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全後漢文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全後漢文卷五十八

 

  烏程嚴可均校輯

  王延壽

  延壽字文考。一字子山。逸子。度湘江溺死。

  魯靈光殿賦(并序)

  魯靈光殿者。蓋景帝程姬之子恭王餘之所立也。初。恭王始都下國。好治宮室。遂因魯僖基兆而營焉。遭漢中微。盜賊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見隳壞。而靈光巋然獨存。意者豈非神明依憑支持。以保漢室者也。然其規矩制度。上應星宿。亦所以永安也。予客自南鄙。觀蓺于魯。睹斯而眙曰。嗟乎。詩人之興。感物而作。故奚斯頌僖。歌其路寢。而功績存乎辭。德音昭乎聲。物以賦顯。事以頌宣。匪賦匪頌。將何述焉。遂作賦曰。

  王延壽   一

  粵若稽古。帝漢祖宗。濬哲欽明。殷五代之純熙。紹伊唐之炎精。荷天衢以元亨。廓宇宙而作京。敷皇極以創業。協神道而大寍。于是百姓昭明。九族敦序。乃命孝孫。俾侯于魯。錫介珪以作瑞。宅附庸而開宇。乃立靈光之祕殿。配紫微而為輔。承明堂于少陽。昭列顯于奎之分野。瞻彼靈光之為狀也。則嵯峨嶵嵬.峞 巍  。吁可畏乎其駭人也。迢嶢倜儻。豐麗博敞。洞轇轕乎其無垠也。邈希世而特出。羌 譎而鴻紛。虼山峙以紆鬱。隆崛 乎青雲。鬱坱圠以嶒  。崱繒綾而龍鱗。汩磑磑以璀璨。赫燡燡而 坤。狀若積石之鏘鏘。又似乎帝室之威神。崇墉岡連以嶺屬。朱闕巖巖而雙立。高門擬于閶闔。方二軌而並入。于是乎乃歷夫太階。以造其堂。俯仰顧眄。東西周章。彤彩之飾。徒何為乎。澔澔涆涆。流離爛漫。皓壁暠曜以月照。丹柱歙赩而電烻。霞駮雲蔚。若陰若陽。瀖濩燐亂。煒煒煌煌。隱陰 以中處。霐寥窲以崢嶸。鴻爌炾以爣閬。飋蕭條而清泠。動滴瀝以成響。殷雷應其若驚。耳嘈嘈以失聽。目矎矎而喪精。駢密石與琅玕。齊玉璫璧英。遂排金扉而北入。霄靄靄而晻曖。旋室 娟以窈窕。洞房叫窱而幽邃。西廂踟躕以閑宴。東序重深而奧祕。屹鏗瞑以勿罔。屑黶翳以懿濞。魂悚悚其驚斯。心  而發悸。于是詳察其棟宇。觀其結構。規矩應天。上憲觜陬。倔佹雲起。嶔崟離摟。三閒四表。八維九隅。萬楹叢倚。磊砢相扶。浮柱岧嵽以星懸。漂嶢 而枝柱。飛梁偃蹇以虹指。揭蘧蘧而騰湊。層櫨磥以岌峨。曲枅要紹而環句。芝栭欑羅以戢 牚杈枒而斜據。傍天 以橫出。互黝糾而搏負。下岪蔚以璀錯。上崎嶬而重注。捷獵鱗集。支離分赴。縱橫駱驛。各有所趣。爾乃懸棟結阿。天窗綺疏。圓淵方井。反植荷蕖。發秀吐榮。菡萏披敷。綠房紫菂。窋 垂珠。雲楶藻梲。龍桶雕鏤。飛禽走獸。因木生姿。奔虎攫挐以梁倚。仡奮舋而軒鬐。 龍騰驤以蜿蟺。頷若動而躨跜。朱鳥舒翼以峙衡。騰蛇蟉 而遶榱。白鹿子蜺于欂櫨。蟠螭宛轉而承楣。狡兔跧伏于柎側。猿狖攀椽而相追。玄熊 舕以齗齗。卻負載

