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集部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补遗 卷二

  福建高南畴观察,官江南时,与余交好。遭患难后,三十年不通音问。庚戌秋,其子竹筠袖诗相访。《寿阳》云:“陟险攀藤上,吕晓势百寻。路危迟马步,峰峻怯人心。残梦扶鞍续,愁怀对月深。前程都莫辨,云雾湿衣襟。”《青玉峡》云:“人随飞鸟渡,僧带断云来。”《平山堂》云:“紫蝶缓随人影去,绿杨低护画船行。”皆佳句也。呜呼!余见公子时,年才六七,方疑流落何所,而竟能清词丽句,卓然成家;可谓佳公子矣!

  二

  吾乡金江声观察有句云:“萧寺秋声流夕磬,酒楼红影上春灯。”阳湖杨宇昭有句云:“满林黄叶通樵径,绕郭红灯半酒家。”

  三

  余丙辰入都,胡稚威引见徐坛长先生,己丑翰林,年登大耋,少游安溪李文贞公之门,所学一以安溪为归。诗不求工,而间有性灵流露处。《赠何义门》云:“通籍不求仕,作文能满家。坐环耽酒客,门拥卖书车。”真义门实录也。《幽情》云:“酒伴强人先自醉,棋兵舍己只贪赢。”《安居》云:“入坐半为求字客,敲门都是送花人。”亦《圭美集》中出色之句。

  四

  溧阳彭贲园先生,素无一面,寄《云溪诗集》见示。有笔有书,亦唐亦宋,不愧作者。佳句如:《雨阻淮上》云;“春气勒堤柳,水光团野烟。”《舟中》云:“长河欹枕过,片月贴帆飞。”《剑津》云:“早知神物终当化,何似丰城便永埋?”《无题》云:“月展璧轮宜唤姊,风吹池水最干卿。”皆妙。又《接家书》云:“有客来故乡,贻我乡里札。心怪书来迟,反复看年月。”只此二十字,写尽家书迟接之苦。先生名光斗,出仕闽中。

  五

  某有句云:“落月铺满地,秋声寻到门。”余爱其中一“寻”字。因忆厉太鸿有“明月出树如相寻”,七字亦复相同。

  六

  武陵胡少霞蔚老于莲幕,死后,云南彭竹林明府镌其《万吹楼遗稿》付余曰:“此少霞一生心血,先生为存其人,可乎?”余录其《渡口》五绝云:“渡口秋来树,迎风叶叶黄。怀人相望久,犹道是斜阳。”《和史梧冈》云:“蓬莱回首隔山河,王子吹笙帝子歌。闻说长春在天上,春秋应比世间多。”

  七

  苏州汪山樵明府,献《圣祖南巡》诗,蒙召入南书房。一日,圣祖坐内廷,取榻上册顾诸臣曰:“卿等试看此册:是何人笔墨?”皆奏曰:“似翰林陈邦彦。”上笑曰:“非也。此是邦彦内弟汪俊所书,诗字俱佳。”其受知如此。旋出宰醴泉,以诗酒罢官。余在薛生白家,与同宴集,来往甚欢,欲觅其遗稿,竟不可得。近见少霞有怀汪一绝云:“几年著作直承明,万寿诗章御榻横。曾说九重亲赏识,是何年少有韩拥!”

  八

  宜兴储玉函太守,同年梅夫之从子也。诗笔与其弟玉琴相似,而尤长于五言。{过舅氏别业》云:“乞墅欢游地,重来旧业存。敲冰进孤艇,曝日聚闲门。林影深藏屋,湖光冷逼村。廿年人事改,昔梦向谁论?”佳句如:“竹阴清石磴,花色淡秋衣。”“远钟清过水,深竹暮连山。”又:“春烟浮绿野,夜火满丹阳。”对仗亦巧。

  九

  桐城李仙芝,自称抱犊山人,馆方氏一梅斋;夜半关门,宿鸟惊噪,因得“推窗惊鸟梦”五字,以为似贾浪仙。然终未成篇也。又隔五年,为山馆虫声枨触,方足成一律云;“宵深寒气重,山馆剧凄清。夜月猿僵卧,秋萤鬼拥行。推窗惊鸟梦,就枕听虫声。寂寂孤灯烬,匡床已二更。”又,《客金陵见新燕有感》云:“寻巢择室几经春,故国乌衣梦想频。上苑乔林迁不到,生成薄命是依人。”其寓意亦可悲矣!  

  一O

  对联之佳者:赵云松见赠云:“野王之地有二老;北斗以南止一人。”龙雨苍见赠云:“羲皇以上怀陶令;山水之间乐醉翁。”余《自题》云:“读书已过五千卷;此墨足支三十年。”黄浩浩啸江有句云: “花怯晓寒思就日,柳摇春梦欲依人。”胡蛟龄蔚人有句云:“前山暖日如修好,昨夜狂风尚贾余。”俱新。

  一一

  诸襄七检讨性情迂傲,有弟子求题图,先生开卷,见齐次风侍郎、周兰坡学士先题矣,心有所忮,大书曰:“齐大非吾偶,周衰尚有髭。两人都已写,何必我题诗!”凡药之登上品者,其味必不苦:人参、枸杞是也。凡诗之称绝调者,其词必不拗:《国风》、盛唐是也。大抵物以柔为贵:绫绢柔则丝细熟,金铁柔则质精良。诗文之道,何独不然?余有句云:“良药味不苦,圣人言不腐。”

  一二

  常州吕映薇秀才,邀人作《帘钩》诗。首唱云:“荣戟深深钩影微,玉竿又上绮窗衣。呢喃燕语窥巢入,溶漾丝牵入户飞。十里钗镊攀络索,一厅灯烛落珠玑。严公幕下怜才甚,三挂冠巾是也非?”

