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靖康稗史笺证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靖康稗史之七

  宋俘记笺证

  大金应天顺人,鞭挞四方,汴宋一役,振古铄今。自来战伐,必乘衰微,宋当靖康,犹称极盛。我军所至,如摧枯拉朽,匪宋之微翳;我兵力实冠三古,国虽备武孰克。当斯幕府,仰体圣意,不屋其社,顿兵城闉,冀得悔祸。彼昏闇昧,寡信轻诺,父子君臣,若合一辙。五千万金,信口漫承,实负富强,谓可践诺。不计财力,致质妻孥。犹有奸奄,腾说幕府,标其艳冶,献媚居功。坐令宫闱,辱甚石晋。是虽人事,亦有天道。翳彼太祖,上欺孤寡,得国之始,已非正道。继以太宗,勘平十国,阳示宽厚,不俘妻孥。时假内朝,尽遭淫辱。居心刻恶,历古所无。天鉴不远,祸延后嗣。授人以柄,使括其囊。尽室偕行,实相为报。用纪其详,为世金鉴。有国家者,庸有取焉。可恭撰。

  ▲天会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既平赵宋,俘其妻孥三千余人,宗室男、妇四千余人,贵戚男、妇五千余人,诸色目三千余人,教坊三千余人,都由开封府列册津送,诸可考索。入寨后丧逸二千人,遣释二千人,廑行万四千人。北行之际,分道分期,逮至燕、云,男十存四,妇十存七。孰存孰亡,瞢莫复知。追溯临憘,贯分六道,阇母、谷神两道,纪载犹缺,余虽详略不同,要有笔札可推。删繁纪要,以存其人,凡分宫眷、宗室、戚里、臣民四卷。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四年「闰月壬辰朔,宋出兵拒战,宗望等击败之。癸巳,宗翰至汴。丙辰,克汴城。」按以朔推之,丙辰为二十五日。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元年「闰月……丙辰,妖人郭京用六甲法,尽令守御人下城,大启宣化门,出攻金人,兵大败……金兵登城……京城陷。」

  按宋、金二史所记陷汴日期同,则「天会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云云,「年」下当脱「闰」字。

  ▲首起: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妇女三千四百余人,濮王,晋康、平原、和义、永宁四郡王皆预焉,都统阇母【即多昂木】押解。

  天会五年【宋建炎元年】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妇女一千九百余人,男丁无考。居甘露寺。

  △南征录汇: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六日,遣多昂帜烈率兵二万,押送宗室、驸马家属三千余人及金银表缎车北归【见武功记。】」按「多昂帜烈」当是「多昂木」之同名异译。盖二十六日下令,二十七日启程也。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八赵子砥燕云录:「东京去取宗室嗣濮王仲理以下姨■〈女监〉命宗女等千八百余口至燕山仙露寺养膳……」

  又同书卷二一0绍兴十二年八月十日引王若仲北狩行录亦云「宗室自濮王仲理以下别居仙露僧舍。」呻吟语:宗室濮王仲理等一千八百余人,仍留燕山仙露寺……」似作「仙露」是。

  ▲六年七月,迁通塞州。十二月,迁韩州,存男、妇九百余人。

  △呻吟语:建炎二年七月:「谋泄,疑及二帝,又请北行,并迁宗室至通塞州,去燕京一千五百里。」是年「十月二十六日,虏徙二帝、诸王、驸马、内侍、宫眷于韩州。」又云诸宗室,「及是,转辗流徙,存者九百余人,虏酋令徙韩州,给田四十五顷,种莳自给。」

  ▲八年七月,迁咸州,四郡王别从昏德行。

  △呻吟语:建炎四年「七月,又徙二帝于胡里改路五国城。舟行至东路,都统孛堇习古传虏主命,减去随从宗室仲瑅等五百人、内侍黎安国等三百人,流离咸州道中。惟和义郡王有奕,永宁郡王有恭,燕王府节使有章、有亮,越王府节使有忠。有德六人从。」

  ▲九年十一月,存五百余人,迁上京,编充兵役,婢媪守把宫院。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九年「十一月己未,迁赵氏疏属于上京。」

  呻吟语:绍兴元年「十一月,虏迁咸州道中近支宗室仲恭、仲瑥五百余人至上京。」

  ▲二起:昏德妻韦氏,相国、建安两子,郓、康两王妻妾,富金、嬛嬛两帝姬,郓、康两王女,共三十五人,真珠大王设野母【粘没喝长子、】盖天大王赛里【名宗贤、】千户国禄、千户阿替计押解。

  天会五年三月二十八日,自寿圣院刘家寺皇子寨起程,五月二十三日入上京洗衣院。

  △青宫译语:「天会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午,国相左副元帅【名粘没罕、】皇子右副元帅【名斡离不】命成棣随珍珠大王【名设野马,国相长子、】千户国禄、千户阿替纪押宋韦妃【康王之母,】邢妃【康王之妻,】朱妃【郓王之妻,】富金、嬛嬛两帝姬【康王之妹,】相国王【赵梴、】建安王【赵■〈木英〉】等先至上京……」五月「二十三日抵上京,仍宿毳帐。」

  ▲三起:重昏妻妾、珠珠帝姬、柔嘉公主,共三十七人,宝山大王斜保【粘没喝次子、】盖天大王赛里押解。

  天会五年四月初一日,自斋宫起程,十八日抵燕山,居愍忠祠。十月,与昏德会。

  △南征录汇:天会五年「四月一日,国相退师,分五起,宝山大王押朱后一起,固新押贡女三千人二起……」

  呻吟语:靖康二年「四月朔,宿胙城界,朱后车亦至,斡离不令与韦后同行,护送者粘罕次子宝山大王,宫女三千,别有虏酋固新严兵押送。」又云:「闻朱后以下三十余人四月十八日到此,居愍忠祠。韦后以下二十余人同日过此,即赴上京……」又云:「七月初十日,靖康帝、祁王太子至自云中,馆愍忠祠。」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八赵子砥燕云录:「七月初,渊圣至自云中,驻跸燕山愍忠寺,朱皇后、太子祁王、三郡王,圣眷同处,侍帝侧,金人供奉如道君之礼。二圣两寺居处,七月上旬,于昊天寺相见……」按「十月与昏德会」云云,疑「十」是「七」字之误。

  ▲四起:昏德公,燕、越、郓、肃、景、济、益、莘、徐、沂、和、信十一王,安康、广平二郡王,瀛、嘉、温、英、仪、昌、润、韩八国公,诸皇孙,驸马,昏德妻妾、奴婢共一千九百四十余人,万户额鲁观【名宗隽】、左司萧庆、孛堇葛思美押解。

  天会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夜,自斋宫及青城国相寨移至刘家寺皇子寨。二十九日起程,五月十三日抵燕山,居延寿寺。十月,迁中京,居相国院。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二年三月「丁巳,金人胁上皇北行。」按是月辛卯朔,丁巳为二十七日,此日上皇离斋宫至刘家寺。

  呻吟语:「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九日黎明,太上启跸,共车八百六十余两,发自刘家寺。」四月「三十日,斡酋令太上、郑后、贡女三起先行,五月十三日抵燕山。计程五百三十里。」十八日,「斡酋请太上看球射,旋送太上、郑后以下九百余人馆延寿寺,供张甚厚。」「虏以康王兵盛,又请二帝北徙,九月十三日出燕山东门……十月十八日抵中京,计程九百五十里。地即霫郡古奚国【改大定府,】在燕山北,馆于相国院,故契丹相国第。」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五年「冬十月……宋二帝自燕徙居于中京。」

  ▲六年八月,迁上京,居元帅甲第。十二月,迁韩州。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六年七月,「以宋二庶人赴上京。」八月「丁丑,以宋二庶人素服见太祖庙,遂入见于干元殿。封其父昏德公、子重昏侯。」十月「戊寅,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韩州。」

