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履园丛话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丛话十三·科第

  ◎种德

  吾乡邹于度忠倚,前身相传为金山寺老僧。明末有新状元舟过金山者,观者

  咸叹羡之,老僧曰:“状元亦人为之耳,有何难哉!”崇祯庚午科,于度之父名

  兑金者,挟重赀赴金陵乡试,泊舟京口,忽起大风,行舟多覆。邹君启其箧,指

  谓人曰:“吾财不吝,有救得一人者予十金。”于是人争赴救,溺者皆活,而金

  亦尽矣。老僧于山上见之,曰:“此人有德,吾可去矣。”遂入定坐化。是科邹

  君中式归,见老僧入室,而于度生。本朝顺治九年壬辰,于度果状元及第。

  陈理,山阴人,字厚庵。康熙初,官广西平乐府司狱,因入籍。孔兵之乱,

  曾救释被掠妇女千余人,恐不得脱,遂自烧其庐。事平回籍,幸获无恙。后长子

  允恭登康熙三十三年甲戌进士,官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次子廷纶,登三十九年庚

  辰进士,官安徽庐州府知府。孙齐襄,应雍正七年保举贤良方正科,历官至江西

  广饶九南道;次齐,江南镇江府通判;次齐贤,陕西州知州;次齐芳,湖北

  监利县知县;次齐庶,刑部直隶司员外,四人皆雍正元年同榜举人;次齐绶,恩

  荫生;次齐绅,中乾隆十七年壬申进士,授翰林院编修。至其曾孙圣瑞,官刑部

  陕西司郎中;圣时,官山东道监察御史;圣传,官福建台湾县县丞,殉贼匪林爽

  文之难,世袭云骑尉;圣修,官€南府通判,皆举人。玄孙广宁,以袭云骑尉世

  职历官寿春、兖州、腾越三镇总兵官,与余为总角交,故能知其家世如此。

  昆山徐健庵司寇之祖赠公某,于明时尝为常熟严文靖公记室。时三吴大水,

  赠公代具疏草请赈。文靖犹豫未决,筮之,因嘱卜者第曰吉,乃请于朝,全活无

  算。生子开法。于鼎革时,有镇将某寇掠妇女数百人,锁闭徐氏空宅大楼,严命

  开法监守。开法悉纵之,送还其家,遂将空宅焚烧。及某来索取,曰:“不戒于

  火,俱焚死矣。”某默然而去。开法连举三子:元文中顺治己亥状元,乾学中康

  熙庚戌探花,秉义中康熙癸丑探花。

  吴县东洞庭山严氏,明季以赀雄于乡。顺治乙酉,以赈济难民倾其家。至严

  晓山,家业又裕。乾隆乙亥岁大,晓山倡捐谷米,同诸善士放赈,四鼓即起,

  始终理其事,不假手仆从。梦神告曰:“汝家乙年种德,当于乙年受报。”至乙

  未岁,晓山子福中会元,入翰林。乙卯岁,福子荣亦入翰林,官至杭州府知府。

  道光乙酉岁,荣子良裘又中举人。良裘胞弟良训,辛卯、壬辰乡会联捷,又入翰

  林。

  吴门蒋宪副公改葬贞山,堪舆云大不利于长房,公冢媳盛夫人谓其子荣禄公

  之逵曰:“子姓至多,若仅不利于我,无妨也。”荣禄素孝,闻母命,即以言达

  于各房,为宪副公改葬焉。时盛夫人弟御史符升曰:“此一言已种阴德,堪舆之

  说且将不验。”论时日生克,当于丁年发长房。后荣禄公子光禄少卿文澜举康熙

  丁巳,礼部主政文淳举康熙丁卯。自此孙曾逢丁年成名者相接踵。乾隆丁酉,顺

  天三世同榜。时少司马元益自江西学政任满还朝,朝士贺之,公曰:“此吾高祖

  母一言种德之余泽也。”

  缪藓书名慧隆,吴县诸生。父国维,由进士历官贵州右参政,尝平蛮寇之乱,

  民德之。藓书乃叙次历官政绩,走数千里,请祀于闽、于浙、于黔,吴人称公孝

  行。子彤,自幼颖悟,中康熙丁未状元。孙曰藻乙未榜眼,曰芑戊戌进士,曾孙

  敦仁、遵义俱中甲科。

  钱塘王文庄公际华之父名云廷,阴德甚多。尝于除夕有贩者索仆所负账,时

  仆已更他主,告之故,贩遽肆咆哮,公即代偿之。又一日,家人市帚,卖帚者既

  去复来,云失其一,公偿以钱。卖帚者睨视谓曰:“使汝不匿帚,肯与我钱耶!”

