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冬青馆古宫词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冬青馆古宫词三

 

  洛阳宫殿晚凉赊,饮博归来对藕花。听得銮舆楼外过,卻教逭暑大臣家。

  〖《五代史·张全义传》:梁太祖还洛,幸全义。会节园避暑,全义妻女,皆逼淫之。〗

  御花朵畔侍填词,清暑楼高玉漏迟。记得落花烟重句,晓来内苑拓残碑。

  〖《清异录》:后唐琼花公主,自总角养二猫,雌雄各一。有雪白者,曰“御花朵”,而乌者惟白尾而已,公主呼为“麝香騟妲己”。后唐庄宗[忆仙姿]:

  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

  宫女三千玉不如,半教弦管半教书,班头初押朝天子,度曲声中杂起居。

  〖《五代史·伶官传》:庄宗既好俳优,又知音能度曲。今汾晋之间,往往能歌其声,谓之御制曲也。〗

  步出楼台处处人,渌池花木总疑真。一从榜作灵芳国,玉辇龙辉月几巡。

  〖《清异录》:后唐龙辉殿,安假山水一。铺沉香为山,阜蔷薇水、苏合油为江池,苓藿丁香为林树,黄紫檀为屋宇,白檀为人物。方圆一丈三尺,城门小牌曰“灵芳国”。〗

  冷飞白宴驾初来,元武楼门向晓开。恰好千春齐祝罢,一时捧进软金杯。

  〖《清异录》:老伶官黄世明常言,逮事唐庄宗,大雪内宴,镜新磨进词号“冷飞白”。又:庄宗小酌,进新橘,命诸伶咏之。唐朝美诗先成,曰:“金相大丞相,史弟八九人。剥皮去滓子,若个是汝人。”帝大笑,赐所御软金杯。《旧五代史·晋本纪》:高祖天福元年,寻降诏,促帝赴任。帝心疑之,乃召僚佐议曰:“今年千春节,公主入觐。当辞时,谓公主曰:‘尔归心甚急,卻与石郎反耶?’此疑我之状固且明矣。”〗

  萧萧秋草露珠凝,内苑西风绕夜灯。须及君王开猎阵,阑干新调绿■⑼鹰。

  〖《五代史补》:晋少主立,契丹举国内侵。桑维翰罢相,为开封尹,叩内阁求见,请车驾亲征,以固将士之心。而少主方在后苑调鹰,至暮,竟不召。〗

  片片晴云度槛前,春风料峭杏花天。夜来宫線初添得,又向高楼放纸鸢。

  〖《五代史·季业传》:汉隐帝与业等狎昵,多为廋语相戏谑,放纸鸢于宫中。〗

  黑雾黄沙夜夜飞,无端风力卷双扉。殿头话断银灯影,忆著空房不肯归。

  〖《五代史·季业传》:汉隐帝即位,京师大风拔木,坏城门。宫中数见怪物投瓦石,撼门扉。〗

  均田图式搨来忙,清夜红灯立御傍。听话条桑多坠泪,明朝应认养蚕娘。

  〖《五代史·周本纪》:世宗尝夜读书,见唐元稹均田图,慨然叹曰:“此致治之本也,王者之政自此始。”乃诏颁其图法,使吏民先习知之,期以一岁,大均天下之田。《宋史·陶谷传》:世宗留心稼穑,命工刻木为耕夫、织妇、蚕女之状,置于宫中,思广劝课之道。谷为赞辞以进。〗

  珍华摒挡见宸衷,佛像曾销几处铜。昨夜六宫齐奉旨,更将宝器碎庭中。

  〖《五代史·周本纪》:世宗即位之明年,废天下佛寺三千三百三十六。是时中国乏钱,乃诏毁天下铜佛像以铸钱。尝曰:“吾闻佛说以身世为妄,而以利人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于世,犹欲截割,况此铜像,岂有所惜哉。”《旧五代史·周太祖纪》:广顺元年,内出宝玉器及金银结缕宝装床,见饮食之具数十,碎之于殿庭。帝谓侍臣曰:“凡为帝王,安用此!”仍诏贡使,凡珍华悦目之物,不得入宫。〗

  华烛诸天作道场,燕开三昧梵音长。错缘佞佛承恩重,一夜黄金铸宝皇。

  〖《清异录》:闽主昶,春余宴后苑,飞红满空,昶曰:“弥陀经云‘雨天曼陀罗华’,此景近似。今日观花工之雨天三昧。”宜召六宫,设三昧晏。《五代史·闽世家》:昶亦好巫,拜道士谭紫霄为正一先生,又拜陈守元为天师。而妖人林兴,以巫事见幸,事无大小,兴辄以宝皇语命之而后行。守元教昶起三清台三层,以黄金数十斤铸宝皇,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像,日焚龙脑熏陆诸香数斤,作乐于台下,昼夜声不绝,云:如此可求大还丹。〗

  九龙帐冷不成栖,长夜迢迢唤晓鸡。放却瓜皮银叶盏,宫娃真笑醒如泥。

  〖徐熥《陈金凤外传》:有小吏归守明,弱冠,美晳如玉,延钧嬖之,尝呼为归郎。延钧有风疾,归郎日侍禁中,夤缘与金凤通。又有百工院使李可殷,少与归郎狎,因归郎以通于金凤。可殷聪明有智巧,归郎令造缕金五彩九龙帐于长春宫,织八龙帐外,以延钧为一龙。既成,进之,极其华靡。《五国故事》:延羲在位,为长夜之饮。锻银叶为酒杯,以赐群下饮。银叶既柔弱,因目之为“冬瓜片”,又名之曰“醉如泥”。〗

  翠辇嬉春试绣衣,金樱枝里燕初飞。教人忆着君王语,陌上花开缓缓归。

  〖苏轼《陌上花诗引》:游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父老云,吴越王妃,每岁必归临安。王以书遗妃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其词鄙野。为易之云: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犹歌缓缓归。

  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軿来。

  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教从缓缓回。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

  已到迟迟君去鲁,犹歌缓缓妾归家。〗

  凤山舍利有还无,出得宫门唤女奴。龙蕊鬓钗先拔去,倩人布施木浮图。

  〖《咸淳临安志》:后晋天福四年己亥,僧道翊结庐山中,夜有光就地,视之,得奇香木,命孔成谦刻成观世音菩萨像。会僧从勳从洛阳持古佛舍利来,因纳之顶间,妙相具足,冠顶昼夜放白光。钱王常梦白衣人求葺其居,王寝而有感,乃即其地,创佛庐,号天竺观音经院。《清异录》:吴越孙妃,尝以一物施龙兴寺,形如朽木箸,僧不以为珍。偶出示海上胡人,曰:“此日本国龙蕊簪也。”增价至万二千緡易去。〗

  声声弹子度墙头,一树棠梨映画楼。瓜战初开无个事,先王墨竹搨双钩。

  〖《清异录》:吴越称霄上瓜。钱氏子弟逃暑者,取一瓜,各言其子之的数,言定剖观,负者张宴,谓之瓜战。《昊越世家》:钱镠时,弹铜丸于楼墙外,以警直更,其勤动如此。《画史汇传》:吴越王钱镠,画墨竹,善于草隶,号称神品。〗