  呻吟语:天会六年八月「二十一日,二帝抵上京行幄。」「十二月二十六日,二帝抵韩州,和王薨于途。」

  ▲八年七月,迁五国城。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八年七月,「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鹘里改路。」

  呻吟语:建炎四年「七月,又徙二帝于胡里改路五国城。」

  ▲五起:帝姬、王妃等一百有三人,侍女一百四十二人,二皇子元帅斡离不【名宗望】押解。

  天会五年三月二十九日,自刘家寺皇子寨寿圣院起程,五月十九日抵燕山,居皇子寨府。

  △南征录汇:「三鼓起程,分作七军,从官、赀重在二军,太上、诸王、驸马在三军,郑后宫属在四军,王妃、帝姬在五军,额鲁观、萧庆为都押使,车八百六十辆【见札记、闲谈、随笔。】」按「三鼓」上有大段脱文,然此「三鼓」在三月「二十八日」后,「四月一日」前,则必三月二十九日无疑。

  呻吟语:「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九日黎明,太上启跸,共车八百六十余两,发自刘家寺。夜宿封邱界,太上以下及虏酋毳帐二,布棚四十八为一围;郑后以下及虏酋萧庆毳帐三,布棚八十八为一围,皆有馆伴朝夕起居;帝姬以下及虏酋斡离不毳帐五,布棚十二为一围。」然则帝姬、郑后宫属与太上分军同行则明矣,可证诸帝姬等确三月二十九日于刘家寺北行。

  又同书:「五月初一日,真定万户宴斡酋,帝姬、王夫人等,坐骑以从,番人聚观如潮涌。屯驻四日,候诸军尽发,初五日起程,十七抵燕山……帝姬等馆帅府。此作「十九日抵燕山」,未知孰是。

  ▲六起:贡女三千一百八十人、诸色目三千四百十二人,右监军固新【即谷神,名布尹(按当作希尹)】、左监军达赉【即挞懒,名昌】押解。

  天会五年四月初一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五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实存贡女二千九百人,诸色目一千八百人,分其半至上京。

  △南征录汇:靖康二年「四月一日,国相退师,分作五起,宝山大王押朱后一起,固新押贡女三千人二起,达赉押工役三千家三起,高庆裔押少主四起,从河东路进发【见秘录。】」

  呻吟语:靖康二年五月「十九日……闻贡女三千人、吏役三千家,器物二千五十车,是日始至,点验后,半解上京,半充分赏……」按此作「五月十九」,不作「五月二十七」,未知孰是。

  ▲七起:重昏侯、太子、祁王、缨络帝姬及从官十二人、侍女一百四十四人,国相元帅粘没喝【即粘罕,名宗翰、】右司高庆裔、都统余覩【即伊都】押解。

  天会五年四月一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六月二日抵云中,七月初十日,还燕山,与昏德会。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二年「夏四月康申朔……金人以帝及皇后、皇太子北归。」

  呻吟语:靖康二年「七月初十日,靖康帝、祁王、太子至自云中,馆愍忠祠。」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八赵子砥燕云录:「二圣之北狩也,道君由滑、浚至燕山,渊圣由淮阳至云中……七月初,渊圣至自云中,驻跸燕山愍忠寺……二圣两寺居处,七月上旬,于昊天寺相见……」

  ○宫眷

  ▲昏德公赵佶,宋为道宗。

  △宋史卷一九徽宗纪:徽宗「讳佶,神宗第十一子也。」

  又同书卷二二徽宗纪:宣和七年十二月「庚申,诏内禅,皇太子即皇帝位。尊帝为教主道君太上皇帝,居龙德宫……」

  按金史卷三太宗纪,「昏德公」乃天会六年八月金人于太祖庙献俘之后所降封,此处「昏德」云云,似作者追记时所用,此时尚无此名。

  ▲二月初七日入斋宫。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二年二月「丁卯,金人要上皇如青城。」按是月辛酉朔,丁卯乃七日。

  ▲三月二十八日,封天水郡王。

  △南征录汇: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黎明,宋太上等抵刘家寨,国相驰马至云,有诏,见立张邦昌为楚帝。古无不亡之国,想宜领会。赵佶与太祖皇帝先立盟好,今知悔祸,可封为天水郡王,赵桓可封为天水郡公。妻子相随,服饰不改,用示厚恩。」按金史卷四熙宗纪,「天水郡王」、「天水郡公」之封,乃在皇统元年。然以理考之,金人既废赵氏,另立张邦昌,则必有降封之事,或皇统乃复封乎?

  ▲四起北行,五月十三日抵燕山,馆延寿寺。十月,迁中京,馆相国院。

  六年八月,迁上京,羁元帅甲第。二十四日,献庙,降今封。

  十二月,安置韩州。

  八年七月,流五国城。

  △按以上所述,皆与上文「四起昏德公」所述同,笺证见上文。

  ▲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亡。

  △宋史卷二二徽宗纪:「绍兴五年四月甲子,崩于五国城,年五十有四。」

  呻吟语:绍兴五年「四月二十一日甲子,太上薨于五国,遗命葬内地。虏主徇宫中意,欲许之,廷议不可。」

  按金史卷四熙宗纪、呻吟语所引燕人麈,皆云徽宗死于是年「四月丙寅」,未详孰是。

  ▲先有子二十七人,七康王构,未获;八邠王材;十一仪王朴,先殁。女二十三人,均详后记。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徽宗三十一子:

  长钦宗,                 次郓王栱,(早亡)

  次兖□□,(早亡)             次和王栻,

  次郓王楷,                次信王榛,

  次荆王楫,(早亡)             次汉王椿,(早亡)

  次肃王枢,                次安康郡王楃,

  次景王杞,                次广平郡王楗,

  次济王栩,                次陈国公机,(早亡)

  次益王棫,                次相国公梴,

  次高宗,                 次瀛国公樾,

  次邠王材,(早亡)             次建安郡王■〈木英〉,

  次祁王模,                次嘉国公椅,

  次莘王植,                次温国公栋,

  次仪王朴,(早亡)             次英国公橞,

  次徐王棣,                次仪国公桐,

  次沂王■〈木咢〉,            次昌国公柄,

  次润国公枞。

  按宗室传只云「柽、楫、材、栱、椿、机六王早薨」,此则云仪王朴亦「先殁」。又,依上列顺序,康王构即高宗乃徽宗第九子。宋史卷二四高宗纪云:「讳构,字德基,徽宗第九子……」正与之合,则此处云「七」误。又邠王材乃第十子,仪王朴乃第十三子。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徽宗三十四女。」与此处「二十三女」不合。

  ▲入国后,又生六子八女:

  极,五年四月,途中小王婕妤出。

  柱,八年四月二十七日,阎婉容出。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太上生子柱,阎婉容出。」

  ▲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郑媚娘出。

  △呻吟语:绍兴元年【即金天会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太上生子檀,郑昭媛出。」

  ▲余失考。别有子女五人,具六年春生,非昏德胤。【皇统元年二月,赠复天水郡王。】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二月十九日,太上生女,邵才人出;二十七日,太上生子,阎婉容出;三月十二日,太上生子,狄才人出。」「六年春生」云云,盖指此。

  ▲妻五人:郑皇后、乔贵妃、崔淑妃、王贵妃、韦贤妃,随入斋宫。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郑皇后,开封人也……政和元年,立为皇后……汴京破,从上皇幸青城。北迁,留五年,崩于五国城,年五十二。」

  又同卷:「乔贵妃,初与高宗母韦妃俱侍郑皇后……二帝北迁,贵妃与韦氏俱。」

  又同卷:「韦贤妃,开封人,高宗母也……进封龙德宫贤妃。从上皇北迁……(绍兴)十二年四月,次燕山……八月,至临安,入居慈宁宫……二十九年,太后寿登八十……九月,得疾……俄崩于慈宁宫……」