  王延壽   二

  而蹲跠。齊首目以瞪眄。徒眽眽而狋狋。胡人遙集于上楹。儼雅跽而相對。仡欺 以鵰 。 顤顟而睽睢。狀若悲愁于危處。憯嚬蹙而含悴。神仙岳岳于棟閒。玉女闚窗而下視。忽瞟眇以響像。若鬼神之髣彿。圖畫天地。品類群生。雜物奇怪。山神海靈。寫 其狀。託之丹青。千變萬化。事各繆形。隨色象類。曲得其情。上紀開闢。遂古之初。五龍比翼。人皇九頭。伏羲鱗身。女媧蛇軀。鴻荒朴略。厥狀睢盱。煥炳可觀。黃帝唐虞。軒冕以庸。衣裳有殊。下及三后。媱妃亂王。忠臣孝子。烈士貞女。賢愚成敗。靡不載敘。惡以誡世。善以示後。于是乎連閣承宮。馳道周環。陽榭外望。高樓飛觀。長途升降。軒檻曼延。漸臺臨池。層曲九成。屹然特立。的爾殊形。高徑華蓋。仰看天庭。飛陛揭孽。緣雲上征。中坐垂景。頫視流星。千門相似。萬戶如一。巖突洞出。逶迤詰屈。周行數里。仰不見日。何宏麗之靡靡。咨用力之妙勤。非夫通神之俊才。誰能剋成乎此勳。據坤靈之寶勢。子蒼昊之純殷。包陰陽之變化。含元氣之煙熅。玄醴騰涌于陰溝。甘露被宇而下臻。朱桂黝儵于南北。蘭芝阿那于東西。祥風翕習以颯灑。激芳香而常芬。神靈扶其棟宇。歷千載而彌堅。永安寍以祉福。長與大漢而久存。實至尊之所御。保延壽而宜子孫。苟可貴其若斯。孰亦有云而不珍。

  亂曰。彤彤靈宮。巋嶵穹崇。紛庬鴻兮。崱屴嵫釐。岑崟崰嶷。駢巃嵷兮。連拳偃蹇。崙菌踡嵼。傍欹傾兮。歇欻幽藹。雲覆霮 。洞杳冥兮。蔥翠紫蔚。礧碨 瑋。含光晷兮。窮奇極妙。棟宇已來。未之有兮。神之營之。瑞我漢室。永不朽兮。(文選。)

  王延壽   三

  夢賦

  余夜寢息。乃有非恆之夢。其為夢也。悉睹鬼神之變怪。則蛇頭而四角。魚首而鳥身。三足而六眼。龍形而似人。群行而奮搖。忽來到吾前。申臂而舞手。意欲相引牽。于是夢中驚怒。腷臆紛紜。曰吾含天地之純和。何妖孽之敢臻。乃揮手振拳。雷發電舒。斮遊光。斬猛豬。批鱟毅。斫魅虛。捎魍魎。拂諸渠。撞縱目。打三顱。撲苕蕘。抶夔 。搏睍睆。蹴睢盱。爾乃三三四四。相隨踉 而歷僻。礱礱磕磕。精氣充布。輷輷  。鬼驚魅怖。或盤跚而欲走。或拘攣而不能步。或中創而婉轉。或捧痛而號呼。奄務消而光蔽。寂不知其何故。嗟妖邪之怪物。豈于真人之正度。耳聊嘈而外即。忽屈伸而覺悟。亂曰。齊桓夢物。而亦以霸兮。武丁夜感。而得賢佐兮。周夢九齡。年克百兮。晉文盬腦。國以競兮。老子役鬼。為神將兮。轉禍為福。永無恙兮。(蓺文類聚七十九。)

