不噴飯?

  天都閔隱君賓聯麟嗣,於懷宗賓天後,不出應試,賦牡丹詩以志慨云:「何處移來此異香?年年培護在山堂。已知春去渾無主,不信花開尚有王。亂後名園多涕淚,先朝舊木盡荒凉。人間頗怪蒙塵土,合領春風入建章。」人因號為「閔花忠」。

  吾宗古良,初名史,尋以字行。儀偉器宏,精絕繪事,而題跋獨勝。其尤表表傳世者,畫無雙譜,類陳老蓮博古酒牌圖而姿態過之。無雙譜者,譜其古來獨一者也。以子房椎擊秦始王之類,凡四十事,事繪一圖,且各有贊。阮亭王尚書極賞之,呼為「金無雙」。越客遊都者,謁朝彥鉅公,必詢之曰:「君行笈中有金無雙畫譜携來耶?」其為名流傾慕若此!二子可久、可大並繼美,人物為丹青家稱首。同時有里中王山眉崿圖墨竹,風致儼然其人,一披展間而山眉欲出矣!秀水友人張浦山庚,以山水名,作畫徵錄二卷,搜輯本朝圖繪名家,各立小傳,金、王並載入之。

  吾郡太守俞公卿上官日,稽、陰二邑令例設曲宴,伶人奏蘇季子六國榮封,連唱「卿家遊說 ,伐秦有功」等語,太守怒,命治伶人。昔楊萬里為監司,巡歷至一郡,郡守盛禮以宴之,時官妓歌賀新郎詞以送酒,其中有「萬里雲帆何時到」?楊遽曰:「萬里昨日到。」其雅度如此!

  舊傳郡守某慶生,宴八邑宰新昌令呂姓者至獨後,守怒,不得與,徬徨門左,囑伶人致詞,首唱八仙會,因曰:「紹興太守豈凡人?乃是南山老壽星。今日八仙齊慶壽,緣何獨少呂洞賓?」一仙曰:「呂洞賓候門久矣!」守一笑,命延入之。

  興化李相君春芳為母太夫人張壽宴,奏琵琶記。曲有「母死王陵歸漢朝」語,而伶人易為:「母在高堂子在朝」。闔座慶賞。相君大悅,以百金為纏頭勞 之。誰謂優曹不能弄墨掉文耶!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