  除夕银灯照丽春,酒鳞风过地衣新。披将画箧调丹粉,欲写钟馗上贵嫔。

  〖《五代史·昊越世家》:岁除,画工献钟馗击鬼图。〗

  一棚花影雾冥冥,唤到球场酒未醒。宜旨却须连夜击。十围红烛照银屏。

  〖《续世说》:五代淮南王杨渥居丧,昼夜酣饮作乐,燃十围之烛以击球,一烛费钱十万。〗

  深殿红灯立起居,保仪玉貌竟何如。乌丝阑遍澄心纸。又索君王小令书。

  〖马令《南唐书》:后主保仪黄氏,容态华丽,冠绝当世,顾盼颦笑,无不妍姣。其书学技能,皆出于天性。后主虽属意,会小周后专房,由是进御稀,而品秩不加,第以掌宝墨而已。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南唐后主,留心笔札,所用澄心堂纸、李廷珪墨、龙尾石砚三物,为天下之冠。〗

  照夜珠悬直宿深,风帘不卷海棠阴。法香方子新搜得,试取鹅梨注水沉。

  〖王铚《默记》载:伐江南,大将获李后主宠姬。夜见灯,辄闭目,云“烟气”。易以蜡灯,亦闭目,云“烟气愈甚”。曰:“然则宫中未尝点烛耶?”云:“宫中本閤,每至夜则悬大宝珠,光照一室,如日中也。”《南部烟花记》:江南李后主帐中香法,以鹅梨蒸沉香用之。〗

  解斗腰肢赐锦袍,龙船重午未辞劳。却输内苑凌风态,更凿金莲六尺高。

  〖《道山新闻》:李后主宫嫔有窅娘,纤丽善舞。后主作金莲高六尺,饰以宝物,细带璎络,令窅娘以帛绕足,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素袜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周镐诗曰:“莲中花更好,云里月常新。”为窅娘作也。〗

  绿耳梯闲未卸绵,玉笙吹彻小楼前。鬓头归去簪花重,昨夜承恩锦洞天。

  〖《清异录》:江南后主同气宜春王从谦,尝春日与妃侍游宫中后圃。妃侍睹桃花烂开,意欲折,而条高,小黄门取彩梯献。时从谦乘马击球,乃引鞚至花底,痛采芳菲,顾谓嫔妃曰:“吾之绿耳梯何如?”马令《南唐书》:元宗尝作[院溪纱]二阕,手写赐感化曰:

  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碧波间。还与容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清漏永,小楼吹彻玉笙寒。簌簌泪珠多少恨,倚阑干。

  手卷珠帘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春色暮,接天流。

  后主即位,感化以其词札上之,后主感动。赏赐感化甚优。《清异录》:“李后主每春盛时,梁栋窗壁,柱拱阶砌,并作隔筒,齐插杂花,榜曰“锦洞天”。〗

  霓裳停谱七条丝,金缕鞋提付梦期。夜夜夜深钞谱罢,独怜新破恨来迟。

  〖陆游《南唐书》:后主昭惠国后周氏,小字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岁来归,通书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尝为寿元宗前,元宗叹其工,以烧槽琵琶赐之。至于采戏奕棋,靡不妙绝。后主嗣位,立为后,嬖宠专房。创为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朵之妆,人皆效之。尝雪夜酣宴,举杯请后主起舞,后主曰:“汝能创为新声,则可矣。”后即命笺缀谱,喉无滞音,笔无停思,俄顷谱成,所谓“邀醉舞破”也。又有“恨来迟破”,亦后所制。故唐盛时,“霓裳羽衣”最为大曲,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遗音,复传于世。马令《南唐书》:后主继室,周后之母弟也。自昭惠殂,常在禁中。后主乐府词有“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之类,多传于外,至纳后,乃成礼而已。〗

  水调声中字字愁,南朝天子本风流。何当重觅花飞唱,银蜡空摇百尺楼。

  〖郑文宝《南唐近事》:元宗嗣位之初,春秋鼎盛,留心内宠,宴私击鞠无虚日。尝乘醉命乐工杨花飞作水调词进酒,花飞唯歌“南朝天子好风流”一句,如是者数四。上既悟,覆杯大怿,厚赐金帛,以旌敢言。且曰:“使孙、陈二主得此一言,固不当有衔璧之辱也。”《江南通志》:百尺楼在上元县南唐宫中。《类说》云:“唐主宫中作高楼台,群臣观之,帝叹美。萧俨曰:‘恨楼下无井耳。’唐主问其故,对曰:‘以此不及景阳楼。’”〗

  网罢蜻蜓午日加,深宫佞佛诵楞伽。多情何似蓬莱紫,赢与含风殿里花。

  〖《清异录》:后唐宫人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翅,作小折枝花子,金缕笼贮养之。尔后上元卖花者,取象为之,售于游女。马令《南唐书》:国主与后,顶僧帽,衣袈裟,诵佛经,拜跪顿颡,至为瘤赘。《清异录》:庐山僧舍,有麝香囊花一丛,色正紫,类丁香,号“紫风流”。江南后主诏取数十根,植于含风殿,赐名“蓬莱紫”。〗

  凉露垂垂滴桂枝,衣翻天水碧初滋。簪香却下金阶立,蝴蝶飞来绕鬓丝。

  〖《五国故事》:建康市中染肆之榜,多题曰“天水碧”。寻而皇家荡平之,悉前兆也。《宋史·南唐世家》:煜之妓妾尝染碧,经夕未收,令露下,其色愈鲜明,煜爱之。自是宫中竞收露水,染碧以衣之,谓之“天水碧”。及江南灭,方悟“天水”,赵之望也。〗

  落花如雪点鸦鬟,醉舞当筵破酒颜。无那红梅亭子上,几人同唱念家山。

  〖江休复《邻几杂志》:李后主作红罗亭子,四面栽红梅花,作艳曲歌之。韩熙载和云:“桃李不须夸烂漫,已输了春风一半。”时已割淮南与周矣。陆游《南唐书》:有宫人流珠者,性通慧,工琵琶。后主演《念家山破》及昭惠后所作《邀醉舞》、《恨来迟》二破,久而忘之。后主追念昭惠,问左右,无知者。流珠独能追忆,无所忘失,后主大喜。《五国故事》:煜尝于宫中,以销金红罗幕其壁,以白银钉玳瑁而押之,又以绿钿刷隔眼,糊以红罗,种梅花于其外。〗