  王孫賦

  原天地之造化。實神偉之屈奇。道玄微以密妙。信無物而弗為。有王孫之狡獸。形陋觀而醜儀。顏狀類乎老公。軀體似乎小兒。眼睚(崔)隅(五流反。)以 (平 反。)卹。視職(戢)睫以 (平悅反。) 。(平迷反。) (鳥決反。)高匡而曲頞。 ( ) (乎久反。)歷而隳離。鼻 (許解反。)齁(許候反。)以 (吸) (許夾反。)耳聿役以嘀知。口嗛(呼忝反。) 以 (則咸反。)齺。(鄒)脣(制 反。) (懾)以 (疋卑反。) 。(妍卑反。)齒崖崖以齴(獻)齴。嚼  (染)而囁(而葉反。)唲。儲糧食于兩頰。稍委輸于胃脾。踡菟蹲而狗踞。聲歷鹿而喔咿。或嗝(古厄反。)嗝而  。又嘀 (火歷反。)其若啼。姿僭傔(呼店反。)而 贛。(音貢。)豁肝鬩以頊醯。眙(苔)睕(苑)朡(子公反。)而 (覓) 。(錫) (阮) (而究反。) 而踧 。(訾)生深山之茂林。處嶄巖之嶔崎。 猜之 (音煩。)疾。態峰出而橫施。緣百仞之高木。攀窈裊之長枝。背牢落之峻壑。臨不測之幽溪。尋柯條以宛轉。或捉腐而登危。若將頹而復著。紛絀絀以陸離。或群跳(上弔反。)而電透。或瓜懸而瓠垂。上觸手而拏攫。下對足而登跂。至攀攬以狂接。覆縮臂而電走。時遼落以蕭索。乍睥睨以容與。或蹂趹(決以踐遊。又咨噉而攢聚。扶嶔崟以 (陳)椽。(敕緣反。)躡危臬而騰舞。忽涌逸而輕迅。羌難得而 縷。同甘苦于人類。好哺糟而啜醨。乃設酒于其側。竟爭飲而 (火緣反。)馳。頊(火蜀反。)陋 (火侯反。)以迷醉。矇眠睡而無知。暫拏鬃(子公反。)以 (火結反)縛。遂纓絡以縻羈。歸鎖繫于庭廄。觀者吸呷而忘疲。(蓺文類聚九十五。初學記二十九。御覽九百十。)

  王延壽   四

  桐柏淮源廟碑(延熹六年正月)

  延熹六年正月八日乙酉。南陽太守中 盧奴(缺)君。 正好禮。尊神敬祀。以淮出平氏。始于大復。潛行地中。見于陽□。立廟桐柏。春秋宗奉。災異告 。水旱請求。位比諸侯。聖漢所尊。受珪上帝。大常定申。郡守奉祀。 絜沈祭。從郭君以來。廿餘年不復身至。遺丞行事。簡略不敬。明神弗歆。災害以生。五嶽四瀆。與天合德。仲尼慎祭。常若神在。君準則大聖。親之桐柏。奉見廟祠。崎嶇逼狹。開祏神門。立關四達。增廣壇場。 治華蓋。高大殿宇(缺)齊傳館。石獸表道。靈龜十四。衢廷弘敞。宮廟嵩峻。祇慎慶祀。一年再至。躬進三牲。執玉以沈。為民祈福。靈祇報祐。天地清和。嘉祥昭格。禽獸碩茂。草木芬芳。黎庶賴祉。民用作頌。其辭曰。

  泫泫淮源。聖禹所導。湯湯其逝。惟海是造。疏穢濟遠。柔順其道。弱而能強。仁而能武。(缺二字。)晝夜。明哲所取。寔為四瀆。與河合矩。烈烈明府。好古之則。虔恭禮祀。不愆其德。惟前廢弛。匪躬匪力。災眚 興。陰陽 忒。陟彼高岡。臻茲廟側。肅肅其敬。靈祇降福。雍雍其和。民用悅服。簑簑其慶。年穀豐殖。望君輿駕。扶老攜息。慕君塵軌 走忘食。懹君惠賜。思君罔極。于胥樂兮。傳于萬億。春侍祠官屬五官掾章陵劉訢。功曹史安眾劉瑗。主薄蔡陽樂茂。戶曹史宛任巽秋。五官掾新□梁懿。功曹史酈周謙。主薄安眾鄧嶷。主記史宛趙旻。戶曹史宛謝綜。(隸釋二。 案。古文苑以此碑為王延壽撰。)

