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靖康稗史笺证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靖康稗史之三

  开封府状笺证

  ○白札事目

  ▲一、伏详令旨,契勘见在皇子、亲王,告称二十八人,来目祇是十四人,更羼入濮、燕、越三王,又未详名、岁,当府难得点验,就即原目人数,分书详目,尚漏实干人,即便遣发此告者过邓珪,付来亲王妃目,的是二十八位,祇是邠王、仪王早先薨逝,燕王、越王的是皇弟,因成二十八数。照对见在皇子,自废帝外,实二十四人,不尽加封亲王,今详别目。自康王外,实皇子二十三人,近支亲郡王七人。

  △靖康纪闻:靖康二年【即金天会五年】二月「十三日……金人移文取亲王、帝姬及南班家属甚峻,京师官吏一听而已。」

  宋史卷二四五宗室传:濮王仲理,乃仁宗兄濮安懿王允让孙,「靖康初,为安国军节度使,加检校少保、开府仪同三司」,为近支亲王。

  又同前书卷二四六宗室传:「燕王俣,帝(神宗)第十子;越王偲,帝第十二子。」亦近支亲王。因徽宗乃神宗第十一子,故无燕王、越王的是皇弟。

  又同前书卷二四六宗室传:徽宗三十一子,其第十三子为邠王材,「早薨」。其第十三子为仪王朴,此时亦已死去。

  宋史卷二三钦宗纪:靖康二年二月,「以内侍邓述所具诸王孙名,尽取入军中。」则「邓珪」作「邓述」。

  ▲一、伏奉皇子令旨,帝姬、宗姬依照去目,逐名补送。目详封号,以免混淆。又由邓珪奉国相令旨,福金帝姬具详端的,不得匿隐。契勘帝姬,祇是恭福为乱兵戕害,余除报明身故,委已遣送无遗。宗姬尚无封号,先遵事目,将七王所出加载亲王宗姬目中,遣送讫,自余归入近支族姬。先后遣送不入目内,今分详两目,酌补名号,外无遗漏。福金帝姬实是正月二十八日归入蔡京、王黼、童贯遗存家属内遣送,原目载赵氏一名的证。因邓珪传奉国相令旨,福金是皇子夫人位号,应送皇子寨中,以符名谶。遵依送往,非曾匿隐。自恭福帝姬外,实帝姬二十一人。

  △按濮、燕、越三王已详上文。据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英宗子吴荣王颢子孝骞,「终宁国军节度使、晋康郡王。」「平原郡王孝参,奉国军节度使,改宁武、武胜,封豫章郡王。」神宗子吴荣穆王佖「子有奕,武信军节度使、和义郡王。」楚荣宪王似「子有恭,定国军节度使、永宁郡王。」

  ▲一、伏详令旨,告称皇孙十八人,皇孙女三十人,面询诸王夫人,所说亦符。契勘来目,祇是十六人,显见不实,速依去目,将应干皇孙男女搜捕,具目来。契勘一十六人之数,祇是初次遣送,见已节次补送讫,祇是续目写称王子、王女,未与前目合符,今具详目,委已无遗,实太子一人,皇孙十五人,公主一人,皇孙女二十九人。

  △按下文称「皇孙十六人」、「皇孙女三十人」,盖并太子谌、柔嘉公主共计。

  ▲一、妃嫔内职,即遵令旨,就依去来名目所载封号或载的名,参互查考,合载一目,余俟续查,再照开目遣送。今目分为道宗妃嫔一百四十三人,废帝妃嫔三十八人。

  ▲一、伏详令旨,应干亲王聘妻及妾,悉数补送;其先匿漏,亦便追寻,详开的名以备传唤。契勘亲王妻妾,聘妻,惟景王妾曹氏委已身故,自余先后遣送讫,难再询索的名,今谨加详,汇列一目,实皇子,亲王妻妾三十四人,近支亲王妻妾一十八人。

  按下文除「景王妾委已身故」外,徐王妾一人亦身故。

  △按下文除「景王妾委已身故」外,徐王妾一人亦身故。

  ▲一、宗室男女,伏遵令旨,就依五王详开目内,自余男女,俟得解齐发下。宗正谱牒,照依列目。契勘濮王、晋康郡王、平原郡王、和义郡王、永宁郡王,已依燕、越二王例,附皇子亲王目后。令旨开取宗姬八人,即七王女,今别依七王女列目,实二十三人。

  △按濮、燕、越三王已详上文。据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英宗子吴荣王颢子孝骞,「终宁国军节度使、晋康郡王。」「平原郡王孝参,奉国军节度使,改宁武、武胜,封豫章郡王。」神宗子吴荣穆王佖「子有奕,武信军节度使、和义郡王。」楚荣宪王似「子有恭,定国军节度使、永宁郡王。」

  ▲一、伏奉令旨,驸马八人,人年实干,所娶帝姬何人,尚有实干人并速遣发,详开目来。契勘驸马,已尽遣发,余无尚定。遵依列目,实驸马八人。

  大金(骨卢你移赍勃极烈左皇   子右   )副元帅府契勘来状,先后遣送皇子二十三人,太子、皇孙十六人,亲王七人,驸马八人,帝妃五人,已安置斋宫寿圣院加恩存恤;嫔御一百七十六人,帝姬二十一人,公主、皇孙女三十人,亲王妻妾五十二人,王女二十三人,随从奄侍一百四十六人,宫女、侍女八百三十二人,听候分别贡犒。赵构逋漏未到,赵杞妻曹氏查未身故,疾速根追,并依另指挥,毋得一人一口漏遗。乖误致有悔吝。

