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全後漢文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全後漢文卷八十五

 

  烏程嚴可均校輯

  陶謙

  謙字恭祖。丹陽人。靈帝時舉茂才。除盧令。遷幽州刺史。徵拜議郎。參車騎將軍張溫軍事。遷徐州刺史。初平中加安東將軍。封溧陽侯。興平元年病死。

  被詔罷兵上書

  臣聞懷遠柔服。非德不集。克難平亂。非兵不濟。是以涿鹿版泉。三苗之野。有五帝之師。有扈鬼方。商奄四國。有王者之伐。自古在昔。未有不揚威以弭亂。震武以止暴者也。臣前初以黃巾亂治。受策長驅。匪遑啟處。雖憲章敕戒。奉宣威靈。敬行天誅。每伐輒克。然妖寇類眾。殊不畏死。父兄殲殪。子弟群起。治屯連兵。至今為患。若承命解甲。弱國自虛。釋武備以資亂。損官威以益寇。今日兵罷。明日雖必至。上忝朝廷寵授之本。下令群凶日月滋蔓。

  陶謙   一

  非所以彊幹弱枝遏惡止亂之務也。臣雖遇蔽。忠恕不昭。抱恩念報。所不忍行。輒勒部曲。申令警備。出芟彊寇。唯力是視。入宣德澤。躬奉職事。冀效微勞。以贖罪負。(魏志陶謙傳注引吳書。)

  華夏沸擾。于今未弭。包茅不入。職貢多闕。寤寐憂歎。無日敢寍。誠思貢獻必至。薦[email protected]。然後銷鋒解甲。臣之願也。臣前調穀百萬斛。已在水次。敕兵衛送。(同上。)

  奏記朱

  徐州刺史陶謙、前揚州刺史周乾、瑯邪相陰德。東海相劉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太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敢言之行車騎將軍河南尹莫府。國家既遭董卓。重以李傕郭氾之禍。幼主劫執。忠良殘敝。長安隔絕。不知吉凶。是以臨官尹人。搢紳有識。莫不憂懼。以為自非明哲雄霸之士。曷能克濟禍亂。自起兵以來。于茲三年。州 轉相顧望。未有奮擊之功。而互爭私變。更相疑惑。謙等並共諮諏。議消國難。僉曰將軍君侯。既文且武。應運而出。凡百君子。靡不  。故相率厲。簡選精悍。堪能深入。直指南陽。多持資糧。足支半歲。謹同心腹。委之元帥。(後漢朱 傳。)

  公孫瓚

  瓚字伯珪。遼西令支人。為郡門下書佐。後從盧植學于緱氏山中。復為郡吏。舉上計。以孝廉為郎。除遼東屬國長史。遷涿令。中平中遷騎都尉。再遷中郎將。封都亭侯。獻帝即位。遷奮武將軍。封薊侯。初平三年遷前將軍。封易侯。建安四年為袁紹所攻。自殺。

  公孫瓚   二

  表袁紹罪狀

  臣聞皇羲以來。始有君臣上下之事。張化以導民。刑罰以禁暴。今行車騎將軍袁紹。託其先軌。寇竊人爵。既性暴亂。厥行淫穢。昔為司隸校尉。會值國喪禍之際。太后承攝。何氏輔政。紹專為邪媚。不能舉直。至令丁原焚燒孟津。招來董卓。造為亂根。紹罪一也。卓既入雒而主見質。紹不能權譎以濟君父。而棄置節傳。迸竄逃亡。忝辱爵命。背上不忠。紹罪二也。紹為渤海太守。默選戎馬。當攻董卓。不告父兄。至使太傅門戶。太僕母子。一旦而斃。不仁不孝。紹罪三也。紹既興兵。涉歷二年。不卹國難。廣自封殖。乃多以資糧。專為不急。割剝富室。收考責錢。百姓吁嗟。莫不痛怨。紹罪四也。韓馥之迫。竊其虛位。矯命詔恩。刻金印玉璽。每下文書。皁囊施檢。文曰詔書。一封邟鄉侯印。昔新室之亂。漸以即真。今紹所施。擬而方之。紹罪五也。紹令崔巨業侯視星日。財貨賂遺。與共飲食。克期會合。攻鈔郡縣。此豈大臣所當宜為。紹罪六也。紹與故虎牙都尉劉勳。首共造兵。勳仍有效。又降伏張楊。而以小忿。枉害于勳。信用讒慝。殺害順有功。紹罪七也。紹又上故上谷太守高焉故甘陵相姚貢。橫責其錢。錢不備畢。二人并命。紹罪八也。春秋之義。子以母貴。紹母親為婢使。紹實微賤。不可以為人後。以義不宜。乃據豐隆之重任。忝污王爵。損辱袁宗。紹罪九也。又長沙太守孫堅。前領豫州刺史。驅走董卓。掃除陵廟。其功莫大。紹令周昂盜居其位。斷絕堅糧。令不得入。使卓不被誅。紹罪十也。臣又每得後將軍袁術書云。紹非術類也。紹之罪戾。雖南山之竹不能載。昔姬周政弱。王道陵遲。天子遷都。諸侯背叛。于是齊桓立柯亭之盟。晉文為踐土之會。伐荊楚以致菁茅。誅曹衛以彰無禮。臣雖闒茸。名非先賢。蒙被朝恩。當此重任。職在鈇鉞。奉辭伐罪。輒與諸將州郡兵討紹等。若事克捷。罪人斯得。庶續桓文忠誠之效。攻戰形狀。前後續上。(魏志公孫瓚傳注引典略。瓚表紹罪狀。)