  又同卷刘贵妃传:「妃天资警悟……宣和三年薨……帝甚悼之,后宫皆往唁,帝相与啜泣。崔妃独左视无戚容,帝悲怒,疑其为厌蛊……遂废崔妃为庶人。崔生汉王椿及帝姬五人云。」按此即崔淑妃。按王贵妃无传,据开封府状:「王德妃三十五岁,已封贵妃。」

  ▲韦二起北行,入洗衣院。十三年,遣至五国。

  △按韦妃北行及入洗衣院事,见上文「二起昏德妻韦氏」条笺证。

  呻吟语: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二月,韦后等七人出洗衣院……韦后至五国。」

  ▲余四起北行。王六月初四日殁燕山,郑八年九月初五日殁五国,乔、崔流五国。

  呻吟语:靖康二年六月「初四日。王贵妃薨。」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九月初五日,郑皇后薨于五国城,年五十二。」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二帝北迁,(乔)贵妃与韦氏俱。至是,韦妃将还,贵妃以金五十两赠高居安……复举酒酌韦氏曰:『姊善重保护,归即为皇太后;妹无还期,终死于朔漠矣。』遂大恸以别。」按崔氏无载,盖已废为庶人之故。

  ▲妾三十一人,先入青城寨:

  金弄玉、陈娇子、月里嫦娥、申观音,移居额鲁观寨。

  △开封府状:「金淑仪二十岁,名弄玉。」「裴淑容十九岁,名月里嫦娥。」「申充仪十九岁,名观音。」按陈娇子疑即陈淑容,十九岁。

  ▲金秋月、朱素辉、左宝琴、新刘娘,移居萧庆寨。

  △开封府状:「金贵仪十九岁,名秋月。」「朱昭仪十八岁,名素辉。」「刘充容二十岁,名新刘娘。」按左宝琴疑即左充仪,年二十一岁。

  ▲李珠媛、萧金奴、席珠球,移居葛思美寨。

  △开封府状:「萧修媛十九岁,名金奴。」「席充媛十八岁,名珠珠,即席美人。」按李珠媛疑即李昭容,年十九岁。又「席珠珠」,此处作「席珠球」,疑误。

  ▲朱桂林、曹柔、周镜秋、徐散花、林月姊、王月宫、阎宝瑟、任金奴、林菱香、余羞花、王三宝奴、郑媚娘、蒋敬身、陆娇奴、毛朱英、黄宝琴、陈大和、秦怀珊、奚巧芳、江南春,均四起北行。

  △开封府状:「徐顺容二十一岁,名散花。」「林婉仪二十三岁,名月姊,即林美人。」「王婉容二十九岁,名月宫。」「任婉容二十一岁,名金奴。」「林昭容二十岁,名菱香。」「余昭容二十五岁,名羞花。」「王昭容二十四岁,名三宝奴。」「郑昭媛二十一岁,名媚娘。」「陆修仪二十一岁,名娇奴。」「黄修容二十岁,名宝琴,即琅琊夫人。」「江充媛二十岁,名南春。」按朱桂林疑即「朱贵仪,三十九岁。」曹柔疑即「曹顺仪,三十二岁。」周镜秋疑即「周顺容,二十五岁。」蒋敬身疑即「蒋修仪,四十一岁」。毛朱英疑即「毛修容,三十二岁」。陈大和疑即「陈修媛,二十八岁」。秦怀珊疑即「秦充容,二十九岁」。奚巧芳疑即「奚充媛,二十四岁」。

  ▲至五国后,任金奴生一子;阎宝瑟十一年九月初四日殁,生一子;郑媚娘生子檀。

  △呻吟语:建炎三年【即金天会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太上生子柱,阎婉容出。」「绍兴三年【即金天会十一年】九月初四日,阎婉容薨。」绍兴元年【即金天会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太上生子檀,郑昭媛出。」

  ▲宠婢封婕妤、才人、贵人、美人者四十一人,先入青城寨,随行入刘家寺寨,五起北行。

  曹小佛奴,移居葛思美寨。

  △呻吟语:靖康二年四月「初七日,次汤阴,馆伴阿林葛思美盗后宫曹氏……」

  ▲至燕山后,新王婕妤、小王婕妤、周春桃、狄金奴、邵元奴归昏德。新王、周、狄、邵六年春各生子女一,均随至五国。

  △开封府状:「新王婕妤二十岁。小王婕妤二十岁……周才人二十二岁,名春桃……狄才人十九岁,名金奴。邵才人十八岁,名元奴。」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二月十九日,太上生女,邵才人出……三月十二日,太上生子,狄才人出。」余不详。

  ▲余三十五人居燕山御寨,八月,至上京。

  后,奚拂拂、裴宝卿、管芸香、谢吟絮、江凤羽、刘蜂腰、刘菊山、阎月娟、朱柳腰、俞小莲入洗衣院。

  △开封府状:「奚婕妤十七岁,名拂拂。裴婕妤十八岁,名宝卿,即奉国夫人。管婕妤十九岁,名芸香。谢婕妤十九岁,名咏絮(按与此作「吟絮」异)。江婕妤十九岁,名凤羽……刘婕妤十八岁,名蜂腰,即刘美人……刘婕妤十九岁,名菊仙(按与此作「菊山」异),即平国夫人。阎婕妤十九岁,名月媚(按与此作「月娟」异),即三水夫人。朱才人十八岁,名柳腰……俞美人十七岁,名小莲。」

  ▲莫青莲、叶小红、李铁笛、邢心香、姚小娇、罗醉杨妃、程云仙、高晓云、小金鸡、邢小金、卢袅袅、周河南、景樱桃、何羞金、辛香奴、徐癸癸、朱凤云、冯宝玉儿、芮春云、曾串珠、顾猫儿,入斜也、讹里朵、达赉、阇母、希尹、兀朮及诸郎君寨。

  △开封府状:「莫才人十八岁,名青莲。」叶才人十九岁,名小红……李才人二十八岁,名铁笛……邢才人十八岁,名心香,即邢夫人。姚才人二十岁,名小娇奴,即姚夫人。罗才人二十岁,名醉杨妃,即罗夫人。程才人十八岁,名云仙,即程夫人。高才人二十一岁,名晓云,即南徐夫人。金才人二十一岁,名小金鸡。邢贵人二十二岁,名小金。卢贵人十九岁,名袅袅。周贵人十八岁,名河南。景贵人十七岁,名樱桃。何贵人二十四岁,名羞金。辛贵人十九岁,名香奴……徐美人十九岁,名癸癸。朱美人二十一岁,名凤云。冯美人十九岁,名宝玉儿。芮美人二十岁,名春云。曹美人二十二岁,名串珠(按与作「曾串珠」者必有一误)。顾美人二十一岁,名猫儿。」

  ▲邱巧云、郭小奴、方朝云、卫佛面道殁。

  △开封府状:「郭婕妤十九岁,名小奴,即郭夫人……方才人二十岁,名朝云……卫贵人十七岁,名佛面,即卫美人。」按其殁无考。

  ▲婢封夫人者六十七人,先入青城寨。

  李春燕归张邦昌为后。

  △开封府状:「华国李夫人二十一岁,名春燕。」

  宋史卷四七五张邦昌传:「初,邦昌僭居内庭,华国靖恭夫人李氏数以果实奉邦昌,邦昌亦厚答之。一夕,邦昌被酒,李氏拥之曰:『大家,事已至此,尚何言?』因以赭色半臂加邦昌身,掖入福宁殿,夜饰养女陈氏以进。及邦昌还东府,李氏私送之,语斥乘舆。帝闻,下李氏狱,词服。」

  南征录汇:天会五年【宋靖康二年、建炎元年三月】「帅府以宋华国靖献夫人李氏及宫人十辈赐邦昌为后……【见札记】」

  ▲陈桃花、杨春莺、郭佛逃、曹大姑归真珠大王寨。

  △开封府状:「宏农杨夫人十九岁,名春莺……曹夫人十九岁,名大姑。」按开封府状无「郭佛逃」其名,然「福国邢夫人十八岁,名佛迷」,疑即其人。盖「郭」「邢」、「迷」「逃」皆形近而讹。

