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全後漢文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全後漢文卷九十四

 

  烏程嚴可均校輯

  路粹

  粹字文蔚。陳留人。師事蔡邕。建安初擢拜尚書郎。後為曹公軍謀祭酒。典記室。轉秘書郎中令。從軍至漢中。坐違法誅。有集二卷。

  枉狀奏孔融

  少府孔融。昔在北海。見王室不靜。而招合徒眾。欲規不軌。云我大聖之後。而見滅于宋。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及與孫權使語。謗訕朝廷。又融為九列。不遵朝儀。禿巾微行。唐突宮掖。又前與白衣爾衡。跌蕩放言。云父之于子。當有何親。論其本意。實為情欲發耳。子之于母。亦復奚為。譬如寄物瓶中。出則離矣。既而與衡。更相贊揚。衡謂融曰。仲尼不死。融答曰。顏回復生。大逆不道。宜極重誅。(後漢孔融傳。曹操既積嫌忌。而郗慮復搆成其罪。遂令丞相軍謀祭酒路粹枉狀奏融。又見魏志王粲傳注引典略。與此小異。)

  路粹   一

  為曹公與孔融書

  蓋聞唐虞之朝。有克讓之臣。故麟鳳來而頌聲作也。後世德薄。猶有殺身為君。破家為國。及至其敝。睚 之怨必 。一 之惠必報。故 錯念國。遘禍于袁盎。屈平悼楚。受譖于椒蘭。彭寵傾亂。起自朱浮。鄧禹威損。失于宗馮。由此言之。喜怒憂愛。禍福所因。可不慎與。昔廉藺小國之臣。猶能相下。寇賈倉卒武夫。屈節崇好。光武不問伯升之怨。齊侯不疑射銘之虜。夫立大操者。豈累故哉。往聞二君有執法之平。以為小介。當收舊好。而怨毒漸積。志相危害。聞之憮然。中夜而起。昔國家東遷。文舉盛歎鴻豫。名實相副。綜達經學。出于鄭玄。又明司馬法。鴻豫亦稱文學。奇逸博聞。誠怪今者。與始相違。孤與文舉。既非舊好。又于鴻豫。亦無恩紀。然願人之相美。不樂人之相傷。是以區區。思協歡好。又知二君。群小所搆。孤為人臣。進不能風化海內。退不能建德和人。然撫養戰士。殺身為國。破浮華交會之徒。計有餘矣。(後漢孔融傳。 案。文選任昉王文憲集序。注引路粹為曹公與孔融書云。邀一言之譽者。訃有餘矣。證知此文是路粹作。今此無邀一言之譽者。范史有刪節也。)

  丁沖

  沖。沛郡人。興平中為黃門侍郎。建安初遷司隸校尉。以飲醉爛腸死。

  與曹公書

  足下平生常喟然有匡佐之志。今其時矣。(魏志陳思王傳注引魏略。)

  丁儀

  儀字正禮。沖子。眇一目。為丞相掾。進尚書。曹丕即王位。轉右刺姦掾。坐與曹植善下獄誅。有集二卷。

  丁沖 丁儀   二

  厲志賦

  覽前志而博觀。求余心之所安。雖疲駑而才弱。敢舍力而不攀。懿躬稼之克在。賤善射而隕殘。羨首陽之遺譽。憎千駟之餘訕。宗舍藏之偉節。薄鼎角之自干。嘉法言之令揚。悼說難之喪韓。鑿登險之敗績。顧清道以自閑。瞻亢龍而懼進。退廣志于伐檀。雖德厚而祚卑。猶不忘于盤桓。薰以芬香而自燒。兔亦取斃于亳翰。援大雅以為戒。眺襲[襲當作龔]勝而自歎。嗟世俗之參差。將未審乎好惡。咸隨情而與議。固真偽以紛錯。穢杯盂之周用令。瑚槤以抗閣。恨騾驢之進庭。屏騏驥于溝壑。疾青蠅之梁白。悲小弁之靡託。惡晨婦之蒙厚。痛三代之見薄。惟受性之樸拙。亮未達乎測度。顧鍾子之既沒。牙輟絃而不作。敦三思之彌憤。動循牆之茲恪。勉夕改以補朝。履日新而悔昨。(以上蓺文類聚二十六。)茍神祇之我昭。永明目而無怍。(文選沈約奏彈王源注。)