  九龙深殿燕初喧,红雨无声拂绣幡。好与隔楼宫女约,明朝须早会春园。

  〖《五代史·楚世家》:希范作会春园嘉宴堂,其费钜万。又作九龙殿,以八龙绕柱,自言身一龙也。〗

  宣华歌舞夜休迟,姊妹承恩总不知。莫道胭脂双黛重,君王曾赐醉妆词。

  〖《五代史·前蜀世家》:衍年少荒淫,起宣华苑,有重光、太清、延昌、会真之殿,清和、迎仙之宫,降真、蓬莱、丹霞之亭,飞鸾之阁,瑞兽之门。后宫皆戴金莲花冠,衣道士服。酒酣免冠,其髻髽然,更施朱粉,号醉妆。宋居白《幸蜀记》:徐氏父,名耕,成都人。生二女,皆有国色,耕教为诗,有藻思。耕家甚贫,有相者谓之曰:“公不久当大富贵。”耕因使相其二女,相者曰:“青城山有王气,每夜彻天者,一纪矣。不十年有真人乘运,此女当作妃,君贵由二女致也。”及建入城,闻有姿色,纳于后房。娣生彭王,姊生衍。及即位,娣为淑妃,姊为贵妃,耕为骡骑大将军。吴处厚《青箱杂记》:衍每宴怡情亭,妓妾皆衣道衣,莲花冠,酒酣免冠,髽髻为乐。因夹脸连额,渥以朱粉,号曰“醉妆”。孙光宪《北梦琐言》:蜀王衍尝作《醉妆词》云:“者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杯酒。”〗

  青城山下御炉前,薯药盘开月样圆。好是道家装束惯,花冠正要结金莲。

  〖《清异录》:蜀主孟昶,月旦必素飱。性好薯药,左右因呼薯药为“月一盘”。〗

  灵境须登第一层,玉香焚罢漏初增。碧云寂寂光如水,人倚行宫上圣灯。

  〖何光远《鉴戒录》:前蜀徐公,二女美而艳。徐写其女真,以惑太祖,太祖遂纳之,各有子焉。长曰翊圣太妃,生彭王;次曰顺圣太后,生后主。后主性多狂率,政归国母。顷者,姊妹以巡游圣境为名,恣风月烟花之性。凡经过之所,宴寝之宫,悉有篇章,刊于玉石。顺圣《题汉州三学山夜看圣灯》云:

  虔祷游灵境,元妃夙志同。

  玉香焚静夜,银烛炫辽空。

  泉漱云根月,钟敲桂杪风。

  印金标圣迹,飞石显神功。

  满望天涯极,平临日脚穷。

  猿来斋室上,僧集讲筵中。

  顿觉超三界,浑疑症六通。

  愿成修偃化,社稷保延洪。

  翊圣继曰: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

  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

  声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

  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

  金华宫殿好句留,翠驿红亭取次游。忆得讲筵人定后,绛纱灯下唱甘州。

  〖顺圣《又题金华宫》云:

  再到金华顶,元都访道回。

  云披分景象,黛敛显楼台。

  雨涤前山静,风吹去路开,

  翠屏夹流水,何必羡蓬莱。

  翊圣云:

  碧烟红雾扑人衣,露宿苍苔石径危。

  风巧解吹松上曲,蝶娇频采脸边脂。

  同寻僻境思携手,暗指遥山学画眉。

  好把身心清静处,角冠霞帔似希夷。

  顺圣《又题天回异》云:

  周游灵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暂得行。

  所恨烟光看未足,卻驱金翠入龟城。

  翊圣继曰:

  翠驿红亭近玉京,梦魂犹自在青城。

  比来出看江山境,尽被江山看出行。

  张英《蜀祷杌》:武城元年十月,下诏改旧宅为昭圣宫,堂为金华殿。《五国故事》:衍之末年,率其母后等,同幸成都,至青城山上清宫。随驾宫人,皆衣画云霞道服。衍自制甘州曲词,与宫人唱之,曰:“画罗裙,能结束,称腰身。柳眉桃脸不胜春,薄媚足精神。可惜许沦落在风尘。”宫人皆应声而和之。衍之本意,以神仙而在风尘耳,后衍降中原,宫妓多沦落人间,始验其语。〗

  玉石雕劖句易成,却陪金辂往来轻。几回丹景山头住,应似骖鸾过上清。

  〖顺圣《又题丹景山至德寺》云:

  周围云水游丹景,因与真妃眺上方。

  晴日晓升金照耀,寒泉夜落玉丁当。

  松梢月转禽栖影,柏径风牵康食香。

  虔揲六铢冥祷祝,唯期祚历保遐方。

  翊圣继曰:

  丹景山头宿梵宫,玉轩金辂驻遥空。

  军持无水注寒碧,兰若有花开晚红。

  武士尽排青嶂下,内人皆在讲筵中。

  我家帝子传王业,积善终期四海同。

  顺圣《又题彭州阳平》云:

  寻真游胜境,巡礼到阳平。

  水远波澜碧,山高气象清。

  殿严孙氏号,碑暗系师名。

  夜醮古坛月,松风森碧声。

  翊圣继曰:

  云浮翠辇届阳平,直似骖鸾至上清。

  风起半崖闻虎啸,雨未当面见龙行。

  晚寻水涧听松韵,夜上星坛看月明。

  长恐前身居此境,玉皇教向锦城生。

  《蜀祷杌》:衍至青城山,住旬日,设醮祈福。太妃、太后谒建铸像,及丈人观、元都观、丹景山、金华宫、至德寺,各有倡和诗刻于石。《五代史》:乾德五年,起上清宫,塑王子晋像,尊以为至道玉宸皇帝。又塑建及衍像,侍于其左右。〗

  吹落宫槐卧翠帱,鍟衣步障列当楼。酒阑狎客须归去,分付官奴击彩球。

  〖《五国故事》:衍又好击鞠,常引二锦帐以翼之。往往至于街市,衍为步障所蔽,而亦不知。乃齐东昏高障之类也。《通鉴》:蜀主以文思殿大学士韩昭、内皇城使潘在迎、武勇军使顾在珣,为狎客,陪侍游宴。与宫女杂坐,或为艳歌相唱和,或谈嘲谑浪,鄙俚亵慢,无所不至。《五代史》:蜀王衍年少荒淫,委其政于宦官,而以韩昭、潘在迎、顾在珣、严旭等为狎客。〗

  一段琉璃破嫩寒,怡神亭角倚阑干。銮舆昨夜微行去,虚奏双开白牡丹。

  〖《五代史》:衍又作怡神亭,与诸狎客、妇人日夜酣饮其中。《清异录》:王衍伶官家乐侍宴,小池水澄天见,家乐应制云:“一段圣琉璃。”《五代史》:衍好戴大帽,每微服出游民间,民间以大帽识之,因令国中皆戴大帽。胡元质《牡丹谱》:孟氏于宜华苑广植牡丹,谓之曰“牡丹苑”。广政五年,牡丹双开者十,黄者、白者三,红白相间者四。后主宴苑中,赏之,而花盛矣。《蜀祷杌》:孟蜀广政五年三月,宴后苑,赏瑞牡丹。其花双开者十,黄者三,白者三,红白相间者四,从官皆赋诗。〗