  人咸诮公,公怡然也。其忠厚类如此。封公登雍正丙午乡试,文庄中乾隆乙丑探

  花,官至礼部尚书。

  张映葵字筠亭,长庠生,好学能文,敦行不怠。赖砚田尽心教诲,贫无修脯

  者,无异视也。从学五百余人,成进士者济济。后以拔贡任天长教谕,旬课月试,

  寒暑不倦,成就甚众。尝摄县篆,有廉声。以赈荒积劳成疾,卒于官。祀乡贤。

  子光焯、孙凤翼,相继科甲。

  石琢堂殿撰为诸生时,家置一纸库,名曰“孽海”。凡淫词艳曲坏人心术与

  夫得罪名教之书,悉纳其中而烧之。一日阅《四朝闻见录》,内有劾朱文公一疏,

  痛诋文公逆母欺君窃权树党并及闺阃中秽事,有小人所断不为者,竟敢形诸奏牍,

  以污蔑之。此编书者亦逆知后人之必不信也,且伪撰文公谢罪一表以实其过。阅

  竟,不胜发指,拍案大呼。思欲尽购此书,以付诸火,而苦无资也。夫人蒋氏,

  时庵侍郎侄孙女,颇明大义,欣然出奁中金钏助之。遂遍搜坊肆,得三百四十七

  部,悉烬于“孽海”中。是年登贤书,至庚戌岁遂大魁天下,后官至山东按察使。

  太仓李堂,字仁山。父维德,以节俭起家,力行善事。延有父风,见人缓急,

  必周济之,而推诚相与,益以积德行善为事。延师课子,必敬必恭。生五子:长

  锡恭,中嘉庆丙辰进士,官翰林;次锡信,乾隆癸卯举人;锡瓒,己酉举人;锡

  惠、锡晋,嘉庆辛酉同登乡榜。

  姚秋农总宪,中嘉庆己未状元。胪唱之前一夕,京师人有梦迎天榜者,见金

  牌二道,上书“人心易昧,天理难欺”八大字。盖姚高祖陈臬江南,曾以事活万

  人,知其有阴德之所致云。

  ◎立品

  科名以人重,人不以科名重。旨哉是言。吾邑锡、金两学仪门,前明时有

  “一榜九进士”、“六科三解元”两匾,志一邑科名之盛也。本朝顺治丁亥、己

  丑两科,皆中十一人。自壬辰至甲辰六科中,有四鼎甲(壬辰状元邹忠倚,乙未

  探花秦钅式,己亥榜眼华亦祥,甲辰探花周弘),三元备焉(解元范龙,会元秦

  钅式)。前明未有此盛。康熙中修学,有欲易此二匾者,一士人争之曰:“匾不

  可去也。九进士中有高忠宪,三解元中有顾端文,皆一代名贤,岂可去乎!”至

  今尚仍旧额。

  康熙初,有人见赵恭毅公申乔应童子试,仪容肃穆,言语安详,寓一楼,终

  日兀坐,不闻有步履謦咳之声。后中进士,官至尚书,立朝謇谔,为一代名臣。

  科第之得不得,在衡文之中不中,与其人之人品学问,原不相涉,不是中鼎

  甲、掇巍科者,就有学问也。《梁溪杂事》载:“明初开科时,诸生大比,文在

  高等者,必得缙绅三老保举生平无过,方准入试,其结状分款至十余条。永乐初,

  邑中有徐绍德者,以曾共倡女饮酒,为邻人所诘,降廪不与试。”其遴选人材如

  此其重云。

  状元、会元、解元,虽三年内必有一人。然其名甚美,妇人女子皆所健羡。

  一隔数年,便茫然不复能记其名矣。须其人有功业文章脍炙人口者,方能流传。

  即如三元,翁覃溪先生尝考过,自唐至今计有十三人,所传者惟宋之王曾、明之

  商辂而已。

  冯钝吟先生尝言:“子孙有一才人,不如有一长者,与其出一丧元气的进士,

  不若出一能明理的秀才。”昔江阴有某进士者,少无赖,不齿于人。中式后,乡

  人不礼焉。有一士人曰:“公等误矣。凡人中过进士,原该称呼老先生,譬如呼

  牛为牛,呼马为马,势不能称其为牛马也。”故读书人必先立品。

  ◎孝感

  彭一庵名珑,字云客,长洲人。方言矩行,士林推重。举京兆试,谒选留都,

  忽心动,急南还,父病正笃,阅五昼夜而殁,人谓诚孝所感。服阕,补长宁令。

  洁己爱民,以不善事上官,受诬被揭。其子定求闻难赴粤,焚香吁天,事得白。

  公回籍,殡葬父母毕,悬亲遗像于书室中,寝兴出入必拜告,终其身如此。后定

  求中会元、状元;曾孙启丰亦会元、状元,官至兵部尚书。启丰子绍观、绍升,

  孙希濂、希洛、希郑,曾孙蕴辉,俱中进士,科甲不绝。

  吴编修廷珍,字叔琦,吴县人。幼孤,奉母极孝,十八岁游庠。后梦神谓曰:

  “汝寿止二十,汝知之乎?”吴梦中惊泣曰:“修短固定数,但无以报老母奈何!”

