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武宗外纪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武宗外纪

 

  清 毛奇龄

  武宗,孝宗的正妻所生,母亲是张皇后,因为她在弘治四年(年)月曰梦见白龙盘伏在他的腹上而生出武宗,白色是西方色,是战争的象征,所以生下来就好武。

  在此前三朝,所立的太子都不是皇后亲生,而惟独武宗是皇后所生。而且他生长的地支是申酉戌亥,四支紧密相连,肤色白而细腻,精神焕发,从小就举止不同一般,两岁时就被册立为皇太子,孝宗很喜欢他。

  当初,武成中卫军卒郑旺有个女儿叫王女,从小卖给了高通政,被选进宫中已经有不少年了。由此郑旺偷偷结识了宦官刘山。求刘在宫内给找到女儿。刘山欺骗说:“周太后宫中的郑金莲、就是你女儿,皇太子实际是她生的,被皇后夺为己有,你知道这件事吗?”不久这些话渐渐传出,皇帝听了大怒,立即在街市上处死了刘山,郑旺也定死罪,不久被赦免。后来传闻纷起,京城有个叫王玺的,把郑旺当成奇货藏在家里,制造流言蜚语,竟说皇太子不是张皇后所亲生,不过事情到底不是真的,到刑部审讯,都被处死了。

  皇太子长大后,各位儒臣又轮番为他讲读,一讲就是一上午,午后还是这样。每当讲课的时候,他神情庄重,眼睛正视若有所悟,不曾有一点的随便。讲官离开的时候,太子一定拱手致敬作出行礼送别的样子。第二天合上书,背诵讲官所讲授的内容,认真复习。不几天翰林院和春坊中给他讲读的儒臣,太子都能知道他们的姓名,有的人偶尔有什么原因没有来,太子必定向身旁的人打听说:“某某先生今天在哪里?”

  罢朝的时候,学士中有误用束花带来的,太子看见了私下对左右说:“若是在上朝的时候,一定要以违反殿廷礼仪被御史纠劾呀!”太子就是这样的聪明懂事。

  孝宗皇帝多次到太子学习的春坊打听学习情况,太子率领东宫官属急走迎送,对礼节十分熟悉,每当问安和皇帝吃饭的时候,他站立一旁态度恭顺面带笑容,皇帝巡游他必陪同侍候左右,看到什么,就随事请教。学习之余,有人听说太子很好骑射,以为他能治理军队,也是安不忘危,也就不再禁止他了。

  太子15岁登基为帝,第二年改元,正式安排了婚姻,宣布选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夏儒长的女儿,册立皇后,随即令礼部上册立妃子的礼仪,册立沈氏为贤妃,吴氏为德妃,一切均按礼法进行,册立之后,接受了祝贺,其中的礼仪法规,看见的人都称赞。旧制,宫中的六局官吏,有尚寝,尚寝管理皇帝就寝地点等事,而文书房的太监,每次都要记载皇帝晚上住在哪里,以及与皇帝同寝宫嫔的年月时间,以备以后考查验证。

  武宗继位后命令全部废止记录登记,撤去了尚寝局所辖诸司的公务,这样随便在宫中游乐,每天领小太监搞些摔跤、踢球类的游戏,到哪里就喝到那,深夜也不返回,他到皇后及东西两宫的时间,一个月也不过四五天。

  武宗曾到宝和店游玩,让太监拿出积存的东西摆在门口,穿着出售的旧衣服,头戴瓜拉帽,自宝和到宝延共是六店,都在那里做买卖,看货论价,争吵不已,又派出市正调节双方。

  武宗等来到廊下的一家,这是太监在永巷开的一家酒店,筝琴琵琶声响乱成一团,卖酒的女主人坐在其中,武宗与太监杂入,像蜜蜂一样进出其间,仅一杯茶的功夫,已经走过了诸家。凡是市场上的耍猴、马戏、斗鸡、赛狗等杂戏都去观看,而且让宫女到戏场装成陪酒的,喝醉了武宗就住在那里,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武宗于是开始大规模地营建,兴建了太素殿以及天鹅房码头等各项工程,还另外构筑了帝王的禁苑,禁苑里建宫殿数层,又在两厢造密室,密室重叠栉比,起名称“豹房”,刚建成时天天到这里,后来就留宿豹房,按照宫内体制,令太监在内侍候,称为“豹房祗候”,被皇帝宠爱的太监,都被召到这里。

  有人说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善于男女秘术,武宗便召他入豹房,与他谈过后,十分高兴。于永是色目人,进言说回回女子皮肤白嫩而有光泽,远比中国妇女好;当时都督吕佐也是色目人,于永假托帝令,索要吕佐家回回女中善跳西域舞的,得到人入宫,她们歌舞通宵达旦,还感到不足,就上言请求召集贵族大家中过去属于色目籍人家的妇女入“豹房”,说是练习歌舞,而实际选出美丽的,留在这里不让回去。