  桃符体着又新年,罗体圈成别样鲜。看罢水嬉齐候旨,忘忧花外舣龙船。

  〖黄休复《茅亭客话》:先是,蜀至每岁除日,诸宫门各结桃符一对,俾题“元亨利贞”四字。时伪太子善书札,选本宫策勋府桃符,亲自题曰“天垂馀庆,地接长春”八字,以为词翰之美。《清异录》:孟昶时,每腊月,内官各献罗体圈金花树子,梁守珍献忘忧花,缕金于花上,曰“独立仙”。《蜀祷杌》:广政十二年八月,昶游浣花溪。是时蜀中富庶,夹江皆创亭榭,游赏之处,都人士女,倾城游玩。珠翠绮罗,名花异香,馥郁森列。昶御龙舟,观水嬉、上下十里,人望之如神仙之境。昶曰:“曲江金殿锁千门,殆未及此。”兵部尚书王廷珪赋曰:“十字水中分岛屿,数重花外见楼台。”昶称善久之。蜀未亡前,一年岁除日,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板于浸门。以其词未工,昶命笔自题云:“新年纳馀庆,佳节贺长春。”蜀平,朝廷以吕馀庆知成都,长春乃太祖诞圣节名也,其符合如此。〗

  鬓鸦高绾月横波,合与夫人唤小娥。残月摩诃池上见,玉箫吹出洞仙歌。

  〖苏轼《〔洞仙歌〕序》:仆七岁时,见眉山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余。自言常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诃池上,作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矣,人无知此词者,独记其首二句云:“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漫叟诗话》:杨元素作本事曲,记〔洞仙歌]: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风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敬枕钗横鬓影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  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没,玉绳低转。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钱唐有一老尼,能诵后主诗首章两句,后人为足其词,以填此词。余曾见一士人,诵全篇云:

  冰肌玉骨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

  帘窥明月独窥人,敬枕钗横鬓影乱。

  起来琼户悄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

  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红锦泥窗夜转凉,秋风如翦绕回廊。花枝染得芙蓉帐,亦抵鸳鸯被内香。

  〖陆游《老学庵笔记》:蜀人谓糊窗为“泥窗”。《花蕊宫词》云“红锦泥窗绕四郎”,非曾游蜀者不解。赵抃《成都记》:孟后主成都城上遍种芙蓉,以花染缯为帐,名曰“芙蓉帐”。陶宗仪《辍耕录》:孟蜀主一锦被,其阔犹今之三幅帛,而一梭织成。被头作二穴,若云版样,盖以扣于项下,如盘领状,两侧余锦则拥覆于肩。此之谓鸳衾也。杨元城太史言:“儿时闻尊人枢密公,尝于宋官库见之。”〗

  玉堂珠殿晓瞳瞳,遥听宣传女侍中。灯下仓忙梳洗毕,鬓头香透素馨风。

  〖《刘氏兴亡录》:卢琼仙者,故中宗宫人也。乾和中,与黄琼芝并为女侍中,朝服冠带,参决政事。《广群芳谱》:昔刘王有侍女名“素馨”,冢上生此花,因以得名。《五代史·南汉世家》:刘龑好奢侈,悉聚南海珍宝,以为玉堂珠殿。〗

  膳讫花枝各罢寻,萧闲天子院沉沉。楼罗春里传名过,斗去长输买燕金。

  〖《清异录》:刘鋹僭立,奢侈自恣,在宫中自称箫闲大夫。又:刘鋹在国,春深,令宫人斗花。凌晨开后苑,各任采择,少顷,敕还宫,锁苑门。膳讫,普集角胜负于殿中。宦者抱关,宫人出入者,皆搜怀袖,置楼罗,以验姓名,法制甚严。负者献耍金耍银买燕。〗

  扇子仙风拂酒鳞,荔枝初熟试尝新。状元对食遥相待,知是红云会里人。

  〖《清异录》:南海城中苏氏园,幽胜第一。广主尝与幸姬李蟾妃微行至此,憩酌绿蕉林。广主命笔,大书蕉叶曰“扇子仙”。苏氏于广主草宴之所,起扇子亭。《历代诗话》:刘鋹定例,作状元者,必先受宫刑。罗履先《南汉宫词》云:“莫怪宫人夸对食,尚衣多半状元郎。”《清异录》:岭南荔枝固不逮闽。蜀刘鋹多年设红云宴,正红荔枝熟时。〗

  凤州春柳拂金丝,曲院花开绕御池。记得君王游赏处,侍臣多进钓鱼诗。

  〖《宋史·礼志》:雍熙二年四月二日,诏辅臣三司使,翰林枢密直学士,尚书省四品、两省五品以上,三馆学士,宴于后苑。赏花钓鱼,张乐赐饮,命群臣斌诗习射。赏花曲宴自此始。〗

  轮直归来夜漏迟,罗江犬子吠花枝。苍茫报到黄衫吏,不信丹封摧婉仪。

  〖魏秦东《轩笔录》:庆历中,卫士有变,震惊宫掖。台官宋禧上言:“蜀有罗江狗,赤而尾小者,其警如神。愿养此狗于掖庭,以警仓猝。”时人谓之宋罗江。《文献通考》:宋真宗置淑容、顺容、婉仪、婉容,并从一品,在昭仪上。《辍耕录》:沛梁宫人诗:

  殿前轮直罢,偷去赌金钗。

  怕见黄昏月,殷勤上玉阶。

  人间多枣栗,不到九重天。

  长被黄衫吏,花摊月赐钱。〗

  建州方贡赴天家,八饼龙团胜绿芽。一一封题黏小凤,翰林初赐缕金茶。

  〖张舜民《画漫录》:有唐茶品,以阳羡为上供,建溪北苑未著也。常袞为建州刺史,始蒸焙而研之。丁晋公为福建转运使,始制为“龙团”,又为“凤团”,贡不过四十饼,专拟上供。虽近臣之家,徒闻之而未尝见也。天圣中,又为小团,其品回加于大团,赐两府,然止于一斤。唯上大斋,宿八人,两府共赐小团一饼,缕之以金。八人折归,以侈非常之赐。《宋史·食货志》:茶有二类,曰片茶,曰散茶。其出袁、饶、池、光、歙、潭、岳、辰、江、临府,兴国临江军有仙芝、玉津、先春、绿芽之类,二十六等。叶梦得《石林燕语》:故事,建州岁贡大龙凤团茶各二斤,以八饼为斤。《渑水燕谈录》:建茶盛于江南,近岁制作尤精。龙凤团茶最为上品,一斤八饼。庆历中,蔡君谟为福建运使,始造小团,以充岁贡,一斤二十饼,所谓上品龙茶者也。仁宗尤所珍惜,虽宰臣未尝辄赐。惟郊祀致斋之夕、两府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翦金为龙凤花贴其上,八人分蓄之,以为奇玩。〗

  一派黄云透画棂,麦秋风过雨冥冥。宝歧殿里龙舆到,无逸图开六曲屏。

  〖《宋史·仁宗纪》:置迩英、延义二阁,写《尚书·无逸篇》于屏。《纲目》:宋仁宗皇祐元年,帝御宝歧殿,观刈麦。谓辅臣曰:“朕作此殿,不欲植花卉,而岁以种麦,庶知稼穑之不易也。”〗