  下开封府

  大金天会五年二月

  △按赵杞即景王,据下文所列,「景王妾曹郡君已薨」,此云「查未身故」,盖得之传闻。

  ▲皇子二十三人【随从六十七人】

  郓王楷二十七岁。

  △按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为徽宗第三子。宋俘记载其天会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殁韩州。

  ▲肃王枢二十六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五子,天会八年十月殁五国。

  ▲景王杞二十四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六子,天会九年九月生子成章于五国

  ▲济王栩二十二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七子,天会八年九月生子成咸于五国。

  ▲益王棫二十一岁,已贬庶人。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八子。

  ▲祁王模二十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一子,天眷元年八月十一日殁五国。(按呻吟语作八月十三日)

  ▲莘王植二十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二子,天会八年十一月生子成定于五国。

  ▲徐王棣十九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四子,同二帝北迁。

  ▲沂王■〈木咢〉十八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五子。天会十年七月,与驸马刘文彦(一作彦文)控昏德(即徽宗)左右叛,坐诬,伏诛于五国。

  ▲和王栻十七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七子,天会六年九月为其兄赵■〈木咢〉谋害。

  ▲信王榛十七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十八子,天眷二年六月十九日殁五国。

  ▲安康郡王楃十六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子,天会八年曾生女于五国。

  ▲广平郡王楗十五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一子。

  ▲相国公梴十五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三子。据南征录汇引毳幕闲谈云:天会五年二月十五日,「建安郡王赵■〈木英〉死,有李浩者,貌似相国,误拘入斋宫,宋废主谋遣相国脱走,以浩为代。无隙可走,遂秘建安丧,以相国代■〈木英〉。」然则所谓「相国公梴」,实即李浩。

  ▲瀛国公樾十三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四子,据宋俘记,天会九年四月十八日自戕于五国。

  ▲建安郡王■〈木英〉十三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五子,天会五年二月十五日殁,以其兄赵梴为代,参「相国公赵梴」条笺证。

  ▲嘉国公椅十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六子,天会八年九月殁五国。

  ▲温国公栋九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七子,天眷三年曾生女于五国。

  ▲英国公橞八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八子。

  ▲仪国公桐七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二十九子,天眷元年生子成茂于五国。

  ▲昌国公柄六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三十子,天会十年十月殁五国。

  ▲润国公枞五岁。

  △按同前书,其为徽宗第三十一子。

  ▲韩国公相三岁,即小皇子。

  △按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徽宗三十一子,不载其人,然宋俘记有「赵相即韩国公」之记载,似徽宗第三十二子。

  ▲康王构二十一岁,已上帅府。仪王朴十九岁,邠王材二十岁,已薨。另详前状,谨再陈叙者。

  △宋史卷二四高宗纪:「讳构,字德基,徽宗第九子……靖康元年春正月,金人犯京师,军于城西北,遣使入城,邀亲王、宰臣议和军中。朝廷方遣同知枢密院事李梲等使金,议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遣宰臣授地,亲王送大军过河。钦宗召帝谕指,帝慷慨请行,遂命少宰张邦昌为计议使,与帝俱。金帅斡离不留之军中旬日,帝意气闲暇。二月,会京畿宣抚司都统制姚平仲夜袭金人砦不克,金人见责,邦昌恐惧涕泣,帝不为动,斡离不异之,更请肃王……帝始得还……时粘罕、斡离不已率兵渡河,相继围京师……闰月……拜帝为河北兵马大元帅……」此云康王「已上帅府」,盖指其不在京师,乃在帅府任上。又仪王朴,乃徽宗第十三子,邠王材乃徽宗第十子。

  ▲近支亲郡王七人【随从二十五人】

  濮王仲理四十七岁。

  晋康郡王孝骞三十一岁。

  平原郡王孝参四十五岁,原封豫章,遵令旨作平原。

  和义郡王有奕三十二岁。

  永宁郡王有恭二十六岁。

  △按以上参看上文白札事目一、六条笺证。

  ▲燕王俣四十五岁。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燕王俣,帝(神宗)第十子。」宋俘记:「赵误即燕王,四起北行,四月十六日,殁都城店。」按二帝北行在靖康二年三月末四月初。

  ▲越王偲四十三岁。

  △同前书:「越王偲,帝(神宗)第十二子。」天会「七年八月殁韩州。」

  ▲帝姬二十一人【使女一百三十二人】

  嘉德帝姬二十八岁,即玉盘。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建中靖国元年六月,封德庆公主。改封嘉福,寻改号帝姬,再封嘉德。下嫁左卫将军曾夤。」

  宋俘记:「自刘家寺五起北行,玉盘入蒲芦虎寨,天眷二年没入宫,三年十二月殁。」

  ▲荣德帝姬二十五岁,即金奴。

  △同前书:「初封永庆公主,改封荣福。寻改号帝姬,再封荣德。下嫁左卫将军曹晟。」「自刘家寺五起北行……金奴入达赉寨,天眷二年没入宫,皇统二年封夫人。」

  ▲安德帝姬二十二岁。

  △同前书:「初封淑庆公主,改封安福。寻改号帝姬,再封安德。下嫁左卫将军宋邦光。」呻吟语:靖康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安德帝姬薨。」按宋俘记,其名为金罗,殁于多昂木寨。