  周成漢昭論

  成王昭帝。俱以襁褓之幼。託于冢宰。流言讒興。此其所值。艱險相似者也。夫以發金縢然後垂泣。與計日而便覺詐書。明之遲速。既有差矣。且叔父兄子。非相嫌之慮。異姓君臣。非相信之地。霍光罹人謗而不出。周公賴天變而得入。推此數者。齊本而論末。計重而況輕。漢昭之優周成。甚明者也。成王秀而獲實。其美在終。昭帝苗而未秀。其得在始。必不得已而論二主。余與夫始者。(蓺文類聚十二。御覽八十九。)

  振短翮與鸞鳳並翔。(文選沈約和謝宣城詩注。)

  刑禮論

  天垂象。聖人則之。天之為歲也。先春而後秋。君之為治也。先禮而後刑。春以生長為德。秋以殺戮為功。禮以教訓為美。刑以威嚴為用。故先生而後殺。天之為歲。先教而後罰。君之為治也。天不以久遠更其春冬。而人也得以古今改其禮刑哉。太古之世。民故質樸。質樸之民。宜其易化。是以中古之君子。

  丁儀   三

  或結繩以治。或象刑惟明。夏后肉辟。民轉女詐。刑彌滋繁。亦如之。由斯言之。古之刑省。禮亦宜略。今所論辨。雖出傳記之前。夫流東源不得西。景正形不得傾。自然之勢也。後世禮刑俱失于前。先後之宜。故自有常。今夫先刑者。用其末也。由禮禁未然之前。謂難明之禮。古人不能行也。案如所云禮。嫂叔不親之屬也。非太古之禮也。所云禮者。豈此也哉。古者民少而獸多。未有所爭。民無患則無所思。故未有君焉。後民禍多。強暴弱。于是有賢人焉。平其多少。均其有無。推逸取勞。以身先之。民獲其利。歸而樂之。樂之得為君焉。夫刑之記君也。精具筋力。民畏其強而不敢校。得為君也。恐上古未具刑罪之品。設逋亡之法。懼彼為我而以勇力侵暴于已。能與則校。不能歸奉之明矣。且上古之時賊耳。非所謂君也。上古雖質。宜所以為君。會當先別男女。定夫婦。分土地。班食物。此先以禮也。夫婦定而後禁淫焉。貨特正而後止竊。此後刑也。(蓺文類聚五十四。御覽二十五。)

  丁廙

  廙字敬禮。儀弟。初辟公府。建安中為黃門侍郎。文帝即王位。與兄儀并誅。有集二卷。

  蔡伯喈女賦

  伊大宗之令女。稟神惠之自然。在華年之二八。披鄧林之曜鮮。明六列之尚致。服女史之話言。參過庭之明訓。才朗悟而通玄。當三春之嘉月。時將歸于所天。曳丹羅之輕裳。戴金翠之華鈿。羨榮曜之所茂。哀寒霜之已繁。豈偕老之可期。庶盡歡于餘年。何大。願之不遂。飄微軀于逆邊。行悠悠于日遠。入穹谷之寒山。慚柏舟于千祀。負冤魂于黃泉。我羈虜其如昨。經春秋之十二。忍胡顏之重恥。恐終風之我萃。詠芳草于萬里。想音麝之髣佛。祈精爽于交夢。終寂寞而不至。哀我生之何辜。為神靈之所棄。仰蕣華其已落。臨桑榆之歔欷。入穹盧之秘館。亟踰時而經節。難殊類之非匹。傷我躬之無說。循膚體以深念。歎蘭澤之空設。佇美目于胡望。向凱風而泣血。(蓺文類聚三十。)

  丁廙   四

  彈棋賦

  文后為局。金碧齊精。隆中夷外。緻理肌平。卑高得適。既安且貞。棋則象齒。選乎南藩。禮密身重。腹隱頭鶱。驍悍說敏。不輕不軒。列數二八。取象官軍。微章采列。爛焉可觀。于是二物既設。主人延賓。紛石霧散。六師列陳。跡行王首。左右相親。成列告誓。三令五申。事中軍政。言含禮文。號令既通。兵棋啟路。運若迴 。疾似飛兔。前中卻 。賈其餘怒。風馳火燎。令牟取五。恍哉忽兮。誠足慕也。若夫氣竭力殘。弱膽怯心。進不及敵。中路為擒。仁而不武。春秋所箴。剛優勁勇。忿速輕急。推敵阻隧。我廢彼立。君子去是。過猶不及。(蓺文類聚七十四。)