  花拂春风雨露妍,玉钗堕砌卜机缘。东宫忆得银盆娩,赐遍金钱与酒筵。

  〖《宋史·李宸妃传》:真宗以为司寝,既有娠,从帝临砌台,玉钗坠,妃恶之。帝心卜“钗完当为男子”,左右取以进,钗果不毁,帝甚喜。已而生仁宗。〗

  不耐金奇两袖风,院楼亲与卷帘栊。玉颜不及唐妃袜,图跋无人到内宫。

  〖《续通鉴》:宋仁宗皇祐三年,唐介劾文彦博“知益州,日造间金奇锦,缘阉寺通宫掖,以得执政。”〗

  万寿山前斗柄斜,殿中院本总新夸。不愁演过三跳涧,教拓珠帘看百花。

  〖《辍耕录》:院本五花爨弄,或曰宋徽宗日,爨人来朝,衣装、鞋履、巾裹、傅粉墨、举动如此,使优人效之以为戏。诸杂院爨,如“三跳涧爨”、“讲百果爨”、“讲百花爨”,不一其名。《纲目》:政和七年,于上清宝箓宫东筑山,以象馀杭之凤凰山,号曰万岁。〗

  警鞭声促绣帏开,延福宫门御仗来。遥听千宫呼唤罢,驾前双鹤接朝回。

  〖《宋史·礼志》:皇帝出西阁,乘辇,协律朗俯伏,跪举麾。兴工鼓祝,奏乾安之乐。殿上扇合,礼直官太常博士引礼仪,使导皇帝出。降辇,即坐,帘卷扇开,鞭鸣乐止。炉烟升,符宝郎奉宝,陈于皇帝坐左右。《宋史纪事本末》:政和四年八月,新作延福宫。宫在大内北,拱宸门外。《辍耕录》:汴梁宫人诗:“驾前双白鹤,日日候朝回。自送鸾舆去,经今更不来。”〗

  春宵预赏各成班,宫正前头簇鬓鬟。赢得一轮貂尾扇,绕阑灯火看鳌山。

  〖《宣和遗事》:宣和四年,令都城自腊月朔放鳌山灯,至次年正月十五夜,谓之预赏元宵。〗

  夹城箫鼓散浓薰,帖子迎春翰苑分。一带景龙灯下影,上元正试缕金裙。

  〖《宋书·礼志》:上元观灯,本起于方外之说。自唐以后,常于正月望夜,开坊市,门然灯。宋因之。政和五年十二月廿九日,诏于景龙门预为元宵之具。《武林旧事》:学士院进春贴子,帝后贵妃夫人诣阁,各有定式,绛罗金缕,华采可观。〗

  教坊几部姓名通,斜插钗鸾瘦玉虫。又看水嬉银钥启,金明池上立春风。

  〖《宋书·乐志》:淳化三年三月,幸金明池,命为竞渡之戏。掷银瓯于水间,令人泅波取之,因御船奏教坊乐,岸上都人纵观者万计。帝顾视高年皓首者,使就白金器皿。〗

  罗衫薄薄鬓松松,宴罢华阳醉玉容。瞥向珊瑚林下坐,竹垆自品密云龙。

  〖《画漫录》:熙宁末,神宗有旨,建州制“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团矣。〗

  宝箓花宫夜漏分,醮坛清磬护仙云。一年千道须频曾,执得长幡侍帝君。

  〖《宋史纪事本末》:徽宗政和七年,幸上清宝箓宫,命灵素讲道经,凡设六斋,辄费緡钱数万。贫下之人,多买青布幅巾以赴,日得一饫餍,而衬施钱三百,谓之千道会。且令士庶入殿,听灵素讲经,帝为设幄其侧。夏四月,道箓院上章,册帝为教主道君皇帝。初,帝讽道箓院曰:“朕乃上帝元子,为神霄帝君。悯中华被金狄之教,遂恳上帝,愿为人主,令天下归于正道。卿等可上表章,册朕为教主道君皇帝。”于是道箓院上之。〗

  小车断过草如茵,花石纲边卻苦春。转向瑶华宫外过,总教忆着失恩人。

  〖《文献通考》:仁宗废后郭氏,以后宫嬖宠忿争,坐废,出居瑶华宫,号金庭教主,冲静仙师。《宋史纪事本末》:崇宁四年十一月,以朱勔领苏杭应奉局及花石纲于苏州。〗

  球路签题积内厨,栀禽写出妙还无。晓来岳观移仙仗,御试分题孔雀图。

  〖《齐东野语》:绍兴御府书图有球路锦轴。〗

  飘飘窄砌绛衣单,菩萨蛮状舞队看。艮岳夜深明月去,回灯却倚卷云观。

  〖《宋史·乐志》:队舞之制,其名各十。女弟子队,凡一百五十三人。一曰菩萨蛮队,衣绯生色窄砌衣,冠卷云冠。二曰感花乐队,衣青罗曰色通衣,背梳髻,系缓带。三曰抛球乐队,衣四色绣罗宽衫,系银带,奉绣球。四曰佳人剪牡丹队,衣生红色砌衣,戴金冠,剪牡丹花。五曰拂霓裳队,衣红仙砌衣,碧霞帔,戴仙冠,红绣抹额。六曰采莲队,衣红罗生色绰子,系晕裙,戴云鬟髻,乘彩船,执莲花。七曰凤迎乐队,衣红仙砌衣,戴云鬟凤髻。八曰菩萨献香花队,衣生色窄砌,冠戴宝冠,执香花盘。九曰彩云仙队,衣黄生色道衣,紫霞帔,冠仙衣,执旌节鹤扇。十曰打球乐队,四色窄绣罗襦,系银带,裹顺风脚,簇花幞头,执球杖。王偁《东都事略》:政和初,天子命作寿山艮岳,于禁城之东陬,诏阉人董其役。舟以载石,舆以辇土,驱散军万人,筑冈阜高十余仞。增以太湖灵壁之石,雄拔峭峙,功夺天造。石皆激怒抵触,苔踶若啮,牙角口鼻,首尾爪距,千态万状,殚奇尽怪。辅以蟠木瘿藤,杂以黄杨、对青竹,荫其上。又随其旋转之势,斩石开径,凭险则设磴道,飞空则架栈阁。仍于绝顶增高榭以冠之,搜远方珍材,尽天下蠹工绝技而经始焉。山之上下,致四方珍禽奇兽,动以亿计,犹以为未也。凿池为溪涧,叠石为堤捍,任其石之性,不加斧凿。因其余土积而为山,山骨暴露,峰棱如峭,飘然有云姿鹤态,曰“飞来峰”,高于雉堞,翻若长鲸。腰径百尺,植梅万本,曰“梅岭”。接其余冈,种丹杏鸭脚,曰“杏岫”。又增土叠石,间留隙穴,以栽黄杨,曰“黄杨巘”。筑修冈以植丁香,积石其间,从而设险,曰“丁香障”。又得赪石,任其自然,增而成山,以椒兰杂植于其上,曰“椒崖”。接众山之末,增土为大坡,徙东南侧柏,枝干柔密,揉之不断华,华结华为幢盖,鸾鹤、蛟龙之状,动以万数,曰“龙柏坡”。循寿山之西,移竹成林,复开小径至数百步,竹有同本而异干者,不可纪极,皆四方珍贡;又杂以对青竹,十居八九,曰“斑竹麓”。又得紫石,滑净如削,而径数仞,因而为山,贴山卓立;山阴置木柜,绝顶开深池。车驾临幸,则驱水工登其顶,开阖注水而为瀑布,曰“紫石壁”,又名“瀑布幈”。从艮岳之麓,琢石为梯,石皆温润净滑,曰“朝真墩”。又于洲上植芳木,以海棠冠之,曰“海棠川”。寿山之西,别治园囿,曰“药寮”。其宫室台榭,卓然著闻者,曰琼津殿、绛霄楼、萼绿华堂,筑台高九仞,周览都城,近若指顾。筑碧虚洞天,万山环之,开三洞为品字门,以通前后。苑建八角亭于其中央,榱椽窗楹,皆以玛瑙石间之。其地琢为龙础,导景龙江东出安远门,以备龙舟幸东西,撷景二园。西则溯舟造景龙门,以幸曲江池亭。复自潇湘江亭开闸,通金波门北,幸撷芳园。隆外筑垒围之,濒水莳绛桃、海棠、芙蓉、垂杨,略无隙地。又于旧地作野店,麓治农圃。开东西二关,夹悬岩,磴道隘迫,石多峰棱,过者胆战股栗。凡自苑中登群峰,所出入者此二关而已。又为胜游六七,日濯龙涧、漾春陂、桃花闸、雁池、迷真洞。其余胜迹,不可殚纪。工已落成,上名之曰“华阳宫”。〗