  一天于永陪饮观看跳舞,武宗喝尽兴时叫于永,让他马上回家召他女儿前来,当时有人说于永女儿特别艳丽,所以召入。于永藏起女儿,把邻居长得很白的回回女打扮起来,冒充自己女儿送进豹房,皇上以为是于永的亲生女,十分喜欢她。于永担心事机泄露,假称得了风症,所以请求辞官,以他的儿子承袭了指挥职务。许多色目家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但没有敢公开发作的。

  武宗称“豹房”为“新宅”,每天召教坊的乐工到新宅演奏,时间久了,乐工诉说乐户在京师以外各地也有,现在在京的乐户单独承担宫中演奏任务,这是不均等;于是下令礼部下文,选取河间地区的乐户中技术高的,送到教坊承担演奏任务。接着有关衙门派官押送艺人,每天数以百计,都由驿传提供饭食,等到了北京,留下演奏水平高的,给口粮,并让工部找地皮盖房子,大小都有,分给他们住。

  孝坊司左司乐臧贤因身体有病请求退职,武宗令他坚持供职,不久就升为奉銮,以此表示对他的恩宠。武宗对于佛经梵语没有不通晓的,于是把大隆善寺禅师星吉班丹升为国师,左觉义罗竹班卓被任为禅师,喇嘛竹升为左觉,义伦竹坚参为都纲,大慈恩寺佛子乳奴领占、舍喇扎俱为法王,喇嘛拾列星吉、佛子也失短竹为禅师,大能仁寺喇嘛领占播为都纲,以后累计升授,像官场的变动那样。

  七年(1512年),杨一清上疏说:“皇帝曾到豹房,晚上住在那里不离去,到后苑训练武装的士兵,鼓炮的声音,震动街市。”武宗夜间穿平常人的服装出来走一走,到教坊司观看各位乐工使用的乐器。

  武宗自称帝后,每年宫中以张挂彩灯为娱乐,每次花费数以万计,库存的黄腊不够用又命有关衙门购买补足。到九年,宁王宸濠献上了新样四时灯共数百盏,新灯奇巧极了,到献灯时,又令宁王派来的人,亲自到宫中悬挂,新灯形制不一样,大多靠着柱子和墙壁,以显示它的新奇不一般,皇帝又在廷轩间,靠着栏杆设置了毡,把火药放在里边,偶然不小心,发生了火灾,大火延蔓烧着了宫殿,从二更到天明,乾清宫以内都成了灰烬了。当火势旺盛时,皇帝还往豹房去巡视,回头看着火光腾腾,笑着说:“真是一棚大烟火。”

  西宫的大答应宫人,有愿意削去头发当尼姑的,皇上作剃度师,亲自为她们说法,在厂中设置番经。皇帝令陕西进贡皇上用的铺花毡帐房间,让镇守、巡抚等官、太监廖堂、都御史陈寿,按照标准样式制造,凡是重门、堂屋、厨房、马圈、厕所以及窗户、木橛、影壁、围布、地毡等应有尽有,并且有坛内游、幸出哨、赶声息等名号。经一年建成,自此,武宗外出祭祀,都住在帐房,不再到斋宫去住。

  保安寺的大德法王绰吉我些儿,本来是乌斯藏的使臣,武宗挽留他不要走,得到宠信由此打算派他的部下领占绰节儿、绰供杂失为正副使,返回乌斯藏,按照大乘法王入贡的仪式,要为正副使请求国师及由皇帝下令赐给封号,以及到西藏地区推广晒干茶叶的方法进行茶叶贸易这件事到礼部讨论,尚书刘春坚持不同意,认为这样做破坏了茶叶的专卖制度,骚扰了行路的安全,实行起来是不妥当的,只可以下令让他们回去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武宗正诵习西藏的喇嘛教的教义,对喇嘛教十分虔诚,曾穿着西藏喇嘛的服装,在内厂演法,绰吉我些儿侍立左右,成为他的佛门子弟。这样经驿传回西藏,所带东西丰厚,一路上地方供给,花费很大,路上行人见到他们必须回避,不分贵贱等级,都要称他为国师大护国保安寺大觉义班丹伦竹为其师祖大善法星吉班丹乞求按教规祭祀后安葬。礼部奏报说这种事没有先例,武宗特批准许,下令工部拨给葬银2000两。

  此前西藏有一位西印度的僧人,能说出每个人的三世事,天下的人称他是活佛,武宗很久就想召见他,没有实现。由此命令司设监太监刘允前往西藏,带去的礼品,用珠作成的幡,黄金为七供,赐给法王金印袈裟,连同他的徒弟,赐赠达到万计。于是就仿照永乐、宣德年间派邓显出使的旧例,统率锦衣卫军官133人,应支付口粮、马匹、车辆、船只及经过西藏的物资,共给长芦、两淮的税盐万盐引作为费用,==的财政收入为之一空。

  皇帝下令居庸关太监李嵩等抓捕活虎豹送来。武宗当初很好武,特地在宫禁中设立东、西两个官厅,按照军队的团营组成,后来江杉、许泰都从边将任上得到皇帝宠信而进入“豹房”,于是设立了内教场,由另外的衙署管辖,东官厅由太监张忠统领。西官厅由许泰统领。