  ▲郑佛保、谢三奴、任玉桃、吴阿奴归宝山大王寨。

  △开封府状:「河内郑夫人十六岁,名佛保佑……会稽谢夫人十七岁,名三奴……榆林任夫人十六岁,名玉桃。陈留吴夫人十七岁,名阿奴。」

  ▲霍小凤、何青凤入高庆裔寨。

  △开封府状:「霍夫人二十一岁,名小凤……何夫人二十岁,名青凤。」

  ▲郑巧巧、张小花入俞覩寨。

  △开封府状:「郑夫人十九岁,名巧巧……景国张夫人二十四岁,名小花。」按「俞覩」即「余覩」,同名异译。

  ▲王猫儿、刘百古、章好郎、孙心奴入兀室寨。

  △开封府状:「南阳王夫人十九岁,名猫儿……章夫人二十一岁,名好郎。」按开封府状无作「百古」「心奴」者,然「益国刘夫人二十一岁,名百哥……孙夫人十九岁,名星奴。」疑即其人。

  ▲费兰姑、吴富奴、朱燕姑、刘夗央入娄宿寨。

  △开封府状:「费夫人十九岁,名兰姑……邹国吴夫人二十三岁,名富奴……钜鹿朱夫人二十二岁,名燕姑……许国刘夫人二十一岁,名鸳鸯。」按「娄宿」即「娄室」,同名异译。

  ▲沈金男、马兰瘦入刘思寨。

  △开封府状:「沈夫人十九岁,名金男。」按开封府状无名「兰瘦」者,然「马夫人十八岁,名兰秀。」疑即其人。盖「瘦」「秀」音近而讹。

  ▲韦月姑、张贝姑、卫福云、刘阿奴、文杨妃、王赛莲、刘月奴、乔瑞芳、黄朱红、张月仙、向袖云、彭佛哥、梁温和、王翦云、吴端姑、钟大宝、王月奴、杨吉保、叶金姑、恽花云、张花媚、王金姑、李巧郎、黄观音、李双飞、姜银铃、徐春罗、曾四面、田倩云,李仙桃、苟玉虎、顾小郎、褚观音、潘玉儿、任蕙卿、刘春芳、王红奴、芮二南、王杏林、纪男郎、汤三姑、邢(柳)柳姊、汪和姑、于一翦红,均七起北行,道殁十一人,余入云中御寨。

  △开封府状:「荣国韦夫人二十四岁,名月姑。」「张夫人二十四岁,名贝姑。」「卫国顾夫人二十三岁,名福云。」按依例,「卫福云」当作「顾福云」。「刘夫人二十一岁,名阿奴。」「文夫人二十二岁,名杨妃。」「三原王夫人二十二岁,名赛莲花。」「河间刘夫人二十二岁,名月奴。」「乔夫人二十二岁,名瑞芳。」「黄夫人二十一岁,名朱红。」「清河张夫人二十一岁,名月仙。」「向夫人二十一岁,名岫云。」按「岫云」是,「袖云」非。「彭夫人二十一岁,名佛哥。」「梁夫人二十一岁,名温和。」「王夫人二十岁,名翦云。」「承国吴夫人二十岁,名端姑。」「钟夫人二十岁,名大宝佛。」「王夫人十九岁,名月奴。」「杨夫人十九岁,名吉保。」「叶夫人十九岁,名金姑。」「恽夫人十九岁,名花云。」「荣阳张夫人十九岁,名花媚。」「康平王夫人十九岁,名金姑。」「寿阳李夫人十九岁,名巧郎。」「江夏黄夫人十九岁,名观音奴。」「李夫人十九岁,名双飞。」「姜夫人十九岁,名银铃。」「鲁国徐夫人十九岁,名春罗。」「曾夫人十九岁,名四面笑。」「田夫人十九岁,名倩云。」「定国李夫人十八岁,名醉仙桃。」「荀夫人十八岁,名玉虎儿。」按「荀玉虎」文作「苟玉虎」,异。「纪国顾夫人十八岁,名小郎。」「褚夫人十八岁,名醉观音。」「潘夫人十八岁,名玉儿。」「慎国任夫人十八岁,名蕙卿。」「平原刘夫人十八岁,名春芳。」「太原王夫人十七岁,名红奴。」「芮夫人十七岁,名二南。」「顺国王夫人十七岁,名杏林。」「纪夫人十七岁,名男郎。」「阳夫人十七岁,名三姑。」按「阳」疑文作「汤」是。「徐国邢夫人十七岁,名柳姊。」按「柳姊」,文作「柳柳姊」,衍一「柳」字,今删。「江夫人十七岁,名和姑。」按「江」文作「汪」。「于夫人十七岁,名一翦红。」

  ▲长子重昏侯赵桓,即靖康帝。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讳桓,徽宗皇帝长子……初名亶……崇宁元年二月甲午,更名烜,十一月丁亥,又改今名。」

  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六年八月「丁丑……封其父昏德公,子重昏侯。」此处「重昏侯」似追记时所用。

  ▲正月初十日入斋宫。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二年正月「庚子,金人索金银急,何■、李若水劝帝亲至军中,从之,以太子监国而行。」按是月辛卯朔,庚子为十日。

  ▲二月二十八日封天水郡公,七起北行,六月初二日抵云中。

  △按「封天水郡公」事,参见上文「三月二十八日封天水郡王」条笺证。此作「二月二十八日」,在张邦昌称楚帝之前,疑误。「抵云中」事,参见上文「七起」之笺证。

  ▲七月初十日,抵燕山,馆愍忠祠,与三起会。

  △按此条已参见上文「七起」之笺证。

  ▲十月,随昏德流徙至五国城。

  六年八月,献庙时降今封。

  △按以上见上文「四起」之有关笺证。

  ▲先有子谌、女柔嘉。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钦宗皇太子谌,朱皇后子也。政和七年生……靖康元年……四月,诏立为皇太子。」

  按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不载钦宗女,然开封府状皇孙女三十人,首列柔嘉公主,时年七岁。

  ▲入国后,生二子:

  谨,五年九月,朱慎德妃出。

  △呻吟语:靖康二年【即金天会五年】「九月初六日,靖康帝生子谨,慎德妃出。」

  ▲训,七年七月初六日,郑庆云出。

  △呻吟语:建炎三年【即金天会七年】「七月初六日,少帝生子训,郑夫人出。」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训乃北地所生……后有自北至者,曰:『渊圣小大王训,见居五国城』。」

  ▲女二:

  七年四月、十年六月生,皆狄玉辉出。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八年】「正月十七日,少帝生女,郑夫人出。」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少帝生女,慎德妃出。」「绍兴二年【即金天会十年】六月,少帝生女,狄夫人出。」则北迁后,钦宗实生三女,其一为狄玉辉出,与此处所记不同。

  ▲妻二:朱后、朱慎德妃,先入斋宫。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钦宗朱皇后,开封祥符人……钦宗在东宫,徽宗临轩备礼,册为皇太子妃。钦宗即位,立为皇后。」按宋史后妃传不载朱慎德妃事,然开封府状少帝妃嫔三十八人,首列即朱慎德妃,时年十八岁。

  ▲三起北行,四月十八日抵燕山,馆愍忠祠。

  七月,与重昏会。

  △按以上见上文「三起」笺证。

  ▲十月,随昏德流徙。

  △按「流徙」事,参上文「四起」笺证。

  ▲后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殁上京。八年七月,封贞节夫人。妃随流五国。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虏主以二帝见祖庙……朱后归第自缢,苏,仍投水薨。」

  又引燕人麈云:「是夜,少后朱氏自缢,救免,仍死于水。」

  又同书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七月「又诏,赵□妻朱氏,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永垂轸恤,宜予嘉名,可封为靖康郡贞节夫人。典重激扬,共喻朕意。」