  崔

  字季珪。清河東武城人。師事鄭玄。袁紹以為騎都尉。曹公平冀州。辟為別駕從事。歷丞相東曹掾。遷中尉。以忤意賜死。

  述初賳(并序)

  郁州者。故蒼梧之山也。心說而怪之。聞其上有僊士石室也。乃往觀焉。見一道人。獨處休休然。不談不對。顧非已所及也。(木經淮水注。初學記八。)登州山以望滄海。(封氏聞見記六引崔 述初賦序。) 性頑口衲。至二十九。初關書傳。聞北海有鄭徵君者。當世名儒。遂往造焉。道由齊都。而作述初賦曰。(蓺文類聚二十七。)

  有鄭氏之高訓。吾將往乎發矇。濯余髮于蘭池。振余佩于清風。望高密以極征。戾衡門而造止。覿游夏之峨峨。聽大猷之篇記。高洪崖之耿介。羨安期之長生。豋州山以永望。臨洞浦之廣溟。左揚波于暘谷。右濯岸于濛汜。運混元以升隆。與三光而終始。蓬萊蔚其潛興。瀛壺崛以駢羅。列金臺之 嵼。方玉闕之嵯峨。(蓺文類聚二十七。初學記六。)

  崔   五

  倚高閭以周眄兮。觀秦門之將將。(水經淮水注。)

  吾夕濟于郁州。(水經淮水注。)

  朝發兮樓臺。回盼兮句榆。頓食兮島山。暮宿兮郁州。(封氏聞見記六。)

  奏記曹公讓邴原等

  徵事邴原議郎張範。皆秉德純懿。志行忠方。清靜足以厲俗。貞固足以榦事。所謂龍翰鳳翼。國之重寶。舉而用之。不仁者遠。(魏志邴原傳。)

  露服答曹公

  蓋聞春秋之義。立子以長。加五官將仕孝聰明。宜承正統。 以死守之。(魏志崔 傳。)

  蓋聞盤于游田。書之所戒。魯隱觀魚。春秋譏之。此周孔格言。二經之明義。殷鋻夏后。詩稱不遠。子卯不樂。禮以為忌。此又近者之得失。不可不深察也。遠族富彊。公子寬放。盤游滋侈。義聲不聞。哲人君子。俄有色斯之志。熊羆壯士。墮于吞噬之用。固所以擁徒百萬。跨有河朔。無所容足也。今邦國殄瘁。惠康未滄。士女企踵。所思者德。況公親御戎馬。上下勞慘。世子宜遵大路。慎以行正。思經國之高略。內鋻近戒。外揚遠節。深惟儲副。以身為寶。而獧襲虞旅之賤服。忽馳騖而陵險。志雉兔之小娛。忘社稷之為重。斯誠有識所以惻心也。唯世子燔翳捐褶。以塞眾望。不令老臣。獲罪于天。(魏志崔 傳。)

  與葛元甫書

  今遺送許子十卷。貧不及素。但以紙耳。(北堂書鈔二百四。)

  視楊訓褒贊魏王妻與訓書

  省表事佳耳。時乎時乎。會當有變。(魏志崔 傳。)

  大將軍夫人寇氏誄

  英雄景附。(文選七命注。)

  崔  毛玠   六

  毛玠

  玠字孝先。陳留平丘人。曹公辟為治中從事。轉幕府功曹。尋為丞相東曹掾。遷右軍師。魏國建。為尚書僕射。以忤旨下獄免。卒于家。

  對狀

  臣聞蕭生縊死。困于石顯。賈子放外。讒在絳灌。白起賜劍于杜郵。晁錯致誅于東帝。伍員絕命于吳都。斯數于者。或妒其前。或害其後。臣垂齠執簡。累勤取官。職在機近。人事所竄。屬臣以私。無勢不絕。語臣以冤。無細不理。人情淫利。為法所禁。法禁于利。勢能害之。青蠅橫生。為臣所謗。謗臣之人。勢不在他。昔王叔陳生爭正王廷。宣子平理。命舉其契。是非有宜。曲直有所。春秋嘉焉。是以書之。臣不言此無有。時人說臣此言。必有徵要。乞蒙宣子之辨。而求王叔之對。若臣以曲聞。即刑之日。方之安駟之贈。賜劍之來。比之重賞之惠。謹以狀對。(魏志毛玠傳。)