  有一位神周,曾因为犯罪而被降职,这时因为他投靠了许泰而得以官复原职,并得重用,不久,又增加了刘晖四人,都赐以朱姓收为义子,叫作“四镇兵”,又称为“外四家兵”,由江杉兼统领。所以江杉称为朱杉,任为总管,武宗也亲自统率太监中善于骑射的编为一营,叫作中军,早晚操练。呼叫及大炮的声音传到九门,披铁甲的骑士及战马组成的队列,金光闪闪照耀在宫墙间。武宗亲自检阅,称此为“过锦”,说的是眼中所见像锦绣一样。

  当时各军都穿着黄色的衣衫,外面罩有铠甲,里外一体,就是金色红色的锦绮,也必定外加铠甲,街上的普通市民,没有不效仿的,号称“时世装”。

  东、西两厅各军,则在遮阳帽上插有青蓝色的天鹅翎,这是尊贵的标志,多的插三根,其次为二根。尚书王琼得赏赐,有一根鹅翎的帽子,到教场时戴上十分高傲,表示得到皇帝特殊的待遇。后来武宗巡视各地,所经过地方的官员,虽然是催促粮武宗外纪饷的侍郎、巡视、都御史没有不穿罩甲见武宗的。

  当初江杉密告说后军都督府右都督马昂有个妹妹十分美丽,当时已嫁给毕指挥使,并身怀有孕,武宗听说后命令太监将她迎入豹房。马昂妹妹体态娇好,面貌秀媚,还善骑射通晓少数民族音乐语言等,因此十分受宠。

  马昂一家,不分大小都得皇帝赐给的蟒衣。宫内的太监都称马昂为舅舅,皇帝将太仓以东的房舍赐给马昂,马昂受到的恩宠在京师很有影响。谏官纷纷上奏谏止,武宗均不采纳。

  到正德十一年(1516年)十月,武宗及几名随从常骑马到马昂家喝酒,这一天喝得正高兴,武宗要马昂召妾出来陪酒,马昂以妾有病为由推托,武宗大怒当即起身离去,马昂很害怕,请求献妾,但此后对马家的恩宠开始减少了。

  正德十二年,武宗祭祀南郊结束,就到南海子打猎,扈从的文武大臣都不许入。直到黄昏,才传令让诸位大臣先回到承天门等候,夜半时分,武宗才回来,到奉天殿,百官施庆成礼,于是武宗将打猎所获的獐狍野鹿野兔赐给六部、都督府、翰林、都察院六科给事中、各道御史等官,这样又有了巡行的事情。

  七月,武宗偷偷去南海子,向西走经畏吾村大佛寺,到达西山。八月初一,武宗便服从得胜门出来,到昌平州,内阁大臣以下诸官都追到沙河,上奏疏请皇上返回宫殿,武宗不听,御史谏官再进言劝阻,也不采纳。

  九月,武宗在宣府停留。当时,江杉是宣府人,想让皇上到宣府来提高他的威望,于是便诱骗武宗到西北去,即到了宣府,便营建镇国府,皇上住在那里很高兴,竟忘掉了回京,每天夜间出行,看见高大房舍就撞进去,或要吃喝,或寻找妇女,居民为此十分苦恼,有的无法,偷偷贿赂江杉,请求皇上不要撞入家门,后来军士的柴草供应困难,就折毁民房来当烧柴,市上买卖顿时萧条,白天各家都关上大门。

  原来武宗在阳和时,西北的五万骑兵将要从玉林入掠内地,武宗令诸将分驻各个要地大同总兵官王勋、副总兵张、游击将军陈钰、孙镇率军驻大同;辽东参将萧滓驻防聚落堡;宣府游击时春驻扎天城;副总兵陶杰、参将杨玉、延绥,参将杭雄驻扎阳和;副总兵朱峦驻扎平虏;游击周政驻扎威远,当时是九月戊戌。

  到十月,入掠之师分几股南下,驻在孙天堡等处,王勋、张、陈珏、孙镇各率本部抵抗,武宗命令时春、萧滓前去援助,周政、朱峦及大同右卫参将麻循、平虏城参将高时尾随其后,又急调宣府总兵朱振、参将左钦、都勋、庞隆,游击靳英都集中阳和;参将江桓、张升为策应。

  过了几天,王勋在女村遇敌,便率军步战,敌骑向应州而去。第二天,张、陈珏、孙镇与王勋又在应州城北五里寨遇到敌兵,大战数十合,双方杀伤差不多,傍晚敌骑沿着东山而去,不久又分兵包围王勋等人。