  ▲妾封才人、夫人者十人,先入青城寨:

  刘月娥、何凤龄、郑月娥、薛长金入真珠大王寨。

  △开封府状:「刘才人十五岁,名月娥。」「何才人十六岁,名凤龄。」「郑夫人十九岁,名月宫。」按此作「月娥」,有异。「蒋夫人十六岁,名长金。」按此作「薛长金」,未知孰姓。

  ▲卢顺淑、戚小玉、韩静观、鲍春蝶入宝山大王寨。

  △开封府状:「卢才人十七岁,名顺淑。」「戚夫人二十岁,名玉。」按此作「小玉」,略异。「韩才人十八岁,名静。」按此作「静观」。「鲍夫人十九岁,名春蝶。」

  ▲郑庆云、狄玉辉三起北行,至燕山,归重昏,随流五国。

  △按参上文钦宗北迁生子二、女二之笺证,可证其二人确归钦宗,并随之流徙。

  ▲婢封内职者二十七人,先入青城寨:

  曹妙婉、卜女孟、席进士、程巧、俞玩月、黄勤殁于水。

  △开封府状:「曹内史十九岁,名妙婉。」「卜内史十九岁,名女孟。」「席内史十六岁,名进士。」「程内史十七岁,名巧。」「俞内史十八岁,名玩月。」「黄内史十六岁,名勤。」

  ▲卫猫儿自刎。

  △开封府状:「卫使令十三岁,名猫儿。」

  ▲徐宝莲、姜田田病殁。

  △开封府状:「徐尚服十八岁,名宝莲。」「姜使令十四岁,名田田。」

  ▲顾顽童、芮秀、严莺簧入宝山大王寨。

  △开封府状:「顾使令十五岁,名顽童。」「芮使令十五岁,名秀。」「严使令十四岁,名莺簧。」

  ▲杨调儿、陈文婉敕赐真珠大王。

  △开封府状:「杨尚食十六岁,名调儿。」「陈尚寝十七岁,名文婉。」

  ▲朱淑媛、田芸秀、徐钰、许春云、周南、何红梅、方芳香、沉知礼、叶寿心、华正仪、吕吉祥、褚月奴、骆蝶儿,三起北行,入洗衣院。

  △开封府状:「朱内宰二十一岁,名淑媛。」「田副宰十九岁,名芸芳。」按此作「芸秀」,未知孰是。「徐尚仪二十一岁,名金玉。」按此处作「钰」,未知孰是。「许尚仪十六岁,名春云。」「周尚服十六岁,名男儿。」按此作「南」,未知孰是。「何尚食十九岁,名红梅。」「方尚寝十七岁,名芳香。」「沈尚功十九岁,名知礼。」「叶尚功十八岁,名寿星。」按此作「寿心」,未知孰是。「华宫正二十四岁,名正仪。」「吕使令十八岁,名吉祥。」「褚使令十七岁,名月奴。」「骆使令十五岁,名蝶儿。」

  ▲子谌即太子,女柔嘉即公主,先入斋宫。

  谌七起北行,柔嘉三起北行,均随至五国。【皇统元年二月,复封天水郡公。】

  △按以上见上文「长子重昏侯赵桓」「先有子谌、女柔嘉」之笺证及「七起」、「三起」之笺证。又按,皇统二年封钦宗为天水郡公见金史卷四熙宗纪。

  ▲次子赵楷,即郓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郓王楷,帝第三子,初名焕……靖康初,与诸王皆北迁。」按此作「次子」,疑误。

  ▲三子赵枢,即肃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肃王枢,帝第五子……靖康初……遣宰臣张邦昌从枢使斡离不军,为金人所留,约俟割地毕遣还,而挟以北去。」

  ▲四子赵■〈木巳〉,即景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景王杞……靖康元年……迁太傅。二年,遣诣金营充贺正旦使。既归,又从上幸青城……及北行,须发尽白。」按杞乃徽宗第六子。

  ▲五子赵栩,即济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济王栩……靖康元年……迁太傅。同景王杞为贺金人正旦使……及索诸王家属,栩夫人曹氏避难他出,徐秉哲捕而拘之,遂同北去。」按栩乃徽宗第七子。

  ▲六子赵棫,即益王。

  △开封府状:「益王棫,二十一岁,已贬庶人。」按宋史宗室传其人当行八。

  ▲十子赵植,即莘王。

  △开封府状:「莘王植,二十岁。」按宋史宗室传,其人当行十二。

  ▲十二子赵棣,即徐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徐王棣……宣和中,改镇南军节度使……进封徐王,后从渊圣北去。」按其行乃第十四。

  ▲十三子赵■〈木咢〉,即沂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沂王■〈木咢〉……宣和中……封河间郡王……迁太保,进封沂王。后从渊圣出郊,至北方,与驸马刘彦文告上皇左右谋变,金遣人按问,上皇遣莘王植、驸马蔡鞗等对辨,凡三日,■〈木咢〉、彦文气折,金人诛之。」按其行乃第十五。

  ▲十四子赵栻,即和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和王栻……靖康元年,授瀛海、安化军节度使,检校太傅,追封和王,后从渊圣出郊。」按其人乃行十七。

  ▲十五子赵榛,即信王。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信王榛……靖康元年……进封信王。后从渊圣出郊,北行至庆源,亡匿真定境中。时马广与赵邦杰聚兵保五马山砦,阴迎榛归,奉以为主,两河遗民闻风响应。榛遣广诣行在奏之……潜善、伯彦终疑之……会有言榛将渡河入京,朝廷因诏择日还京,以伐其谋。金人恐广以援兵至,急发兵攻诸砦,断其汲道,诸砦道陷。榛亡,不知所在,或曰后与上皇同居五国城。」按其人乃行十八。

  ▲十六子赵楃,即安康郡王。

  △开封府状:「安康郡王楃,十六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亲王条有安康郡王。按其人行二十。

  ▲十七子赵楗,即广平郡王。

  △开封府状:「广平郡王楗,十五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亲王条有广平郡王。按其人乃行二十一。

  ▲十九子赵樾,即瀛国公。

  △开封府状:「瀛国公樾,十三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殁故亲王条有瀛国公,注云死于五国。按其人行二十四。

  ▲二十一子赵椅,即嘉国公。

  △开封府状:「嘉国公椅,十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殁故亲王条有嘉国王,疑即「嘉国公」之误,注云死于五国。按其人行二十六。

  ▲二十二子赵栋,即温国公。

  △开封府状:「温国公栋,九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亲王条有温国王,疑即赵栋。按其人行二十七。

  ▲二十三子赵橞,即英国公。

  △开封府状:「英国公橞,八岁。」按其人行二十八。

  ▲二十四子赵桐,即仪国公。

  △开封府状:「仪国公桐,七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亲王条有仪国公。按其人行二十九。

  ▲二十五子赵柄,即昌国公。

  △开封府状:「昌国公柄,六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殁故亲王条有昌国公,注云死于五国。按其人行三十。

  ▲二十六子赵枞,即润国公。

  △开封府状:「润国公枞,五岁。」按其人行三十一。

  ▲二十七子赵相,即韩国公。

  △开封府状:「韩国公相,三岁,即小皇子。」按其人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未载,似当行三十二。

  ▲均自斋宫四起北行。

  九子赵模,即祁王,自斋宫七起北行。

  △开封府状:「祁王模,二十岁。」又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殁故亲王条有祁王,注云死于五国。按其人行十一。北行事见上文「七起」之正文。

  ▲十八子赵梴,即相国公,以李浩为代。

  △南征汇录:天会五年【宋靖康二年、建炎元年】二月「十五日,建安郡王赵■〈木英〉死,有李浩者,貌似相国,误拘入斋宫。宋废主谋遣相国脱□,以浩为代,无隙可走,遂秘建安丧,以相国代■〈木英〉。【见闲谈。】」按赵梴行二十三。