  一三

  吴谷人太史云:“纵殊画向鸦叉展,宛似书摹虿尾成。”秦端崖太史云:“游空半学鱼抽乙,倒挂真疑凤是么。”吴古然云;“眼于槛外看么凤,手出楼头见美人。”又,谷人云:“分明赌酒曾笼袖,仔细抬头怕碍冠。”皆可谓工矣!

  一四

  乾隆庚戌五月二十六日,直隶完县有一产四男者,大吏奏闻。秦西岩观察赋诗云:“一胎不数三丁异,八士何难两乳成。”

  一五

  丙戌,方比部坳堂昂见访随园,留诗一册而去。其《感怀》云:“蓑衣翡笠愧坡仙,放浪慵营洛下田。过眼功名花在镜,惊心岁月箭离弦。鬓毛短处人应笑,髀肉生时我自怜。多谢长征识途马,也如名将历幽,燕。”通首气格雄浑。与高东井交好,赠云:“贫多游览怀应壮,少不穷愁句自工。”

  一六

  真州张湖字愚谷,咏《落叶》云:“曾为上古衣裳用,莫道阑珊是弃材。”此意古人未道。

  一七

  云南离中国七千余里,而近日文章之士甚多,以彭氏一门为最。香山令彭少鹏、名翥者,在肇庆受业于余,曾载其佳句入《诗话》矣。今秋以获海盗,保荐入都,过金陵,宿山中三日,购书一船而行。其人弱不胜衣,而擒盗入洋,乃有余勇。余为惊喜,赠七古一章,载入集中。彭《狮子洋》云:“到此疑无岸,飘然天际行。珠光随月满,水气与云平。猛虎原名镇,莲花别有城。一声秋夜笛,吹动故乡情。”《澳门》云;“天上风云全护水,海中村落总依山。”他如:“涛声归壑急,海艇搁沙多。”无云天水合,有月海山清。”“舟行未雨前,日落无人处。”皆奇境也。见访云;“升堂由也果,今日到随园。”用《论语》,甚趣。其族人彭印古亦有句云:“云深都失路,叶落不藏村。”“竹里敲诗随鹤步,花间鼓瑟与鱼听。”“窗横野色云千里,松带涛声水一楼。”俱妙。少鹏同舟有苏君名桷者,亦诗人也。《昆明旅次》云:“山光临坐暗,湖气入门凉。”《冬夕》云:“举步霜月中,人寒影亦湿。”又有昆明翰林钱君名沣者,《留宿李氏小饮》云:“二麦将枯老却春,南郊遍访葛天民。九年不共尊前饮,再宿犹疑梦里身。门接山光来异县,墙分花气与芳邻。蓬瀛故事休夸说,看取风前两鬓新。”

  —八

  赵州龚簪岩名锡瑞者,工古乐府及七言长句。《龙尾关》云:“龙尾关前水,年年带雪流。如闻天宝卒,永恨国忠谋。蜀道仓皇幸,冰山顷刻休。余兵二十万,白骨竟谁收?”自注云:“唐时高仙芝攻大食国,安禄山讨奚契丹,杨思勖讨叛蛮,各丧师数万,故及之。”又,《游飞来寺》云:“孤月晴翻江影动,乱松寒送雨声来。”《悼亡》云:“鬼灯如见通宵绩,故突犹疑带病炊。”泪下怜余如隔世,挂遗惊汝尚持家。”赠某云;“从戎二十执戈殳,百战余生胆气粗。饮马长江休照影,恐惊霜雪上头颅。”

  一九

  周中翰青原娶沈氏,为莲花厅沈司马之长女;常来随园看花,貌明秀而性和婉,不愧名家女,不知其能诗也。殁后,其子之桂从故簏中,检得其《思归》云:“东风吹恨几时消?春水连天又长潮。自叹不如梁上燕,一年一度也归巢。”《初晴》云:“晚霞红映碧窗开,雁字摇空入镜台。渐远不知何处去,化为云气过山来。”

  二O

  每过池上,见杨柳向人低折;游山见红墙,必是僧寺:皆眼前事也。真州李秀才濂有句云:“往来恰怪沿堤柳,低舞成行欲拜人。”又曰:“约略招提前面是,淡金塔影浅红墙。”

  二一

  钱辛楣少詹序冯畹庐之诗曰:“古之君子,以诗名者,大都自抒所得,而非有意于求名;故一篇一句,传诵于士大夫之口。后人荟萃成书,而集始名焉。南齐张融自题其集,有《玉海金波》之名。五代和凝镌集行世,人多笑之。近世士人,未窥六甲,便制五言。又多求名公为之标榜,遂梓集送人。宜于诗学入之不深,而可传者少。”

  二二

  畹庐者,姓冯,名怀朴,躬耕于太仓之璜径;殁后,其诗始出。《舟中书所见》云:“进鲜河里布帆飞,秋水清涟鲈鳜肥。掠鬓渔娃都带湿,太湖风雨打渔归。”五言云;“远水笼烟阔,江天压树低。”饥年憎闰月,病叟厌余生。”懒僧迟见客,冷寺早鸣虫。”题《韩文公集》云:“一檄投溪旋徙窟,听言犹觉鳄鱼贤。”托词冷隽。又,“客与寒潮共到门。”七字亦佳。

  二三

  太仓又有许培秀者,《题画》云:“垂柳罨晴烟,微风扬飞絮。一带绿阴浓,莺啼不知处。”末二句,是闻莺真境界,非身历者不知。又《望月》云:“但觉溪光白,不知新月生。”《得友人信》云:“晓起闻啼鸟,书来正落花。”