  ▲茂德帝姬二十二岁,即福金。

  △同前书:「初封延庆公主,改封康福。寻改号帝姬,再封茂德。下嫁宣和殿待制蔡鞗。宋俘记:「自刘家寺五起北行……福金(天会)六年八月殁于兀室寨。

  ▲成德帝姬十八岁。

  △同前书:「初封昌福公主。改号帝姬,再封成德。下嫁向子房。」按宋俘记:其即赵瑚儿,「自刘家寺五起北行……(天会)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洵德帝姬十八岁,即富金。

  △同前书:「初封衍福公主。改号帝姬,寻改封洵德。下嫁田丕。」

  青宫译语:「天会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午,国相左副元帅【名粘没罕】、皇子右副元帅【名斡离不】命成棣随珍珠大王【名设野马,国相长子】、千户国禄、千户阿替纪押宋韦妃……富金、嬛嬛两帝姬……等先至上京……(五月)二十三日抵上京,仍宿毳帐。二十四日,卸装王邸,王投奏……且乞富金帝姬为妾……六月初七黎明……宣诏官口宣云,赐帝姬赵富金王妃。」

  ▲显德帝姬十七岁。

  △同前书:「初封显福公主。改号帝姬,寻改封显德,下嫁刘文彦。」

  按宋俘记:其即赵巧云……「自刘家寺五起北行……(天会)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顺德帝姬十七岁,即缨络。

  △同前书:「初封顺福公主。改号帝姬,寻改封顺德,下嫁向子扆。」

  宋俘记:「八女赵缨络已嫁,自青城寨七起北行,入云中御寨,十五年,殁于五国习古国王寨。」

  ▲仪福帝姬十七岁,即圆珠。

  △宋俘记:「九女赵圆珠……均未嫁。自刘家寺五起北行,圆珠入兀朮寨。」

  ▲柔福帝姬十七岁,即多富、嬛嬛。

  △同前书:「十女赵嬛嬛即多富,未嫁。自真珠大王寨二起北行……嬛嬛入洗衣院。十三年入盖天大王寨,遣嫁徐还,皇统元年亡。」

  ▲保福帝姬十六岁。

  △同前书:「十一女赵仙郎……未嫁,殁于刘家寺寨。」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保福帝姬,追封庄懿。」

  ▲仁福帝姬十六岁。

  △同前书:「十二女赵香云……未嫁,殁于刘家寺寨。」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仁福帝姬,追封顺穆。」

  ▲惠福帝姬十六岁,即珠珠。

  △宋俘记:「十三女赵珠珠,未嫁。自宝山大王寨三起北行,为王妾。」

  ▲永福帝姬十六岁。

  △宋俘记:「十四女赵佛宝……未嫁。自刘家寺五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贤福帝姬十六岁。

  △宋俘记:「十五女赵金儿……未嫁。殁于刘家寺寨。」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贤福帝姬,追封冲懿。」

  ▲宁福帝姬十四岁,即串珠。

  △宋俘记:「十六女赵串珠……未嫁。自刘家寺五起北行……串珠入额鲁观寨……天眷二年没入宫,皇统元年封夫人。」

  ▲和福帝姬十二岁。

  △宋俘记:「十七女赵金珠……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令福帝姬十岁。

  △宋俘记:「十八女赵金印……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华福帝姬九岁。

  △宋俘记:「十九女赵赛月……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赛月……皇统元年……封次妃。」

  ▲庆福帝姬七岁。

  △宋俘记:「二十女赵金姑……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金姑皇统元年……封次妃。」

  ▲纯福帝姬四岁。

  △宋俘记:「二十一女赵金铃……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

  ▲契勘来目,尚有崇德帝姬,金仙即征福帝姬,寿福帝姬,三金即敦福帝姬,熙福帝姬,恭福即小金帝姬,亦即小帝姬,并先薨逝。谨再陈叙者。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崇德帝姬,初封和庆公主,改封崇福。寻改帝姬号。下嫁左卫将军曹湜。再封崇德。宣和二年薨。」「悼穆帝姬,初封徽福公主,改号帝姬。薨,追封悼穆。」则「征福」乃「徽福」之误。「敦淑帝姬,初封寿福公主。薨,追封泾国。及改帝姬,追封敦淑。」疑寿福帝姬当指其人。「熙淑帝姬,初封熙福公主。薨,追封华国。及改帝姬,追封熙淑。」疑熙福帝姬即其人。「恭福帝姬生纔周晬,金人不知,故不行。建炎三年薨,封隋国公主。」按有关恭福之记载,此处显误,其名既列于名单,金人安得不知?然当时「生纔周晬」,当是事实。又公主传无号「敦福帝姬」者,疑有误记。

  ▲皇孙十六人【随从三十六人】

  太子谌十岁。

  △宋史卷二四六宗室传:「钦宗皇太子谌,朱皇后子也。政和七年生,为嫡皇孙,祖宗以来所未有,徽宗喜……靖康元年,迁检校少保、昭庆军节度使、大宁郡王。寻进检校少傅,宁国军节度使。四月,诏立为皇太子……已而北云。」

  ▲太郎十岁,郓王长子。  金郎七岁,郓王三子。

  玉郎四岁,郓王四子。  元宝郎七岁,肃王长子。

  佛郎二岁,肃王次子。    顽顽三岁,景王子。

  金规四岁,济王三子。    金男二岁,济王四子。

  菩萨保三岁,益王子。    宝郎四岁,邠王嗣郓王五子。

  一郎三岁,莘王长子。    胡郎二岁,莘王次子。

  黑郎九岁,仪王嗣郓王次子。 蝶哥郎六岁,仪王嗣济王次子,即蝶古。

  佛保二岁,徐王子。

  △宋俘记:「孙十五人(按不计太子谌,故云十五),太郎,金、玉郎,元宝郎,佛郎,顽顽,金规,金男,菩萨保,宝郎,一郎,胡郎,黑郎,蝶哥,佛保均自斋宫四起北行。宝郎道殁。」