  公孫瓚   三

  臣聞皇羲以來。君臣道著。張禮以導人。設刑以禁暴。今車騎將軍袁紹。託承先軌。爵任崇厚。而性本淫亂。情行浮薄。昔為司隸。值國多難。太后承攝。何氏輔朝。紹不能舉直錯枉。而為邪媚。招來不軌。疑誤社稷。至令丁原焚燒孟津。董卓造為亂始。紹罪一也。卓既無禮。帝主見質。紹不能開設權謀。以濟君父。棄置節傳。迸竄逃亡。忝辱爵命。背違人主。紹罪二也。紹為勃海。當攻董卓。而默選戎馬。不告父兄。至使太傅一門。纍然同斃。不仁不孝。紹罪三也。紹既興兵。涉歷二載。不恤國難。廣自封植。乃多引資糧。專為不急。割刻無方。考責百姓。其為痛怨。莫不汙嗟。紹罪四也。逜迫韓馥。竊奪其州。矯刻金玉。以為印璽。每有所下。輒皁囊施檢。文稱詔書。昔 新僭侈。漸以即真。觀紹所擬。將必階亂。紹罪五也。紹令星工。伺望祥妖。賂遺財貨。與共飲食。剋會期日。攻鈔郡縣。此豈大臣所當施為。紹罪六也。紹與故虎牙都尉劉勳。首共造兵。勳降服張楊。累有功效。而以小忿。枉加酷害。信用讒慝。濟其無道。紹罪七也。故上谷太守高焉故甘陵相姚貢。紹以貪惏。橫責其錢。錢不備畢。二人并命。紹罪八也。春秋之義。子以母貴。紹母親為傅婢。地實微賤。據職高重。享福豐隆。有苟進之志。無虛退之心。紹罪九也。又長沙太守孫堅。前領豫州刺史。遂能驅走董卓。掃除陵廟。忠勤王室。其功莫大。紹遣小將。盜居其位。斷絕堅糧。不得深入。使董卓久不服誅。紹罪十也。昔姬周政弱。王道陵遲。天子遷徙。諸侯背畔。故齊桓立柯會之盟。晉文為踐土之會。伐荊楚以致菁茅。誅曹衛以彰無禮。臣雖闒茸。名非先賢。蒙被朝恩。負荷重任。職在鈇鉞。奉辭伐罪。輒與諸將州 。共討紹等。若大事克捷。罪人斯得。庶續桓文忠誠之效。(後漢公孫瓚傳。瓚乃上疏。)

  與袁紹書

  趙太僕以周召之德。銜命來征。宣揚朝恩。示以和睦。曠若開雲見日。何喜如之。昔賈復寇恂。亦爭士卒。欲相危害。遇光武之寬。親俱陛見。同與共出。

  公孫瓚   四

  時人以為榮。自省邊鄙。得與將軍共同此福。此誠將軍之眷。而瓚之幸也。(魏志袁紹傳注引英雄記。天子命太僕趙岐住紹營。移書告瓚。瓚遣使具與紹書。)

  趙太僕以周邵之德。銜命來征。宣揚朝恩。示以和睦。曠若開雲見日。何喜如之。昔賈復寇恂。爭相危害。遇世祖解紛。遂同輿並出。釁難既釋。時人美之。自惟邊鄙。得與將軍共同斯好。此誠將軍之羞而瓚之願也。(後漢袁紹傳。瓚因此以書譬紹。與英雄記小異。今並錄之。)