  二四

  七夕诗最多。家四妹棠云:“匆匆下顾尘寰处,如此夫妻有几家?”近见休宁陈蕙畹湘有句云:“天孙莫尚嫌欢短,侬自离家已五年。”俱有情致。陈又有句云:“蛛网蒙飞絮,蜂须挂落红。”隔岸炊烟起,柴门牧笛归。”《杨花》云:“无赖喜遮游客面,多情时入酒人家。”

  二五

  芜湖有钟姓女子,名睿姑,字文贞,能诗,能画,能琴,兼工时文,受业于宁孝廉楷。陪其师游冶父山云;“笋舆重去访名山,枫叶才红绿未斑。自把瑶琴傍溪树,乘风一奏白云间。”无梁殿冷石门秋,铸剑池空水不流。苔藓照人心自古,满天晴雪落峰头。”树里湖光一镜开,水精宫外有楼台。散花不到维摩室,亲捧云珠供佛来。”宁故宿学之士。余宰江宁时,与秦大士、朱本楫诸公,受业门下。五十年来,群贤亡尽,而宁年八十,巍然独存,又得女弟子以衍河汾一脉,亦衰年闻之而心喜者也。

  二六

  海盐崔应榴秋谷《吴江夜泊》云:“小驿柝初起,孤篷月已上。渐息人语喧,微闻水声响。”《真州客夜》云:“冻雨欲歇声渐微,窥窗残月扬清辉。此时有酒不成醉,明日无风那得归?江水翻翻自北上,秋鸿一一皆南飞。矢歌未阕鸡报晓,满庭白露沾我衣。”

  二七

  壬寅春,余游黄山,路过贵池昭明太子庙,有新撰碑文甚佳,末署名者为邑宰林梦鲤。其文古雅,似出六朝高手。乃拓其文以归,遍问何人秉笔,绝无知者。庚戌夏间,在苏州,门生顾立方敏恒作府学广文,来见,出示古文四篇,其首篇即《昭明太子碑》。余不觉狂喜,自夸老眼之非花。

  二八

  尹文端公病重时,有人以《秋雨残荷图》求题。公题云:“秋雨满池塘,残荷委流水。可怜君子花,衰来亦如此!”题毕,嘘唏再三,未五日而卒。公诸子皆能诗。四公子树斋以荫得官,有句云:“三代簪缨承雨露,一家机杼织文章。”三公子两峰以科名起家,咏《独秀峰》云:“千丈芙蓉拔空起,为山原不藉丘陵。”文端公见而笑曰:“三儿以我为丘陵乎?”

  二九

  徐上舍涛,吴江人,号江庵,少倜傥不羁。长于近体。《赠龙雨樵明府》云:“客来风簟寻琴谱,人到公庭乞法书。”龙颇重之。又,《题清雾瑶台》云:“石栏屈曲路横斜,流水空山见落花。贪逐胎仙过桥去,不知凉露满轻纱。”《病中与郭频伽秀才邓尉探梅》云;“今朝寻花将命乞,呼童荷锸随我行。死便埋我梅花下,君为立石题我名。后之游者考岁年,手摸其文笑且颠。咄哉此子本多病,不死牖下死花前。”果以是年不起。

  三O

  谢康乐诗;“干岩盛阻积,万壑势萦回。”李白诗:“千岩泉洒落,万壑树萦回。”二句不但袭其意,兼袭其词。以太白之才,岂肯蹈袭前人?因其生平最喜谢诗,故不觉习而不察。杜少陵平生最爱庾子山,故诗亦往往袭其调,如“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之类,不一而足。

  三一

  余每出门,或远行数千里之外,撒手便行,无系恋之意。及在客边住久,到归家时,宾朋相送,反觉难堪。兴化任进士大椿有句云:“放船归思减,久客别人难。”

  三二

  新安王勋,字于圣,精于医理。章淮树观察因其长子病重,延之诊视。夫人吴氏顺便请其按脉。王曰:“长郎胎疟,无妨也。夫人脉已空矣,明年三月,恐不能过。”时夫人方强健,闻其言,以为诅咒,群笑而骂之。到期,竟如其言。余患腹疾,访之扬州,蒙其以师礼相事,秤药量水,有刘真长之风。出乃父槐亭森诗见示,录其《新年到家》云:“水陆因由腊及春,到家重庆履端辰。漫谈别后风霜苦,且放尊前岁月新。昨日尚为羁旅客,今宵才属自由身。梅花不是因寒勒,有意含香待主人。”《遣兴》云:“野花村酒堪娱性,山月溪风亦解怀。莫使寒梅和露菊,年年含怨望书鞋。”二诗颇见性情,他作未能称是。初,于圣之意,欲梓乃父全稿。余止之曰:“槐亭集非不清妥,但无甚出色处。虽付枣梨,无人耐看。不如提取佳者入《诗话》中,使人读而慕思,转可不朽。”

  庐江胡梦湘孝廉,沈本陛秀才之甥也,名光荣。早岁能吟,《归雁》云:“云淡影相失,月明声更稀。”《秋夜》云:“雁来月夜关河冷,秋到江城枕簟知。”《怀人》云:“绕径蛩声人迹少,一庭烟散月明多。”可谓何无忌酷似其舅。

  三四

  颜古翁诗,对仗最工,有不可磨灭者,如“天哀孝妇三年旱,山畏愚公一夕移”、“门罗将相文中子,例变《春秋》太史公”之类。

  三五

  吾乡鲍以文廷博,博学多闻,广镌书籍,名动九重;不知其能诗也。余偶见其《夕阳》二十首,清妙可喜,录其一云:“一匝人间夕又朝,晚来依旧满闲寮。疏分霜叶秋容淡,细点征帆别思遥。淡淡欲随城角尽,明明还带酒旗摇。迷藏惯匿西楼影,不似春愁不肯消。”其他佳句,如:“马上看山多倦客,溪边扫叶有闲僧。”问谁闲袖遮西手,老我空怀再少心。”“远引钟来云外寺,渐分灯上酒家楼。”“愿得少留墙一角,悔教高卧竹三竿。”“不愁一去踪难觅,却恐重来事转生。”“山外有山看未足,几回倚杖立衡门。”皆妙绝也。可称古有 “鲍孤雁”,今有“鲍夕阳”矣。