  ▲契勘来目,宝郎、黑郎、蝶古均两见。济王长子金罗已薨,用得二十人。谨再陈叙者。

  ▲皇孙女三十人【使女六十一人】

  柔嘉公主七岁。

  △宋俘记:「长子重昏侯赵桓即靖康帝……先有子谌、女柔嘉。入国后生子二……」又云:「柔嘉即公主,先入斋宫。谌七起北行,柔嘉三起北行,均随至五国。」

  ▲郓大宗姬八岁。  郓二宗姬七岁。  郓三宗姬七岁。

  郓四宗姬六岁。  郓五宗姬四岁。  郓六宗姬二岁。

  肃大宗姬六岁。  肃二宗姬二岁。  景大宗姬七岁。

  景二宗姬三岁。  济大宗姬六岁。  济二宗姬五岁。

  济三宗姬五岁。  济四宗姬四岁。  济五宗姬三岁。

  济六宗姬三岁。  济七宗姬二岁。  康大宗姬四岁。

  康二宗姬四岁。  康三宗姬三岁。  康四宗姬二岁。

  康五宗姬二岁。  益大宗姬三岁。  祁大宗姬三岁。

  祁二宗姬一岁。  莘大宗姬三岁。  莘二宗姬二岁。

  徐大宗姬二岁。  徐二宗姬一岁。

  △宋俘记:「孙女二十九人(按不计柔嘉公主,故云二十九人),济二、济四、济五、济六、济七、康三、康四、康五、祁一、祁二、莘一、莘二、徐一、徐二均殁于寿圣院及途次。郓一、郓二、郓三、郓四、康一即佛佑、康二即神佑均二起北行,入洗衣院。肃一、肃二即玉嫱、景一、景二即含玉、益一即虎头,均五起北行。玉嫱入宫,封夫人,晋帝姬。含玉嫁韩昉子,虎头嫁克锡子。郓五、郓六、济一、济三殁于水。」

  ▲道宗妃嫔一百四十三人【宫女五百单四人】

  乔贵妃四十二岁。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乔贵妃,初与高宗母韦妃俱侍郑皇后,结为姊妹,约先贵者毋相忘。既而贵妃得幸徽宗,遂引韦氏,二人愈相得。二帝北迁,贵妃与韦氏俱。」

  ▲崔淑妃三十六岁,已贬庶人。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刘贵妃薨,「帝悼之甚,后宫皆往唁,帝相与啜泣。崔妃独左视无戚容,帝悲怒,疑其为厌蛊。卜者刘康孙缘妃以进,喜妄谈休咎,捕送开封狱。医曹孝忠侍疾无状,合内侍王尧臣坐盗金珠及出金明池游宴事,并鞫治。狱成,同日诛死。遂废崔妃为庶人。崔生汉王椿及帝姬五人云。」同书卷二二徽宗纪:宣和四年「秋七月己未,废贵妃崔氏为庶人。」

  ▲王德妃三十五岁,已封贵妃。

  △呻吟语:靖康二年六月「初四日,王贵妃薨。」按其人后妃传无载。

  ▲韦贤妃三十八岁。

  △宋史卷二四三后妃传:「韦贤妃,开封人,高宗母也。初入宫,为侍御。崇宁末,封平昌郡君。大观初,进婕妤,累迁婉容。高宗在康邸出使,进封龙德宫贤妃,从上皇北迁。建炎改元,遥尊为宣和皇后……帝以后久未归,每颦蹙曰:『金人若从朕请,余皆非所问也。』王伦使回,言金人许后归……(绍兴)十二年四月,次燕山……八月,至临安,入居慈宁宫……二十九年,太后寿登八十……九月,得疾……俄崩于慈宁宫,谥曰显仁。」

  宋俘记:昏德(按即徽宗)「妻五人:郑皇后、乔贵妃、崔淑妃、王贵妃、韦贤妃,随入斋宫。韦二起北行,入洗衣院,十三年,遣至五国。余四起北行。王六月初四日殁燕山,郑八年九月初五日殁五国,乔、崔流五国。」

  ▲以上妃位。

  ▲朱贵仪二十九岁。

  金贵仪十九岁,名秋月。

  金淑仪二十岁,名弄玉。

  裴淑容十九岁,名月里嫦娥。

  陈淑容十九岁。

  曹顺仪三十二岁。

  徐顺容二十一岁,名散花。

  周顺容二十五岁。

  林婉仪二十三岁,名月姊,即林美人。

  王婉容二十九岁,名月宫。

  任婉容二十一岁,名金奴。

  阎婉容十九岁。

  朱昭仪十八岁,名素辉。

  余昭容二十五岁,名羞花。

  王昭容二十四岁,名三宝奴。

  林昭容二十岁,名菱香。

  李昭容十九岁。

  郑昭媛二十一岁,名媚娘。

  蒋修仪四十一岁。

  陆修仪二十一岁,名娇奴。

  毛修容三十二岁。

  黄修容二十岁,名宝琴,即琅玡夫人。

  陈修媛二十八岁。

  萧修媛十九岁,名金奴。

  左充仪二十一岁。

  申充仪十九岁,名观音。

  秦充容二十九岁。

  刘充容二十岁,名新刘娘。

  奚充媛二十四岁。

  江充媛二十岁,名南春。

  席充媛十八岁,名珠珠,即席美人。

  △宋俘记:昏德(按即徽宗)「妾三十一人先入青城寨。金弄玉、陈娇子、月里嫦娥、申观音移居额鲁观寨。金秋月、朱素辉、左宝琴、新刘娘移居萧庆寨。李珠媛、萧金奴、席珠珠移居葛思美寨。朱桂林、曹柔、周镜秋、徐散花、林月姊、王月宫、阎宝瑟、任金奴、林菱香、余羞花、王三宝奴、郑媚娘、蒋敬身、陆娇奴、毛朱英、黄宝琴、陈大和、秦怀珊、奚巧芳、江南春均四起北行。至五国后,任金奴生子一;阎宝瑟十一年九月初四日殁,生子一;郑媚娘生子檀。」

