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皇明經世文編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十四

 

  華亭陳子龍臥子 徐孚遠闇公 宋徵璧尚木 周立勳勒卣選輯

  陳玄燾鑑先參閱

  蹇忠定公疏(疏) 夏忠靖公集(頌 疏)

  蹇忠定公疏(疏)

  蹇義

  ◆疏

  銓官事宜疏

  上言十事疏

  ○銓官事宜疏 【 銓選】

  在京各衙門官、原有定額、近因事煩、額外添設、不無冗員、宜令各衙門依定額選、留餘並送部別用、在外大小衙門官、亦有多設、宜令所隸上司、嚴行考覈、其罷軟不勝、及老疾貪墨者、悉送赴部、今年所取進士、諸司無缺銓注、各王府教授伴讀多缺、擬于第三甲內選用、仍令食進士八品之祿、第二甲第三甲進士、擬量留七十員、分隸諸司觀政、遇缺取用、餘悉遣止?帚進學、凡冠帶舉人、亦令止?帚進學以待後科會試、諸司歷事監生、例于三月後授官、近因少缺、有一年未授者、而內府辦事監生、止是謄寫奏本、查理文冊、稽筭數目、別無政務、比內官監奏准半歲授官。此依託內官之故而歷事監生。有政務者。授官反遲。今後宜令所司內府辦事監生月日滿者、定例給賞、仍令回監進學、依次歷事出身、

  ○上言十事疏 【 時政利弊】

  其一曰在外布政司按察司府州縣官、職在承流宣化、以撫字為職。必須得人、然得人之道。在銓選精嚴。薦舉有法。此祖宗舊法今復舉行宜令在內文職七品以上及近侍官、在外五品以上及縣正官、各舉所知、五品以下官及無過犯民人、賢能廉幹、堪任牧民、及居風憲者一人、吏部考騐、如果賢能、量才擢用、其所保非才、或授職之後、闒楫貪污。舉主連坐。 其二曰在外諸司官吏、即今雖有所轄上司、及巡按監察御史考察、然卒苟虛故事而已、宜從吏部都察院申飭、務在考察嚴明、賢否有別、若因循苟且。仍使不才者僥倖在職。所轄上司以違制論。分巡按察司官及巡按御史各以失職論。其所属官員、在任應考、而寅緣推避、及所轄上司不依期考察者、事發各坐以罪。 其三曰在外軍民利病未盡上達者、盖由諸司官吏不恤下情、共為蒙蔽、宜選在京四品以上文職官、廉明謹厚者。分行天下。詢訪軍民利病。廉察官吏賢否。舉求遺逸。敦禮高年。存問孤窮。伸理冤滯。則下情庶可周知。官吏有所恐惧也其四曰刑部都察院職典刑名。而大理寺尤專詳讞。居是職者。必得其人。其官属宜從堂上正佐官精加考覈。庸劣不稱者黜之。貪婪苛刻者罪之。其有作奸犯科者。責令互相糾舉。不許故縱。違者一體論罪。 其五曰舊制刑部都察院罪囚、皆送大理寺審錄無冤、然後發落、有異詞者駁正之。所以法得其平。罪得其當。今大理寺乃同原問官會審。設有冤抑。囚何敢辯。宜令如舊制。敢再紊成法者罪之。 其六曰在京各衛成造海船等件、所有物料。雖是官給。然有匠作原計數少。或該科放支斤兩不足。率令軍民賠補。頭會箕歛。侵損非細。宜令工部委官與管工官從實覆。計不足之數。官為補支。不得科擾軍民。該庫關領之際。必依足數放支。巡視御史等官。就于庫外覆較明白。封記放出。若官吏減損其數。而御史等官不行執法從公較騐。一體罪之。 其七曰工部買辦諸色物料、中間或京庫見有、或非急用之物。一槩泒下。今襍色物料派州縣者每供官吏之除扣及奸商之侵領而巳有司得以科擾作弊。宜令工部查非急用之物。即皆停止。若京庫見有。則就関支。免致科泒。民受其害。 其八曰各處人民、賠納官物、多有貧難、賠償不得。而以其情告官。官不為理。更加督促。計窮勢迫。願投充軍。原其本情。豈所得巳。今後若有此等。合准所告。其賠納官物免追 其九曰各處逃軍逃囚。多有藏匿山林。畏罪不出。因而糾眾為非。宜令兵部榜諭。許以自新。就于所在官司首告與免本罪。軍還原伍。囚送所司發落。 其十曰各處犯罪、問發北京為民、及充軍種田者、或有逃逸、例皆全家起發、若有原籍丁多、粮重應當別差、及充軍等項、全家起發、似亦未宜、今後如有此等止取一丁。連家小先發赴屯如得原逃正身。依律斷遣。免其全家起發。

