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全唐诗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卷六百一十七

 

 

  卷617_1 【读襄阳耆旧传,因作诗五百言寄皮袭美】陆龟蒙

  汉皋古来雄,山水天下秀。高当轸翼分,化作英髦囿。

  暴秦之前人,灰灭不可究。自从宋生贤,特立冠耆旧。

  离骚既日月,九辩即列宿。卓哉悲秋辞,合在风雅右。

  庞公乐幽隐,辟聘无所就。只爱鹿门泉,泠泠倚岩漱。

  孔明卧龙者,潜伏躬耕耨。忽遭玄德云,遂起鳞角斗。

  三胡节皆峻,二习名亦茂。其馀文武家,相望如斥堠。

  缅思齐梁降,寂寞寡清胄。凝融为漪澜,复结作莹琇。

  不知粹和气,有得方大受。将生皮夫子,上帝可其奏。

  并包数公才,用以殿厥后。尝闻儿童岁,嬉戏陈俎豆。

  积渐开词源,一派分万溜。先崇丘旦室,大惧隳结构。

  次补荀孟垣,所贵亡罅漏。仰瞻三皇道,虮虱在宇宙。

  却视五霸图,股掌弄孩幼。或能醢髋髀,或与翼雏鷇。

  或喜掉直舌,或乐斩邪脰。或耨鉏翳荟,或整理错谬。

  或如百千骑,合沓原野狩。又如晓江平,风死波不皱。

  幽埋力须掘,遗落赀必购。乃于文学中,十倍猗顿富。

  囊乏向咸镐,马重迟步骤。专场射策时,缚虎当羿彀。

  归来把通籍,且作高堂寿。未足逞戈矛,谁云被文绣。

  从知偶东下,帆影拂吴岫。物象悉摧藏,精灵畏雕镂。

  伊余抱沈疾,憔悴守圭窦。方推洪范畴,更念大玄首。

  陈诗采风俗,学古穷篆籀。朝朝贳薪米,往往逢责诟。

  既被邻里轻,亦为妻子陋。持冠适瓯越,敢怨不得售。

  窘若晒沙鱼,悲如哭霜狖。唯君枉车辙,以逐海上臭。

  披襟两相对,半夜忽白昼。执热濯清风,忘忧饮醇酎。

  驱为文翰侣,驽皂参骥厩。有时谐宫商,自喜真邂逅。

  道孤情易苦,语直诗还瘦。藻匠如见酬,终身致怀袖。

  卷617_2 【袭美先辈以龟蒙所献五百言既蒙见和复示荣唱…用伸酬谢】陆龟蒙

  洪范分九畴,转成天下规。河图孕八卦,焕作玄中奇。

  先开否臧源,次筑经纬基。粤若鲁圣出,正当周德衰。

  越疆必载质,历国将扶危。诸侯恣崛强,王室方陵迟。

  歌凤时不偶,获麟心益悲。始嗟吾道穷,竟使空言垂。

  首赞五十易,又删三百诗。遂令篇籍光,可并日月姿。

  向非笔削功,未必无瑕疵。迨至夫子没,微言散如枝。

  所宗既不同,所得亦异宜。名法在深刻,虚玄至希夷。

  自从战伐来,一派纵横驰。寒谷生艳木,沸潭结流澌。

  惊奔失壮士,好恶随纤儿。嬴氏并六合,势尊丞相斯。

  加于挟书律,尽取坑焚之。南勒会稽颂,北恢胡亥阺。

  犹怀遍巡狩,不暇亲维持。及汉文景后,鸿生方dr摫。

  簸扬尧舜风,反作三代吹。飘飖四百载,左右为藩篱。

  邺下曹父子,猎贤甚熊罴。发论若霞驳,裁诗如锦摛。

  徐王应刘辈,头角咸相衰。或有妙绝赏,或为独步推。

  或许润色美,或嫌诋诃痴。倏以中利病,且非混醇醨。

  雅当乎魏文,丽矣哉陈思。不肯少选妄,恐贻后世嗤。

  吾祖仗才力,革车蒙虎皮。手持一白旄,直向文场麾。