  三六

  异域方言,采之入诗,足补舆地志之缺。古人如“鲰隅跃清池”、 “误我一生路里采”之类,不一而足。近见梁孝廉处素履绳《题汪亦沧〈日本国神海编〉》云:“贡院繁华系客情,朝朝应办几番更。筵前只爱红裙醉,拽盏何缘号撒羹。”贡院”者,馆唐人处也。佐酒者号 “撒羹”。“蜡油拭鬓腻丫鬟,妾住花街任往还。那管吴儿心木石,我邦却有换心山。”妓所居处山名“换心山”。“十幅轻绡不用勾,倩围夜玉短屏幽。通宵学枕麻姑刺,好向床前听斗牛。”其俗以木为枕,号“麻姑刺”,直竖而不贴耳,故至老不聋。李宁圃太守《潮州竹枝》云:“销魂种子阿侬佳,开袱千金莫浪夸。高卷篷窗陈午宴,争夸老衍貌如花。”六篷船幼女呼“阿侬佳”。梳笼谓之“开袱”。幼女梳笼,以得美少年为贵,不计财帛。呼婿曰“老衍”。李公《竹枝》,亦有都知录事之不可不记者,以其人皆有可取故也。其一云:“金尽床头眼尚青,天涯断梗寄浮萍。红颜侠骨今谁是?好把黄金铸阿星。”幕客某,流落潮阳,魏阿星时邀至舟中,供给备至,五年不衰;病愈,复资之赴省。又十年,携重赀复游于潮,时星已色衰,载客他往。某居潮半载,俟星归,酬以干金,为脱噩籍。其二云;“艳说金姑品绝伦,阿珠含笑复含颦。道侬也有冰霜志,要待蓬莱第二人。”金姑,即“状元嫂”。阿珠,亦一时尤物。有数贵官,艳称 “状元嫂”卓识坚操,人所不及。阿珠笑曰:“妾貌虽逊金姑,而志颇向之;惜未遇榜眼、探花耳。”其三云:“日向船头祝逆风,青溪三宿药炉空。星轺不许骑双凤,却悔腰间绶带红。”某学使惑于大风、小风,自潮至青溪六歹里,缓其程至十余日;抵岸,又托病,在船三宿而后去。二风亦为之卧病经年。其四云:“除却萧郎尽路人,宝儿憨态最情真。新诗便是三生约,炯炯胸前月一轮。”湖州某与宝娘交好,特为铸镜一枚,镌其定情诗于背。宝娘日夜佩之。

  三七

  吕耜堂客分宜,见《严氏家谱》载:世蕃有兄,名世蓝者,家居不仕,睦邻敦族,后不罹于祸。今之子孙,皆其苗裔也。梁孝廉过而吊之云:“兄岂难为非竞爽,子能不肖始称贤。”

  三八

  考据之学,本朝最盛。然能兼词章者,西河、竹坨二人之外无余子也。近日处素、谏庵两昆弟,颇能兼之。处素将至长沙,遇顺风,云:“江天如拭晚成晴,帆饱舟轻浪不惊。斜日风回草(按:民国本“风回草”作“渐从鸦”。)背落,残霞犹映树边明。饭丸乌接神应助,沙觜风回草有声。频向篙工问前路,烟中指点武安城。”其他,五言如:“怪松连石长,归鸟杂云飞。”星低疑在岸,月近总随船。”谈淡虫语续,人静鼠声来。”“浪花入船窗,添我砚池水。”七言如:“星光堕水白于月,树色粘云暗似山。”荒寺鸣钟惊鹭起,孤村唤渡少人应。”皆妙。

  三九

  泰州宫霜桥善画能诗。余在李明府屏上,见其《秋夜寄友》云: “新凉如水扑帘勾,唧唧虫声动旅愁。人到饥寒才作客,树无风雨不成秋。静听砧杵催长夜,误煞关河说壮游。正是相思无着处,一声征雁下西楼。”又,《新柳》云:“青未能牵花市鸟,绿将扶出酒家帘。”

  四O

  己酉二月十一日,余平昼无事,翻阅近人诗集。正看青阳沈正侯诗未三页,阍者来报:正侯与僧亦苇到矣。余为惊喜:信文章之真有神也。沈呈新作。余爱其《贵池道中》云:“云遮山入梦,风急鸟移家。”“贪睡每教儿应客,好吟且听妇持家。”《登摄山》云:“谁云摄山高?我道不如客。我立最高峰,比山高一尺。”《听琴》云:“花含帘外笑,鸟歇树头音。”不料别来七年,诗之进境如此。

  四一

  戊申冬,余访明竹岩新于武佑场,盘桓三日,极唱酬之乐。追思二十年前,其尊人作江宁方伯,彼此置酒看花,忽忽如梦。惜其弟铁崖亨中年徂谢,余将作哀词以挽之,惜无事实,故匆匆尚未暇也。录其《青冢驿夜行》云;“空山夜静悄无声,皓月霜天分外清。习惯浑忘身万里,途长不觉漏三更。寒星天际时时换,道中竟日所行,多“之”字路。积雪悬崖处处明。历尽高寒清到骨,人生几个陇西行?”竹岩尤长于言情,《寄内》云:“料得深闺应有梦,计程先我到辽西。”“细字含情临洛浦,新诗掩卷爱《周南》。”俱秀雅可诵。