  夏忠靖公集(頌 疏)

  夏原吉

  ◆頌

  河清頌

  平安南頌

  瑞應騶虞頌

  瑞應白烏頌

  ○河清頌 【 并序 河清】

  永樂二年、冬十二月十七日、至永樂三年春正月十八日、黃河水清、凡數百里。於是秦王及高平王相繼奉表稱賀 上謙讓弗居、群臣固請、咸謂不可不承天心、以虛靈貺、遂俯狥輿情、受賀于奉天殿、慶協神人、歡騰朝野、猗歟盛哉、誠亘古以來、非常之奇遇也臣伏念自古王者政平、地出醴泉、聖人在位、海不揚波、禎祥所見、必有非偶然者、矧今 皇上以天縱聖神、削平內難、簡賢命良、省刑薄賦、恩覃乎遠邇、德被乎??虫魚至和氤氳、充滿無間、由是嘉禾生、仁獸至、野蠒成、神龜出、然猶未足以擅厥美。廼致黃河水清。綿亘數百里。豈非天意、欲以彰 皇上之潔白一心、澄清九有、內體乾德、外著陽剛、故特以此而為休徵之應哉、是盖不獨為 皇上一身之慶、而且為華夏億兆民之慶、不獨為 朝廷今日之祥、而且為宗社千萬世之祥矣、臣原吉忝綴六卿、獲瞻盛事、雖匪才淺學、莫克稱揚、然忻忭之餘、不容自默、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於皇 太祖。孔神孔武。受命自天。奄有下土綱陳紀立。禮備樂明。熙熙皞皞。民樂太平。帝??馭上征、作賓于帝。群姦肆欺。搆難生厲。穆穆我 皇應天順人。嗣承寶曆。大命維新。廼揚聖謨廼闡舊制。億兆止?帚心。蠻夷奉贊。餘祲屏息。至和誕敷。天錫靈貺。用作真符。既有嘉禾。復有仁獸。野蠒神龜。迭見先後。所發未艾。黃河載清。亘數百里。湛徹虛明。華彩畢呈。光輝交煥。澡浴日星。涵濡雲漢。無污不滌。無垢不消。無微不鑑。無蘊不昭。造化周旋。孰為臻此。垂象從類。以彰厥美。繫 皇秉心。淵淨潔澄。日新又新。 聖德孔宏。爰熙庶務。昭融洞徹。光臨下土。如彼日月。體信達順。上格于天。天道不違。因河以宣。彼河斯清。匪氷所發。維皇治功。維 皇心法。治功心法。曷徵于河源深流長遺祉之多。 聖子神孫。繩繩繼繼。於千萬年。永配天地。

  ○平安南頌 【 并序 平安南】

  聖天子以 皇天眷顧之隆、 太祖高皇帝付託之重、乃 御大歷服、典司神人、綱舉目張、禮明樂備、品物咸遂、福祥並臻、五年于茲矣、而安南賊臣黎季犛、戕暴其君、魚肉其民、侵逼鄰邦、侮辱朝使、 皇上以戎狄蠻貊、不可律以中國憲度、逭誅曠罰久矣、季犛不知悔禍、益肆姦狂、於是內而百官。外而占城。合辭請討。 皇上乃狗輿情、命大將帥師征之、中軍擣其中、左軍折其翼、右軍犄其角、而占城舟師、復扼其奔逸之路、季犛自知罪在不赦、冒死力抗、然而上下解體、兵敗身縛、其脅從將領、邊遠部落、悉皆蒲伏乞哀。受命于吏。請比內郡。乃立都指揮布政按察諸司、選用守令、以撫安其眾、累世逋寇、一朝剪除、報至闕庭中外稱慶、臣按周宣王平淮夷、唐太宗擒頡利、當時文人咸形諸賦詠、以紀宏休、臣職備民曹、敢不採摭事實、揄揚帝載、發為歌頌、以顯示無極、頌曰於昭上帝。眷命我 皇。上承大統。下撫萬方。孰危未寧。孰昧未明。敷我彝典。俾各遂成。旰食宵衣。不自滿假。方吐圓髗、咸藉陶冶、萬山宗泰。眾星拱北。駢首弭志。無思不服。相彼安南。稊米黑子。敢爾跳梁。干我天紀。命將往問。出車彭彭。彼頑率酲。奮臂以亢。乃哀其徒。鷄翎是扼。金鼓一鳴。倒戈以北。湯湯富良。彼恃天塹。我師飛越。胆寒心顫、土崩瓦解、逃生無門、艸薙禽獮。噍類罔存。爰立司牧。樹守設宰。弔問無辜、恤其飢餒、乃旬乃宣、于仁于禮、簞食壺漿、我 皇外徯稽顙致詞、始迷不知、詎意今朝、重覩漢儀、止?帚語耄倪、服我疆畎、我怙我恃、父母不遠、仰祝 聖主、億載萬年、 聖子神孫、寶祚綿緜、舍漢事而引宋事何其不典然鉅公之作不宜律以文也周伐淮夷、江漢歌雅、宋擒劉鋹、凱歌獻社、斯皆內地、奚足揄揚、矧茲駿功、可無頌章、爰摭事實、載陳盛美、勸忠堲頑、垂示無巳、