  神曰:“既有此念,自可延生,但须努力行善耳。”惊而悟,即奉立命功过格,

  实力奉行。阅六年,戊辰登乡荐。忽梦游神庙,殿阙巍峨,旁有人谓曰:“汝得

  乡举,乃力行功过格之报也。”从此益自奋勉,奉行愈力。并将功过格诸善本,

  参酌采辑,刊刻行世。嘉庆辛未,以第三人及第。

  ◎求签

  康熙己未,编修徐逸少先生公车北上,祷其乡大乘庵土神,得一签,后二语

  云:“今日杏园沉醉后,声声报道状元归。”徐大喜,以为必登大魁。是科一甲

  一名乃常熟归允肃也,而先生亦捷南宫,授庶吉士云。

  吾乡王殿撰云锦,康熙庚午举南闱。至丙戌年,年五十矣,拟不与礼部试,

  求签于关帝庙,有“五十功名志已灰,谁知富贵逼人来”之句。乃赴京,遂捷南

  宫,大魁天下。

  关圣帝君签有“前三三与后三三”之句,酆小山教授云倬为诸生时,祈得之,

  乾隆癸卯乡试中三名。阅十年,癸丑会试中九名。毛养梧主政绣虎,嘉庆己卯乡

  试,亦祈得之,是科中三十三名。道光壬午会试中式,亦三十三名,未几殁于京

  邸,年三十三岁。又一士子祈得是签,中六十六名。

  苏城蒋腾越公配黄淑人,怀孕时遣妪祷于韦驮神,得一签云:“怀孕生男已

  有期,后来金榜挂名时。”旋生长子曾斤。越十年,复怀孕,又得是签,生四

  子曾煌。后兄弟俱中甲乙科。曾斤为长沙知府,曾煌为郴州知州。又是签旁注

  有“绵长宝贵”字,曾斤于长沙任题升长宝道,尤验。

  嘉庆甲子科江南乡试,长洲蒋广文景曾于关帝庙祈得一签,有云:“自南自

  北自西东。”及入场,首题为“谨权量至四方之政行焉”,文后比即用此句,下

  股对“无党无偏无反侧”。主考戴可亭先生以经语现成,密圈批中。

  ◎梦

  朱竹检讨于康熙辛酉主试江南,拔胡任舆领解。初,胡梦有人授以诗,有

  “手弄双丸小天下”之句,而久困公车。至甲戌会试,题为“孔子登东山而小鲁,

  登泰山而小天下”章,试后,谒其房师赵恒夫于寄园,恒夫曰:“子必大魁也。”

  廷对果第一。

  吾邑赵舜仪,寄居妻族,康熙乙酉春,梦有人告曰:“今科解元,教场巷赵

  姓也。”赵访之巷中,并无赵姓应试者。舜仪乃重价得巷内数椽,迁居以应所梦。

  及榜发,解元为黄音,果居巷内,庠姓赵也。鬼神之弄人,殆不可晓。

  康熙戊子科,兰溪郑孝廉集素有弱症,入闱复发,倦极朦胧,梦人语云:

  “子中式须待一千五百年。”醒而大恚。明早得《孟子》题,乃由尧、舜至于汤

  三节也,甚喜,挥毫如意,遂与乡荐。

  雍正癸卯,以登极连开乡会恩科,范浣浦咸先一岁梦泥金报捷有“齐第五”

  三字。及乡试,题乃“子华使于齐”一节,会试乃“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一节,

  皆“齐”字在第五。范遂联捷入翰林。

  宁河崔解元凤集,乾隆庚辰赴试,祈梦有“功名祗在草桥头”之句。醒而不

  解,行至草桥,正演《红梨记》赵解元事,是科果抡元。

  吾乡有顾东田者,名与沐。曾宿关帝庙,梦一人屠狗而去其心,又一人杀牛

  而去其首,皆置东田前。醒而恶其不祥。后中式戊午科举人,始悟“戌”去心为

  “戊”,“牛”去首为“午”也。

  苏州蒋古愚学博,秉铎颍上,督课诸子甚严。时颍上人有“儿童都识孔夫子,

  祖父当如蒋老师”之句。古愚子国华,乾隆庚午举人,丁丑进士,官至永平守;