  等到天亮,雾很大,敌撤围,王勋等进入应州城,朱峦及守备左卫城都指挥徐辅率兵赶到。第二天,王勋等出应州,在涧子村遇到敌兵,双方开始大战。当时,萧滓时春、周政、高时、麻循等也率兵赶到,敌兵又以另外的部队迎战,明军不能会合;武宗便率内外提督监督太监张永、魏杉、张忠,都督朱杉及朱振、陶杰、杨玉、左钦、都勋、靳英、杭雄、庞隆、参将郑骠等兵,自阳和来增援,大家舍死苦战,敌骑稍退,各路明军得以会合。

  傍晚,就在原地安营,皇帝也住在那里。天亮后,敌骑来攻,武宗又令诸将抵抗敌兵,自辰时到酉时,大战百余个来回,敌兵最后退走。第二天敌兵又向西进扰,武宗与诸将,一边打仗一边追赶,到平虏、朔州等边地,武宗又令进兵,赶上刮大风有黑雾,白天也很暗,加上明军疲劳,于是就返还。王勋和巡抚全部御史胡瓒因为获胜而闻名于朝廷这一仗,杀少数民族兵人,而明军战死人,受重伤的有人,皇帝差一点被俘。

  不久,边境的少数民族又入掠暖泉沟泥河儿,武宗率兵驻扎老王沟,来骑退走,武宗还军,停留在大同左卫城。不久,敌骑再入玉林城西,到答儿庄、三家川、青山等处。皇帝命大同诸将各在本防区防御,命令巡抚胡瓒、镇守太监马严密戒备,当时内阁大臣及九卿到居庸关请见皇帝,有禁令不得出关而返回京师。

  这一年冬天,立春时武宗到宣府迎春,准备了百戏,又另外装饰大车数十辆,车上杂坐着僧人妇女,每辆有数十人,共有数百人,按照僧的人数,在车盖下悬挂球子,让和尚的光头敲碰到球子,车飞驰起来,和尚头与球碰撞,皇帝见了大笑,以此为乐。

  十三年正月,皇帝的车驾将要回京,礼部准备了迎接皇帝的仪式。令京官、朝官各自穿上朝的官服迎候,而武宗下令用曳大帽鸾带,并赐给文武大臣大红丝罗纱每人一件上边的图案一品是斗牛,二品是飞鱼,三品是蟒,四品是麒麟,五、六、七品是虎彪,翰林科道中不限于品级的都给一件。只是六部属官五品以下不给。凡得到的,一夜之间就要裁制完毕,到天明就要穿上去迎候皇帝。这样一来,都察院的谏官、御史纷纷上奏进谏,皇帝不听。

  第二天早上,皇帝从宣府回来,这一天,文武群臣都是曳大帽鸾带,在得胜门外迎接车驾。太监为了迎合皇帝的口味,准备了采幛数十,采联数千,上面都是金字,开头称威武大将军,而不敢称尊号,百官列名于下方,也不敢称臣,于是准备了羊酒,白金彩币,手持红色的佛经前来祝贺。

  武宗穿着军装,骑着红色战马,佩着宝剑,在边防骑兵的簇拥下来到。百官远远地望见在戈矛间有火球升起,烟雾升腾,这才知道皇帝到了眼前群臣一齐跪在路旁叩头。皇帝下马,坐在御帐里,大学士杨廷和举起酒杯,梁储向杯里倒酒,蒋冕捧着果盘子,毛纪擎着二束金花祝贺。

  武宗喝过酒,对大家说:“我在榆河亲自砍下一个少数民族骑兵的脑袋,你们都知道吗?”杨廷和等人跪下磕头称谢。武宗上马疾驰由东华门进入,住在豹房。当时天下着很大的雨雪,百官前来迎接皇帝,与仆人马匹失散只好在泥水中步行,夜半时分才得以入城,有的几乎被冻死。

  武宗到奉天门,展示在应州等处缴获的少数民族刀枪等武器及军服甲胄等令群臣观看。这一天武宗又到南海子,不久又回来,在左顺门赐文武群臣银牌,一品银牌重20两,二品、三品10两,并在银牌上铸文“庆功”,饰以五采,并以宝珠组成的图案为衬里,四品、五品以及都给事中的银牌重5两,左右给事中、御史的银牌4两,上面铸文是“赏功”,图案为青色。赠赐结束后,受赐的官员各身披红,头带花按次序走出。

  此前群臣准备彩幛祝贺的仪式,他们准备拿出的白银以官品的高低为差等,所以皇上所赐的银两多少与交上去的多少相等。翰林院的官吏没有参加祝贺,也就没有得到赠赐。武宗再次来到宣府,群臣进谏劝阻也不采纳,逢会慈圣康寿太皇太后死去,武宗从宣府返回。

  十三年四月,武宗到昌平拜各个皇陵,祭告结束后,便临幸密云。当时民间盛传地方官要搜选妇女财物进献给皇上,所以所到之处,妇女纷纷逃走,藏起来,只有永平的知府毛恩义下令认为:“丧期未过,皇帝必定不能外出,说皇帝来此,这一定是坏人造谣,借此惑乱人心,百姓要安其业,没有内阁、六部、巡抚、按察官府文书,而乱言皇帝来此扰乱民心的,都要逮捕治罪。”