  翟酺

  酺字子超。廣漢雒人。初仕郡。徵拜議郎。遷侍中。以試對政事第一。拜尚書。延光中出為酒泉太守。遷京兆尹。順帝即位。拜光祿大夫。遷將作大匠。

  翟酺   五

  上安帝疏諫寵外戚

  臣聞微子佯狂而去殷。叔孫通背秦而歸漢。彼非自疏其君。時不可也。臣荷殊絕之恩。蒙值不諱之政。豈敢協同受寵。而以戴天履地。伏惟陛下應天履祚。歷值中興。當建太平之功。碢未聞致化之道。蓋遠者難明。請以近事徵之。昔竇鄧之寵。傾動四方。兼官重紱。盈金積貨。至使議弄神器。改更社稷。豈不以勢尊威廣。以致斯患乎。及其破壞。頭顙墯地。願為孤豚。豈可得哉。夫致貴。無漸失必暴。受爵非道殃必疾。今外戚寵幸。功均造化。漢元以來。未有等比。陛下誠仁恩周洽。以親九族。然祿去公室。政移私門。覆車重尋。寍無摧折。而朝臣在位。莫肯正議。翕翕訾訾。更相佐附。臣恐威權外假。歸之良難。虎翼一奮。卒不可制。故孔子曰。吐珠于澤。誰能不含。老子稱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此最安危之極戒。社稷之深計也。夫儉德之恭。政存約節。故文帝愛百金于露臺。飾帷帳于皁囊。或有譏其儉者。上曰。朕為天下守財耳。豈得妄用之哉。至倉穀腐而不可食。錢貫朽而不可校。今自初政已來。日月未久。費用賞賜。已不可算。創作天下之財。積無功之家。帑藏單盡。民物彫傷。卒有不虞。復當重賦百姓。怨叛既生。危亂可待也。昔成王之政。周公在前。邵公在後。畢公在左。史佚在右。四子挾而維之。目見正容。耳聞正言。一日即位。天下曠然。言其法度素定也。今陛下有成王之尊。而無數子之佐。雖欲崇雍熙。致太平。其可得乎。自去年已來。災譴頻數。地坼天崩。高岸為谷。脩身恐懼。則轉禍為福。輕慢天戒。則其害彌深。願陛下親自勞卹。研精致思。勉求忠貞之臣。誅遠佞諂之黨。損玉堂之盛。尊天爵之重。割情欲之歡。罷宴私之好。帝王圖籍。陳列左右。心存亡國所以失之。鋻觀興王所以得之。庶災害可息。豐年可招矣。(後漢翟酺傳。)

  翟酺   六

  又上

  孝文帝連上書囊以為帳。惡聞 素之聲也。(北堂書鈔一百三十二引益部耆舊傅。又見御覽六百九十九。 案。前疏言文帝飾帷帳于皁囊。疑即此。)

  上奏陳圖書之意

  漢四百年將有弱主閉門聽難之禍。數在三百年之閒。宜升厤改憲。行先王至德要道。奉率時禁。抑損奢侈。宣明質樸。以延四百年之難。(後漢翟酺傳注引益部耆舊傳。)

  上言宜脩繕太學

  孝文皇帝始置一經博士。武帝大合天下之書。而孝宣論六經于石渠。學者滋盛。弟子萬數。光武初興。愍其荒廢。起太學博士舍。內外講堂。諸生橫卷。為海內所集。明帝時辟雍始成。欲毀太學。太尉趙熹以為太學辟雍。皆宜兼存。故並傳至今。而頃者頹廢。至為園採芻牧之處。宜更脩繕。誘進後學。(後漢翟酺傳。)

  張俊

  俊蜀郡人。元初中為尚書郎。

  假名上鄧太后書謝減死

  臣孤恩負義。自陷重刑。情斷意訖。無所復望。廷尉鞠遣。歐刀在前。棺絮在後。魂魄飛揚。形容已枯。陛下聖澤。以臣嘗在近密。識臣狀貌。傷臣眼目。留心曲慮。物加 覆。喪車復還。白骨更肉。披棺發 。起見白日。天地父母能生臣俊。不能使臣俊當死復生。陛下德過天地。恩重父母。誠非臣俊破碎骸骨舉宗腐爛所報萬一。臣俊徒也。不得上書。不勝去死就生。驚喜踊躍。觸冒拜章。(後漢袁安附傳。又見蓺文類聚五十四。)

  杜喬

  喬字叔榮。河內林慮人。永寍初舉孝廉。辟司徒楊震府。遷南郡太守。順帝時轉東海相。入為侍中。漢安中拜太子太傅。累遷大司農、大鴻臚、光祿勳。建和初代胡廣為大尉。以忤梁冀死獄中。