  四二

  湖州姜秀才宸熙,号笠堂,《浮萍》诗云:“春水方三月,杨花又一生。”《晚眺》诗云:“晚烟都在树,春雨不离山。”《岁暮》诗云:“睡重知春近,人忙觉岁残。”赣州太守张公,为余诵之。

  四三

  “扶桑影里看金轮”,宋文丞相诗也。如皋范秀才昂千赋得此句云:“极目万山犹拱宋,蹉跎一霎恐移阴。”颇写得出忠臣心事。

  四四

  苏州桃花坞有女子,姓金名兑字湘芷者,诸生金风翔女也,年甫十三。有人录其《秋日杂兴》云:“无事柴门识静机,初晴树上挂蓑衣。花间小燕随风去,也向云霄渐学飞。”“秋来只有睡工夫,水槛风凉近石湖。却笑溪边老渔父,垂竿终日一鱼无。”

  四五

  婺源洪丹采朝阳咏《长干塔》云:“浑疑天柱从空降,欲信云梯可上行。”二句殊雄伟。倪司马春岩咏《里湖》云:“段桥合是儿家住,湖水当门作镜奁。”二句殊清丽。

  四六

  扬州诸生张本,字友堂,为山长赵云松所赏。张《赠山长》云: “可能当得逢人说,从此专为悦己容。”苏州诗人方大章因刘霞裳而来受业,《赠霞裳》云:“扶持玉局寻花杖,接引龙华会上人。”

  四七

  上海曹锡辰眉毫尽落,曹赠眉以诗云:“汝能速反乎?吾将报汝以扬伸卓竖,誓不与汝以颦蹙低攒。汝来否乎?吾将迟汝于天台、雁宕之间。”

  四八

  诗能入人心睥,便是佳诗,不必名家老手也。金陵弟子岳树德滋园,初学为诗,《铜陵夜泊》云:“橹声乍住月初明,散步江皋宿雁惊。忽听邻舟故乡语,纵非相识也关情。”《古寺》云:“寺荒僧去钟犹在,碑老苔生字半存。,’叫\艇》云:“满载谁知都是月,轻飞始信不关风。”其弟树仁,字乐山,亦能诗,《题随园》云:“依山偶盖看花楼,楼上看花五十秋。到此任为门外客,匆匆行过也回头。”《晓步》云:“黄鹂啼破绿杨烟,唤醒东风二月天。宿露欲唏云气散,斩新山色到人前。”“日日循途自往还,胸中绘得好溪山。今朝贪看沿堤柳,走过平桥错转弯。,’《春闺》云:“吟罢伊谁共唱酬?金炉香烬漏声稠。侍儿俯仰偷眠态,似向灯旁暗点头。”

  四九

  白下余秀才曼,吟诗肯刻意,不入平庸一路。余道;从此加功,便能加人一等。《徙榻》云:“得月又愁多受露,迎风还恨不当花。”《洗砚》云:“愿将剩得涓涓滴,洒遍人间没字碑。”咏《风》云:“欲吹山作地,能送海升天。”《种花》云:“垂头不语还遮面,新种花如新嫁娘。”

  五0

  吾乡倪春岩司马廷谟有吏才,两宰桐城,讴歌载道。诗亦清新拔俗。尹文端公督两江时,最为赏识。尹公晚年,好平章肴馔之事,封篆余闲,命余遍尝诸当事羹汤,开单密荐。余因得终日醉饱,颇有所称引;惟于春岩治具之日,攒眉不荐。盖春岩但知靡费金钱,而平素不曾训迪庖人故也。春岩知之,作书与余,末署“菜榜刘蒉”四字。余为大笑。今年来金陵,读《随园诗话》啃曰:“何独无我?岂诗榜亦作刘蒉乎?”余因索其从前呈献尹公之诗。云:“都已遗失。,’惟抄近作数首见寄。余读之,叹曰;“此护世城中美膳也,加入一等矣。”《辛丑元旦》云:“斗柄才回欲曙天,岁朝风物喜澄鲜。闰随萱荚推重午,人共梅花老一年。椒酒莫辞元日醉,炉香犹篆昨宵烟。江城柳色看初动,已觉春光到眼前。”《上元观灯》云:“罗绮香风拂面来,星桥灯火满楼台。十分桂魄如春晓,万朵莲花不水开。宝马倾城金作络,彩虹匝地锦成堆。纵难一闰元宵夜,玉漏何须故故催?”《红梅》云: “东风为汝洗铅华,又点胭脂学画家。似笑绛桃无骨格,却怜红杏少横斜。新妆照水窥明镜,薄醉当春斗绮霞。蜂蝶未知芳信早,清高到底是梅花。”余年过六十,屡次戒诗,而屡有吟咏,因自号“诗中冯

  妇”,正可对“菜榜刘蒉”。闻者冁然。

  五一

  余门生谈羽仪之孙、名晋者,年少工诗,而累于病,遂潜心岐黄之术。其《送友》云:“登程偏遇还乡客,拈笔愁吟赋别诗。”《闻笛》云:“未向江头寻驿使,先听玉笛《落梅花》。,’《三十自寿》云:“萧、曹勋贵由刀笔,李、杜功名非甲科。”皆有风致,而身份亦高。

  五二

  史梧冈好禅,不甚作诗,而往往有新意。《游仙》云:“佛函佛笈记曾谈,大地如球绕看三。天外有天君到否?杨花都不异江南。” “水云凄冷到初冬,避尽春来蝶与蜂。最是花神不安处,海棠无福见芙蓉。”他如;“弱水到今如有力,好浮花片海西来。”“且放蟾蜍光一个,与他蝴蝶破黄昏。”俱可诵。