  ▲以上嫔位。

  ▲新王婕妤二十二岁。

  小王婕妤二十岁。

  奚婕妤十七岁,名拂拂。

  裴婕妤十八岁,名宝卿,即奉国夫人。

  管婕妤十九岁,名芸香。

  谢婕妤十九岁,名咏絮。

  江婕妤十七岁,名凤羽。

  邱婕妤二十一岁,名巧云,即邱贵人。

  刘婕妤十八岁,名蜂腰,即刘美人。

  郭婕妤十九岁,名小奴,即郭夫人。

  刘婕妤十九岁,名菊仙,即平国夫人。

  阎婕妤十九岁,名月媚,即三水夫人。

  朱才人十八岁,名柳腰。

  莫才人十八岁,名青莲。

  叶才人十九岁,名小红。

  周才人二十二岁,名春桃。

  曹才人十九岁,名小佛奴。

  李才人二十八岁,名铁笛。

  狄才人十九岁,名金奴。

  邵才人十八岁,名元奴。

  方才人二十岁,名朝云。

  邢才人十八岁,名心香,即邢夫人。

  姚才人二十岁,名小娇奴,即姚夫人。

  罗才人二十岁,名醉杨妃,即罗夫人。

  程才人十八岁,名云仙,即程夫人。

  高才人二十一岁,名晓云,即南徐夫人。

  金才人二十一岁,名小金鸡。

  邢贵人二十二岁,名小金。

  卢贵人十九岁,名袅袅。

  周贵人十八岁,名河南。

  景贵人十七岁,名樱桃。

  何贵人二十四岁,名羞金。

  辛贵人十九岁,名香奴。

  卫贵人十七岁,名佛面,即卫美人。

  徐美人十九岁,名癸癸。

  朱美人二十一岁,名凤云。

  冯美人十九岁,名宝玉儿。

  芮美人二十岁,名春云。

  曹美人二十二岁,名串珠。

  顾美人二十一岁,名猫儿。

  俞美人十七岁,名小莲。

  福国邢夫人十八岁,名佛迷。

  华国李夫人二十一岁,名春燕。

  卫国顾夫人二十三岁,名福云。

  顺国王夫人十七岁,名杏林。

  定国李夫人十八岁,名醉仙桃。

  景国张夫人二十四岁,名小花。

  徐国邢夫人十七岁,名柳姊。

  益国刘夫人二十一岁,名百哥。

  荣国韦夫人二十四岁,名月姑。

  许国刘夫人二十一岁,名鸳鸯。

  纪国顾夫人十八岁,名小郎。

  鲁国徐夫人十九岁,名春罗。

  邹国吴夫人二十三岁,名富奴。

  慎国任夫人十八岁,名蕙卿。

  承国吴夫人二十岁,名端姑。

  钜鹿朱夫人二十二岁,名燕姑。

  平原刘夫人十八岁,名春芳。

  会稽谢夫人十七岁,名三奴。

  河间刘夫人二十二岁,名月奴。

  榆林任夫人十六岁,名玉桃。

  陈留吴夫人十七岁,名阿奴。

  寿阳李夫人十九岁,名巧郎。

  清河张夫人二十一岁,名月仙。

  三原王夫人二十二岁,名赛莲花。

  江夏黄夫人十九岁,名观音奴。

  康平王夫人十九岁,名金姑。

  荣阳张夫人十九岁,名花媚。

  河内郑夫人十六岁,名佛保佑。

  宏农杨夫人十九岁,名春莺。

  太原王夫人十七岁,名红奴。

  南阳王夫人十九岁,名猫儿。

  王夫人十九岁,名月奴。

  纪夫人十七岁,名男郎。

  陈夫人十九岁,名桃花。

  郑夫人十九岁,名巧巧。

  杨夫人十九岁,名吉保。

  芮夫人十七岁,名二南。

  叶夫人十九岁,名金姑。

  恽夫人十九岁,名花云。

  曹夫人十九岁,名大姑。

  刘夫人二十一岁,名阿奴。

  黄夫人二十一岁,名朱红。

  褚夫人十八岁,名醉观音。

  阳夫人十七岁,名三姑。

  潘夫人十八岁,名玉儿。

  文夫人二十二岁,名杨妃。

  向夫人二十一岁,名岫云。

  荀夫人十八岁,名玉虎儿。

  李夫人十九岁,名双飞。

  张夫人二十四岁,名贝姑。

  姜夫人十九岁,名银铃。

  费夫人十九岁,名兰姑。

  霍夫人二十一岁,名小凤。

  江夫人十七岁,名和姑。

  钟夫人二十岁,名大宝佛。

  乔夫人二十二岁,名瑞芳。

  彭夫人二十一岁,名佛哥。

  曾夫人十九岁,名四面笑。

  沈夫人十九岁,名金男。

  田夫人十九岁,名倩云。

  章夫人二十一岁,名好郎。

  何夫人二十岁,名青凤。

  梁夫人二十一岁,名温和。

  孙夫人十九岁,名星奴。

  马夫人十八岁,名兰秀。

  于夫人十七岁,名一剪红。

  王夫人二十岁,名翦云。

  契勘来目,一人两见者已参合本名下。自余刘安妃、曹淑仪、褚婉仪、徐婉容、刘昭仪、蒋昭媛、黄金娥【曾封淑仪】、褚才人、冯贵人、李美人、应国夫人平氏、淮南夫人严氏、河东夫人席氏、顾夫人、卜夫人、吕夫人、唐夫人、巴夫人、司马夫人、段夫人、邹夫人并先薨逝。谨再陈叙者。