  国萃庚辰、辛巳联捷,官中翰。惟长子学文富于学,屡踬南北闱,古愚忧之。甲

  申元旦,梦家中厅联更换,上联“长子克家居易俟命”,下联“二人同心颂诗读

  书”,落款“钟离子彭书”。古愚醒后,以告学文,学文愈加发愤。每日三文

  一诗,寒暑不辍。明年乙酉举京兆试书经房南元,次题“君子居易以俟命”一节,

  从弟禹迈同榜,以诗经房中式。主考同乡彭芝庭大司马为正,满洲钟公名音为副

  也。

  吴香亭玉纶登乾隆辛巳恩科进士,先于戊寅年除夕,梦灶神引至一处,列坐

  十神,而九神起立开铁柜,示以金牌,有古篆二十余字可辨。送公登舟,岸旁鸣

  金伐鼓。见洪涛中一蛇缘楫而上,一蛇从空而降。寤以告观察公,玉衡公之兄也,

  谓公必中。蛇者巳也,金属辛。其岁适圣寿开科,乃取金牌中字,改名玉纶,至

  是果中会榜,时公年才三十耳。见湘舲阁学所撰年谱。

  李石渠先生名殿图,尝官福建按察使。少时祈梦卜科第,梦神语之曰:“遇

  亨而通。”不解所谓。乾隆乙酉中式北榜,出刘侍读亨地房。丙戌会试,卢学士

  文召荐中,拨入纪太仆复亨房,梦始验。

  苏州何一山中翰桂馨,入泮前,梦中得诗云:“第一才名第一仙,声华好并

  李青莲。世人莫笑诗肠涩,匹马秋风落照前。”后中甲科,授庶吉士。散馆钦定

  一等第一,授编修。及翰詹大考,以诗中错字,列下等,改授中书。何下名即李

  重轮也,则“秋风落照前”五字悉应矣。

  泾阳怡廷相邻居有村学究,夜梦城隍庙前有大红缎金书云“庚子科解元柳迈

  祖”八大字,遂以梦告之廷相。廷相即于是科中式,其榜首果柳迈祖也。

  ◎鼎甲

  顺治十年,江南学政石公申,岁试案迟迟不发。既而谓诸生曰:“余苦心力

  索得三状元,是以迟滞。”一昆山徐元文,一吴县缪彤,一长洲韩〈香分〉。石公

  召韩,谓之曰:“子文元气浑涵,如玉在璞中,其光必发。然光焰太藏,不在其

  身,将在其子孙乎?”后徐、缪两人俱中状元。韩以青衿终其身,其子果中癸

  丑状元。始知石公巨眼,文有定评如此。

  顺治乙未会试,题“诗可以兴”七句。会元秦钅式卷,本房以为平而弃之。

  会世祖作此题,典试官探知破题为“诗教有七”,急欲索七股格者以定元。遍索

  不得,再翻落卷,得秦文,正七股,遂置第一。及进呈,世祖大称赏,朱笔浓圈,

  击节不置。胪唱日,一甲至二名不及秦,世祖色变,至第三名为秦钅式,世祖乃

  大悦,拍案曰:“吾意此人必鼎甲也。”赐袍服特比状元。一时称之,以为异数。

  顺治戊戌状元为常熟孙公承恩,世祖甚器重之。时公生子,入朝,世祖问曰:

  “尔子曾取名乎?”公对曰:“未也。”世祖曰:“尔是状元,盍名为元?”既

  而曰:“状元是尔已做过,将来必为宰相,当名曰相。”后公随驾冒风寒,未几

  卒。其子相,坎轲终身。

  苏城吴氏始祖茔,明时葬在胥门外桐泾,与七子山相对。有术者过其地曰:

  “此吉壤也,逢壬戌当发,惟先旺女家耳。”及嘉靖壬戌,申文定公时行中状元,

  申为吴婿。天启壬戌,陈文庄公仁锡中探花,陈为吴甥。康熙壬戌,彭太史宁求

  中控花,彭为吴婿。乾隆壬戌,陆明府桂森中进士,陆为吴甥。嘉庆壬戌,吴裔

  孙棣华、殿撰廷琛始中会、状。道光壬辰,廷琛堂侄钟骏又中状元。

  韩文懿公,字元少,家故贫,能力学。性嗜酒,有李太白风。其为文也,

  原本六经,出以典雅,不蹈天、崇决裂之习。补博士第子员,以欠粮三升,为奏

  销案黜革。旋冒籍嘉定,拔取后又以攻讦除名。应吴邑童子试,题系“狂者进取”

  一句(或云“其在宗庙朝廷”一句)。邑宰见其文,以为不通,贴文于照墙,不

  取。时海寇作乱,苏郡中有驻防兵来守,韩公家居娄门,其屋尽被圈封为屯兵之

  所,其装折尚欲著房主办理。公既无居,益落魄不偶。迨昆山徐大司寇乾学来苏,

  方夜寝,有门生候于门者,争诵公之文,以为笑柄。徐闻之,急问公姓氏,曰:

  “此文开风气之先,真盛世元音也。”次早即命延见,收为门生。遂引入都中,

  援例中北闱乡榜。康熙癸丑会、状连捷,官至大宗伯。噫!韩非徐不足以为师,

  徐非韩不可以为弟,诚千古知己也。

  常州庄本淳学士培因,少时颇自负才华,不作第二人想。乾隆乙丑,其兄方

  耕少宗伯存与榜眼及第,时学士犹未捷南宫也。赋诗调之云:“他年小宋魁天下,

  始信人间有弟兄。”后果中甲戌状元。潘芝轩尚书未第时,与其兄树庭中翰咸为

  名诸生,有声黉序。其封翁云浦参军索余书楹帖一联云:“老苏文学能传子,小

  宋才名不让兄。”后芝轩中癸丑状元。树庭颇恶此联,为易去之,皆谶也。

  乾隆辛巳殿试时,兆将军惠方奏凯归,高宗隆其遇,亦派入阅卷。兆自陈不

  习汉文,上谕以诸臣各有圈点,圈多者即佳也。将军捡得赵翼卷独九圈,遂以进

  呈。先是,历科进呈卷皆弥封,俟上亲定甲乙,然后拆封。是科因御史奏,改先

  拆封,传集引见。上是日阅卷逾时,见第一卷系赵翼,江南人;第二卷胡高望,

  浙江人,且皆中书。而第三卷王杰,则陕西人也,因特召读卷大臣,问:“本朝

  陕西曾有状元否?”对曰:“未有。”上即以三卷互易,赵为第三人及第。传胪

  之日,三人者例出班跪,而赵独带数珠。上升殿遥见,以问傅恒,恒以军机中书

  对,且言:“昔汪由敦应奉文字,皆其所拟也。”上心识之。其明日,谕诸臣,

  谓:“赵翼文自佳,然江、浙多状元,无足异。陕西则本朝尚未有,即与一状元,

  亦不为过耳。”于是赵翼之名益著。

  吴中有谚云:“潮过唯亭出状元。”唯亭,镇名也,去郡东四十余里。乾隆

  庚子六月十八日夜,东北风大作,海潮汹涌,直至娄关。明年辛丑,长洲钱湘舲

  解元果中会元,胪唱第一。道光辛卯八月,潮水又过唯亭。其明年壬辰,吴县

  吴钟骏状元及第。是科会元马学易亦在同城。

  本朝鼎甲之盛,莫盛于苏州一府,而状元尤多于榜、探。顺治戊戌科,则常

  熟孙承恩;顺治己亥科,则昆山徐元文;康熙丁未科,则吴县缪彤;康熙癸丑科,

  则长洲韩;康熙丙辰科,则长洲彭定求;康熙己未科,则常熟归允肃;康熙乙

  丑科,则长洲陆肯堂;康熙庚辰科,则常熟汪绎;康熙壬辰科,则长洲王世琛;