  索架鹦歌赤羽长,金牌初赐住回廊。朝来方响休教误,须听声声唤卜娘。

  〖原注缺〗

  按遍笙歌压众流,仙韶院子总重修。春灯筵上梁州舞,赢得人称菊部头。

  〖周密《齐东野语》:思陵朝,掖庭有菊夫人者,善歌舞,妙音律,为仙韶院子冠,宫中号为菊部头。〗

  盘龙袖湿醉仙醽,好女花边掩画屏。梦里浑忘深殿冷,秋莺啼雨过冬青。

  〖王珪《宫词》:“盘龙新织翠云裳”。《宋史·艺文志》:有练花露仙醽诀一卷。《四朝闻见录》:金凤花,如凤味飞舞,每种各具一色,聚开则五色成华,自夏至秋尤盛,谓之金凤花。中都习闻宫闱娭语,谓“凤儿花”。慈懿之生,有鸑鷟仪于墨,民名曰“凤娘”。迫正坤极,六宫避讳,称曰“好女儿花”。《闻见后录》:万年枝者,冬青也。玉树者,槐也。宫苑中多植此二本,易以美名。杨后《宫词》:“节近赐衣争试巧,彩丝新样起盘龙。”〗

  香远堂西乍放晴,秋莲花里月波明。夜凉南岸晶帘卷,记得人吹白玉笙。

  〖泗水潜夫《武林旧事》:淳熙九年八月十五日,驾过德寿宫起居,太上留坐至乐堂。进早膳毕,命小内侍进彩竿垂钓。上皇曰:“今日中秋,天气甚清,夜间必有好月色。可少留看月去。”上恭领圣旨。索车儿同过射厅,射弓,观御马院使臣打球。进中食,看木傀儡。晚宴香远堂。堂东有万岁桥,长六丈余,并用吴璘进到玉石甃成,四畔雕镂阑槛,莹彻可爱。桥中心作四面亭,用新罗白罗木造,极为雅洁。大池十余亩,皆是千叶白莲。凡御扇、御屏、酒器、香奁器用,并用水晶。南岸列女童五十人,奏清乐。北岸芙蓉冈一带,并是教坊,工近二百人。待月初上,箫韶齐举,缥缈相应,如在霄汉。既入座,乐少止,太上召小刘妃独吹白玉笙,霓裳中序。上自起执玉盏,奉两殿酒,并以累金嵌宝注碗、杯、盘等,踢贵妃。侍宴官开府曾觌,恭上“壶中天慢”一首云:

  素飚飏碧,看天衢、稳送一轮明月。翠水灜壶人不到,比似世间秋别。玉色瑶笙,一时同色,小按霓裳叠。天津桥上,有人偷记新阕。  当日谁幻银桥,阿瞒儿戏,一笑成痴绝。肯信群仙高会处,移下水晶宫阙。云海尘清,山河影满,桂冷吹香雪。何劳玉斧,金瓯千古无缺。

  上皇曰:“从来月词,不曾用金瓯事,可谓新奇。”赐金束带紫番罗水晶注碗一副,上亦赐宝盏古香,至一更五点还内。〗

  南来灵鸟最相宜,读罢碑文一系思。愿赐詹家雕竹笼,碧纱窗下念新诗。

  〖 陶宗仪《辍耕录》:詹成者,宋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无比。尝见所造鸟笼,四面花板,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纤悉俱备,其细若缕,而且玲珑活动,二百余年无复此一人矣。〗

  一朵榴花插鬓鸦,君王常得笑时夸。内家衫子新翻出,浅色新裁艾虎花。

  〖《武林旧事》:端午,先期学士院供贴子,如春日。禁中排当,例用朔日,谓之端一。或传旧京亦然。插食盘架,设天师,艾虎意思山子,数十座。五色蒲丝、百草霜,以大合三层,饰以珠翠、葵榴、艾花、蜈蚣、蛇蝎、蜥蜴,谓之毒虫。又作糖籍韵果、糖蜜巧粽,极其精巧。又以大金瓶数十,遍插葵榴、栀子花,环绕殿阁。又分赐后妃诸阁。大珰近侍,翠叶五色葵榴、金丝翠扇、真珠百索钗、经筒、香囊、软香龙涎佩带,及紫练白葛红蕉之类。〗

  凤山寒浸御池流,集翠裘生一夜秋。钓得锦鳞三寸许,月梭刚上小龙舟。

  〖《武林旧事》:淳熙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御大龙舟。杨后《宫词》:“御水一沟清彻底,晚凉时泛小龙舟。”又云:“凉生水殿乐声游,钓得金鳞上御钩。圣德至仁元不杀,指挥皆放小池头。”又云:“小样盘龙集翠裘。”〗

  花破芙园上绿苔,香兰亭角酒千杯。内官排当还齐设,恭候逍遥御辇来。

  〖《武林旧事》:禁中赏花非一起,自梅堂赏梅,芳春堂赏杏花,桃源观桃,聚锦堂金林檎,照妆亭海棠,兰亭修禊,至于鍾美堂赏大花,为极盛。堂前三尺,皆以花石为台,三层各植名器,标以象牌,覆以碧幕。台后分植玉绣球数百株,俨如镂玉屏。堂内左右,各列三层雕花彩槛,护以五色牡丹。画衣间,立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黄、魏紫、御衣、黄照、殿红之类几千朵。大抵内宴,初坐再坐,插食盘架者,谓之排当。否则但谓之进酒。又:淳熙元年,孝宗幸玉津园,乘逍遥辇。《宋史新编》:理宗在位久,董宋臣卢允升作芙蓉阁、香兰亭,宫中进倡优傀儡,以奉帝游宴。〗

  乐队时停出画楼,玉虹金露雨初收。内人挥杖骑红汗,各自花边认绣球。

  〖陶宗仪《辍耕录》:金露亭在广寒殿东,其制圆九柱,高二十四尺。尖顶上置疏璃珠,亭后有铜幡竿。玉虹殿在广寒殿西,制度同金露。李谨言《水殿曲》:“朝来自觉承恩重,笑倩傍人认绣球。”〗