  △宋俘记:昏德(按即徽宗)「宠婢封婕妤、才人、贵人、美人者四十一人,先入青城寨,随行入刘家寺寨,五起北行。曹小佛奴移居葛思美寨。至燕山后,新王婕妤、小王婕妤、周春桃、狄金奴、邵元奴归昏德。新王、周、狄、邵六年春各生子女一,均随至五国,余三十五人居燕山御寨。八月,至上京后,奚拂拂、裴宝卿、管芸香、谢吟絮、江凤羽、刘蜂腰、刘菊山、阎月媚、朱柳腰、俞小莲入洗衣院。莫青莲、叶小红、李铁笛、邢心香、姚小娇、罗醉杨妃、程云仙、高晓云、小金鸡、邢小金、卢袅袅、周河南、景樱桃、何羞金、辛香奴、徐癸癸、朱凤云、冯宝玉儿、芮春云、曾串珠、顾猫儿入斜也、讹里朵、达赉、阇母、希尹、兀朮及诸郎君寨。邱巧云、郭小奴、方朝云、卫佛面道殁。」

  同书又云:「婢封夫人者六十七人,先入青城寨。李春燕归张邦昌为后。陈桃花、杨春莺、郭佛迷、曹大姑归真珠大王寨。郑佛保、谢三奴、任玉桃、吴阿奴归宝山大王寨。霍小凤、何青凤入高庆裔寨。郑巧巧、张小花入俞覩寨。王猫儿、刘百古、章好郎、孙心奴入兀室寨。费兰姑、吴富奴、朱燕姑、刘鸳鸯入娄宿寨。沈金男、马兰廋入刘思寨。韦月姑、张贝姑、卫福云、刘阿奴、文杨妃、王赛莲、刘月奴、乔瑞芳、黄朱红、张月仙、向袖云(按一作岫云)、彭佛哥、梁温和、王翦云、吴端姑、钟大宝、王月奴、杨吉保、叶金姑、恽花云、张花媚、王金姑、李巧郎、黄观音、李双飞、姜银铃、徐春罗、曾四面、田倩云、李仙桃、荀玉虎、顾小郎、褚观音、潘玉儿、任蕙卿、刘春芳、王红奴、芮二南、王杏林、纪男郎、汤三姑、邢柳姊、汪(按一作江)和姑、于一剪红均七起北行。道殁十一人,余入云中御寨。」

  ▲少帝妃嫔三十八人【宫女五十三人】

  朱慎德妃十八岁。

  △宋俘记:重昏(按即钦宗)「妻二:朱后、朱慎德妃。先入斋宫,三起北行,四月十八日抵燕山,馆愍忠祠。

  七月,与重昏会。十月,随昏德流徙……五国。」

  ▲郑才人十七岁,名庆云。

  韩才人十八岁,名静。

  刘才人十五岁,名月娥。

  卢才人十七岁,名顺淑。

  何才人十六岁,名凤龄。

  狄才人十五岁,名玉辉。

  戚夫人二十岁,名玉。

  郑夫人十九岁,名月宫。

  蒋夫人十六岁,名长金。

  鲍夫人十九岁,名春蝶。

  △宋俘记:「妾封才人、夫人者十人,先入青城寨。刘月娥、何凤龄、郑月娥、薛长金(按薛一作蒋)入真珠大王寨。卢顺淑、戚小玉(按一无小字)、韩静观(按一作韩静)、鲍春蝶入宝山大王寨。郑庆云、狄玉辉三起北行,至燕山,归重昏,随流五国。」

  ▲朱内宰二十一岁,名淑媛。

  田副宰十九岁,名芸芳。

  曹内史十九岁,名妙婉。

  卜内史十九岁,名女孟。

  席内史十六岁,名进士。

  程内史十七岁,名巧。

  俞内史十八岁,名玩月。

  黄内史十六岁,名勤。

  徐尚仪二十一岁,名金玉。

  许尚仪十六岁,名春云。

  周尚服十六岁,名男儿。

  徐尚服十八岁,名宝莲。

  何尚食十九岁,名红梅。

  杨尚食十六岁,名调儿。

  方尚寝十七岁,名芳香。

  陈尚寝十七岁,名文婉。

  沈尚功十九岁,名知礼。

  叶尚功十八岁,名寿星。

  华宫正二十四岁,名正仪。

  吕使令十八岁,名吉祥。

  褚使令十七岁,名月奴。

  骆使令十五岁,名蝶儿。

  顾使令十五岁,名顽童。

  芮使令十五岁,名秀。

  严使令十四岁,名莺簧。

  姜使令十四岁,名田田。

  卫使令十三岁,名猫儿。

  朱内宰以下未封夫人,是与来目两歧。谨再陈叙者。

  △宋俘记:「婢封内职者二十七人,先入青城寨。曹妙婉、卜女孟、席进士、程巧、俞玩月、黄勤殁于水。卫猫儿自刎。徐宝莲、姜田田病殁。顾顽童、芮秀、严莺簧入宝山大王寨。杨调儿、陈文婉敕赐真珠大王。朱淑媛、田芸秀、徐钰(按一作金玉)、许春云、周南(一作周男儿)、何红梅、方芳香、沉知礼、叶寿心(按一作寿星)、华正仪、吕吉祥、褚月奴、骆蝶儿三起北行、入洗衣院。」