  康熙乙未科,则昆山徐陶璋;康熙戊戌科,则常熟汪应铨;雍正丁未科,则长洲

  彭启丰;乾隆丙戌科,则吴县张书勋;乾隆己丑科,则元和陈初哲;乾隆辛丑科,

  则长洲钱;乾隆庚戌科,则吴县石韫玉;乾隆癸丑科,则吴县潘世恩;嘉庆壬

  戌科,则元和吴廷琛;嘉庆戊辰科,则吴县吴信中;道光壬辰科,则吴县吴钟骏

  也。

  康熙丁丑科,榜眼为常熟严虞;康熙乙未科,榜眼为吴县缪曰藻;嘉庆乙

  丑科,榜眼为长洲徐;嘉庆辛未科,榜眼为吴县王毓吴。

  顺治乙未探花,长洲秦钅弋也;顺治己亥探花,昆山叶方蔼也;康熙庚戌探

  花,昆山徐乾学也;康熙癸丑探花,昆山徐秉义也;康熙丙辰探花,常熟翁叔元

  也;康熙壬戌探花,长洲彭宁求也;康熙壬辰探花,吴江徐葆光也;乾隆乙卯探

  花,吴县潘世璜也;嘉庆辛未探花,吴县吴廷珍也。

  ◎元

  自有科第以来,中式三元者,十有一人:唐张又新、崔元翰,宋孙何、王曾、

  宋庠、杨真、王岩叟、冯京,金孟宗献,元王宗哲,明商辂,本朝则钱、陈继

  昌二人而已。

  吴中会、状连元者,凡六人:韩、彭定求、陆肯堂、彭启丰、钱、吴廷

  琛也。惟彭氏一家,祖孙会、状。其余则宝应王式丹、仪征陈亻炎、仁和金莘、

  嘉善蔡以台、秀水汪如洋,及近时陈继昌六人也。

  相传苏州解元,自明宏治戊午科唐寅以科场事斥革后,总不利。长洲范龙,

  吴县申穟、施震铨,昆山王生,吴县张兆鹏,长洲惠士奇、施陛锦、薛观光,

  元和梅戭,常熟仲嘉德,昆山孙登标,昭文李景。惟钱中会、状,顾元熙官

  翰林侍讲。其沈清瑞、张祖勋、陆仁虎,俱不甚显达,亦异事也。

  吴门蒋时庵侍郎元益,字希元,中乾隆乙丑会元。圆妙观道士有李仙隐者,

  戏谓侍郎曰:“君本三元,惜名与字已占两元耳。”初侍郎会试,原拟第七名进

  呈,高宗御笔,亲改第一。殿试卷以重写“策”字,不得进呈。高宗每拆一卷,

  必问:“会元在那里?”问至三。阿文端公在旁,对以不在内,自六卷以下,遂

  不复拆。甲午典试浙江,陛辞请训,高宗谓元益曰:“你是状元乎?”元益对曰:

  “臣是会元。”高宗曰:“你很可做状元。”可知凡人命名之与遭际竟有暗合者。

  后钱湘舲阁学为侍郎门生,且馆于侍郎家最久,竟得三元。

  乾隆乙酉科,吴门顾梅坡为龙泉令,入闱分校。至九月初四日,各房荐卷俱

  已中定,将出榜矣,诸房考相聚饮,惟一令尚在房阅卷,共邀之。某令持一卷出,

  谓:“此卷可中魁,惜首场第一艺已用蓝笔抹,奈何?”诸人取阅,咸称善。第

  已抹,无复荐理。顾公曰:“如果欲荐,吾能洗之。”其法将白纸衬,用净笔洗

  去,有微痕,加密点焉。随呈荐,主司击节叹赏,即发刻。因魁卷已定,置廿余

  名外。揭榜,乃杭州潘庭筠也。赴鹿鸣宴,见房师某,某指梅坡谓潘曰:“此汝

  恩师也。”因告之故,潘泥首谢,称门生焉。至辛卯会试,潘首场遇同乡友抱病,

  拟曳白,潘劝之,且示以己作,嘱其运化。其人喜,直钞之,余仍自作,病乃愈,

  完二三场。闱中两卷俱荐此人,定魁,而会元即潘也。后以雷同并黜,潘大恚,

  遂成心疾。后仍捷礼闱,入词林,官至御史。其孙恭寿,中道光辛卯恩科解元。

  嘉庆戊午科,江南乡试,扬州出文武两解元:黄承吉,江都人;张金彪,甘

  泉人。其明年会试,会元又江都史致俨也。

  道光壬辰,元旦黎明,苏州正谊书院讲堂前有喜鹊数十,飞鸣往来。山长泾

  县朱兰友先生亲见之,以为祥。是年会元为马学易,状元为吴钟骏,俱肄业于正

  谊者。

  康熙乙酉科,长洲蒋学海以五经中式。是科进呈《题名录》,蒋列于解元之

  前,称“五经解元”,前此无有也。

  ◎异事

  吾邑中父子同榜者,前明惟崇祯己卯科秦钦翼及子也。国朝康熙乙酉,则

  秦道然与子芝田,然父北而子南。雍正壬子,则周永禧之与子曰万,皆南榜也。

  曰万与弟某同入泮,与父同举乡试,与季弟曰瓒乾隆辛未同捷南宫,亦科名异事。

  有宁波秀才金法者,素有心疾,发狂锁禁者已数年矣。乾隆乙酉年秋试时,

  忽愈,遂进场。及揭榜,中魁选。赴鹿鸣宴,忆及策内脱写第三问,心恐磨勘罚

  停会试,仍发狂,复锁禁数年而死。

  康熙中有长洲周某,年才舞勺,应院试。遇一痴道人谓周曰:“功名有路消

  寒会,喜气全凭一字中。”不解何义。及十八岁入泮,则九九也。应乡试数科,

  始中副车。闻报日,值重阳,亦九九也。八十一岁,以老生钦赐举人,亦九九也。

  殁后,以子贵赠官,适九十九岁,亦九九也。消寒之数,无不相符,亦奇矣哉。

  吴门蒋西原,中康熙癸巳科乡榜第四,至乙未科,又中会榜第四。虞山孙子

  潇,中乾隆乙卯科乡榜第二,至嘉庆乙丑科,又中会榜第二。又有杨沂秀者,贵

  州定远人,嘉庆甲戌进士。幼时为童子试,县府察院考,俱列第五。后乡会榜亦

  俱中第五。挑选陕西鄂县知县,掣签亦第五名。人称为“杨第五”,尤奇。

  嘉定秦簪园殿撰为秀才时,曾入韦苏州祠祈梦,终夜目不交睫。天明而起,

  觉头上似有一物,以手摸之,乃大蜈蚣,为其一夹,痛不可忍。隔十年后中状元,

  始悟头上一甲耳。梦神之巧如此。

  吾乡有蔡琼枝者,曾遇日者言:“子当得科第,然必为僧乃中耳。”后入泮,

  学官索贽仪,蔡奇贫,无所贽,学官乃拘而闭之一室,琼枝读书不辍。时场期已

  逼,邑中大半赴金陵。会学官他出,其夫人偶步外庭,闻读书声,问:“何人?”

  曰:“生员也。”夫人曰:“今试期已迫,奈何拘此!”放之出,乃步行赴试。

  将入城,门已闭,寄宿僧寮。是夜衣冠尽被偷儿窃去,不得已,借僧衣帽服之,

  入城访友寓,始易去。是科遂中式,果应日者言。此康熙初年事。

  余姚邵二云先生名晋涵,中乾隆辛卯科会元。是科首题为“若臧武仲之知”

  四句,是日忽文思涩滞,至夜半而首艺尚未成,心甚慌惚。忆前己丑科落卷内有

  “子在陈曰”至“狂简”后二比似可移置,不暇修改,而竟直抄之,聊以塞责完

  篇。并不妄思捷获,而主试者阅至此二比,遂句句叹赏,以为空中议论,通场所

  无,竟置榜首。先生学问素充,经经纬史,下笔千言,何至有枯索之时,而为帖

  括题所束缚耶?即或文思偶滞,亦何至抄录绝不相关之题文耶?乃竟以此得元,

  亦奇矣哉。可见时艺一道,原可通融,是在慧心人能自得之耳。

  汲县林午桥司马溥,乾隆丙午乡试,诗题“山呼万岁”,因书帝谓为三抬,

  《诗经》“帝谓文王”,乃天帝也,遂贴出。时毕公沅为监临,偶见林卷,曰:

  “帝谓原该三抬,岂可贴耶!”遂送弥封,是科竟中式。至己酉会试,捷南宫,

  覆试诗中出句,有“从心应莫逾”,又为阅卷大臣所贴,批云:“逾字入七虞,

  从无仄用。”适和相来,见此卷,遂将批条揭去,仍以进呈,莫解其故。咸以为

  此人必有嘱托,而林茫如也。隔数年后,读高宗御制诗有“从心不逾矩斯贞”之

  句,已作仄声用矣,始知和相记此诗以为证耳。

  本朝同邑人而一榜及第者:康熙壬辰科,状元长洲王世琛,探花徐葆光也。

  康熙乙未科,状元苏州徐陶璋,榜眼缪曰藻,传胪李锦也。雍正庚戌科,状元钱

  塘周{澍},探花梁诗正也。乾隆壬戌科,榜眼武进杨述曾,探花汤大绅也。乾

  隆乙丑科,状元武进钱维城,榜眼庄存与也。嘉庆辛未科,榜眼吴县王毓吴(复

  姓吴改名英),探花吴廷珍,传胪毛鼎亨也。

  祖孙父子兄弟同科者:江西奉新县有甘汝来,与其父万达、弟汝逢、子禾,

  雍正丙午同举于乡。惟汝来官至尚书。

  国史有传、父子同登进士者,乾隆己未科,乌程费瀛、子兰先;甲戌科,嘉

  善周翼洙、子升桓;辛巳科,大兴邵自镇、子庾曾;嘉庆甲戌科,仁和陆尧春、

  子[email protected]。三世同榜者,乾隆丁酉科顺天榜吴县蒋曾煌与其弟业谦、侄元复、侄

  孙荣也。嘉庆甲子科蒋荣之子景曾与其叔祖元封同登江南榜,叔瑛顺天榜,又三

  世同科。

  本朝同胞兄弟同登进士者:顺治三年丙戌科胶州法若真、法若贞;六年己丑

  科乌程姚延启、姚延著;康熙六十年辛丑科宜兴储大文会元、弟储郁文、储雄文

  俱同榜;雍正五年丁未科宜兴储方庆、储善庆;八年庚戌科福山鹿廷瑛、鹿廷瑛;