  ▲二十子赵■〈木英〉,即建安郡王,二月十五日殁,以赵梴为代。

  △按参见前条。

  ▲均自斋宫二起北行。

  楷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殁韩州。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六月「二十六日,郓王薨。」

  ▲枢八年十月殁五国。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十月,肃王薨。」

  ▲杞九年九月生成章于五国。

  △呻吟语:绍兴元年【即金天会九年】「九月,景王生子成章。」

  ▲栩八年九月生成咸于五国。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九月……「是月,济王生成咸。」

  ▲植八年十一月生成定于五国。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十一月,莘王生子成定。」

  ▲□十年七月控昏德左右叛,坐诬,伏诛于五国。

  △呻吟语:绍兴二年【即金天会十年】六月「二十四日,沂王■〈木咢〉、驸马刘文彦首告太上左右及信王谋叛,千户孛堇按打曷即习古国王接其词。七月,遣使诘问,太上遣莘王植、驸马宋邦光渡河往辨。坚请太上自往,又遣少帝及信王榛、驸马蔡鞗、内侍王若冲往议,始许在行宫引问。沂王、刘文彦承诬。使者请太上处置,却之。使者宣命赐死。」参上文「十三子赵■〈木咢〉即沂王」条笺证。按金史卷三太宗纪天会十一年八月「戊子,赵■〈木咢〉诬告其父昏德公谋反,■〈木咢〉及其壻刘文彦伏诛。」盖其所记年月乃从五国报至上京之日。又「刘文彦」,宋史宗室传作「刘彦文」。

  ▲栻六年九月为赵■〈木咢〉谋害。曾娶刘氏,是年十二月生女一。【皇统元年嫁王安。】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和王女生,刘氏出。」「十二月二十六日,二帝抵韩州,和王薨于途。」则赵栻死与生女的日期似正相反,疑有误记。

  ▲榛天眷二年六月十九日殁五国。曾娶田氏,天会六年、九年、十年、十二年、天眷元年历生五女。燕人赵恭曾托榛名,号召山贼助宋,榛以疑狱收禁。事雪,敕赐汪氏女为妾。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八月「二十九日……信王长女生,田氏出。」九年「十二月,信王次女生。」十年「九月,信王三女生。」十一年九月「初五日,信王四女生。」十三年五月,「信王五女生。」天眷三年「六月十九日,信王薨。」所记时日略异,似皆传写之讹。按「助宋」事,参上文「十五子赵榛即信王」条笺证。

  ▲楃曾娶林氏,八年生女于五国。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安康郡王女生,林氏出。」

  ▲樾九年四月十八日自戕于五国。

  △呻吟语:绍兴元年【即金天会九年】「七月十八日,瀛国公薨。」月份有异。

  ▲椅八年九月殁五国。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嘉国公薨。」称「九月」,似概言之。

  ▲栋天眷三年生女于五国。

  △呻吟语:绍兴十年【即金天眷三年、完颜亶六年】「五月,温国公生女。」

  ▲桐天眷元年五月生成茂于五国。

  △呻吟语: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八月,相国公生子成茂。」年月有异。

  ▲柄十年十月殁五国。

  △呻吟语:绍兴二年【即金天会十年】「十月二十八日,昌国公薨。」

  ▲模天眷元年八月十一日殁五国。先于天会十三年六月生子成范。

  △呻吟语: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六月,祁王生子成范。」

  绍兴八年【即金天眷元年、完颜亶四年】「八月十三日,祁王薨。」

  ▲李浩十七岁娶耶律氏,生女于五国。八年,敕以梴聘妻韩氏配浩。十三年八月,生子成茂。

  △呻吟语:靖康二年六月「初七日,相国公、建安郡王归自上京,携所娶耶律氏、陈氏,同居愍忠祠。耶律即契丹公主、陈实内夫人,虏主赐设野马郎君,遂以配王。」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九月十六日,相国公长女生,耶律氏出。」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八月,相国公生子成茂。」

  ▲梴娶陈氏,六年五月生子成功。八年五月生子成式。敕以■〈木英〉聘妻孔氏配梴。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五月十二日,建安郡王子成式生,陈氏出。」

  ▲长女赵玉盘、次女赵金奴、三女赵金罗、四女赵福金、五女赵瑚儿、七女赵巧云,均已嫁。

  开封府状:「嘉德帝姬二十八岁,即玉盘。」「荣德帝姬二十五岁,即金奴。」「安德帝姬二十二岁。」「茂德帝姬二十二岁,即福金。」「成德帝姬十八岁。」「显德帝姬十七岁。」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嘉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曾夤。」「荣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曹晟。」「安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宋邦光。」「茂德帝姬……下嫁宣和殿待制蔡鞗。」「成德帝姬……下嫁向子房。」「显德帝姬……下嫁刘文彦。」

  ▲九女赵圆珠、十四女赵佛宝、十六女赵串珠均未嫁。

  △开封府状:「仪福帝姬十七岁,即圆珠。」「永福帝姬十六岁。」「宁福帝姬十四岁,即串珠。」

  ▲自刘家寺五起北行。

  △参见上文「五起」笺证。

  ▲玉盘入蒲鲁虎寨,天眷二年没入宫。三年十二月殁。

  △呻吟语:「绍兴十年【即金天眷三年、完颜亶六年】二月,金籍宋国王次妇嘉德帝姬……入宫。」「十二月,嘉德帝姬薨。」

  按宋国王即宗盘,本名蒲鲁虎,嘉德帝姬即玉盘。又没入宫纪年适差一年。

  ▲金奴入达赉寨,天眷二年没入宫。【皇统二年封夫人。】

  △呻吟语:绍兴九年【即金天眷二年、完颜亶五年】「八月,虏诛鲁国王都元帅挞懒及其子斡带、乌达补、翼王鹘懒及活离胡土。荣德帝姬没入宫。」「绍兴十二年【即金皇统二年、完颜亶八年】三月,虏封……荣德帝姬夫人……」按荣德帝姬即金奴。

  ▲金罗十月二十六日殁于多昂木寨。

  △呻吟语:靖康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安德帝姬薨。」按安德帝姬即金罗。

  ▲福金六年八月殁于兀室寨。

  △开封府状:「茂德帝姬二十二岁,即福金。」

  ▲瑚儿、巧云、佛保均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呻吟语:建炎二年【即金天会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虏主以二帝见祖庙,时宫亲贵戚已发通塞州编管,家奴军妓外,此皇子等三十人、妃主等一千三百人皆随帝后居行幄……虏主升干元殿,妻妾、诸酋旁侍,二帝以下皆跪。宣诏四赦,二帝受爵服出,与诸王坐候殿外小幄,后妃等入宫赐沐。有顷,宣郑、朱二后归第,已,易胡服出。妇女千人赐禁近,犹肉袒。韦、邢二后以下三百人留洗衣院。」

  ▲圆珠入兀朮寨,串珠入额鲁观寨,均天眷二年没入宫。【皇统元年封夫人。】

  △开封府状:「宁福帝姬十四岁,即串珠。」

  呻吟语:「绍兴十年【即金天眷三年、完颜亶六年】二月……兖国王次妇宁福帝姬入宫。」绍兴十一年【即金皇统元年、完颜亶七年】「五月,虏封宁福帝姬为夫人。」按兖国王即宗隽,本名额鲁观。又其记宁福入宫之时,适差一年。再圆珠事未详。

  ▲六女赵富金已嫁,十女赵嬛嬛即多富未嫁,自真珠大王寨二起北行。富金敕为王妾,嬛嬛入洗衣院。十三年,入盖天大王寨,遣嫁徐还。【皇统元年亡。】

  △按北行事,见上文「二起」笺证。

  青宫译语:天会五年五月「二十三日,抵上京……二十四日……(王)乞富金帝姬为妾……六月初七……宣诏官口宣云,赐帝姬赵富金王妃……帝姬赵嬛嬛……洗衣院居住者。」

  呻吟语: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二月,「柔福帝姬归盖天大王赛里名完颜宗贤,后嫁徐还。」绍兴十一年【即金皇统元年、完颜亶七年】「十月,柔福帝姬薨徐还家。」按柔福帝姬即环环。