  轻若脱钳釱,豁如抽扊扅。精钢不足利,騕褭何劳追。

  大可罩山岳,微堪析毫厘。十体免负赘,百家咸起痿。

  争入鬼神奥,不容天地私。一篇迈华藻,万古无孑遗。

  刻鹄尚未已,雕龙奋而为。刘生吐英辩,上下穷高卑。

  下臻宋与齐,上指轩从羲。岂但标八索,殆将包两仪。

  人谣洞野老,骚怨明湘累。立本以致诘,驱宏来抵隵。

  清如朔雪严,缓若春烟羸。或欲开户牖,或将饰缨緌。

  虽非倚天剑,亦是囊中锥。皆由内史意,致得东莞词。

  梁元尽索虏,后主终亡隋。哀音但浮脆,岂望分雄雌。

  吾唐揖让初,陛列森咎夔。作颂媲吉甫,直言过祖伊。

  明皇践中日,墨客肩参差。岳净秀擢削,海寒光陆离。

  皆能取穴凤,尽拟乘云螭。迩来二十祀,俊造相追随。

  余生落其下,亦值文明时。少小不好弄,逡巡奉弓箕。

  虽然苦贫贱,未省亲嚅ev。秋倚抱风桂,晓烹承露葵。

  穷年只败袍,积日无晨炊。远访卖药客,闲寻捕鱼师。

  归来蠹编上,得以含情窥。抗韵吟比雅,覃思念棿摛。

  因知昭明前,剖石呈清琪。又嗟昭明后,败叶埋芳蕤。

  纵有月旦评,未能天下知。徒为强貔豹,不免参狐狸。

  谁蹇行地足,谁抽刺天鬐。谁作河畔草,谁为洞中芝。

  谁若灵囿鹿,谁犹清庙牺。谁轻如鸿毛,谁密如凝脂。

  谁比蜀严静,谁方巴賨赀。谁能钓抃鳌,谁能灼神龟。

  谁背如水火,谁同若埙篪。谁可作梁栋,谁敢驱谷蠡。

  用此常不快,无人动交铍。空消病里骨,枉白愁中髭。

  鹿门先生才,大小无不怡。就彼六籍内,说诗直解颐。

  顾我迷未远,开怀溃其疑。初开凿本源,渐乃疏旁支。

  邃古派泛滥,皇朝光赫曦。揣摩是非际,一一如襟期。

  李杜气不易,孟陈节难移。信知君子言,可并神明蓍。

  枯腐尚求律,膏肓犹谒医。况将太牢味,见啖逋悬饥。

  今来置家地,正枕吴江湄。饵薄钩不曲,跫然守空坻。

  嘿坐无影响,唯君款茅茨。抽书乱签帙,酌茗烦瓯dy。

  或伴补缺砌,或偕诣荒祠。孤筇倚烟蔓,细木横风漪。

  触雨妨扉屦,临流泥江蓠。既狎野人调,甘为豪士訾。

  不敢负建鼓,唯忧掉降旗。希君念馀勇,挽袖登文陴。

  卷617_3 【奉酬袭美先辈吴中苦雨一百韵】陆龟蒙

  微生参最灵,天与意绪拙。人皆机巧求,百径无一达。

  家为唐臣来,奕世唯稷卨。只垂青白风,凛凛自贻厥。

  犹残赐书在,编简苦断绝。其间忠孝字,万古光不灭。

  孱孙诚瞢昧,有志常搰搰。敢云嗣良弓,但欲终守节。

  喧哗不入耳,谗佞不挂舌。仰咏尧舜言,俯遵周孔辙。

  所贪既仁义,岂暇理生活。纵有旧田园,抛来亦芜没。

  因之成否塞,十载真契阔。冻骭一襜褕,饥肠少糠籺。

  甘心付天壤,委分任回斡。笠泽卧孤云,桐江钓明月。

  盈筐盛芡芰,满釜煮鲈鳜。酒帜风外頫,茶枪露中撷。

  歌谣非大雅,捃摭为小说。上可补熏茎,傍堪跐芽蘖。

  方当卖罾罩,尽以易纸札。踪迹尚吴门,梦魂先魏阙。

  寻闻天子诏,赫怒诛叛卒。宵旰悯烝黎,谟明问征伐。

  王师虽继下,贼垒未即拔。此时淮海波,半是生人血。

  霜戈驱少壮,败屋弃羸耋。践蹋比尘埃,焚烧同稿秸。

  吾皇自神圣,执事皆间杰。射策亦何为,春卿遂聊辍。