  ▲皇子妃三十四人【使女一百单七人】

  郓府朱夫人十七岁,继妃。

  裘郡君二十一岁。

  石郡君二十二岁。

  刘郡君十九岁。

  石郡君十八岁。

  肃府任夫人二十四岁。

  余郡君十九岁。

  余郡君十七岁。

  景府田夫人二十三岁。

  马郡君十六岁。

  济府曹夫人十九岁,继妃。

  王郡君十九岁。

  符郡君十八岁。

  马郡君十八岁。

  康府邢夫人二十二岁。

  田郡君十九岁。

  姜郡君十七岁。

  益府周夫人二十二岁。

  周郡君十七岁。

  邠府徐夫人十八岁,聘定。

  祁府曹夫人十九岁。

  高郡君十七岁。

  莘府严夫人二十岁。

  褚郡君十八岁。

  仪府陆夫人十九岁,聘定。

  徐府王夫人十九岁。

  沂府梁夫人十八岁。

  和府李夫人十七岁,聘定。

  信府罗夫人十六岁,聘定。

  安康郡府田夫人十五岁,聘定。

  康平郡府高夫人十四岁,聘定。

  相国府韩夫人十四岁,聘定。

  瀛国府朱夫人十四岁,聘定。

  建安郡府孔夫人十四岁,聘定。

  契勘原目,徐王妾一人,已薨;景王妾曹郡君已薨。余无漏匿。谨再陈叙者。

  △宋俘记:「媳九人、聘媳十人(按状所列,当作媳十人、聘媳九人)、庶媳十五人。自尽刘家寨者一:王氏;殁于青城寨者一:罗大姑。二起北行者五:朱凤英十三年自洗衣院遣至五国;邢[秉]懿封建炎宋国夫人,天眷二年六月殁;□□□□□□□□田春罗六年四月殁洗衣院;姜醉妹(按一作醉媚)封绍兴郡夫人;徐圣英敕赐真珠大王为妾。三起北行者一:孔令则,入宝山大王寨,八年,敕配伪建安郡王赵梴。自刘家寨五起北行者二十八:田静珠、周瑜、高仲贤、严善均十三年自洗衣院遣至五国;任二姑、曹三保、王延玉、田凤仪、朱针仙匀殁洗衣院;余英珠入阇母寨;马舞蝶入固新寨;符莺奴入蒲芦虎寨、曹二姑入额鲁观寨;褚红云入阿懒寨;陆正姑入斡本寨;陶芳姿入达赉寨;梁春先入都元帅斜也寨;李舜英入兀室寨;高巧姝入讹里朵寨;韩氏勑配伪相国公李浩为妾;裘冶、石家奴、刘三福、石吉祥、曹千人爱、王金英、马缨头、周瑾均无考。」

  ▲亲王妃一十八人【使女三十六人】

  濮府刘夫人四十六岁。

  周郡君十八岁。

  晋康郡府

  朱郡君二十八岁。

  平原郡府刘夫人四十四岁。

  朱郡君二十四岁。

  乔郡君二十岁。

  王郡君十九岁。

  陆郡君十七岁。

  和义郡府。

  林郡君二十六岁。

  毛郡君十七岁。

  永宁郡府林夫人十九岁。

  陈郡君十九岁。

  罗郡君十八岁。

  燕府郭夫人四十六岁。

  王郡君十九岁。

  叶郡君二十一岁。

  越府陆夫人三十二岁。

  陈郡君二十四岁。

  契勘原目,晋康郡王、和义郡王夫人并先薨逝。谨再陈叙者。

  △宋俘记:燕王赵俣「妻妾郭氏四起北行,至五国。王柳姑、叶三郎五起北行,入洗衣院。」越王赵偲「妻妾陆氏四起北行,殁韩州。陈大眉五起北行,殁燕山御寨;陈细眉入洗衣院。和义郡王赵有奕「妻妾林灵好、毛久香自青城寨七起北行,灵好殁于道……」按宋俘记下残,他人无考。

  ▲王女二十三人【使女三十九人】

  燕五宗姬十六岁,即巧荪。

  燕六宗姬九岁。

  燕七宗姬六岁。

  燕八宗姬四岁。

  越二宗姬十八岁,即添香。

  越三宗姬十五岁,即檀香。

  越六宗姬七岁。

  濮三宗姬十五岁,即玉屏。

  濮五宗姬四岁。

  晋康大宗姬十六岁,即红云。

  晋康四宗姬七岁。

  平原六宗姬十五岁,即芸姑。

  平原八宗姬十四岁,即莲姑。

  平原九宗姬十二岁。

  平原十一宗姬七岁。

  平原十宗姬十岁。

  平原十二宗姬六岁。

  平原十五宗姬三岁。

  和义大宗姬十五岁,即琪花。

  和义三宗姬四岁。

  永宁大宗姬十岁。

  永宁二宗姬八岁。

  永宁三宗姬二岁。

  △宋俘记:燕王赵俣「女巧申(按状作巧荪)……五起北行。次女、三女、四女、长孙女、次孙女均四起北行。有名飞燕者见在宫,皇统二年封次妃。」越王赵偲「长女添香、次女檀香均五起北行。檀香入宫,封夫人……」按宋俘记下残,他人无考。