  ▲八女赵缨络已嫁,自青城寨七起北行,入云中御寨。十五年,殁于五国习古国王寨。

  按北行事见上文「七起」笺证。

  △呻吟语:绍兴七年【即金天会十五年、完颜亶三年】「九月,顺德帝姬至五国城,东路都统习古国王孛堇按打曷以其未奏虏廷,遽离粘没喝寨,指为私逃,要留寨中。未几,死。」

  按顺德帝姬即赵缨络。

  ▲十一女赵仙郎、十二女赵香云、十五女赵金儿均未嫁,殁于刘家寺寨。

  △南征录汇:天会五年【宋靖康二年、建炎元年】二月「二十五日,仁福帝姬薨刘家寺。【见日录。】「二十八日,贤福帝姬薨刘家寺。【见日录。】三月「二十四日,帅府归香云帝姬、金儿帝姬、仙郎帝姬三丧……【见武功记。】」按仁福帝姬即赵香云,年十六。贤福帝姬即赵金儿,年十六。因有脱文,未知赵仙郎卒日,其为保福帝姬,年亦十六。

  ▲十三女赵珠珠,未嫁,自宝山大王寨三起北行,为王妾。

  △按北行事见上文「三起」笺证。

  开封府状云:「惠福帝姬十六岁,即珠珠。」

  ▲十七女赵金珠、十八女赵金印、十九女赵赛月、二十女赵金姑、二十一女赵金铃均幼,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赛月、金姑,皇统元年并封次妃。】

  △开封府状:「和福帝姬十二岁」,即赵金珠。「令福帝姬十岁」,即赵金印。「华福帝姬九岁」,即赵赛月。「庆福帝姬七岁」,即赵金姑。「纯福帝姬四岁」,即赵金铃。

  呻吟语:「绍兴十一年【即金皇统元年、完颜亶七年】二月……庆福帝姬封次妃……绍兴十二年【即金皇统二年、完颜亶八年】三月,虏封华福帝姬……次妃……」则赛月之封晚于金姑一年。

  按其入洗衣院事,参上文「瑚儿、巧云……入洗衣院」条。

  ▲媳九人、聘媳十人、庶媳十五人。自尽刘家寨者一:王氏;殁于青城寨者一:罗大姑;二起北行者五。

  △开封府状:皇子妃三十四人:

  「郓府朱夫人十七岁,继妃。

  裘郡君二十一岁。

  石郡君二十二岁。

  刘郡君十九岁。

  石郡君十八岁。

  肃府任夫人二十四岁。

  余郡君十九岁。

  余郡君十七岁。

  景府田夫人二十三岁。

  马郡君十六岁。

  济府曹夫人十九岁,继妃。

  王郡君十九岁。

  符郡君十八岁。

  马郡君十八岁。

  康府邢夫人二十二岁。

  田郡君十九岁。

  姜郡君十七岁。

  益府周夫人二十二岁。

  周郡君十七岁。

  邠府徐夫人十八岁,聘定。

  祁府曹夫人十九岁。

  高郡君十七岁。

  莘府严夫人二十岁。

  褚郡君十八岁。

  仪府陆夫人十九岁,聘定。

  徐府王夫人十九岁。

  沂府梁夫人十八岁。

  和府李夫人十七岁,聘定。

  信府罗夫人十六岁,聘定。

  安康郡府田夫人十五岁,聘定。

  康平郡府高夫人十四岁,聘定。

  相国府韩夫人十四岁,聘定。

  瀛国府朱夫人十四岁,聘定。

  建安郡府孔夫人十四岁,聘定。」

  按据上,媳当十人,聘媳九人,庶媳十五人。与「媳九人」、「聘媳十人」异,开封府状似是。

  南征录汇:天会五年【宋靖康二年、建炎元年】二月「二十日,信王妃自尽于青城寨。」按信王妃即罗夫人,疑即罗大姑。又同书,三月「十三日,开封府申解……郓王姬王氏至刘家寺,王氏自尽,年十六。」然上引开封府状,郓府妻妾无姓王者,疑或有误记。

  ▲朱凤英十三年自洗衣院遣至五国。邢[秉]懿封建炎宋国夫人,天眷二年六月殁。

  △青宫译语:天会五年六月初七,「赐宋妃赵韦氏、郓王妃朱凤英、康王妃邢秉懿、姜醉媚,帝姬赵嬛嬛,王女肃大姬、肃四姬、康二姬,宫嫔朱淑媛、田芸芳……浣衣院居住者。」

  呻吟语:绍兴五年【即金天会十三年】「二月,韦后等七人出洗衣院……韦后至五国。」按此次出洗衣院之七人,只有柔福帝姬即嬛嬛嫁盖天大王赛里,余并遣五国,以青宫译语前七名考之,自当有朱凤英。

  又同上书:绍兴九年【即金天眷二年、完颜亶五年】「六月,邢后薨。」「诏云,建炎宋国夫人邢氏□□□□□□□□倏闻溘逝,弥用轸怀,其以一品礼祔葬……」

  ▲□□□□□□□□田春罗六年四月殁洗衣院。

  △按青宫译语:天会五年六月初七,「赐道亡宋康王妃田春罗,王女肃二姬、肃三姬、康大姬,宫嫔徐金玉、沉知礼、褚月奴迄侍婢九人,妥为掩埋者。」则田春罗似死于天会五年北迁途中。未详孰是。

  ▲姜醉妹封绍兴郡夫人,徐圣英勑赐真珠大王为妾。

  △按「姜醉妹」,青宫译语作「姜醉媚」。

  青宫译语:天会五年六月初七,「宣诏官口宣云,赐……王妃徐圣英……侍设野马郎君为妾。」按设野马即真珠大王。

  ▲三起北行者一:孔令则,入宝山大王寨。八年,敕配伪建安郡王赵梴。

  ▲按上文「次子赵楷即郓王」条云:「梴娶陈氏,六年五月生子成功,八年五月生子成式,敕以■〈木英〉聘妻孔氏配梴。」

  ▲自刘家寨五起北行者二十八:

  田静珠、周瑜、高仲贤、严善,均十三年自洗衣院遣至五国。

  △按上文所引开封府状,田静珠似景府田夫人,或康府田郡君、安康郡府田夫人。因康王妃邢氏在五国城,疑康府者是。周瑜即益府周夫人或周郡君。高仲贤即祁府高郡君。严善即莘府严夫人。又据呻吟语,天会十三年正月,金太宗吴乞买殁,熙宗完颜亶即位,二月,即令韦后等七人出洗衣院,遣至五国。疑田氏等遣五国,亦在此前后。

  ▲任二姑、曹三保、王延玉、田凤仪、朱针仙均殁洗衣院。

  △按上文所引开封府状,任二姑,即肃府任夫人。曹三保即济府曹夫人。王延玉即济府王郡君或徐府王夫人。田凤仪或景府田夫人,或康府田郡君,或安康郡府田夫人。朱针仙即瀛国府朱夫人。其殁年均不详。