  張俊 杜喬   七

  上書諫封梁冀子弟及中常侍等

  古之明君。皆以用賢賞罰為務。失國之主。其朝豈無貞榦之臣。典誥之篇哉。患得賢不用其謀。韜書不施其教。聞善不信其義。聽讒不詳其理也。昔桀紂之時。非無先王之書。折中之臣。然下愚難移。卒以亡國。已然之鋻也。陛下越從蕃王。在飛即位。應天順人。萬夫傾望。不急忠賢之賞。而先左右之封。傷善害德。讒諛暴興。大將軍梁冀。兄弟姦邪。傾動天下。皆有正卯之惡。未被兩觀之誅。而橫見式敘。各受封爵。天下惆悵。人神共憤。非所為賞必當功罰必有罪也。(後漢傳作傷善害德。興長佞諛。臣聞古之明君。褒罰必以功過。未世闇主。誅賞各緣其私。今梁氏一門。宦者微孽。並帶無功之 。裂勞臣之土。其為乖濫。胡可勝言。)夫有功而不賞。則為善失其望。姦回而不詰。則為惡肆其凶。(袁宏紀作遂其性。)故陳斧鉞而民不畏刑。班爵位而人不樂善。苟遂斯道。非徒傷治殄民為亂而已。至于喪身滅國。可不慎哉。(袁宏後漢紀二十一。太尉喬曰云云。又略見後漢杜喬傳。遷大司農時。梁冀子弟五人及中常侍等以無功並封。喬上書諫。)

  岑宏

  宏。建光初為尚書侍郎。

  樂成王萇罪議

  非聖人不能無過。故王侯世子生。為立賢師傅以訓導之。所以目不見異。耳不聞非。能保其社稷。高明令終。萇少長蕃國。內無過庭之訓。外無師傅之導。血氣方剛。卒受榮爵。幾微生過。遂陷不義。臣聞周官議親。惷愚見赦。萇不殺無辜。以譴訶為非。無赫赫大惡。可裁削奪。損其租賦。令得改過自新。革心向道。(袁宏後漢紀十六。)

  施延

  延字君子。蘄縣人。(陳忠傳作沛國人。)建光初徵有道高第。拜侍中。陽嘉中為大鴻臚。代龐驂為太尉。免。卒年七十六。

  岑宏 施延 祝諷 孟希   八

  用甲寅元議

  太初過天日一度。弦望失正。月以晦見西方食。不與天相應。元和改從四分。四分雖密于太初。復不正。皆不可用。甲寅元與天相應。合圖讖。可施行。(續漢律厤志中。延光二年。太尉愷等上侍中施延等議。)

  祝諷(祝或作祋。)

  諷。建光中為尚書令。

  奏駁陳忠言屯役者得歸葬送

  孝文皇帝定約禮之制。光武皇帝絕告寍之典。貽則萬世。誠不可改。宜復建武故事。(後漢陳忠傳。建光中。尚書令祝諷尚書孟布奏以為。 案。孟布孟希疑止一人轉寫岐出耳。)

  孟希

  希建光中為尚書。

  奏駁質堪言太官宜兩梁冠

  太官職在鼎俎。不列陛位。堪欲令比大夫兩梁冠。不宜許。(續漢輿服志下注補引荀綽晉百官表注。建光中。尚書陳忠以為令史質堪上言。太官宜著兩梁。尚書孟希奏。)

  祉

  祉。史不著其姓。延光初為河南尹。

  仍用四分厤議

  即用甲寅元。當除元命苞天地開闢獲麟中百一十四歲。推閏月六直其日。或朔晦弦望二十四氣宿度不相應者非一。用九道為朔。月有比三大二小。皆疏遠。元和變厤以應保乾圖三百歲斗厤改憲之文。四分厤本起圖讖。最得其正。不宜易。(續漢律厤志中。延光二年。河南尹祉太子舍人李弘等四十人議。)

  張璫

  璫。延光初為敦煌太守。

  祉 張璫 馮緄   九

  上書陳西域三策

  臣在京師。亦以為西域宜棄。今親踐其土地。乃知棄西域。則河西不能自存。謹陳西域三策。今北虜呼衍王等展轉蒲類秦海左右。可發張掖、酒泉、屬國之吏士義從合三千五百人。(後漢西域傳作常展轉蒲類秦海之問。專制西域。共為寇 。今以酒泉屬國吏士二千餘人。)集崑崙塞。先擊呼洐王。絕其根本。因發鄯善兵五千人脅車師後部。此上計也。若不能出兵。可置軍司馬將士五百人。四部供其穀食。出據柳中。此中計也。如亦不能。則棄交河城。收鄯善等。悉使人塞。此下計也。(袁宏後漢紀十七。延光二年。又見後漢西域傳。少篇首三十六字。)