  伊余将贡技,未有耻可刷。却问渔樵津,重耕烟雨墢。

  诸侯急兵食,冗剩方翦截。不可抱词章,巡门事干谒。

  归来阖蓬楗,壁立空竖褐。暖手抱孤烟,披书向残雪。

  幽忧和愤懑,忽愁自惊蹶。文兮乏寸毫,武也无尺铁。

  平生所韬蓄,到死不开豁。念此令人悲,翕然生内热。

  加之被皲瘃,况复久藜粝。既为霜露侵,一卧增百疾。

  筋骸将束缚,腠理如箠挞。初谓抵狂貙,又如当毒蝎。

  江南多事鬼,巫觋连瓯粤。可口是妖讹,恣情专赏罚。

  良医只备位,药肆或虚设。而我正萎痿,安能致诃咄。

  椒兰任芳苾,精粣从罗列。醆斝既屡倾,钱刀亦随爇。

  兼之渎财贿,不止行盗窃。天地如有知,微妖岂逃杀。

  其时心力愤,益使气息辍。永夜更呻吟,空床但皮骨。

  君来赞贤牧,野鹤聊簪笏。谓我同光尘,心中有溟渤。

  轮蹄相压至,问遗无虚月。首到春鸿濛,犹残病根茇。

  看花虽眼晕,见酒忘肺渴。隐几还自怡,蓬卢亦争喝。

  抽毫更唱和,剑戟相磨戛。何大不包罗,何微不挑刮。

  今来值霖雨,昼夜无暂歇。杂若碎渊沦,高如破轇轕。

  何劳鼍吼岸,讵要鹳鸣垤。只意江海翻,更愁山岳裂。

  初惊蚩尤阵,虎豹争搏啮。又疑伍胥涛,蛟蜃相蹙拶。

  千家濛瀑练,忽似好披拂。万瓦垂玉绳,如堪取萦结。

  况余居低下,本是蛙蚓窟。迩来增号呼,得以恣唐突。

  先夸屋舍好,又恃头角凸。厚地虽直方,身能遍穿穴。

  常参庄辩里,亦造扬玄末。偃仰纵无机,形容且相忽。

  低头增叹诧,到口复嗢咽。沮洳渍琴书,莓苔染巾袜。

  解衣换仓粟,秕稗犹未脱。饥鸟屡窥临,泥僮苦舂bN。

  或闻秋稼穑,大半沈澎汃。耕父蠹齐民,农夫思旱魃。

  吾观天之意,未必洪水割。且要虐飞龙,又图滋跛鳖。

  三吴明太守,左右皆儒哲。有力即扶危,怀仁过救暍。

  鹿门皮夫子,气调真俊逸。截海上云鹰,横空下霜鶻。

  文坛如命将,可以持玉钺。不独扆羲轩,便当城老佛。

  顾余为山者,所得才篑撮。譬如饰箭材,尚欠镞与筈。

  闲将歈儿唱,强倚帝子瑟。幸得远潇湘,不然嗤贾屈。

  开缄窥宝肆,玑贝光比栉。朗咏冲乐悬,陶匏响铿擖。

  古来愁霖赋,不是不清越。非君顿挫才,沴气难摧折。

  驰情扣虚寂,力尽无所掇。不足谢徽音,只令凋鬓发。

  卷617_4 【奉酬袭美先辈初夏见寄次韵】陆龟蒙

  积雨晦皋圃,门前烟水平。蘋蘅增遥吹,枕席分馀清。

  村旆诧酒美,赊来满鋞程。未必减宣子,何羡谢公荣。

  借宅去人远,败墙连古城。愁鸱占枯枿,野鼠趋前楹。

  昨日云破损,晚林先觉晴。幽篁倚微照,碧粉含疏茎。

  蠹简有遗字,gs琴无泛声。蚕寒茧尚薄,燕喜雏新成。

  览物正摇思,得君初夏行。诚明复散诞,化匠安能争。

  海浪刷三岛,天风吹六英。洪崖领玉节,坐使虚音生。

  吾祖傲洛客,因言几为伧。末裔实渔者,敢怀干墨卿。

  唯思钓璜老,遂得持竿情。何须乞鹅炙,岂在斟羊羹。

  畦蔬与瓮醁,便可相携迎。蟠木几甚曲,笋皮冠且轻。

  闲心放羁靮,醉脚从欹倾。一径有馀远,一窗有馀明。

  秦皇苦不达,天下何足并。

  卷617_5 【奉和袭美二游诗·徐诗】陆龟蒙

