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导航香莲品藻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

 

 

 

香莲品藻

 

  清·方绚

  宋张功父著《梅品》一帙,疏梅花之宜称,憎疾,荣宠,屈辱凡五十八事。闲思莲足纤妍,花堪解语,更无凡卉得与追踪。至有历百折而不回,贯四时而不改,则唯寒梅、翠竹、苍松差堪接武。乃或遇人不淑,有女仳离,空谷幽兰,不知凡几,在女子以缠足为容,譬之君子修身俟命,岂有怨尤?然读“采封采菲,无遗下体”之诗,能无三叹?因仿其意,纂香莲宜称、憎疾、荣宠、屈辱,亦得五十八条。别疏香闺韵事,及步莲三昧所未及者,凡二十余类,总汇一卷,签曰《品藻》,愿因风寄语金屋主人,倘阿娇步步生莲,幸加意护持,万勿敝屣视之,庶几享香莲清福于无既也。

  香莲宜称二十六事

  为对新月行缠,为芙蓉鞋褥,为明珠凤串,为湘裙半展,为鸳被勾春,为佯羞娇踢。为蹑足传情,为就裙底画字,为指点坐卧间器物,为女伴并足比较短长,为勾丝紾线,为空廊响屧。为掌上舞,为蹴踘,为蹋灯,为闻歌点拍,为银炉借火,为红锦地衣,为秋千画板,为锦鞯银鐙,为屐齿衔红,为莎痕衬绿,为床上屑香,为看梅踏雪,为女冠步斗,为妙伎蹋绳。

  香莲憎疾十四事

  为鹅头(脚背丰隆,江以南谓之鹅头脚),为鸡眼,为行缠缀接,为不裙不袜,为放慢跟(履尾不缝合,别用线绊织,谓之慢跟),为鞋头缀圆月,为高底,为彩画膝衣,为结袜垂丝蕤,为以足小取名金莲,为以草纸剪鞋样,为熏履袜用芸香枣核,为著履登床,为恶诗组织袜浅鞋弓等。

  香莲荣宠六事

  为怯缠病足,檀郎着意搓摩;为欲濯沧浪,庭花开放;为寒夜香消,逢倩怀中取暖;为佳句品题,为撷履飞觞;为以弓样,夹入宋椠书籍中辟蠹。

  香莲屈辱十一事

  为郎君不解轻怜,为蠢婢误踹,为用粗布行缠,为履袜破碎,为行不择路践踏汗秽,为经年不洗,为泥途跋涉,为人海追踪,坠鞋徒跣;为半路出家,为伏侍大脚夫人,为芒屩,为瓦盆冷水濯足。

  香莲五式

  家家踏月,户户凌波。然践规判矩,毁方瓦合,譬诸草木,区以别矣。

  约略莲式,总不越此五等:莲瓣、新月、和弓、竹萌、菱角。

  香莲三贵

  瘦则寒,强则矫,俗遂无药可医矣。故肥乃腴润,软斯柔媚,秀方都雅。然肥不在肉,软不在缠,秀不在履,且肥软可以形求,秀但当以神遇。《鲁论》曰:“君子所贵乎道者三,不以三隅反,吾不求也。

  肥、软、秀。

  香莲十八名

  莲之品类,种种不同。妇足之长短攸分,情伪错出,亦有人心如面之异。乃审厥象,肇赐佳名。

  四照莲(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在三寸四寸之间者。)锦边莲(四寸以上至五寸,虽缠束端正,而非劲履,不见棱角者。)钗头莲(瘦而过长,所谓竹萌式也。)单叶莲(窄胝平跗,所谓和弓式也。)佛头莲(丰跗隆然,如佛头挽髻,所谓菱角式,江南之鹅头脚也。)穿心莲(着里高底者。)碧台莲(着外高底者。)并头莲(将指钩援,俗谓之里八字。)并蒂莲(锐指外扬,俗谓之外八字。)同心莲(侧胼让指,俗谓之里拐。)分香莲(欹指让胼,俗谓之外拐。)合影莲(如侑坐欹器,俗称一顺拐。)缠枝莲(全体纡回者。)倒垂莲(决踵蹑底,俗称坐跟。)朝日莲(翘指向上,全以踵行。)千叶莲(五寸以上,虽略缠粗缚,而翘之可堪供把者。)玉井莲(锐是鞋尖,非关缠束,昌黎诗所谓“花开十丈藕如船”者也。)西番莲(半路出家,解缠谢缠者。较之玉井莲,反似有娉婷之致焉。)

  香莲十友

  伊人在水,澹如君子之交,似兰斯馨臭合同心之味,此诚不以一贵一贱,乃见交态一富一贫,乃见交情者,洵为好合良朋,奚止香莲益友,别有图铭,载在莲府。

  益友(罗纨)、艳友(弓鞋)、梦友(伴奴)、执友(绣曳)、净友(锦袜)、直友(弇履,即蔽履)、殊友(彩綦,即彩扣)、香友(莲褥)、清友(矾粉)、媚友(高底)。

  香莲五容

  “嘤其鸣矣”,《小雅》歌求友之意章:“絷之维之”,《周颂》赓有客之什。盖晨夕过从,固曰每有良朋,信宿招邀,则亦于焉嘉客也。《易》曰:“不速”,其是之谓需乎?