  五三

  纪晓岚先生,在乌鲁木齐数年,辛卯赐环东归。畜一黑犬,名曰 “四儿”,恋恋随行,挥之不去,竟同至京师。途中守行箧甚严,非主人至前,虽僮仆不能取一物。一日,过七达坂,车四辆,半在岭北,半在岭南,日已曛黑,不能全度。犬乃独卧岭巅,左右望而护视之。先生为赋诗曰:“归路无烦汝寄书,风餐露宿且随予。夜深奴子酣眠后,为守东行数辆车。”“空山日日忍饥行,冰雪崎岖百廿程。我已无官何所恋,可怜汝亦太痴生!”后被人毒死,先生为冢祀之,题曰“义犬四儿之墓”。

  五四

  余幼时,曾见人抄女子赵飞鸾《怨诗》十九首。其人家本姑苏,卖与某参领家作妾;正妻不容,发配家奴,故悲伤而作。首章云:“谁怜青鬓乱飘蓬?马上琵琶曲又终。嫁得伧夫双足健,漫言夫婿善乘龙。”味其词,盖旗厮之走差者也。余诗不甚记忆。其最诙谐者,如云:“炕头不是寻常火,马粪如香细细添。”“俗子不知人意懒,挨肩故意唱秧歌。”

  五五

  关中史舒堂褒官云南,有句云:“掬露连衣湿,奔泉杂骥鸣。”《山行》云:“斜照垂鞭影,轻阴衬马蹄。”颇能写行役之意。因运铜过白下,投诗一册而去。

  五六

  余十二岁,与张星指应辰侍郎同受知于王交河先生,入泮。张后为翰林前辈。今六十四年矣,其子云墩孝廉,以遗稿索序。录其《督学江西夜坐》云:“丁冬递响到帘栊,何处鸣号万窍风?夜色似年难得晓,灯光如豆不成红。沉忧触拨千端集,旧事云烟一笑空。饥鼠绕床挥不去,睡乡未许梦魂通。”其他佳句,如:“帘影日移直,树枝风撼鸣。”“绿树鸟栖连影动,好花风送隔林香。”“树外青山才一角,屋头明月恰当中。”“最贪早起通宵月,先看黄河隔岸山。”皆集中精华也。 

  五七

  余与吾乡柴行之同庚。十八岁时,柴与其表兄张静山见访,珊珊玉貌,彼此酣嬉,致相得也。逾年,张侍其尊人官平陆署中,离桂林二百里。余虽到广西,竟不得见。从此永诀。今年在西湖,静山之女因余系父执,与女弟子孙碧梧姊妹到湖楼相访。谈论之余,方知故一诗人也。有《病起》一首云:“风逼帘栊睡起迟,春寒无计可支持。双眉慵扫因新病,一卷丛残剩旧诗。雪霁庭梅初破冻,日长堤柳暗抽丝。年来忧思凭谁诉?独有妆台明镜知。” 

  五八

  杭州汪秋御秀才绳祖,性倜傥好客,其室程慰良女坤。女婶一家能诗。屡次书来,招余游西湖,而中年抱病,遽卒。仅传其《雪弥勒》云:“抟雪居然壕佛夸,白毫现处绝纤瑕。云中莹彻冀穿雹,掌上玲珑塔聚沙。显相别开严净界,笑拈还有雾淞花。日光应照琉璃室,隔尽诸尘寂众哗。”又,《题〈听秋图〉》云:“月窟高于绛树庭,桂丛谁占一枝馨。年来我是伤秋客,每遇秋风最怕听。”

  五九

  张星指先生《吊韩蕲王》云:“卧虎早能知俊杰,跨驴谁复识王公?”或咏《淮阴侯》云:“早知结局终烹狗,悔不功成再钓鱼。”两用典作对,其巧相似。

  六O

  考据之学,离诗最远;然诗中恰有考据题目,如《石鼓歌》、《铁券行》之类,不得不征文考典,以侈侈隆富为贵。但须一气呵成,有议论、波澜方妙,不可铢积寸累,徒作算博士也。其诗大概用七古方称,亦必置之于各卷中诸诗之后,以备一格。若放在卷首,以撑门面;则是张屏风、床榻于仪门之外,有贫儿骤富光景,转觉陋矣。圣人编诗,先《国风》而后《雅》、《颂》,何也?以《国风》近性情故也。余编诗三十二卷,以七言绝冠首,盖亦衣锦尚纲,恶此而逃之之意。

  六一

  丹徒女子王碧云琼,年未笄而能诗,与其兄赋《扫径》云;“菊残三径懒徘徊,枫叶飘丹积满苔。正欲有心呼婢扫,那知风过替吹开。”颇有天趣。又:“鸟语乱残梦,鸡声送晓风。”“夕阳不在山,春烟生木末。”俱佳。梦楼侍讲之女孙也。

  六二

  余少时咏《落花》云:“此去竟成千古恨,好春还待一年看。”弟子汤敬舆和云:“落去尽凭童子扫,飞来还望主人看。”余大叹赏,以为青出于蓝。

  六三

  广信太守张竹轩朝乐见访,自诵其{无题》云:“小院落花初过雨,空楼归燕又斜晖。”若非鸾镜应无匹,或对芙蓉竟有双。”《闽中杂咏》云:“红了桃花绿了水,春光不管未归人。”俱妙。江西有疑狱控部者,奉旨交制府审办,叠讯不服。其囚云;“得见张某官来,囚死无怨。”已而公果从都中来,为平其事;方知循吏故是诗人。

  六四

  曹星湖明府诗,清新可喜,近蒙寄示。录其佳句云:“竹声随雨至,花影送晴来。”“霜浓皴地面,树秃减风声。”“花是当窗宜密种,草非碍道莫轻芟。”皆可存也。余性伉爽,坐车中最怕下帘。曹有句云;“平生眼界嫌遮蔽,风雪何妨一面当。”与鄙怀恰合。