  王脩

  脩字叔治。北海營陵人。孔融召為主簿。守高密令。復守膠東令。袁紹辟除即墨令。曹公辟為司空掾。行司金中郎將。遷魏郡太守。魏國建。以為大司農郎中令。徙奉常。病卒。有集三卷。

  四孤議

  當須分別此兒有識未有識耳。有識以往。自知所生。雖創更生之命。受育養之慈。枯骨復肉。亡魂更存。當以生活之恩報公嫗。不得出所生而背恩情。報生以死。報施以力。古之道也。(通典六十九。)

  奏記曹公陳黃白異議

  臣聞枳棘之林。無梁柱之質。渭流之水。無洪波之勢。是以在職七年。忠讜不昭于時。功業不見于事。欣于所受。俯慚不報。未嘗不長夜起坐。中飯釋餐。何者。力少任重。不堪而懼也。謹貢所議如左。(魏志王脩傳注引魏略。)

  王脩 鮑衡   七

  試子書

  自汝行之後。恨恨不樂。何者。我實老矣。所恃汝等也。皆不在目前。意遑遑也。人之居世。忽去便過。日月可愛也。故禹不愛尺璧。而愛寸陰。時過不可還。若年大不可少也。欲汝早之未必讀書。并學作人。汝今踰郡縣。越山河。離兄弟。去妻子者。欲令見舉動之宜。效高人遠節。聞一得三。志在善人。左右不可不慎。善否之要。在此際也。行止與人。務在饒之。言思乃出。行詳乃動。皆用情實道理。違斯敗矣。父欲令子善。唯不能殺身。其餘無惜也。(蓺文類聚二十三。御覽四百五十九。)

  鮑衡

  衡。建安中為侍中。

  奏請公卿將校子弟詣博士

  案王制。立大學小學。自王太子以下。皆教以詩書。而升之司馬。謂賢者任之以官。故能致刑措之盛。立太平之化也。今學博士並設青章。而無所教授。兵戎未戢。人並在公。而學者少。可聽公卿二千石六百石子弟在家。及將校子弟見為郎舍人。皆可聽詣博士受業。其高才秀達。學通一藝。太常為作品式。(通典五十三。)

  霍性

  性。新平人。官度支中郎將。曹丕嗣魏王位。將南征。以諫被殺。

  諫魏王南征疏

  臣聞文王與紂之事。是時天下括囊無咎。凡百君子。莫肯用 。今大王體則乾坤。廣開四聰。使賢愚各建所規。伏惟先王。功無與比。而今能言之類。不稱為德。故聖人曰。得百姓之歡心。兵書曰。戰危事也。是以六國力戰。彊秦承弊。幽王不爭。周道用興。愚謂大王。且當委重本朝。而守其雌。抗威虎臥。功業可成。而今刱基。便復起兵。兵者凶器。必有凶擾。擾則思亂。亂出不意。臣謂此危。危于累卵。昔夏啟隱神三年。易有不遠而復。論有不憚改。誠願大王。揆古察今。深謀遠慮。與三事大夫。算其長短。臣沐浴先王之遇。又初改政。復受重任。雖知言觸龍麟[麟當作鱗]。阿諛近福。竊感所誦。危而不持。(魏志文帝紀注引魏略。)

  霍性 華佗 皋甫隆   八

  華佗

  佗字元化。沛國譙人。沛相陳珪舉孝廉。太尉黃琬辟。皆不就。精方藥。建安中。司空曹公召視疾。乞歸。累呼不至。見殺。

  食論

  苦荼久食益意思。(御覽八百六十七。)

  皇甫隆

  隆。建安中方士。(見博物志。 案。魏志倉慈傳注引魏略。熹平中。有安定皇甫隆為敦煌太守。上距建安三十餘年。未知即其人否也。)

  上疏對曹公

  臣聞天地之性。惟人為貴。人之所貴。莫賁于生。唐荒無始。劫運無窮。人生其聞。忽如電過。每一思此。罔然心熱。生不再來。逝不可進。何不抑情養性。以自保惜。今四海垂定。太平之際。又當須展才布德。當由萬年。萬年無窮。當由修道。道甚易知。但莫能行。臣常聞道人蒯京。已年一百七十八。而甚丁壯。言人當朝朝服食玉泉。琢齒。使人丁壯有顏色。去三蟲而堅齒。玉泉者。口中唾也。朝旦未起。早漱津令滿口。乃吞之。琢齒三七遍。如此者乃名曰練精。(千金方八十一。)