  佳客(凤舄)、冷客(鸾靴)、野客(鸳屐)、韵客(翚屐)、隐客(锦袇)。

  香莲九品

  刻玉缠香,裁云镂月,群分类聚,品物流形。世尊趺坐九品莲台,指青叶莲花,迦叶所以呵呵微笑也。

  神品上上:秾纤得中,修短合度,如捧心西子,颦笑天然。不可无一,不能有二。

  妙品上中:弱不胜羞,瘦堪入画,如倚风垂柳,娇欲人扶,虽尺璧粟瑕,寸珠尘颣,然希世宝也。

  仙品上下:骨直以立,忿执以奔,如深山学道人,餐松茹柏,虽不免郊寒岛瘦,而已无烟火气。

  珍品中上:纡体放尾,微本浓末,如屏开孔雀,非不绚烂炫目,然终觉尾后拖沓。

  清品中中:专而长,皙而瘠,如飞凫延颈,鹤唳引吭,非不厌其太长,差觉瘦能免俗。

  艳品中下:丰肉而短,宽缓以荼,如玉环《霓裳》一曲,足掩前古,而临风独立,终不免“尔则任吹多少”之诮。

  逸品下上:窄亦稜稜,纤非甚锐,如米家研山,虽一拳石,而有崩云坠崖之势。

  凡品下中:纤似有尖,肥而近俗,如秋水红菱,春山遥翠,颇觉戚施蒙璆,置之鸡群,居然鹤立。

  赝品下下:尖非瘦形,踵则猱升,如羊欣书所谓“大家婢学夫人”,虽处其位,而举止羞涩,终不似真。

  香莲三十六格

  既别洪纤,易形好丑,然而平奇浓淡,姿态迥殊。莲府中正,不得不广为悬格,以待闺革也。

  平:胝若悬衡,跗如置矩。正:测表影圭,无反无侧。圆:束指削胼,磨礲浸润。直:引绳就墨,如矢如弦。曲:规旋矩立,磬倨钩悬。窄:细骨柔肌,角俏利。

  纤:骨清神正,瘦中有力。锐:以尔钩援,自求辛螫。稳:结构平正,举止端祥。称:骨肉停匀,秾纤合度。轻:踏月有痕,试香无迹。薄:片玉浮香,瓣莲贴地。

  安:雍容大雅,绝不矜持。闲,骅骝轻驾,范我驰驱。妍:新月初升,名花欲吐。

  媚:芙蕖含露,轻燕受风。艳:珠围翠绕,雅欲共赏。韵:翩跹婀娜,意态天然。

  弱:庭花苑柳,怯露倚风。瘦:鹤立乔松,长而不短。腴:气足神充,香温玉软。

  润:精神调畅,肌理细腻。隽:丰采焕发,骨气无双。整:团合密致,无懈可击。

  柔:靡靡绵绵,有若无骨。劲:千钧之弩,引而不发。文:含英咀华,珠圆玉润。

  武:回戈挽戟,辟易众人。爽:步骤俊快,如嚼哀梨。雅:神如秋水,不染欲氛。

  超:气度高妙,卓而不群。逸:丰致潇洒,姿态横生。洁:秋水春山,露珠冰镜。

  静:圆月沉珠,湛然莹澈。朴:周尊秦彝,古致鸯然。巧:规矩从手,造化在心。

  香莲九锡

  橐弓偃革,厥有成绩。念兹崇功,车服以庸。故有《春妍君九锡》以志之。

  红罗缠、鸳鸯舄(副以凤衔珠纽)、生香卧履、芙蓉鞋褥、菊花袜钩、红藕猩覆(副以锦带)、锦文湘靴、湘筠屐、金莲花盆、莲香散金剪银针。

  香莲十六景

  妙人对妙景,已是二难。不若妙景中妙人,斯为合璧。然犹未若妙人生妙景,则右丞画、工部诗、兼而有之矣。顾此景家家家中悬之,汤临川《牡丹亭》云:“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谓之何哉?