  ▲余英珠入阇母寨。

  △按余英珠,据上引开封府状,即肃府二余郡君,一十九岁,一十七岁。

  ▲马舞蝶入固新寨。

  △按马舞蝶,据上引开封府状即景府马郡君,或济府马郡君。

  ▲符莺奴入蒲芦虎寨。

  △按符莺奴,据上引之开封府状,即济府符郡君。

  ▲曹二姑入额鲁观寨。

  △按曹二姑,据上引之开封府状,即济府曹夫人或祁府曹夫人。

  ▲褚红云入阿懒寨。

  △按褚红云,据上引之开封府状,即莘府褚郡君。

  ▲陆正姑入斡本寨。

  △按陆正姑,据上引之开封府状,即仪府陆夫人。

  ▲陶芳姿入达赉寨。

  △按开封府状皇子妃三十四人,无陶姓者,疑此处所记有误。

  ▲梁春先入都元帅斜也寨。

  △按梁春先,据上所引之开封府状,即沂府梁夫人。

  ▲李舜英入兀室寨。

  △按李舜英,据上所引之开封府状,即和府李夫人。

  ▲高巧姝入讹里朵寨。

  △按高巧姝,据上引之开封府状,或祁府高郡君,或康平郡府高夫人。

  ▲韩氏敕配伪相国公李浩为妾。

  △按此见上文「次子赵楷即郓王」条,云:天会八年,「敕以梴聘妻韩氏配浩。」

  ▲裘冶、石家奴、刘三福、石吉祥、曹千人爱、王金英、马缨头、周瑾均无考。

  △按上引之开封府状,裘冶即郓府裘郡君。石家奴、石吉祥即郓府之二石郡君,一十八岁,一二十二岁。刘三福亦郓府之刘郡君。曹千人爱或济府曹夫人,或祁府曹夫人。然上文已有曹三保、曹二姑二人,皇子妃三十四人中无三曹姓者,疑有误记。王金英即济府王郡君或徐府王夫人。马缨头即济府马郡君。周瑾即益府周夫人或周郡君。

  ▲孙十五人:

  太郎,金、玉郎,元宝郎,佛郎,顽顽,金规,金男,菩萨保,宝郎,一郎,胡郎,黑郎,蝶哥,佛保,均自斋宫四起北行。宝郎道殁。今名成文、成规者在五国。

  △开封府状:「太郎十岁,郓王长子。金郎七岁,郓王三子。玉郎四岁,郓王四子。元宝郎七岁,肃王长子。佛郎二岁,肃王次子。顽顽三岁,景王子。金规四岁,济王三子。金男二岁,济王四子。菩萨保三岁,益王子。宝郎四岁,邠王嗣郓王五子。一郎三岁,莘王长子。胡郎二岁,莘王次子。黑郎九岁,仪王嗣郓王次子。蝶哥郎六岁,仪王嗣济王次子,即蝶古。佛保二岁,徐王子。」按开封府状连同太子谌并计,故谓「皇孙十六人」。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云:「见在诸王男女,成文【郓王男、】成规【肃王男……】」均在五国。

  ▲孙女二十九人:

  济二、济四、济五、济六、济七、康三、康四、康五、祁一、祁二、莘一、莘二、徐一、徐二均殁于寿圣院及途次。

  △开封府状:「济二宗姬五岁。」「济四宗姬四岁。」「济五宗姬三岁。」「济六宗姬三岁。」「济七宗姬二岁。」「康三宗姬三岁。」「康四宗姬二岁。」「康五宗姬二岁。」「祁大宗姬三岁。」「祁二宗姬一岁。」「莘大宗姬三岁。」「莘二宗姬二岁。」「徐大宗姬二岁。」「徐二宗姬一岁。」

  ▲郓一、郓二、郓三、郓四、康一即佛佑、康二即神佑,均二起北行,入洗衣院。

  △开封府状:「郓大宗姬八岁。」「郓二宗姬七岁。」「郓三宗姬七岁。」「郓四宗姬六岁。」「康大宗姬四岁。」「康二宗姬四岁。」按其北行事,见上文「二起」文。

  ▲肃一、肃二即玉嫱、景一、景二即含玉、益一即虎头,均五起北行。玉嫱入宫,封夫人,晋帝姬。含玉嫁韩昉子,虎头嫁克锡子。

  △开封府状:「肃大宗姬六岁。」「肃二宗姬二岁。」「景大宗姬七岁。」「景二宗姬三岁。」「益大宗姬三岁。」

  呻吟语:「绍兴八年【即金天眷元年、完颜亶四年】四月,虏主封玉嫱、飞燕两宗姬为夫人。」「绍兴九年【即金天眷二年、完颜亶五年】二月,虏封庆福帝姬、玉嫱宗姬并为帝姬。帝姬即嫔。」「绍兴十二年【即金皇统二年、完颜亶八年】三月,虏封华福帝姬、玉嫱、飞燕两宗姬并次妃……」按含玉事无考。

  ▲郓五、郓六、济一、济三殁于水。

  △开封府状:「郓五宗姬四岁。」「郓六宗姬二岁。」「济大宗姬六岁。」「济三宗姬五岁。」

  ○宗室二

  ▲赵俣即燕王,四起北行,四月十六日殁于都城店。

  △呻吟语:靖康二年四月「十六日,次都城店,燕王俣薨。太上哭之恸。殓以马槽。王夫人、王子同在一军,视含殓,请归丧,斡酋不许,令火化,囊骨而行。王妻别在一军,不准哭临。」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神宗十四子,「燕王俣,帝第十子;越王偲,帝第十二子。靖康元年,同迁太师……二年,上皇幸青城,父老邀之不及,道遇二王,哭曰:『愿与王俱死。』徐秉哲捕为首者戮之,益兵卫送二王于金营,北行至庆源境上,俣乏食薨,偲至韩州而薨。」

  ▲妻妾郭氏,四起北行,至五国。

  △开封府状:「燕府郭夫人,四十六岁。」

  ▲王柳姑、叶三郎五起北行,入洗衣院。

  △开封府状:燕府「王郡君十九岁。叶郡君二十一岁。」

  ▲子有章、有亮,孙爱男,四起北行,至五国。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棣华宅亲王等……燕五节使有章……燕五观察有亮……」

  ▲媳卢生光、周文姑、方锦仪、王桃夭、周灵姐,女巧申,均五起北行。

  △开封府状:「燕五宗姬十六岁,即巧荪。」按「巧荪即巧申」,余无考。

  ▲次女、三女、四女、长孙女、次孙女,均四起北行。有名飞燕者见在宫。【皇统二年封次妃。】

  △开封府状:「燕六宗姬九岁。燕七宗姬六岁。燕八宗姬四岁。」按金人排行,不论死者,故行次不同。此次女、三女、四女,实即六、七、八女。

  按飞燕事,参上文「肃一、肃二即玉嫱」条笺证所引之呻吟语。

  ▲赵偲即越王,四起北行,七年八月殁韩州。

  △呻吟语:建炎三年【即金天会七年】「八月,越王偲薨。」余参上文赵俣条笺证。

  ▲妻妾陆氏,四起北行,殁韩州。

  △开封府状:「越府陆夫人三十二岁。」

  ▲陈大眉五起北行,殁燕山御寨,陈细眉入洗衣院。

  △按开封府状只载一「陈郡君二十四岁」,未详究系何人。

  ▲子有忠、(□)[有]德,四起北行,至五国。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九靖康皇族陷虏记「见在棣华宅亲王等……越五节使有忠……越五观察有德……」

  ▲媳李琴和、邢惠仪、周文、曹吉祥、顾寿生、陈艳,长女添香、次女檀香,均五起北行。檀香入宫,封夫人。艳入兀朮寨。三女、孙女四起北行,见在五国。

  △按此条无考。

  ▲赵有奕即和义郡王,首起北行,至五国。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吴荣穆王佖,帝(神宗)第九子……子有奕,武信军节度使、和义郡王。」

  呻吟语:建炎四年【即金天会八年】「七月,又徙二帝于胡里改路五国城。舟行至东路,都统孛堇习古传虏主命,减去随从宗室仲瑅等五百人、内侍黎安国等三百人流离咸州道中,惟和义郡王有奕,永宁郡王有恭,燕王府节使有章、有亮,越王府节使有忠、有德六人从。」

  ▲妻妾林灵好、毛久香自青城寨七起北行,灵好殁于道。久【下阙。】

  △按此条无考。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