  六五

  嘉兴吴澹川卧病扬州,其族弟鲁暮桥亲为称药量水。澹川赠诗,有“生我父母知我子,骨肉待我救我死”之句。亡何,来金陵,诵暮桥佳句,如:“愁多甜酒苦,客久故乡生。”“花影殿春色,雨声生夏寒。” “云影溪留住,秋声雁送来。”皆倩秀可喜。又见赠云:“词臣循吏老烟萝,天遣湖山付啸歌。官似乐天辞政早,仙如列子出游多。千年蠹饱神仙字,四季花开安乐窝。想见日餐云母粉,不知江上有风波。”

  六六

  程蔼人孝廉元吉,晴岚太史之子,年少工诗。咏《蝴蝶》云:“小雨苔痕新掠过,午晴花气乱飞来。”《即事》云:“满院秋声催落日,一庭黄叶聚诗人。”

  六七

  壬子春,余在杭州,钱塘曹江庐明府以小照属题。卷中诗甚多,余独爱吴嵩梁一首。询之,云是西江高才生也。癸丑春,王葑亭给谏书来,云:“有诗人吴某南来,索书为介。”余大喜,扫榻以待。又迟半年,始从扬州来,人果倜傥。读所著作,以未窥前豹为恨。忽于除夕前七日五鼓,梦兰雪来,诵其旧句,数联俱超妙,而以噬不寐》一联为稍逊。言未终,惺惺欲醒,而佳句亦沉沉渐忘。余亦惊怖,如健步捕亡人,苦相捉留,而竟冥然逝矣。仅记《不寐》云:“不倒喜传丹诀好,将衰愁见圣人难。”晨起录出,觉二句未尝不佳,而终不如前所诵之超超玄箸也,为闷闷者久之。因思人海寻针,针非不在海底也,然而不可寻矣,探汤求雪,雪非不在汤中也,然而不可求矣。天仙化人之句,未尝不在人心也。然而兰雪不能知,我亦不能再梦矣。文字之奇,一至于此。  

  六八

  吾乡孙诵芬舍人传曾,性耽吟咏,余久采其佳句入《诗话》矣。今春寄其诗来,属为评定。再录其《秋夜》云:“满林空翠淡烟遮,秋入深宵爽气加。人静莎虫悲砌月,烛残点鼠啮瓶花。洗心只合依三竺,开卷殊难遍五车。光范一书原不上,未须哀怨感琵琶。”《初夏》云:“粉蝶时依草,蛛丝惯恋花。”俱妙。

  六九

  口头话,说得出便是天籁。诵芬《冬暖》云:“草痕回碧柳舒芽,眼底翻嫌岁序差。可惜轻寒重勒住,不然开遍小桃花。”黄蛟门《竹枝》云:“自拣良辰去踏青,相邀女伴尽娉婷。关心生怕朝来雨,一夜东风侧耳听。”范瘦生有句云:“高手不从时尚体,好诗只说眼边情。”又某有句云:“阶前不种梧桐树,何处飞来一叶风?”“贪着夜凉窗不掩,秋虫飞上读书灯。”

  七O

  杭州胡沧来涛隐于桥桃师史之术,诗笔甚清。余每到杭州,必相款洽。不幸年未五十而亡。录其《车遥遥》云,“别酒初行第一尊,征夫结束车在门。别酒匆匆三酌过,征夫出门车上坐。天涯万里车遥遥,山程驿店柳花飘。向暮停车侵晓发,人在车中长白发。依依相伴不相离,唯有车前故乡月。勿恨当时造毂人,行与不行由君身。门前芳草年年长,几时草上归轮响?”其他佳句,如:《云共庵,》云: “夕阳明似画,僧貌古于松。”《雪霁》云:“山容带粉消难尽,檐泪如珠滴未干。”《湖上》云;“湖波骤长连宵雨,山雾徐收过午风。,’《落叶》云;“辞柯早带新霜色,委砌空含旧雨情。”俱极清妙,置之樊榭集中,几不可辨。

  七一

  孙碧梧女子有句云:“檐前绿堕莺偷果,帘外红翻燕掠花。”张瑶瑛女子有句云:“虫飞成阵知新暖,花瓣穿棂识暮春。”二人风调相似。

  张嫁王甥健莽。甥来随园,张《在家闻子规》云:“小院春深绿树肥,闺人任尔自高飞。渡江休去歌新曲,尚有秦淮客未归。,’又有句云:“野店未过先见旆,茅庵将近便闻钟。”“守贫似病医无益,习静如禅悟却难。”《九月桂》云:“瞥见有花疑八月,迟开故意近重阳。”俱可传也。

  七二

  有人以某巨公之诗,求选入《诗话》。余览之倦而思卧,因告之曰;“诗甚清老,颇有工夫;然而非之无可非也,刺之无可刺也,选之无可选也,摘之无可摘也。孙兴公笑曹光禄‘辅佐文如白地明光锦,裁为负版挎;非无文采,绝少剪裁’是也。”或曰:“其题皆庄语故耳。”余曰:“不然。笔性灵,则写忠孝节义,俱有生气;笔性笨,虽咏闺房儿女,亦少风情。”

  七三

  康熙间,叔父健磐公访戚镇江,寓某铁匠家,与其妻张淑仪有文字之知,彼此暗投笺札,唱和甚欢,而终不及于乱。微言挑之,则正色曰:“妾故老秀才某之女。幼嗜文墨,父亡,为媒者所诳,误嫁贱工,一字不识。彼方炽炭,我自吟诗,为此郁郁。得遇君子,聆音识曲,使我几句荒言,得传播于士大夫之口足矣。至于情欲之感,‘发乎情止乎礼义’可也。”再三言,则涕泣立誓,以来生为订。健磐公心敬之,不忍强也。归家后,诵其佳句云:“懒妆撩鬓易,私泣拭痕难。”送健磐公归云:“三月桃花怜妾命,六桥烟柳梦君家。”逾两年,再过京口,访之,则铁铺不开,全家不知何往矣。后二十年,在粤中,又遇一刘铁匠者,不能作字,而能吟诗。每得句,教人代写。《月夜闻歌》云:“朱栏几曲人何处?银汉一泓秋更清。笑我寄怀仍寄迹,与人同听不同情。”健磐公尝笑谓余曰:“同一铁匠也,使张女当初得嫁刘某,便称嘉偶矣。”