  馮緄

  緄字皇卿。(傳作鴻卿。今從碑。)巴郡宕渠人。延光初為郎。還仕郡。歷諸曹史、督郵、主簿、五官掾功曹。順帝時舉孝廉。除郎中。歷蜀郡廣都長、楗為武陽令、廣漢別駕、治中從事。辟司空府。侍[侍當作拜]御史中丞督徐揚二州。坐法復辟司徒府。歷廷尉、左監正、治書侍御史、廣漢屬國都尉、隴西太守。病去。徵議郎。歷治書侍御史、尚書、遼東太守。徵拜京兆尹。轉司隸校尉。遷廷尉太常。延熹中拜車騎將軍。免。尋拜將作大匠。轉河南尹。復為廷尉。免。後為屯騎校尉。復拜廷尉。免。永康元年卒。謚曰桓。

  請監軍疏

  夫勢得容姦。伯夷可疑。不得容姦。盜砳可信。樂羊伐中山。反百語功。文侯示以謗書一篋。願請中常侍一人。監軍財費。(袁宏後漢紀三十二。又見後漢馮緄傳。)

  轉河南尹上言

  舊典。中官子弟。不得為牧人職。(後漢馮緄傳。 案碑以此為最後為廷尉時所奏。與本傳異。)

  堂谿協

  協字季度。潁川 陵人。延光初為郡主簿。後舉孝廉。遷西鄂長。

  嵩高山開母廟石闕銘

  □□潁川郡陽城縣開母廟興治神道闕。時太守杜陵朱寵。丞零陵泉嶭政。五官掾陰林。戶曹史夏效。監掾陳脩長西河圜陽馮寶。丞漢陽冀祕俊。廷掾趙穆。戶曹史張詩。將作掾嚴壽。佐左福。

  馮緄 堂谿協   十

  □□□□範防百川。柏 稱遂。□□其原。洪泉浩浩。下民震驚。禹□□功。疏河寫玄。九山甄旅。□□線文。爰納塗山。辛癸之閒。三過匪人。寔勤斯民。同心濟溢。胥建三正。杞繒派替。又遭亂秦。聖漢禋享。于茲馮神。翩彼飛雉。□□其庭。貞祥符瑞。靈支梃生。出□□化。陰陽穆清。興雲降雨。□□□寍。守一不歇。比性乾坤。福祿來 。相宥我君。千秋萬祀。子子孫孫。表碣銘功。昭 後昆。□□□□延光二年。

  重曰。□□□而作 。德洋溢而漙優。□□□□□政。則文燿以消搖。□□□□□雝。皇極正而降休。□□□□□潁。芬滋楙于圃疇。□□□□□蘭。木連理于芋條。□□□□□盛。盛日新而累熹。□□□而慕化。咸來王而會朝。□□□□清靜。九域小其脩治。□□□□祈福。祀聖母虖山隅。神來享而飴格。釐我后以萬祺。于胥樂而罔極。永歷載而保之。碑舊拓本。

  堂谿典

  典字伯并。協子。熹平中為侍中五官中郎將。(案。後漢蔡邕傳注引先賢行狀。典字于度。潁川人為西鄂長。延篤傳注引先賢行狀。典字季度。皆誤涉其父協事。以季為子。又轉寫之誤。當據石刻為正。

  開母廟石闕敘

  漢侍中五官中郎將 陵堂谿典伯并。熹平四年。來請雨嵩高廟。(案。後漢靈紀。熹平五年四月。復崇高山。名為嵩高山。注引東觀記。使中郎將堂谿典請雨。因上言改之。蓋誤以四年繫于五年也。當據石刻為正。)典大君諱協。字季度。自為郡主簿作闕銘文。後舉孝廉西鄂長。早終。敘曰。

  于惟我君。明允廣淵。學兼游夏。德配臧文。歿而不 。實有立言。其言惟何。(下缺 碑舊拓本。又略見趙明誠金石錢。 案。此刻于開母銘下方南向。知所言作闕銘文者。必開母銘也。)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