  ▲驸马八人【随从十二人】

  曾夤二十八岁,尚嘉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嘉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曾夤。」

  宋会要帝系八之五六:「以故相曾公亮四世孙侄进士夤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嘉德帝姬。」按「曾」或作「曹」,误。

  ▲曹晟二十四岁,尚荣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荣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曹晟。」

  宋会要帝系八之五五:政和「五年九月十日,以光禄卿曹调男晟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荣德帝姬。」

  ▲宋邦光二十二岁,尚安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安德帝姬……下嫁左卫将军宋邦光。」

  宋会要帝系八之五五:政和「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以故西头供奉官宋景孙邦光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安德帝姬。」

  ▲蔡鞗二十一岁,尚茂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茂德帝姬……下嫁宣和殿待制蔡鞗。」

  宋会要帝系八之五五:政和「八年三月十六日,以太师鲁国公蔡京男鞗为朝散郎、宣和待制、充驸马都尉,尚康福帝姬。」按康福即改封茂德前之封号。

  ▲向子房十八岁,尚成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成德帝姬……下嫁向子房。」

  ▲田丕十八岁,尚洵德。

  △同前书:「洵德帝姬……下嫁田丕。」

  ▲刘文彦十八岁,尚显德。

  △同前书:「显德帝姬……下嫁刘文彦。」

  宋会要帝系八之三九:「显德公主,大观四年七月封显福公主,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宣和七年八月改封显德,下嫁刘文彦。」

  ▲向子扆十七岁,尚顺德。

  △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顺德帝姬……下嫁向子扆。」

  宋会要帝系八之三九:「顺德公主,政和元年三月封顺福公主,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靖康元年七月,改封顺德,以其将下降向子扆故也。」

  ▲大金(骨卢你移赉勃极烈左皇   子   右)副元帅府指挥:

  契勘二庶人誓约,愿献犒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先续过纳金二十四万七千六百两,用情准四万九千五百二十锭;银七百七十二万八千两,准一百五十四万五千六百锭。不欲照五十两一锭旧例,所缩已多。是依庶人续约,准折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具详别幅。仍缩金三十四万二千七百八十锭、银八十七万一千三百锭。限五日内尽数津纳,如仍隐匿延稽,当府即纵兵大索,毋贻悔吝,须议指挥。

  右下开封府准此。

  大金天会五年三月十四日。

  ○别幅

  ▲契勘庶人手允事目:

  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

  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

  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

  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

  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

  良家女一人准银一百锭。

  照对先续申状遣解人数,左司申验名册,汰除不入寨者,未应计数,自余见在及汰还名口,用情统计:

  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

  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

  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

  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

  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

  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

  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

  △宋史卷三五七梅执礼传:「金人围京都,执礼劝帝亲征,而请太上帝后、皇后、太子皆出避,用事者沮之。洎失守,金人质天子,邀金帛以数百千万计,曰:『和议已定,但所需满数,则奉天子还阙。』执礼与同列陈知质、程振、安扶皆主根索,四人哀民力已困,相与谋曰:『金人所欲无艺极,虽铜铁亦不能给,盍以军法结罪,傥窒其求。』而宦者挟宿怨,语金帅曰:『城中七百万户,所取未百一,但许民持金银换粟麦,当有出者。』已而果然。酋怒……而枭其首,时靖康二年二月也。」

  南征录汇:天会四年【宋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萧庆奉二帅命,与宋臣吴幵、莫俦等议定事目,令少帝押为据:

  一、准免道宗北行,以太子、康王、宰相等六人为质,应宋宫廷器物充贡。

  一、准免割河以南地及汴京,以帝姬两人,宗姬、族姬各四人,宫女一千五百人,女乐等一千五百人,各色工艺三千人,每岁增银绢五百万疋两贡大金。

  一、原定亲王、宰相各一人,河外守臣血属全速遣送,准俟交割后放还。

  一、原定犒军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须于十日内输解无缺。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见秘录、随笔。】」

  南征录汇耐庵校语:「初十日,王妃、帝姬九人下,李本云;独一妇不从。二太子曰:『汝是千锭金买来,敢不从?』妇曰:『谁所卖?谁得金?』曰:『汝家太上有手敕,皇帝有手约,准犒军金。』妇曰:『谁须犒军谁令抵准,我身岂能受辱。』二太子曰:『汝家太上宫女数千,取诸民间,尚非抵准?今既失国,汝即民妇,循例入贡,亦是本分。况属抵准,不愈汝家徒取。』妇语塞气恧……」三朝北盟会编卷七三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乙酉所引朝野佥言、避戎夜话云,粘罕、斡离不遣书来索金银表段犒军,以书榜于市:

  骨卢你移赉勃极烈左副元帅谨致书于大宋皇帝:提师远涉,惟赖金银犒设军兵。近日差官入京城检视府库藏积,绢一色,约有一千四百万匹于内,准备犒赏,所须一千万匹。今承来示搜寻深意,恐似防再索,假以为辞,于理未安。初破城时,本议纵兵,但缘不忍,以致约束。今欲犒赏诸军,议定合用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锭,段子、衣绢数不限。官私望早依数应副,且见在库绢,虽见有余,惟取所须之数,金银段子亦依所须,之外亦必不取。累承示谕,金帛丰耗,验今所谕,似谬前言,且冀亮悉,无多浮辞。专奉书启达不宣,谨言。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