  梳妆晓毕下银台,帷殿帘衣一桁开。每到酒阑呈院本,擘橙新制软金杯。

  〖《辍耕录》:金有院本杂剧,诸公调。《两般秋雨盫随笔》:金孝宗有软金杯,乃擘鲜黄橙为之。〗

  软障临安细仿摹,松烟御墨拓来粗。何如衍庆宫中过,偏写名臣入画图。

  〖《金小史》:金主亮曰:“向者梁说尝为朕言,宋有刘贵妃,天下之绝色也。今一举而两得之,所谓因行掉臂也。”初,亮遣施宜生往宋,为贺正使,隐画工于中,密写临安之山河以归。亮令图为软壁,而图已像策马于吴山绝顶。是时已有南窥之意。《金史·习失传》:“世宗思太祖太宗创业艰难,求当时群臣勋业最著者,图像于衍庆宫,自辽王斜乜,至至特进习失凡三十一人。〗

  雪堆万岁晓冥冥,猎阵齐开酒半曛。红汗马头貂鼠帽,绿鞲初试海东青。

  〖《辍耕录》:万岁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阳,金人名琼华岛。中统三年修之,至元八年赐今名。其山皆叠玲珑石为之,峰峦掩映,松桂隆郁,秀若天成。《元史·文宗纪》:命兴和建屋,居海青。东上都建屋,居鹰鹘。杨用修《冬日文宫词》:“障风貂鼠帽,煴火象牙床。”〗

  金樽一丈酒频宣,殿宇清宁夜似年。唱遍红盐银烛冷,绣衣无缝赐当筵。

  〖元曲谱有“乌角盐”、“红盐”。萧洵《故宫遗录》:又,后为清宁宫,宫制大略亦如前。宫后引抱长庑,远连延春宫,其中皆以处嬖幸也。外护金红阑,各植花卉异石。《元史·世祖纪》:于尚衣局织无缝衣。〗

  五千乐部总奇姿,御宴明光芍药迟。博得天颜灯下喜,翰林才子奏新词。

  〖《滦京杂咏诗》注:内园芍药迷望亭,亭直立,数尺许,花大如斗。扬州芍药原推第一,终不及上京也。高启诗《听教坊旧妓郭芳卿弟子歌》:“仗中乐部五千人,能唱新声谁第一。”又云:“建章宫里长生殿,芍药初开敕张宴。”又云:“翰林才子山东李,每进新词蒙上喜。”《元史类编》:顺帝二十五年,立高丽女奇氏为皇后,改赐肃良哈氏。〗

  学炙兴隆卧绣茵,紫檀殿里闭残春。花边索取蒲萄酒,昨夜高丽进美人。

  〖《辍耕录》:兴陵笙在大明殿下,其制植众管于柔韦,以象大匏。土鼓二韦橐,按其管则簧鸣。簨首为二孔雀,笙鸣机动,则应而舞。凡燕会之日,此笙一鸣,众乐皆作。笙止乐亦止。紫檀殿在大明寝殿西,制度如文、思,皆以紫檀香木为之。凡诸宫殿乘舆所临御者,皆丹楹朱琐,窗间金藻绘。设御榻,裀褥咸备。萧洵《故宫遗录》:西有紫檀小殿。陶宗仪《元氏掖庭记》:酒有翠涛饮、露囊饮、琼华汁、玉园春、蒲萄春、凤子脑、蔷薇露、绿膏浆。〗

  浪得铜壶贮夜廊,银釭频点漏钟忙。金神玉女浑无藉。一到西宫分外长。

  〖《元氏掖庭记》:帝自制宫漏,约高六七尺,为木柜,藏壶其中,运水上下。柜上设西方三圣殿,柜腰设玉女捧时刻筹,时至辄浮水而上。左右列二金甲神人,一悬钟,一悬钲,夜则神人自能按更而击。〗

  九引台高月上迟,绣缄缄尾忆穿时。堆盘亦有红娘果,输与谁人五彩丝。

  〖《元氏掖庭记》:九引台,七夕乞巧之所。至夕,宫女登台,以五彩丝穿九尾针,先完者为得巧,迟完者为输巧,各出资以赠得巧者焉。徐一夔《元故宫记》:■⑽毛殿前有野果,名“红姑娘”,外垂绛囊中,含赤子如珠,酸甜可食,盈盈绕砌,翠草同芳。〗

  槌髻宫娃别换班,窄衫唐帽破花颜。扶来不用吹龙笛,更向当场舞刺般。

  〖《元史·顺帝记》:以宫女三圣奴、妙乐奴、文殊奴等一十六人按舞,名为十六天魔首。垂发数瓣,戴象牙佛冠,身被缨络,大红销金长短裙,金杂袄,云肩合袖天衣,缓带鞋袜。各执加巴刺般之器,内一人执铃杵奏乐。又宫女一十一人,练椎髻,勒帕,常服,或用唐帽窄衫。所奏乐用龙笛头管、小鼓、筝■⑾、琵琶、胡琴、响板、拍板,以宦者安迭不花管领。遇宫中赞佛,则按舞奏乐。宫官受秘密戒者几人得人,余不得入。〗

  五花殿上照银盘,催舞天魔上戒坛。裁著销金裙子罢,宫奴捧进象牙冠。

  〖《元氏掖庭记》:大内有五华殿,殿东设吐霓瓶,曰“玉华”。西设七星云板,曰“金华”。南设火齐屏风,曰“珠华”。北设百蕊龙脉,曰“木华”。并中央木莲花,紫香琪座,千钧案,九朵云盖,为五花。〗

  殿殿珠帘控玉钩,龙鳞金碧半天浮。昨宵海子春潮长,又拍笳茄上御舟。

  〖萧洵《故宫遗录》:海广可五六里,驾飞桥于海中。西渡半起灜州圆殿,绕为石城。圈门散作洲岛拱门,以便龙舟往来。《元氏掖庭记》:帝又于内院造龙船,首尾长一百二十尺,广二十尺。上有五殿龙身并殿宇,俱五采金装。日于后宫海子内游戏,船行则龙首尾眼爪皆动。〗

  鸳瓦繁箱一夜飞,铁牌深禁漏声稀。殿头奉御黄绫案,赐得炎洲翡翠衣。

  〖《明史·宦官传》:明太祖于内庭,尝铸铁牌置宫门,曰:“内臣不得干预政事。”《后妃传》:洪武五年,又命工部制红牌,镌戒谕后妃之辞,悬于宫中。牌用铁,字饰以金。〗

  承天门下入秋风,女史班头校录同。裁出瓷青团扇子,一枝疏影桂花红。

  〖《明史稿》:正南曰承天门。明太祖《红桂》诗:“月宫移向日宫栽,引得轻红入面来。好向烟霞承雨露,丹心一点为谁开。”〗

  香雾冥冥宿雨停,离宫别馆启窗棂。长来内库观书画,图得豳风上翠屏。

  〖《明史稿》:宣宗纪七年秋七月庚辰,赋豳风图诗,揭之便殿。〗

  不分文章便擅长,宫中初立内书堂。封章阁票重重到,古刺薰余侍御床。

  〖《明史·宦官传》:初,太祖制,内臣不许读书识字。后宜宗设内书堂,选小内侍,令大学士陈山教习之,遂为定制。用是多通晓文墨。徐预昭《故宫词》:“伺得内家刚浴起,一杯古刺水先呈。”明宫人词:“闻道内人新浴罢,一杯古刺水横陈。”《厉太鸿诗》:“一洒罗衣长不灭,氤氲愿与君恩终。”〗