  張松

  松。蜀郡人。為劉璋別駕從事。

  與先主及法正書

  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釋此去乎。(蜀志先主傳。)

  張松 關羽 周瑜   九

  關羽

  羽字雲長。本字長生。河東解人。建安五年為偏將軍。封漢壽亭侯。蜀主定荊州。拜襄陽太守盪寇將軍。尋董督荊州事。進前將軍。為吳呂蒙所襲見殺。追謚曰壯繆侯。

  與諸葛亮書問馬超

  超人才可誰比類。(蜀志關羽傳。 案。侯文可見者僅此耳。山西通志及尺牘集藏封還曹操所賜告辭書。楊槙古文韻語董斯張廣博物志。淩義渠湘煙錄載上玉璽牋。皆近人擬撰不錄。)

  封還曹操所賜告辭書

  竊以日在天之上。心在人之內。日在天之上。普照萬方。心在人之內。以表丹誠。丹誠者。信義也。某昔受降之日有言曰。主亡則輔。主存則歸。新受曹公之寵顧。久蒙劉主之恩光。丞相新恩。劉主舊義。恩有所報。義無所斷。今之主託。某以之望形立相。覓跡求功。刺顏良于白馬。誅文丑于南坡。丞相厚恩。滿有所報。每留所賜之物。盡在府庫封鍼。伏望台慈。俯垂鋻照。(尺牘。 案。此後人所依託。)

  周瑜

  瑜字公僅。廬江舒人。太尉景從孫。與孫。策共定江東。還鎮丹陽。授建威中郎將。尋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守。留鎮巴丘。以赤壁功拜偏將軍。領南郡太守。尋謀取蜀。道卒。(案。周瑜荀彧或為三國佐命元功。余初編入三國文。積疑久之。博訪通人。定歸漢未。運終于建安二十五年。瑜卒于十五六年。彧卒十十七年。魯肅卒于二十二年。關壯壯繆呂蒙卒于二十四年。皆以卒年為斷。)

  疏論劉備

  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意[意字衍]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築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士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也。(吳志。周瑜傳。)

  周瑜 魯肅   十

  疏薦魯書

  當今天下方有事役。是瑜乃心夙夜所憂。願至尊先慮未然。然後康樂。今既與曹操為敵。劉備近在公安。邊境密邇。百姓未附。宜得良將以鎮撫之。魯肅智略足任。乞以代瑜。瑜隕踣之日。所懷盡矣。(吳志魯肅傳。)

  疾困與吳主權牋

  瑜以凡才。昔受討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榮任。統御兵馬。志執鞭弭。自效戎行。規定巴蜀。次取襄陽。憑賴靈威。謂若在握。至以不謹。道遇暴疾。昨自醫療。日加無損。人生有死。修短命矣。誠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復奉教命耳。方今曹公在北。疆場未靜。劉備寄寓。有似養虎。天下之事。未知終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慮之日也。魯肅忠烈。臨事不茍。可以代瑜。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儻或可採。瑜死不朽矣。(吳志魯肅傳注引江表傳。 裴松之案。此牋歟本傳所載意旨雖同。其辭乖異耳。)

  魯肅

  肅字子敬。臨淮東城人。孫權統事。以為贊軍校尉。與周瑜共拒曹公。進奮武校尉代瑜領兵。拜漢昌太守偏將軍。轉橫江將軍。

  遺劉先主書

  龐士元非百里才也。使處治中別駕之任。始當殿其驥足耳。(蜀志龐統傳。)

  答吳主權書

  帝王之起。皆有驅除。羽不足忌。(吳志。呂蒙傳。)

  呂蒙

  蒙字子明。汝南富陂人。孫策時張昭薦為別駕司馬。孫權統事。拜平北都尉。進橫野中郎將。以赤壁功拜偏將軍。領尋陽令。以濡須功拜廬江太守。以合肥功拜左護軍虎威將軍。尋代魯肅為漢昌太守。以襲荊州功拜南郡太守。封孱陵侯。

  呂蒙   十一

  疏請治疾

  羽討樊而多留備兵。必恐蒙圖其後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眾還建業。以治疾為名。羽聞之必撤備兵盡赴襄陽。大軍浮江。晝夜馳上。襲其空虛。則南郡。可下。而羽可禽也。(吳志呂蒙傳。)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