  缠足;濯足;制履;试履;挑灯剥茧;倚槛兜鞋;花阴蹴踘;闲庭踢犍;对月看花,凭栏胡跪;观书抛卷、抱膝微吟;凤鞋污泥、偎人强剔;缠春韫玉、顾步徘徊;误踏春弓含嗔欤捻;戏拈绣履、作意打人;欹枕屏调白玉猧儿;丁香阶结鸳鸯袜系。

  附:

  夏闺六景

  浴竟、憩风、掩膝、抱膝、易缠、初倦。

  花乡四景

  翘足、足颤、拳足、擎足。

  香莲三影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有为法,皆作如是观。

  花间蹴踘苔上影、临流浣濯水中影、春宵一刻灯前影。

  香莲四印

  泡影波流,踪痕风扫。唯有情痴,可以悟道。

  香屑、苔阶、沙堤、雪径。

  香莲四宜赏

  玉溪生云,雾夕咏芙蕖,何郎得意初。此时谁最赏?沈、范两尚书。匊匊弓弓,岂必梦入巫山、始是赏心乐事?然以此时谁最赏?质之金屋阿娇,当必哑然曰:“阿谁?”

  对名花宜赏其艳,对新月宜赏其妍,对雪宜赏其幽静,对酒宜赏其谨饬。

  香莲四合

  绣凤眠鞋,博山睡鸦,荀令风流,与凌波君气味相投。然温柔主人,当审所宜,幸勿为范蔚宗所笑。

  缠足宜焚旃檀,濯足宜烧沉水,薰履袜宜蓺(下应有灬)龙涎。贮履袜宜和椒兰。

  香莲三上、三中、三下

  太平老人袖中锦言,妇人三上、三中、三下,皆易为人。余于香莲,亦复云尔。(三上者,墙上、马上、楼上。三中者,旅中、醉中、日中。三下者,花下、灯下、月下也)

  掌上、肩上、秋千板上;被中、镫中、雪中;帘下、屏下、篱下。

  香莲五观

  观水有术,必观其澜。观莲有术,必观其步。然小人闲居工于撰著,操此五术,攻其无备,乃得别裁伪体,毕露端倪。

  临风、踏梯、下阶、上轿、过桥。

  选莲三胜地

  匊匊春弓,只将贴地。纤纤缺月,何自生天?而余游踪所至,有三胜地,月痕弓影,皆可仰窥,无须俯察。天下名山福地,裙屐丛集,自必别有胜区。请俟他年,蜡屐所经,当再选胜。

  苏州虎丘三山门前、金坛茅山王天君殿后、扬州平山堂桂花树底。

  香莲二幸

  石勒卧听人读《汉书》,至高祖立六国后,矍然曰:“是法当失。”及闻留侯借箸,乃笑曰:“赖有此耳。”

  丑妇幸足小,邀旁人誉。猥妓幸足小,得众人怜。

  香莲不幸

  龙不隐鳞,凤不藏羽。实命不犹,曷有其极!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不幸嫁逐村郎,终身延俗手把握。不幸堕落风尘,终夜受醉汉肩架。不幸俗尚高底,终朝踹跷。不幸生长北地,终岁褰裳。不幸身为侍婢,终日奔驰。不幸贫为匄妇,终年踵决。

  香莲四忌

  美玉有瑕,不在大也。白圭之玷,尚可磨也。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旨哉言也!

  行忌翘指,立忌企踵,坐忌荡裙,卧忌颤足。

  香莲三反

  翩其反矣,小大由之。胡不惴焉,自反而缩。

  巨足缠迫则痛,而弱足缠缓反痛。巨足行多盘辟,而弱足行反便捷。巨足行必(臬危)(兀危),而弱足立反卓尔。

  附:缠足、濯足时候

  晴昼、灯下、薄醉、出浴、梦醒、欲睡、倦行、试履、花前、月下。

  缠足、濯足十二宜

  宜枕屏前、宜芙蓉帐底、花前宜曲栏、宜小山石上、月下宜近水楼台、宜临砌、迎凉宜竹院、宜松窗、听雨宜荷亭、宜水榭、避寒宜暖阁地炉、惊颸宜重帘绣幕。

  缠足、濯足三不可无

  不可无名香炷鼎、不可无好花侑座、不可无知心青衣趋承左右。

  缠足、濯足四不可言之妙

  屏间私窥、暗里闻香、水中看影、镜中见态。

  濯足三适

  和血适缠、柔肌适履、去茧适步。

  右《品藻》一帙,晴窗无事,戏墨偶成。未免刻划春弓,殊不尽香莲雅趣。引伸触类,踵事增华,跋予望之温柔乡主人矣。旃蒙大渊献小春,既望方绚纪。

 

 

 

Powered by www.guoxue123.com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