  乾隆元年丙辰科归安沈涵、沈三曾,且联名入翰林;二年丁巳科归安潘汝诚、潘

  汝龙;十三年戊辰科涿州刘湘、刘洵;三十四年己丑科长洲张学庠、张学贤,大

  兴黄叔琬、黄叔琬,山阴沈诗李、沈诗杜,二人本孪生;乾隆二十二年丁丑科长

  洲彭绍观、彭绍升;三十七年壬辰科咸宁贾策安、贾策治;四十三年戊戌科大兴

  邵自昌、邵自悦;五十二年丁未科灵石何元良、何道生;六十年乙卯科乌程王

  以钅吾中会元,胞兄王以衔即中第二,廷对状元;嘉庆四年己未科大兴俞恒泽、

  俞恒润;满洲廉善、廉能同登乡榜,同中进士;十六年辛未科固始祝庆蕃、祝庆

  扬。

  同胞兄弟俱中甲科者:昆山徐乾学之子树谷、炯、树敏、树屏、骏,兄弟五

  人,俱中进士。长洲张孟球之子学庠、绍贤、应造、企龄、景祁,兄弟五人,俱

  中乡榜。学庠、绍贤同榜进士,应造亦中进士。大兴金澍、金溶、金潢、金洪、

  金。又邵自昌、邵自华、邵自悦、邵自本、邵自和、邵自巽、邵自彭则六正榜,

  一副榜。代州冯履咸、冯履豫、冯履泰、冯履丰、冯履谦亦同中甲科。又邹平李

  鹏九兄弟五人,俱中乡榜,内中两进士。太仓李锡恭,兄弟五人,亦俱中乡榜,

  惟锡恭中进士。

  弱冠登第者:顺治丁亥王熙,年二十一;乙未伊桑阿,年十六;戊戌陈廷敬,

  年二十;辛丑蒋埴,年二十;康熙己未李孚青,年十六;辛未黄叔琳,年二十;

  庚辰史贻直,年十九;王辰舒大成,年十八;辛丑励宗万,年十七;雍正庚戌嵇

  璜,年二十;乾隆丁巳德保,年十九,蒋麟昌,年十九;乙丑梦麟,年十八;戊

  辰朱,年十八;壬申熊恩绂,年二十;甲戌戈源,年十九;丁丑彭绍升,年十

  八;辛巳秦承恩,年二十;丙戌祥鼐,年二十;甲辰蒋攸、文宁,俱十九;嘉

  庆辛未侯官李彦章,年十六。长洲一邑中,蒋埴、彭绍升二人而已。

  道光乙酉科广东乡试,有陆云从者,年一百二岁,钦赐举人。陆赴鹿鸣宴,

  房师戏谓之曰:“三场辛苦,还能耐耶?”陆对曰:“百岁蹉跎,窃自惭耳。”

  询其何年入泮,陆曰:“乡先达庄有恭中状元之年,门生已应童子试第二次,去

  年岁试始入泮也。”其明年丙戌会试,又钦赐国子监司业衔,实年一百又三岁。

  京师哄然,咸往观之。貌如六十许人,耳聪目明,步履甚疾。

  吴门周存喜放生,尝作《放鲤诗》,末句云:“倘若乘龙去,还施润物功。”

  后入试,题为“白云向空尽”,诗成,苦结句不佳,忽忆《放鲤诗》,因以二语

  作结。主司嘉赏,遂中式。

  阳湖赵瓯北先生,中乾隆庚午乡榜,其外孙汤文卿锡光又中嘉庆庚午乡榜。

  先生赋诗云:“我方重赴鹿鸣筵,且喜东床有后贤。一代宾兴传异事,外孙外祖

  聚同年。”文卿亦赋诗呈先生,云:“骚坛一代主齐盟,少小相依识性情。难得

  母家成宅相,竟于甥馆继科名。翘才也算登黄阁,执拂曾经侍碧城。但愿王筠同

  外祖,再看春榜问前程。”

  ◎武科

  马全初名泉,乾隆壬申武探花,官福建游击。与同官某狎语失欢,奋拳相

  角,某败走,全骑追之。及城濠桥上相搏,俱堕濠水中。观者解纷,至督辕,全

  复大哗。事闻制府,俱为参劾。时年未三十耳。遂罢官,流落京师。相国傅公惜

  其材勇,留京营教习。己卯科改名全,又中式武举。其明年联捷,廷试,技勇冠

  多士,又中状元。前后两榜鼎甲,亦所未闻。

  归安胡某,恂恂为善,人极风雅。勉子弟读书,不许驰射。所生四子:长元

  龙,次跃龙,三虬龙,四见龙,俱中武进士。元龙官广西左江镇总兵官,跃龙官

  江苏扬州营游击,虬龙官陕西新安镇总兵官,见龙官山东济宁卫守备。元龙次子

  开琏,以武举官广东龙门协副将。跃龙二子亦中武举。胡某四授诰封,年八十余

  而卒。以同怀四人而俱中武进士,大江以南所罕见者也。

  泰州刘荣庆、刘国庆同胞兄弟为武状元,古今未闻,亦可为熙朝盛事。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