  皇帝听说后大怒,毛恩义便被捕关押起来,命令司法机关加重定罪,毛恩义以钱物抵罪,行杖后还职,降职三级,任为云南安宁知州。皇帝在大喜峰口停留,召来朵颜三卫少数民族的花当把儿孙等人,在关口接受他们的朝贺,设宴犒劳结束后回到北京。

  当初,皇上到河西,指挥黄勋假借供应皇帝的名义,巧取豪夺,巡按御史刘士元审察他,黄勋逃到皇帝那里,通过宠臣讨好皇上,说士元的坏话,“听说皇上到了,令百姓赶紧把女儿嫁出去,把妇女藏起来。”武宗于是命令将刘士元扒光衣服绑起来,当面审问他,当时在野外没有行刑用的木杖,便拿来柳树棒子打打了40杖,差一点打死他,之后囚禁在车上送回京城,并抓来知县曹俊等十余人,也关在狱中。

  太皇太后丧礼时,武宗亲自奉侍太皇太后的灵柩,率领百官,穿着丧服徒步送丧,到得胜门外,皇戚、群臣、命妇分别按仪式祭祀,祭祀已开始,武宗着戎服骑马疾驰,在马上看着仪式进行。

  皇帝派遣太监萧敬传达命令到辽东、宣府、大同、延绥、陕西、宁夏、甘肃等地,特命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统率六军,或进攻或防守都由皇帝写成敕令给他,皇帝自命为威武将军,朱寿就是皇帝本人。

  这一天,在左顺门,群臣哭着进谏,皇帝仍不采纳,不久又下令加赐朱寿镇国公的爵位,用以报答他的劳苦。武宗又一次巡视北边,黎明,从东安门出,听到消息的官员52人为他送行。皇上过居庸关,经怀来、保安等城堡,便到宣城住下。当初江杉劝皇上在宣府筑行宫,经过一年才修成,花费不计其数。又把京师豹房所储藏的各种珍宝以及巡游途中所收得的妇女送到宣府,置于行宫里,武宗十分高兴,每每称赞说:“这是家里。”回到北京后,还是念念不忘。

  江杉想要皇帝专宠他一人,使别的宠臣不能接近皇上,多次诱导皇上外出,等再过居庸关仍然让守卫不要让从北京来的京官朝官出居庸关,这样武宗厌烦了皇宫,开始是以豹房为家,发展到以宣府为家了。

  武宗住在大同,立下字据购买总兵叶椿的房舍作为总督府,准备住在那里,并将强夺都指挥杨俊所置办的店铺二所改为酒店,并且为它写出木牌称为“官食”,也立下字据买下但都没有付给钱,叫作“官家房。”凡是皇帝所经过的地方,皇帝身边的太监就开始抢掠良家妇女,作为皇帝召幸的对象,这样的妇女有几十车,车队随皇帝前行,每天都有死去的,左右的人不敢让皇帝知道,还让有关衙门供给饮食,另外准备妇女的衣饰作为赏赐费用。

  这样一来,远近受到骚扰,经过地区的人们纷纷逃亡,皇帝不知道这些情况。皇帝于是封右都督江杉为平虏伯,左都督许泰为安边伯,并各自享受千石的俸禄,并且世世代代继承,江杉、许泰善于察颜观色猜测皇帝的意图,诱使皇上再去北巡边疆,与少数民族骑兵相遇,侥幸没有全军覆没,皇上想借此夸耀武功,于是借助他们二人,亲自为他们定封爵,谕令下到吏部,由吏部封给他们,江、许两人也自以为有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皇上到了绥德州,住在总兵官戴钦家里,不久,就召幸了戴钦的女儿。初,武宗驻在偏头,当时在太原大肆寻找女乐,偶然在众多女妓中,发现一位肤色姣艳而又善于唱歌的美人,便把她叫过来,打听她的原籍,原来是乐户刘良的女儿,太原府乐工杨腾的妻子。武宗让她一起喝酒,试验她的技能,十分高兴。后来从榆林还京,再次把她召来,便把她用车拉回来,从此跟随皇帝,在众多的美女中最受宠爱,称为“美人”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左右人或触犯皇上,使皇上生气发怒,便暗中求助于“美人”,“美人”一笑皇上就不生气发怒了,江杉周围的人都称她是“刘娘娘”。皇上从宣府到达西部边陲,往返数千里,骑着马背弓带箭,迎风冒雪历尽艰难,有关衙署备下车、轿跟随,但皇上不用。等到返回宣府,太监等随行人员都累得疲惫不能支持而皇上不感到疲劳。

  十四年二月,武宗从宣府回来,文武群众又如过去那样,准备彩幢、银币、羊酒在德胜门外迎接。那一天武宗先在外教场停留,亲自查视所获得的首级、军衣、仪仗等,然后入宫,向太监及五军都督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堂上官、各衙门正官、科道官等赠赐银牌,额外报酬各有多少不同。