  写遍丹符绣阁开,珍盘蝴蝶禁荤来。夜来却被妃嫔唤,恐要方书学五雷。

  〖董说《梦华潭口听客话》:嘉隆间,大内旧事诗:

  蝴蝶珍盘出御厨,秋声夜绕护城湖。

  竹帘凉月澄如水,绣得秦楼跨凤图。

  《明史·佞幸传》:宪宗好方术,李省孜乃学五雷法,结中官梁芳、钱义,以符箓进。〗

  焉支涂抹上疏花,九九消寒冷黛蛾。那得春风帘外过,早将红杏换窗纱。

  〖《帝京景物略》:升平之日,冬至后,内家戚里竞传“九九消寒图”。冬至画梅花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毕,即春深矣。〗

  花帽监丞一两行,西华门外冷秋霜。绛纱车仗吹香过,去伴銮舆宿豹房。

  〖《明史·武宗纪》:二年秋八月丙戌,作豹房。董说诗:

  宫门过尽绛纱车,环碧池清殿影斜。

  恰得水晶双弹子,黄鹏声隔海棠花。

  《武宗外纪》:又别构院篽,筑宫殿数层,而造密室于两箱,句连栉列,名曰“豹房”。初日幸其处,既则歇宿比大内,令内侍环值,名曰“豹房祗候。”〗

  深宫烟火奏新年,四面钩阑入夜妍。好向帘阴停角抵,东风吹上试灯天。

  〖毛奇龄《武宗外纪》:上自即位后,每岁宫中张灯为乐,所费以数万计,库贮黄腊不足,复令所司补买之。至九年宸濠献新样四时灯数百,穷极奇巧。临献,复令所遗人亲入宫悬挂。其灯制不一,多着柱附壁,以取新异。上复于庭轩间依栏设毡幙,而贮火药于其中,偶勿戒,遂延烧宫殿。上笑曰:“是一棚大烟火也。”日率小黄门为角抵踏鞠之戏,随所驻辄饮宿不返。〗

  毓秀亭空绕篆香,传来秘箓置盈箱。佛经梵语从初学,好侍西天大法王。

  〖《明史·佞幸传》:嘉靖四十一年冬,命御史姜儆、王大任,分行天下,访求方士及符箓秘书。又:武宗纪五年六月,帝自号“大庆法王”,所司铸印以进。《武宗外纪》:帝于佛经、梵语无不通晓。先是,乌思藏有西竺胡僧,能言人三世事者,国人谓之“活佛”,上久欲召之,未能也。至是命司设监大监刘允,往乌思藏赍送番供,以珠琲为幡■⑿,黄金为七供,赐法王金印袈裟,及其徒,馈赐以巨万计。〗

  高烧黄蜡夜旗红,西苑风吹白玉弓。记得元戎侵晓到,绣衣小队各花骢。

  〖《明史稿》:武宗纪十一年,又作中军,大阅西苑。〗

  殿开环碧漏声迟,白象青鸾说偈时。钟鼓初停花烛冷,侍臣先进步虚词。

  〖《明史·西域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有僧哈立麻者,国人以其有道术,称之成祖。为燕王时,知其名。永乐三年,命司礼少监侯显、僧智光,赍书币往徴,其僧随使者入朝。帝将荐福于高帝后,命建普度大斋于灵谷寺七日,帝躬自行香。于是卿云甘露、青鸟白象之属,连日毕见,帝大悦。又《宦官传》:永乐初,帝闻乌思藏僧尚师哈立麻有道术,善幻化,乃命侯显赍书币往迓,选壮士健马护行。陆行数万里,至四年十二月始与其僧偕来。建普度大斋于灵谷寺,为高帝、高后荐福。或言卿云天花、甘露甘雨、青鸾青狮、白象白鹤、及舍利禅光,连日毕见;又闻梵贝天乐自空而下,帝益大喜,君臣表贺。〗

  药王湾口水粼粼,绣菊单衣日几巡。宣进银盘生莱菔,明朝花下试咬春。

  〖高士奇《金鳌退食笔记》:南花园,明时曰“灰池”,种植瓜蔬。于炕洞内烘养新菜,以备春盘荐生之用。立春日进鲜萝卜,名日“咬春”。明时,重九或幸万岁山,或幸兔儿山清虚殿登高。宫眷内臣,皆着重阳景菊花补服,吃迎霜兔菊花酒。〗

  绣凤罗衣绿玉环,白鹰按过画堂开。内人手里亲调养,射猎还来万岁山。

  〖董说诗:“江南风景药王湾,雾縠单衣绿玉环。红芍花边棋局罢,自裁团扇画秋山。”“蒲萄半醉出仙台,万岁山前猎阵开。千骑蒙茸貂鼠帽,石桥飞雪带狼回。”〗

  秋风玉■⒀碧流寒,红篆神芝奏大官。读罢灵官齐上马,清宁宫里侍扶莺。

  〖董说诗:

  一封红篆奏神芝,翠辇朝巡玉■⒀池。

  云髻三千齐上马,高元殿下读灵碑。《明史·舆服志》:“东曰仁寿宫,西曰清宁宫,以奉太后。又《世宗纪》:三十七年冬,礼部进瑞芝一千八百六十本,诏广求径尺以上者。又《佞幸传》:“顾玒以扶鸾术官太常少卿,蓝道行以扶鸾术得幸。有所问,辄密封,遣中官诣坛焚之。所答多不如旨,帝咎中官秽亵。中官惧,交通道行,启视而后焚,答始称旨,帝大喜。《金鳌退食笔记》:太液池,旧名西海子,在西安里门。周凡数里,上跨石梁,广约二寻,修数百步。两崖弯甃,水中鲸兽、循栏,皆白石镌镂如玉。中流驾木,贯铁繂丹槛,掣之可通巨舟。东西峙华表,东曰玉练,西曰金鳌。〗

  冻雪才消暖阁天,内皇城里动丝弦。宫中乞写迎春板,手擘桃花十样笺。

  〖董说诗:“柏叶千门苑柳青,西宫箫鼓雨中听。桃花不写迎春板,剪作鸳鸯贴翠屏。”〗

  安乐堂深断绣车,阑干十二曲廊斜。水晶弹子双双打,飞起黄莺踏落花。

  〖《彤史拾遗》:孝穆纪太后者,宪宗妃,孝宗母也。滴居安乐堂,久之孝宗生。〗

  太液清宵玉磬长,雷坛建得泥秋凉。明朝圣寿修斋醮,索进龙涎一段香。

  〖《明史·佞幸传》:陶仲文请建雷坛,冥祝圣寿。又:嘉靖时采银矿、龙涎香,中使四出。〗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