  遣行人文則齎書告子續

  袁氏之攻。似若神鬼。鼓甲[甲當作角]鳴于地中。梯衝舞吾樓上。日窮月踧。無所聊賴。汝當碎首于張燕。速致輕騎。到者當起 火于北。吾當從內出。不然。吾亡之後。天下雖廣。汝欲求安足之地。其可得乎。(魏志公孫瓚傳注引典略。又引獻帝春秋。紹使陳琳更其書曰。蓋聞在昔衰周之世。僵尸流血。以為不然。豈意今日。身當其衝。其餘語與典略所載同。)

  昔周末喪亂。僵屍蔽地。以意而推。猶為否也。不圖今日。親當其鋒。袁氏之攻。狀若鬼神。梯衝舞吾樓上。鼓角鳴于地中。日窮月急。不遑啟處。鳥 歸人。滀水陵高。汝當碎首于張燕。馳驟以告急。父子天性。不言而動。且厲五千鐵騎于北隰之中。起火為應。吾當自內出。奮揚威武。決命于斯。不然。吾亡之後。天下雖廣。不容汝足矣。(後漢公孫瓚傳。瓚密使行人齎書告續云云。注引獻帝春秋。候者得書。紹使陳琳易其詞。即此書。)

  韓馥

  馥字文節。潁川人。為御史中丞尚書。出為冀州刺史。初平元年到官。起兵討董卓。後退軍安平。為公孫瓚所敗。以州讓袁紹。去依張邈。尋自殺。

  與袁術書議立劉虞為帝

  帝非孝靈子。欲依絳灌誅廢少主迎立代王故事。

  虞功德治行。華夏少二。當今公室枝屬。皆莫能及。

  昔光武去定王五世。以大司馬令河北。耿弇馮異勸即尊號。卒代更始。今劉公自恭王枝別。其數亦五。以大司馬領幽州牧。此其與光武同。

  韓馥 橋瑁   五

  讖云。神人將在燕分。

  濟陰男子王定得玉印。文曰虞為天子。又見兩日出于代郡。謂虞當代立。(並見魏志公孫瓚傳注引吳書。)

  橋瑁

  瑁字元偉。梁國睢陽人。太尉橋玄族子。靈帝末為兗州刺史。遷東郡太守。初平中為劉岱所殺。

  詐作京師三公移書州郡陳董卓罪惡

  見逼迫無以自救。企望義兵。解國患難。(魏志武紀注引英雄記。)

  呂布

  布字奉先。五原九原人。事丁原為騎都尉。遷主簿。尋殺原。去事董卓。復為騎都尉。遷中郎將。封都亭侯。初平三年。以誅卓功進奮威將軍。封溫侯。尋為李傕等所敗出關。興平初。陳宮等迎為兗州牧。兵敗奔于劉備。建安初據下邳。自稱徐州刺史。拜平東將軍。封平陶侯。三年為曹操所殺。傳首許都。

  上書獻帝

  臣本當迎大駕。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許。臣前與操交兵。今操保傅陛下。臣為外將。欲以兵自隨。恐有嫌疑。是以待罪徐州。進退未敢自寍。(魏志呂布傳注。引英雄記。)

  答曹公

  布獲罪之人。分為誅首。手命慰勞。厚見褒 。重見購捕袁術等詔書。布當以命為效。(魏志呂布傳注引英雄記。)

  與韓暹楊奉書

  二將軍拔大駕來東。有元功于國。當書勳竹帛。萬世不朽。今袁術造逆。當共誅討。奈何與賊臣還共伐布。布有殺董卓之功。與二將軍俱為功臣。可因今共擊破術。建功于天下。此時不可失也。(魏志呂布傳注。引九州春秋。)

  呂布   六

  二將軍親扶大駕。而布手殺董卓。俱立功名。當垂竹帛。今袁術造逆。宜共誅討。奈何與賊。還來伐布。可因今者。同力破術。為國除害。建功天下。此時不可失也。(後漢呂布傳。)

  留書與袁術

  足下恃軍強盛。常言猛將武士。欲相吞滅。每抑止之耳。布雖無勇。虎步淮南。一時之閒。足下鼠竄壽春。無出頭者。猛將武士。為悉何在。足下喜為大言。以誣天下。天下之人。安可盡誣。古者兵交。使在其閒。造策者非布先唱也。相去不遠。可復相聞。(魏志呂布傳注引英雄記。)

  與琅邪相蕭建書

  天下舉兵。本以誅董卓耳。布殺卓來詣關東。欲求兵西迎大駕。光復洛京。諸將自還相攻。莫肯念國。布五原人也。云徐州五千餘里。乃在天西北角。今不來共爭天東南之地。莒與下邳。相去不遠。宜當共通。君如自遂。以為郡郡作帝。縣縣自王也。昔樂毅攻齊。呼吸下齊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田單故也。布雖非樂毅。君亦非田單。可取布書。與智者詳共議之。(魏志呂布傳注引英雄記。)