  皇帝参加圆丘祭天活动,骑马从大明门出来,仪仗等都先走了,他由骑兵护从,率领百余人参加,祭祀结束后,皇上去南海子,半夜回宫,到奉天殿,行庆成礼。武宗很爱喝酒,过去酒具随身携带,左右的人想乘他酒醉能自由活动,便准备大酒坛子,所以到哪里就醉到哪里,酒醒了又喝起来,这已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武宗忽然下了手敕,谕令吏部,镇国公朱寿应加太师。又传旨礼部:“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太师、镇国公朱寿,受命往南、北两直隶、山东泰安等州办公,兼尊奉圣像,祈福安民”。又令工部:“今年南巡巡守,应赶紧准备驿站的黄色驿马和快船,以备使用。”修建迎翠、昭和、崇智、光霁等殿,这时乾清宫、坤宁宫尚未完工,工部上奏迎翠等宫应当暂停,武宗不听。

  武宗决心要南巡,群臣忧虑惶恐没有想出好办法,翰林院修撰舒芬、武选郎黄巩、车驾员外郎陆震等,都强行上奏,极力劝阻,医生徐鏊用医经养生的道理劝谏,六部等也相继进谏,皇帝不听,就将黄巩、陆震等逮捕入狱,又命令舒芬等107人罚跪宫阙天,每天自卯时(5—7时)到酉时(下午5—7时)罚跪,设军校巡视,到时由各所属官署的长官领回,5天完了报告皇上。

  当时有一位金吾卫都指挥佥事张英,自己主动跪在端门外,卫兵责问,他说:“皇上若是外出,那么京城的百余万人民依赖谁呢?而且我应当随皇帝出行若遇到变故一定死去,与其死在外面,还不如死在这里。”说着就自刺自己的胸膛,卫士抢下匕首,使他自杀未遂,将他逮捕入狱审问,司法部门仰仗江杉意图,定以妄言罪,准备处斩刑,皇帝下令杖60,执杖刑时被打死,听说的人对他十分哀痛。

  大理寺寺正周叙等10人,认为大理寺的职责在于平反冤狱,向皇帝请求停止对因劝留皇帝的大臣的处罚,而且上疏极力挽留皇帝,皇上大怒,将他们下狱拷问。又降旨周叙等10人,连同黄巩、陆震、夏良胜、万潮、陈九川、徐鏊都带桎梏,罚跪宫阙5天,5天后报告皇上。

  不久,这些人所在的官署的余瓒等20人,工部主事林文辂等3人,再上疏,极力谏止,也都被下狱拷问,也都跪罚5天,和周叙等人一样。一时间朝廷成了监狱,大臣成了囚徒罪犯,看见的人纷纷落泪。

  又在午门外杖打郎中孙凤等107人,每人杖30下,因为孙凤及陆俸、张衍、姜龙、舒芬几人是首先上奏劝止的,所以武宗特令调往外地,永远不起用,其余上奏的停俸禄6个月。行杖时,太监为了排斥异己,奋力重杖打下,被杖打的人痛呼不已,声音传入宫禁之中,刑部主事刘校、照磨刘旺死于杖刑。又杖打黄巩、陆震、夏良胜、万潮、周叙、林文辂、徐鏊等50大板并削职为民,徐鏊被发配到南方深山有毒气的地方,其余30人各40杖,降职二级,十几天来,陆震、余瓒、何遵、林公辅等相继死去,前后共有11人死去。

  朱宸濠造反,武宗传令说:“朱宸濠违背天理,图谋不轨,杀害巡抚等官,有消息说他已到湖口,将要进犯南京。”当即命令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后军都督府、太师镇国公朱寿亲自统率各镇边兵征剿,令侍郎王宪率户、兵二部属官一人随同征剿,以张忠武宗外纪提督军务,朱泰挂威武副将军印,朱晖挂平贼将军印,都作为总兵官,临时持节出巡,平虏伯朱杉,左都督朱周随皇帝南征朱宸濠。

  武宗命礼部报告皇上亲征祭告的礼仪,皇上戴皮弁,乘革辂车,准备六军,祭告天地太庙、大社,并祭献军族之神,于是颁布亲征诏书,从北京出发。这一天,提督南赣军务都御史王守仁擒获宸濠,捷报传来没有公开。武宗到保定停下在府衙大堂设宴,巡抚都御史伍符与巡按御史管粮道主事都陪宴敬酒,皇上向伍符说,知道他能喝酒,想和他玩捉阄的游戏。伍符偶然获胜,皇上很不高兴,故意将手中阄投在地上,让伍符拾起来,伍符手中有了阄,便被武宗罚酒几瓢,一下子就被灌得迷迷糊糊,皇上又大笑起来。

  不久到了临清,山东的许多军镇的巡官都前来随行。过了三天皇上传令举行宴会,宴会用的东西准备得不很周全,武宗看了笑着说:“太怠慢我了。”这一次竟然没有发怒。都御史王献酒,走得很慢,皇上用眼睛盯着他,神周为王担忧,怕皇上的意向无法猜测。