  ○瑞應騶虞頌 【 并序 騶虞】

  洪惟 皇帝陛下、纘承大統、克勤庶政、聲教誕敷、仁恩旁洽、天地既位、萬物自育、而瑞應駢臻、不可殫記、乃宣德四年春、滁之來安、有騶虞二、見于石固山、南京守臣襄成伯臣李隆、以之獻于闕下、詔賜群臣觀之、盖猊首虎軀。白質黑章。修尾隅目。而其性甚馴。真盛世之瑞物也。臣原吉退而稽諸載籍曰、騶虞仁獸也、天下太平、人君有至信之德則應、竊嘗考之往古、惟見詠于周之詩人、自時厥後、千數百年之間、曠焉莫之覩、我朝自 太祖高皇帝、肇興鴻業、至于 太宗文皇帝、紹承厥緒、積德累仁、至深至厚、海內康寧、四方無警、然後騶虞迭出、臣獲見焉、及我 皇上踐祚以來、禮樂刑政、號令法度之施、一遵 祖宗之舊、與民為信、無所更革、故和氣充周、而茲仁獸復見于滁、滁固畿內之地。且又兩端並出。匹休麗美、何其盛哉、 聖德之所感孚、 皇天之所眷佑、于此端可見矣、昔者白雉獻于越裳。天馬來自西域。猶且紀諸策書。見于歌詠。傳誦至今。矧茲嘉瑞。出于中國畿內之近者乎。是宜被之聲詩、以昭 聖德垂示無窮、臣雖拙于文辭、然躬覩盛美、不敢以默、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惟我 聖皇。總統萬方。禮樂明備。治具畢張。民安其所。物無疵癘。和氣氤氳。鍾為嘉瑞。惟茲嘉瑞。匪熊匪貔。匪角匪鬣。曰惟騶虞。玄靈之文。玉雪之質。修尾回風。雙瞳炯日。飢不暴物。行避生蒭。由心之仁。匪人之驅。神行電邁。千里一息其性則然。不以其力。侶遊儷美。同出一時不產他邦。乃在郊畿。守臣致之。獻于丹闕自然馴伏 聖情欣悅。百辟環覩、歡動明廷、曰惟茲獸、瑞世之徵、惟瑞之徵、惟 天子聖、聖德格天、受天之慶、惟慶之錫、惟 天子明、聖壽齊天、億千萬齡、

  ○瑞應白烏頌 【 并序 白烏】

  景陵全盛之朝又值好文之主當時待從多先朝舊德典頌之文未称盛美[email protected]