  李傕

  李傕字稚然。北地人。初平中以校尉從董卓 牛輔屯陝。卓誅。求赦不得。攻破長安。自為揚武將軍。遷車騎將軍開府。領司隸校尉。假節封列侯。興平中自為大司馬。建安三年伏誅。傳首許市。

  表劾裴茂之

  茂之擅出囚徒。疑有姦。故宜置于理。(袁宏後漢紀二十七。又後漢董卓傳末句作請收之。)

  田豐

  豐字元皓。鉅鹿人。或云勃海人。初辟太尉府。舉茂才。遷侍御史。以閹宦擅朝。棄官歸里。袁紹領冀州。引為別駕。以諫忤指繫獄。及官渡敗還見殺。

  李傕   七

  說袁紹襲許

  與公爭天下者曹操也。操今東擊劉備。兵連未可卒解。今舉軍而襲其後。可一往而定。兵以幾動。斯其時也。(後漢袁紹傳。)

  諫攻許

  曹操既破劉備。則許下非復空虛。且操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今不如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後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于奔命。人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于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後漢袁紹傳。又見魏志袁紹傳。少首二語。)

  沮授

  授廣平人。仕州別駕。舉茂才。歷二縣令。初平初韓馥引為別駕。進騎都尉。袁紹領冀州。復為別駕。表拜奮武將軍。監護諸將。官渡之敗。為曹操所擒。見殺。

  說袁紹

  將軍弱冠登朝。播名海內。值廢立之際。則忠義憤發。卓雖凶暴。弗能加兵。昔相如叱秦。晏嬰哭莊。方之將軍。曷足以喻。單騎出奔。則卓懷怖懼。濟河而北。則勃海稽首。擁一郡之卒。撮冀州之眾。威震河朔。名重天下。雖黃巾猾亂。黑山跋扈。舉軍東向。則青州可定。還討黑山。則張燕可減。回師北首。則劉虞必喪。震脅戎狄。則匈奴順從。橫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用。擁百里之眾。迎大駕于長安。復宗廟于洛邑。號令天下。以討未服。以此爭鋒。誰敢禦之。比及數年。此功不難。(袁宏後漢紀二十六。又見後漢袁紹傳魏志袁紹傳。皆有刪節。)

  沮授   八

  說袁紹迎天子都鄴

  將軍累葉輔弼。世濟忠義。今朝廷播越。宗廟毀壞。觀諸州郡。外託義兵。內圖相滅。未有存主卹民者。且今州城麤定。宜迎大駕。安宮鄴都。挾天子而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誰能禦之。(後漢[後漢當作魏志]袁紹傳注引獻帝傳。又見後漢袁紹傳。又袁宏後漢紀二十八。)

  諫袁紹出長子譚為青州

  世稱一兔走衢。萬人逐之。一[email protected]。貪者悉止。分定故也。且年均以賢。德均以卜[以卜之以當作則]。古之制也。願上惟先代成敗之戒。下思逐兔分定之義。(魏志袁紹傳注引九州春秋。又見後漢袁紹傳。又袁宏後漢紀二十九。)

  諫南師

  師出歷年。百姓疲弊。倉廩無積。賦役方殷。此國之深憂也。宜先遣使獻捷天子。務農逸民。若不得通。乃表曹氏隔我王路。然後進屯黎陽。漸營河南。益作舟船。繕治器械。分遣精騎。鈔其邊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三年之中。事可坐定也。(魏志袁紹傳注引獻帝傳。紹將南師。沮授田豐諫。又見後漢袁紹傳。又袁宏後漢紀二十九。)

  蓋救亂誅暴。謂之義兵。恃眾憑彊。謂之驕兵。兵義無敵。驕者先滅。曹氏迎天子。安宮許都。今舉師南向。于羲則違。且廟勝之策。不在彊弱。曹氏法令既行。士卒精練。非公孫瓚坐受圍者也。今棄萬全之術。而興無名之兵。竊為公懼之。(同上。)

  諫濟河

  勝負變化。不可不詳。今宜留屯延津。分兵官渡。若其克獲。還迎不晚。設其有難。眾弗可還。(魏志袁紹傳注引獻帝傳。紹將濟河。沮授諫。)