  第二天,再一次宴会,都御史龚宏走近皇帝,自己报出姓名,他是怕皇上把他当成王。江杉从旁边大声呵斥他,他的意思是同时使两人获罪,皇上不为所动。当时太监黎鉴的家人横征暴敛犯了罪,黎鉴十分害怕,将家里积蓄献了上去,又从有关衙门取得了奖赏。王认为不可,黎鉴用头撞王,二人互相撕打,黎鉴哭着向皇上告状,皇上说“你一定是有所求而没有得到满足,要不然巡抚怎么敢羞辱你。”

  黎鉴无话可说而退回去了武宗巡幸所到的地方,表现出宽容又不被左右所欺骗的情况大致如此。当初武宗南征,让刘美人搬到通州住,他们相约,皇上先走而后再接刘美人跟随,分手时,刘美人摘下一个簪请皇上带着,等迎她时持簪为证据。皇上过芦沟河时,乘马疾驰丢了簪子,大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只好离去。

  到临清时,皇上派人去接刘美人,美人说“没有凭证不能同行。”皇上于是乘船,昼夜快行,到张家湾迎接刘美人,并带她南行。当从临清出发时,跟随的太监群臣没有知道的,皇上走了一会儿才发觉,然而已不能追上,等到回来了,遇到了湖广参议林文缵,皇上上了他的船,还夺了林的一个小妾。

  九月乙卯是皇帝生曰,文武百官在奉天门外遥视在外地的皇上,这一天皇上经过德州没有停泊继续前进,随从的诸臣在船上望皇上而拜,皇上又到临清,几天后开始南行。十一月,过济宁,又过徐州,皇上乘龙舟自济宁顺流而下,到淮安清江浦,去监仓太监张扬家。这次巡游所到之处,将捕捉的鱼、鸟都分别赠赐给周围的人,凡是得到一块肉一根毛的,都要献上金帛作为酬谢,这样在清江浦捕了几天鱼。

  南京、山东、河南、淮阳等处的文武官吏,穿着军服徒步迎送皇帝,道路上不分贵贱江杉不时传出皇帝旨意发号施令,征集索要财物,旗牌官拷问捆绑地方官吏有如奴隶。通判胡琮因惧怕而自杀。南京守备成国公朱辅看见风江杉立即跪下,总兵镇远侯顾仕隆稍不恭顺,江杉大怒,多次使他受窘。

  江杉又派遣官校四出,闯入民宅,假借圣旨,索要鹰犬珍宝、古器,民间恐惧不安也不敢责问,或稍有违反,就被揪走,近淮三四百里间,没有得免的。

  冬至这天,文武群臣在京行遥贺礼,这一天皇上正在清江浦,扈从官及巡抚、按察等官在太监张杨家中向皇帝称贺。皇上到达淮安府,屏退侍从护卫,徒步入城,到总兵官顾仕隆家,下令将朱宁看管在临清。皇上到宝应,在汜光湖打渔。

  十二月初一到扬州,在此以前太监吴经比皇上先期到达扬州,挑选居民中房屋高大华丽的改成提督府,准备皇上住。吴经还假冒皇上的旨意,寻找处女、寡妇,民间荒荒不安有姑娘的人家,强拉光棍男子婚配,一夜之间出嫁完毕。有的乘着黑夜出城逃出藏匿,守门的人不能禁止。知府蒋瑶向吴经恳请不要索要妇女,吴经大怒说:“你一个小官敢这样你的脑袋不愁离开脖子了”。蒋瑶不为所动,慢慢地说:“小官违抗皇上的旨意应该死,但是百姓是朝廷的百姓,倘若激起其他的变故,恐怕将来责任就有归属了,所以告诉你,不是我敢于违抗上命。”

  吴经的怒气稍稍缓和了一些。吴经便暗中偷看寡妇及娼妓、艺人之家半夜时派出多名骑兵叫开城门,呼叫皇上已经来到,命令全街点上腊烛,街上亮得像白天一样。吴经于是率领官校直接到白天看好的民宅,拽许多妇女而出,到藏妇女的人家就毁墙扒房也要把妇女找出来,没有一个逃脱的,哭声响遍远近。

  不久把妇女分别寄住尼寺,有的愤恨不吃饭而饿死,蒋瑶找到死去妇女的家人,让他们去收尸,从此,各个有姑娘的家庭互相联系,多半用金子赎免,只有贫穷的人家,才都被收入进来,送到总督府。皇上自己率几名骑兵在扬州西侧打猎,中间便到上方寺,从此后,经常狩猎,对地方骚扰很大,多亏刘美人劝谏才停止。

  只有总兵神周假借圣旨、到泰州搜取鹰犬,城中骚动不安,神周捉来百余居民充当猎手,向东顺着草场大猎了三天,仅猎得獐兔几只。还想到海滨去打猎,赶上道路泥泞没有去成。

  皇上打算在南京举行郊祀大礼,以此来延缓回京的期限,大学士梁储、蒋冕不断地上疏劝谏,才停止。凡是经过的地方都禁止民间养猪,数百里之内,把猪杀光了,农村中有产猪崽的,都投入水中,这一年凡是祭祀,有关衙门就用羊代替。