  七四

  客冬香亭在杭州归,得诗一册,示余。《满楼观雪》云:“压白万山巅,衬黑一湖水。”余以为首句人人能道,次句古人所无,非亲历者不知。又;“树隐放湖宽”,五字亦妙。

  七五

  钱塘陈文水孝廉涸设帐于香亭家,性爱苦吟,诗境高洁。为录其《吴山西爽阁》云;“杰阁凭虚起,登临好是闲。凉秋半城树,残雨一湖山。道侣淡相对,诗人去不还。江声、樊榭俱有西爽阁诗。兹游太寂寞,觅径返柴关。”《湖村晚步》云:“几折湖村路,身闲兴自幽。虫声多在草,野色半依楼。树有瓜棚倚,池惟菱叶浮。农人荷锄返,三五话凉秋。”《题天竺寺》云:“求心不可得,慧日正东升。涧道白泉响,山光一路清。偶因松篁转,忽见宫殿生。入拜观音像,无言恰有情。”又:“残雨飞遥甸,晴雷走断云。”我持一筇逸,山为六朝忙。”皆佳句也。或云:”为’字改‘笑’字,更有味。”

  七六

  金陵张香岩秀才培,以《秋雨斋诗》见示。年甫弱冠,而诗笔甚清。《晚过通济寺》云:“半壁残秋月,藤萝绕寺斜。鼯飕惊客至,踏落数枝花。”《怀秦楞香》云:“皓月人千里,清风酒一樽。无端下林叶,深夜暗敲门。”{夜梦游秦淮》云:“雨余山色浮天远,月下潮声泊岸多。醉后不知身是梦,半桥疏柳听渔歌。”其人玉貌珊珊,殆亦风情不薄者耶?

  七七

  周青原舍人,一家能诗。余已录其室沈氏、其子之桂之诗矣。今春,其幼子之桐亦以诗来,殆不减谢家昆玉也。《和钮牧村(元夕招饮即送赴皖上)》云:“移宾作主是今朝,绿酒行珍折柬邀。江馆雪泥传彩笔,桃花红雨送春潮。笛吹骊唱成三弄,月满琼楼第一宵。笑指烟江襟带水,皖公山色正相招。”余爱其音节清苍。其他如:“江空风任来三面,舟小人如聚一床。”真能写坐小船光景。《立秋》云:“日斜残暑催应去,人瘦新凉得更多。”《明妃怨》云:“妾未承恩想报恩,女儿身愿犯边尘。只怜照影黄河水,恰比君王照妾真。”就馆邗江,其主人非解文墨者;又有句云:“百卷书堆绣阁宽,故园花事未阑珊。如何苦抱湘灵瑟,来向齐王殿上弹?”庄穆堂有押“床”字句云:“岸平山似排千笠,波稳人如卧一床。”与周语意相同。

  七八

  偶过僧寺,见山水一幅,上题云:“鸳鸯湖上惜无山,烟雨楼头独倚栏。两眼放开无着处,不如自己画来看。”其人姓陈,名情,不知何许人也。

  七九

  长洲女孟文辉,适震泽秀才王慕澜,诗思清妙。今录其《秋日》云:“远树蝉声秋意浓,卷帘拂拂度金风。绣余无事消长夜,独数秋花深浅红。”《秋夜》云:“秋夜月明风细,淡淡碧云天际。此时无限愁心,那更莎虫鸣砌!”北榻羲皇梦醒,南山雨过云停。一派洞庭秋色,满窗月透疏棂。”俱妙。

  八0

  甲辰春,余过南昌,读谢太史蕴山《题姬人小影》诗而爱之,已采入《诗话》矣。忽忽八九年,先生观察南河,余寄声问安,并讯佳人消息。先生答书云:“姬姓姚,名秀英,字云卿,吴县人。生而桅嫡贤淑,持家之余,兼通书史。”《维扬郡斋看桃花》云:“何须种核海边求?锦浪掀空艳欲流。绿绽枝头风乍暖,红看帘外雨初收。仙源只许刘郎问,佳实宁容曼倩偷?颊面他年作光悦,花前暗嘱一樽酬。”《游百花洲》云:“小苑墙低弱柳长,绮罗香散绿池塘。花洲一曲吴江梦,仿佛风回响膘廊。”《姑苏上冢》云:“不到山塘十五年,旧时女伴话依然。双亲奠酹悲泉路,一弟零丁又各天。”《清江即事》云:“碧云暮合望侬来,官舫银灯驿路催。底事多愁兼善病,探春懒上禹王台?”不信前身是月华,浮云夫婿宦为家。廿年行遍江南路,又看淮蠕雪作花。”夫人无子,为先生纳篷室卢氏,生一子,而躬自抚养之。故先生掌教白鹿书院,以诗寄云:“米盐凌杂必躬亲,那得偷闲写洛神?小妇持家如大妇,故人织素胜新人。十年出入肩常并,百里云山梦更真。屈指归期槐夏过,云香屋名看拥桂轮新。”余按:庄姜因无子而美愈彰,马后因无子而贤愈显。有子无子,何须掉罄?余幼有句云:“花如有子非真色,诗到无题是化工。”又云:“脉望成仙因食字,牡丹无子始称王。”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