  審配

  配字正南。魏郡人。袁紹領冀州。引為治中。後事袁尚。及鄴城破。為曹操所擒。見殺。

  審配   九

  獻書袁譚

  配聞良藥苦口。而利于病。忠言逆耳。而便于行。願將軍祓心抑怒。終省愚辭。蓋(已上三十字從後漢書補。)春秋之義。國君死社稷。忠臣死王命。苟有圖危宗廟。敗亂國家。王綱典律。親疏一也。是以周公垂泣而斃管蔡之獄。季友歔欷而行鍼叔之鴆。何則。義重人輕。事不得已也。昔衛靈公廢蒯聵而立輒。蒯聵為不道。入戚以篡。衛師伐之。春秋傳曰。以石曼姑之義。為可以拒之。是以蒯聵終獲叛逆之罪。而曼姑永享忠臣之名。父子猶然。豈況兄弟乎。昔先公廢絀將軍以續賢兄。立我將軍以為適嗣。上告祖靈。下書譜諜。先公謂將軍為兄子。將軍謂先公為叔父。海內遠近。誰不備聞。且先公即世之日。我將軍斬衰居廬。而將軍齋于堊室。出入之分。于斯益明。是時凶臣逢祀。妄畫蛇足。曲辭諂媚。交亂懿親。我將軍奮赫然之怒。誅不旋時。將軍亦奉命承昌。加以淫刑。自是之後。癰疽破潰。骨肉無縣髮之嫌。自疑之臣。皆保生全之福。故悉遣彊胡。簡命名將。料整器械。選擇戰士。殫府庫之財。竭食土之實。其所以供奉將軍。何求而不備。君臣相率。共衛旌麾。戰為雁行。賦為幣主。雖傾倉覆庫。翦剝民物。上下欣戴。莫敢告勞。何則。推戀戀忠赤之情。盡家家肝腦之計。脣齒輔車。不相為賜。謂為將軍心合意同。混齊一體。必當并威偶勢。禦寇寍家。何圖凶險讒慝之人。造飾無端。誘導姦利。至令將軍翻然改圖。忘孝友之仁。聽豺狼之謀。誣先公廢立之言。違近者在喪之位。悖綱紀之理。不顧逆順之節。橫易冀州之主。欲當先公之繼。遂放兵鈔撥。屠城殺吏。交尸盈原。裸民滿野。或有髡 髮膚。割截支體。冤魂痛于幽冥。創痍號于草棘。又乃圖獲鄴城。許賜秦胡。財物婦女。豫有分界。或云告令吏士云。孤雖有老母。輒使身體完具而已。聞此言者。莫不驚愕失氣。悼心揮涕。使太夫人憂哀憤懣于堂室。我州君臣士友。假寐悲歎。無所措其手足。念欲靜師拱默。以聽執事之圖。則懼違春秋死命之節。貽太夫人不測之患。隕先公高世之業。且三軍憤慨。人懷私怒。我將軍辭不獲已。以及館陶之役。是時外為禦難。內實乞罪。既不見赦。而徒屬各二三其心。臨陣叛戾。我將軍進退無功。

  審配   十

  首尾受敵。引軍奔避。不敢告辭。亦謂將軍當少垂親親之仁。貺以緩追之惠。而乃尋蹤躡軌。無所逃命。困獸必斗。以干嚴行。而將軍師旅。士崩瓦解。此非人力。乃天意也。是後又望將軍改往修來。克已復禮。追還孔懷如初之愛。而縱情肆怒。趣破家門。企踵鶴立。連結外讎。散鋒放火。播增毒螫。烽煙相望。涉血千里。遺城厄民。引領悲怨。雖欲勿救。惡得已哉。故遂引軍東轅。保正疆場。雖近郊壘。未侵境域。然望旌麾。能不永歎。伏惟將軍至孝蒸蒸。發于岐嶷。友于之性。生于自然。章之以聰明。行之以敏達。覽古今之舉措。睹興敗之徵符。輕榮財于糞土。貴名位于正[正當作丘]岳。何意奄然迷沈。墮賢哲之操。積怨肆忿。取破家之禍。翹企廷頸。待望讎敵。委慈親于虎狼之牙。以逞一朝之志。豈不痛哉。(伏惟以下百字從後漢書補。)配等備先公家臣。奉廢立之命。而圖等于[于當作干]國亂家。禮有常刑。故奮弊州之賦。以除將軍之疾。若乃天啟于心。早行其誅。則我將軍匍匐悲號于將軍股掌之上。配等亦袒躬布體以待斧鉞之刑。若必不悛。有以國斃。圖頭不縣。軍不旋踵。願將軍詳度事宜。錫以環玦。(魏志袁紹傳注引漢晉春秋。又後漢袁紹傳。各有刪節。今合錄之。)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