  武宗在仪征的新闸打鱼,看着长江,命令江杉代理祭祀。第二天,到百姓黄昌本家,看了太监张雄及守备马炅所选来的女妓,选出一半送到船上,渡江到了南京,按照常仪祭祀了南京太庙。工部上奏浣衣局所召用妇女太多,每年用柴炭多到万斤,现在还请增加,皇上批准了,这是这次巡游经过诸地所选中的妇女多留在浣衣局的原因。

  十五年正月立春,皇上在南京迎春。准备了各种戏剧,魏国公徐、尚书乔守等再次在皇上临时住地称贺。武宗带着刘美人游遍了各个佛寺,下令将大幡僮盖及佛幔经绣成花边,威武大将军镇国公与其夫人刘氏负责进行。

  二月,皇上在牛首山住下,夜间诸军惊慌,左右都不知道皇上在哪里,惊慌了很长时间才安定下来,有的人以为江杉图谋不轨,所以才有这样的事。当时有一个东西像猪头一样,绿颜色,落在皇帝面前。还有一件怪事,拘留妇人的住处,墙壁上像有人头挂在上面,一个连一个。

  八月,江西把俘获的朱宸濠送到了,皇上下令设置广场,穿上军装,树起大旗,四周用军队环卫,去掉囚犯的枷锁,擂起鼓,敲起锣而把他抓起来,再戴上枷锁,接受了俘虏下诏班师。

  这天晚上,祭龙江,住在仪征,下令都督李琮祭旗敬神。武宗到江上捕鱼。第二天到达瓜州,到民宅避雨,这一夜住在望江楼,便从瓜州过江登上金山,又南渡镇江,到退休的大学士杨一清家。

  第二天再到他家,进入书房,让杨一清选出书籍献给皇上,于是问他:“《文献通考》是不是好书?”一清回答说:“该书有事实,有议论,就像皇上所说。”又问:“有多少册?”回答说:“60册。”又问:“这里还有痹烩本书多的书吗?”回答说“《册府元龟》较它为多,共120册。”皇上都让拿来献上。

  第三天在一清家中饮宴,乐声响起,皇上要来笔作诗十章赐给一清,让一清和诗,一清呈上,皇上看完后,改了几个字这一天,一清向皇上献礼物,皇上十分高兴。从镇江回来,再住望江楼,到扬州,派朱杉在蕃厘观祭祀旗神。

  巡抚、按察等官举行庆功宴,宴会的仪式用金、银牌各二个,轴一个,旗帐一个,彩联百匹,其他都折成钱财进上。皇上又到汜光湖捕鱼,镇守太监邱得索要进贡物品没有得到,用铁练子锁着知府蒋瑶羞辱备至,一连好几天才释放。

  过淮安,都御史丛兰、总兵顾仕隆等呈进贺功金牌,还有花红彩幛,皇上穿军装头上插着花,在鼓声中骑马入城,当时有关衙门准备了过去的尚书金濂的房舍,等候皇上来临皇上于是住在金濂家里。经山阴县学,到走廊上看挂着的肖像,过了一会,又到教师宿舍,拿着《资治通鉴》出来。回到清江,又到太监张扬家,三天后,武宗自己划着小船,在积水池捕鱼,船翻了武宗被水淹了,左右的人十分害怕,争着跳入水中把皇上救上来,从此武宗便身体不好。

  十二月,皇上将要回到京师,先让礼部报告献俘的礼仪,皇上穿着常服到奉天门,钟声停,请皇帝乘轿,乐声起,登午门楼,就座,乐声止,鸣鞭后,文武百官朝贡,于是献俘,献俘完毕退朝。

  于是有奏提督参谋策划机密军务,兼提督官校办事,后军都督府平虏伯朱杉等随皇上南下,按照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官、后军都督府、太师、镇国公朱寿的指挥方略,将朱宸濠等叛党申宗远等人,连同家属都逮捕起来,乞明皇上定出他们的罪名,皇上批到“着论功行赏。”结束后,即将申宗远等人在宫阙之下献俘,审问以后报给皇上。

  当初,皇上从南方回来,命令宸濠的船与他的船接尾而行,曾打算把他投到湖里然后准备自己亲自活捉他,大臣都反对才没有那样作,这样对宸濠的处理,以处理朱为例证命令他自尽再扬他的骨灰。

  武宗回到北京,文武百官在正阳桥迎候,这一天,皇上大展军容。俘虏及宸濠家属几千人,都排列在道路两旁,陆完、钱宁等都是赤裸上身,两手反绑,将姓名写在白旗上,白旗插在头后,俘虏的脑袋以白旗作标志悬挂在竿上,长达几里地接连不断,武宗身着军装骑马立在正阳门下,看了很久才进去。武宗以胜利凯旋的姿态,到南郊再拜,正在这时吐了血,祭祀的礼仪没有进行完毕,就得了重病。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