  皇帝臨御之五年、實為宣德之四年、廣東海陽民以二白烏來獻、進覽之次、賜羣臣觀于廷、雪質瓊姿、玄眸玉喙、怡然馴淑之態、充然慈孝之心、誠盛代之嘉禎、太平之上瑞、其出也、豈偶然哉、謹按瑞應圖曰、帝王禮敬宗廟、備于孝慈、則白烏見、又曰帝王肅敬宗廟、仁孝篤至、則白烏見、欽惟我 皇上稟聰明睿智之資、備文武聖神之德、自纂承丕緒以來、夙夜孜孜勵精圖治、簡任賢俊、而興修禮樂、旌別淑慝、以振立紀綱、明罰慎刑、期民無愁嘆之聲、薄賦輕徭、冀野有謳歌之樂、至于承事宗廟、則尤嚴禮敬、奉養 聖母、則篤盡孝誠、無一事而不適中、無一物之不得所、是以穹祗昭格、海宇清寧、和氣充溢乎兩間。皇風彌布乎六合、凡諸福之祥、諸物之瑞、莫不駢臻疊至、以應昌期、然不能一二足也、故此白烏雙見于海陬、而其民之愛戴乎上者、不遠萬里、貢于闕庭、以兆我國家萬萬年太平悠久之徵、以昭我 皇上萬萬年仁孝廣大之德、猗歟盛哉、臣叨列清班、獲瞻奇瑞、雖才識疏陋、不足以稱揚盛美、然欣忭之餘、不能自默、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於昭我 皇、聖神文武、纂承丕圖、撫有九土、九土奕奕、兆姓蚩蚩、匪弘治化、曷臻雍熙、乃殫 聖衷、乃勤 聖質、宵分而衣、日昃而食、旌別淑慝、登崇俊良、制禮作樂、振紀立綱、禮樂昭宣、紀綱明肅、惟賦惟刑、是輕是恤、百度既飭、庶績咸熙、仰惟宗廟、敢忘孝思、孝思維何、奉先追遠、禴祠烝嘗、一嚴禮典、載惟 聖母、壽慶天齊、致孝至養、前聖曷希、於周有昌、於虞有舜、 皇心之同、篤盡敬順、敬順既篤、聖德益隆、穹祗昭格、神明感通、充充兩間、和氣勃欝、靈貺薦臻、嘉祥疊出、乃歲巳酉、七月仲秋、爰有雙烏、見于海陬、雪質鮮明、霜姿瑩潔、修喙若瓊、玄眸點墨、不驚而擾、不暴而侵、馴淑之態、孝慈之心、貯以雕籠、羃以文帛、遠駕星軺、入貢天闕、龍顏悅視、臣鄰聚觀懽騰丹陛、喜溢金鑾、惟此雙烏、實國之瑞、 聖壽以彰、 聖心以慰、嗟嗟小兆、叨際清時、覩此嘉瑞贊詠敢稽、惟 皇聖明、道超三五、安輯羣黎、繩其祖武、惟皇聖明、壽齊天地、萬億子孫、傳承無替、

  ◆疏

  蘇松水利疏

  ○蘇松水利疏 【 開濬三江】

  忠靖公治水我吳厥功甚偉考其文集及永樂實錄經畫湮沒殊為可恨

  上以蘇松水患為憂、命臣時往疏治、八月遣都御史俞吉齎水利集以賜臣原吉、使講究拯治之法是原吉上奏、但臣奉職不稱、重貽宵旱之憂、夙夜驚惕、惟勤咨訪、欽承 聖諭、愧感交集、臣與同事官属、及諳曉水利者、參弓??輿論、頗得梗槩、盖浙西諸郡。蘇松最居下流。嘉湖常三郡土田下者少。高者多。環以太湖。綿亘數百里、受納杭湖宣歙諸州溪澗之水。散注澱山等湖。以入三泖。頃為浦港湮塞匯流漲溢。傷害苗稼。拯治之法。要在浚滌吳淞江諸浦。導其壅塞。以入于海。但吳淞江延袤二百五十餘里。廣一百五十餘丈。西接太湖。東通大海。前代屢疏導之。然當潮汐之衝。沙泥淤積。屢浚屢塞。不能經久自吳江之長橋至夏駕浦。約一百二十餘里。雖云通流。多有淺狹之處。自夏駕浦抵上海縣南蹌浦口一百三十餘里。湖沙漸漲。潮汐沙壅障。茭蘆林?耴生。已成平陸。欲即開浚。工費浩大。且灩沙游泥。浮泛動盪難以施工臣等相視得嘉定之劉家港。即古婁江。徑通大海。常熟之白茅港。徑入大江。皆係大川。水流迅急。宜浚吳淞江南北兩岸安亭等浦港。以引太湖諸水入劉家白茅二港。使直注江海。又松江大黃浦。乃通吳淞江要道。今下流壅遏難流傍有范家洪至南蹌浦口可徑達海。宜浚令深濶。上接大黃浦以達泖湖之水。此即禹貢三江入海之迹。俟既開通。相度地勢。各置石閘以時啟閉每時水涸之時。人築扜岸以禦暴流。如此則事功可成。於民為便也。

  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十四終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