  尝闻四书曰,经史子集焉。苟非天禄中,此事无由全。

  自从秦火来,历代逢迍邅。汉祖入关日,萧何为政年。

  尽力取图籍,遂持天下权。中兴熹平时,教化还相宣。

  立石刻五经,置于太学前。贼卓乱王室,君臣如转圜。

  洛阳且煨烬,载籍宜为烟。逮晋武革命,生民才息肩。

  惠怀亟寡昧,戎羯俄腥膻。已觉天地闭,竞为东南迁。

  日既不暇给,坟索何由专。尔后国脆弱,人多尚虚玄。

  任学者得谤,清言者为贤。直至沈范辈,始家藏简编。

  御府有不足,仍令就之传。梁元渚宫日,尽取如蚳蝝。

  兵威忽破碎,焚爇无遗篇。近者隋后主,搜罗势骈阗。

  宝函映玉轴,彩翠明霞鲜。伊唐受命初,载史声连延。

  砥柱不我助,惊波涌沦涟。遂令因去书,半在馀浮泉。

  贞观购亡逸,蓬瀛渐周旋。炅然东壁光,与月争流天。

  伟矣开元中,王道真平平。八万五千卷,一一皆涂铅。

  人间盛传写,海内奔穷研。目云西斋书,有过东皋田。

  吾闻徐氏子,奕世皆才贤。因知遗孙谋,不在黄金钱。

  插架几万轴,森森若戈鋋。风吹签牌声,满室铿锵然。

  佳哉鹿门子,好问如除t9。倏来参卿处,遂得参卿怜。

  开怀展橱簏,唯在性所便。素业已千仞,今为峻云巅。

  雄才旧百派,相近浮日川。君抱王佐图,纵步凌陶甄。

  他时若报德,谁在参卿先。

  卷617_6 【奉和袭美二游诗·任诗】陆龟蒙

  吴之辟疆园,在昔胜概敌。前闻富修竹,后说纷怪石。

  风烟惨无主,载祀将六百。草色与行人,谁能问遗迹。

  不知清景在,尽付任君宅。却是五湖光,偷来傍檐隙。

  出门向城路,车马声躏跞。入门望亭隈,水木气岑寂。

  犨墙绕曲岸,势似行无极。十步一危梁,乍疑当绝壁。

  池容澹而古,树意苍然僻。鱼惊尾半红,鸟下衣全碧。

  斜来岛屿隐,恍若潇湘隔。雨静持残丝,烟消有馀脉。

  朅来任公子,摆落名利役。虽将禄代耕,颇爱巾随策。

  秋笼支遁鹤,夜榻戴颙客。说史足为师,谭禅差作伯。

  君多鹿门思,到此情便适。偶荫桂堪帷,纵吟苔可席。

  顾余真任诞,雅遂中心获。但知醉还醒,岂知玄尚白。

  甘闲在鸡口,不贵封龙额。即此自怡神,何劳谢公屐。

  卷617_7 【次追和清远道士诗韵】陆龟蒙

  一代先后贤,声容剧河汉。况兹迈古士,复历苍崖窜。

  辰经几十万,邈与灵寿玩。海岳尚推移,都鄙固芜漫。

  羸僧下高阁,独鸟没远岸。啸初风雨来,吟馀钟呗乱。

  如何炼精魄,万祀忽欲半。宁为断臂忧,肯作秋柏散。

  吾闻酆宫内,日月自昏旦。左右修文郎,纵横洒篇翰。

  斯人久冥漠,得不垂慨叹。庶或有神交,相从重兴赞。

  卷617_8 【补沈恭子诗】陆龟蒙

  灵质贯轩昊,遐年越商周。自然失远裔,安得怨寡俦。

  我亦小国胤,易名惭见优。虽非放旷怀,雅奉逍遥游。

  携手桂枝下,属词山之幽。风雨一以过,林麓飒然秋。

  落日倚石壁,天寒登古丘。荒泉已无夕,败叶翳不流。

  乱翠缺月隐,衰红清露愁。览物性未逸,反为情所囚。

  异才偶绝境,佳藻穷冥搜。虚倾寂寞音,敢作杂佩酬。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